香港:百万群众示威反对引渡条例

今天,成千上万的香港群众发起了激进的游行示威,抗议即将授权中国政府将任何在香港境内的人引渡并羁押在内地的“引渡条例”。三天前的6月9日周日大游行可能是香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示威活动。据组织者称,高达100万于人在香港潮湿的街道上游行。这意味着七分之一的香港人参加了游行! (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19年6月12日)

人群如此之多,以至于成千上万的人被困在地铁站,几个小时都无法进入。随后,数千人聚集在香港立法会门口,要求撤销引渡条例,并要求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下台。

今天,更多的人占据了立法会的入口,成功地迫使法案延期表决,证明了大规模抗议的力量。在这两天内,示威者试图冲击立法会,警方试图以暴力手段驱逐他们,导致多人受伤。很明显,一场历史性的运动已经开始,这场运动表明了香港内部以及其与中国之间的根本矛盾。

引渡法案

造成这一巨大抗议运动的直接原因是《2019年刑事立法(修订)条例草案》(以下简称《引渡条例》)中的逃犯和各政府之间的相互法律援助。这项法律将允许任何被怀疑为“罪犯”的人被引渡到中国大陆。虽然技术上这将不包括持不同政见者,只有罪犯,但有鉴于中国已经采取随时随地随意绑架香港人的手段(包括在泰国绑架铜锣书局老板)的情况下,中共很明显地会设法将其魔爪延伸至香港境内的“逃犯”们。引渡条例只会让中国更顺利地、更合法地执行其已经在做的事情,因此可能也会更频繁地执行。

一个可能在条例通过后受害的人是于1989年发起的北京自主工联领导人之一的韩东方。他现在在香港经营《中国劳工通讯》(China Labour Bulletin),该网站报道了中国内地工人遭受的虐待、罢工和其他劳工活动。许多中国社会主义者和革命家也避居于香港,而引渡条例也对他们造成生命危险。 

引渡条例不仅威胁到所有批评中国政府的人,而且还威胁到所谓应该在2047年前维持的“一国两制”原则,因为就连不批准中方引渡请求的香港法官也将面临被遣返到中国的风险。毫无疑问,中国正在推动摧毁香港的半独立状态。中共当局最近的其他举措也证实这一点,例如首次派遣中国内地警察驻扎香港市内的一座新的车站,以及禁止任何对中国国歌表现“不尊重”,违者将处以三年有期徒刑的新草案。

这些举措是习近平推动增强中共极权主义政权的广泛企图之一。正是这种思维导致了国内安全和军事开支的大幅增加。习近平主政的中国政府正在为未来他们将面对的巨大的内部和外部斗争做准备。他们正确地预期到一场金融和经济危机将很快到来,中共所惧怕的阶级斗争也会随之大幅增加。此类事件将与更大的国际动荡不可分割,部分原因是可能出现另一场全球资本主义危机,部分原因是美中之间的斗争加剧。总的来说,中国政府知道,它不能指望过去30年的相对和平与繁荣能长久持续,而香港是其目前的弱点之一。中共正试图在此类事件发生之前加强对该领土的控制。

但中国将无法顺利强迫香港乖乖就范。随着历年来北京一次又一次的展示其威权,认同北京政府的香港人也越来越稀少。香港大学(UHK)的年度调查显示,约38%的香港人对自己是中国公民感到自豪,低于1997年的47%。年轻人对中国大陆的感觉尤其负面。去年5月,香港大学发现54%的受访者对“一国两制”缺乏信心,创历史新高。在交接时,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人对回归中国心存疑虑。但其后,对北京中央政府表示不信任的受访香港人从不足三分之一上升到50%。该大学上个月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香港人更情愿称自己为“全球公民”,而不是“中国人”。(《经济学人》,2019年1月19日) 

激进化的青年 

抗议群众对新引渡法案的态度非常强烈,因为他们真的很担心自己的未来。实际上,他们可能会失去抗议和组织反对北京政权的权利。他们害怕自己很快就会因为驳斥中国国歌或在脸书上发表评论而被送进监狱或驱逐出境。他们觉得自己好像受到了外国势力的侵略,并被置于一个极权统治之下。这就是为什么近日这些抗议的规模如此庞大,情绪如此激愤的原因。 

香港群众害怕他们的抗议权利将被剥夺,有可能随意被送往内地。这也解释了这些抗议的巨大规模和参与者的勇气。//图片来源:公共领域香港群众害怕他们的抗议权利将被剥夺,有可能随意被送往内地。这也解释了这些抗议的巨大规模和参与者的勇气。//图片来源:公共领域

