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席捲全美的起義式憤怒

George Floyd遭警方殺害案(一名手無寸鐵的黑人,在明尼亞波尼斯遭到四名警察扣上手銬後,被壓制頸部而身亡),已經引發了橫跨全美的抗議浪潮,並且在幾個城市中,抗議的浪潮已經逐漸升級為失控層級。在Ahmaud Arbery與Breonna Taylor遭殺害後,一連串無止盡的警察執法殺害案件,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引發了一波對美國社會中所有不公不義,壓抑已久如海嘯一般的憤怒。必然性已藉由偶然表達出來—儘管Floyd的遇害絕非偶然。(按:原文寫於2020年5月30日)

在明尼亞波尼斯,警方使用了鎮暴武器(如催淚瓦斯、震撼彈等等的)來對抗和平抗議群眾,但此舉卻只是導致了民眾以非和平方式的反擊。警方最後不得不在憤怒的群眾燒毀第三區派出所(殺害Floyd警員的派駐地)後撤離。警方逃離第三區派出所的場面、巡邏警車衝破停車場的柵欄逃離現場,讓人想起美國在越戰末期撤離駐西貢大使館的景象。在憤怒的群眾面前,美國資本的武裝人員被迫逃生而保命。

經過在明尼蘇達五天的大型夜間抗議後,市長宣佈進入全面宵禁—但宵禁旋即被抗議群眾打破了。抗議活動中的確包括縱火襲擊和搶劫—但有明顯的證據表明,這些行為很多是來自警察特務中的專職挑釁者和極右翼極端分子所策劃的,而其目的是為了正當化之後更加暴虐的鎮壓。群眾聚集在第五區派出所外,並威脅要把派出所燒毀。現在第五區派出所前方設有拒馬,並在屋頂上部署了武裝警員來進行防禦。

國民衛隊和州警也在明尼亞波利斯的大街上巡邏,試圖加強宵禁並重新控制局勢。最初明尼蘇達州州長Tim Walz所召集的國民衛隊是500人,但現在已經增員到17,000人。美國海關署與邊境保護局還動用了無人偵察機來對正在進行的抗議搜集訊息。

現在明尼蘇達州還是事件的震央中心,而抗議活動已經擴張到至少22個城市了。底特律已經發生了大型的示威遊行,而一名19歲的青年抗議者在一場駕車槍殺攻擊中遭到射殺,這起悲劇極可能是極右翼的私刑者所犯下的。在紐約市,抗議群眾們無視新冠病毒所導致的城市封鎖以及禁止抗議令,與警察發生衝突,而在布魯克林區的一輛警車也遭到焚毀。在加州、奧克蘭、聖荷西與洛杉磯的高速公路被示威民眾封關,其中也有人襲擊了巡邏警車。

在亞特蘭大也有見到火燒警車的行動,而