群众对猛烈地尝试着冲击立法会,证明了香港各阶层人士,尤其是青年和学生的激进程度。对抗香港的政治权力中心是极其困难和危险的。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成千上万的抗议者拆除了金属栅栏,并与警察对峙。周日,警察用胡椒喷雾和高压水柱抨击群众。今天至少有22人被紧急送往医院,其中一人头部被橡皮子弹击中昏迷。另一名抗议者的眼球被橡胶子弹正面击中,可能因此失明。 

呼吁群众走向立法会的主要发起团体是“香港众志”。这个政党系由2014年雨伞运动的主要学生组织者,包括史上最年轻的立法会议员,但而后被当局以“不尊重就职宣誓”为由罢黜d d q罗冠聪所发起的政党。此政党主要通过直接行动为香港争取自决。在其成立之初,它还宣布了一场反对“资本霸权”的斗争。尽管今年初香港众志开始疏远于此一立场。然而,在当前运动的压力下,它可能会再次朝向左翼激进化。 

当地一名学生运动家向笔者表示,香港众志自我牺牲的决心和在过去的几年里于学生内建立偏左运动的成效是值得赞许的。然而这名学运者也认为,虽然他们呼吁在立法会外举行抗议活动提升了整个抗议运动的水平,并引发今日更大规模的抗议活动,但他们的抗议组织需要更清晰、更有效地沟通和更激进的手法:

“他们的计划是在抗议活动结束后在立法会门前组织占领静坐,但他们只是在抗议活动真正接近尾声时(大约22点30分)才将其公之于众,当时大多数人已经散去。当然这场静坐不可能会吸收所有一百万名参与抗议的民众,但即便其中的5%来参加也会产生巨大的影响。最终,大约有100-150人参加了静坐。他们没有公开他们静坐的意图,因为这与抗议活动的主要组织者的想法不一致,因此他们觉得,如果他们谈论发动占领,就会劫持抗议活动,吓跑群众。 

我很失望他们没有尝试与主要组织者在抗议活动之前对此积极辩论。我认为,即使他们没有达成协议,但至少也有表达到他们想要发动静坐的意愿,这也会让其他人在突袭发动静坐后得以更好地准备应对。另外,香港众志在对外宣布的静坐示威活动开始之前,没有同参与抗议的群众作出实质的沟通,没有试图新闻或说服群众加入占领静坐,或是衡量群众可以接受的抗争方式。这可能间接导致了周日深夜发生的暴力冲突:我相信,如果这次静坐有更好的组织,有更多的人参加,就更有可能产生效果,那么就会有更少的人决定冲进立法会,让抗议活动不致白白浪费。”

香港众志是一个非常年轻的政党,其主要成员年龄都在二十余岁左右,其存在时间也不久。这个政党和香港的年轻运动人士正在学习如何组织群众运动。他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取得了巨大的进步,是香港偏左运动的一个重要突破。香港众志和所有参与反送中运动的人都将从这些抗议活动中学到很多经验,包括他们在组织上的失误。

香港的基本社会矛盾

过去,香港的反中情绪即使不是明确支持资本主义,也往往是反共主义的。如今却出现了香港众志如此在其英语网页上声明,“以直接行动...推动政经自主;以香港本位,抗击天朝中共和资本霸权。”这反映了香港回归22年来,中国内地和香港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方面,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它对香港的统治正是基于中国资本主义的实力和对香港这个金融中心的需求。另一方面,来自中国的经济压力,使香港可能成为全球房价最高的城市。香港的房价几乎是伦敦和纽约的两倍,但工资较它们略低。

这一运动并不代表暂时的危机。它表达了一个浮出水面的基本矛盾。随着中国资本主义与美国的冲突越来越多,它无法容忍在其境内存在一个任何反对北京的人都可以避难的半独立领域。

另一方面,美国对周日抗议活动的回应,则证明了他们有能力利用香港情势来挖中国的墙角。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和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最近都会见了来自香港的多位持不同政见派系领导人。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稍早提议美国应透过撤销香港的特别贸易地位,来回应引渡条例。引渡条例将把香港问题拖入两国之间不断升级的贸易战。北京方面将继续将香港置于其严格控制之下,以防止香港成为中国境内的一个反北京或亲美的基地。

然而,这将使越来越多的香港人更加反中,并决心争取独立——美国也将鼓励这一点。在这方面,我们必须区分香港人的真正诉求和美国帝国主义的反动伎俩。香港人有权决定自己的未来,包括自决的权利。但是,真正的自决不可能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实现。

支持内地统治香港的最大力量来自大企业和亿万富翁;他们的财报和经济展望都依赖北京权威。他们支持亲中国的行政长官林郑月娥(Carrie Lam),反对任何在香港实现真正民主的举措。香港的资本家也害怕阶级斗争,无论是在中国大陆还是在香港。在他们看来,加大对民主权利的限制是压制香港工人的一个有用工具。因此,他们将竭尽全力反对将会破坏他们利益的独立运动。香港众志和所有那些争取独立的势力必须认识到,他们的斗争归根究底是要争取与资本主义决裂。

拒绝排斥内地人偏见,争取阶级团结!

由于这些原因,中国大陆的劳工阶级不是香港人的敌人,而是他们最大的盟友。香港众志必须继续驳斥排斥内地人的偏见,比如那些用“蝗虫”来形容大陆人的反动本土派。中国工人阶级也是北京极权政府的受害者。香港众志正确地反对民族主义或是认为任何大陆人都是敌人的谬论。然而,他们需要更进一步理解:最后的胜利取决于赢得现在被习近平践踏的中国巨大劳工阶级的支援。 

这场运动必须以工人阶级为基础。中国政府的镇压手段极其强大。除非别无选择,它不会改轻易变路线。这就意味着,大家必须要促成香港阶级斗争的全面爆发,并有意识地向外蔓延,开始影响中国内地的工人。

在周日的抗议后,香港各界发动总罢工的呼声高涨,香港众志也极力推广。然而,正如世界各地经常发生的情况一样,主流工会领导人证明自己毫无执行这项任务的能力。香港职工盟对总罢工持续保持被动支持,甚至呼吁工人向雇主请假以参加罢工,似乎并不理解罢工到底是什么东西!然而,一些工人似乎已经掌握了主动权。例如,部分学校的教师们已经和学生们一同罢课,并开始协办免费露天教室,为将来的长期占领做准备。

然而,运动内部的阶级分化目前尚不发达。这场运动面临的主要危险,来自于部分罢工实际上是由中小企业业主发起的。他们承诺关闭商店,让工人参加抗议。罢工不能委托给敌对阶级人士来主导的。工人的组织行动必须完全独立于老板们的领导,否则一旦企业主发现罢工开始影响生意时,“罢工”就会结束。正如我们所解释的,香港的大企业主是支持北京建制派的基础。这场运动只有在完全独立于资产阶级领导之外的情况下,才能培养出必要的决心和斗志来取胜。

为总罢工做准备

尽管示威者的英勇努力已成功推迟了引渡条例的通过,但预计法案仍将在6月20日之前获得通过。工会应在此之前应该以要求重组立法会和林郑月娥下台的口号,开始为总罢工做具体准备。同时,他们应该向中国工人发出国际主义的呼吁。即使在资本主义基础上,这也是迫使中国政府后退的唯一途径。如果北京的官僚们发现不断坚持通过引渡条例将导致群众运动蔓延至内地,那他们将会被迫重新思考他们的对策。

不过必须强调的是,香港的立法会并完全非由普选产生,而是更有各种特殊利益集团的和大企业组成的“功能界别”选出。香港工人阶级不能将其纳为推广自身利益的工具。因此,该运动必须走得更远,并提出一个新的宪法和民主机构。应召集该运动的大会,就这些措施进行辩论,并选举领导人起草一部新的、真正民主的宪法,以领导香港工人争取自决的斗争。这场运动还将呼吁国际工人阶级团结起来,尤其是来自台湾和中国大陆内,特别是广东省的工人。这样的做法可能会在中国国内引发一波蓄势待发的罢工浪潮。

这一运动早在2014年的雨伞运动中就已经预见并准备好了。在今天的抗议活动中,示威者表现出了巨大的组织能力。组织者带来了防毒面具和保鲜膜,用来保护抗议者免受胡椒喷雾和催泪瓦斯的伤害。临时设置的路障是为了防止警方冲锋。树木之间更设立了金属门。但是,群众对总罢工具有的高度兴趣中,我们可以看到,这场运动已经达到了比2014年更高的水平。它更有阶级意识,更政治化,并得到了台湾部分工会的声援。 

我们可以肯定的是,香港人不会轻易回到日常生活。他们不会容忍这一法案的通过,他们明白该法案将把香港引向何方——完全服从北京的独裁政权。香港和中国大陆的未来都充满了风暴。与世界其他地方一样,资本主义日益意味着公开的阶级斗争、残酷的国家镇压和经济和社会危机。只有劳工阶级的组织力量才能有效应付这个混乱局面。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敬请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或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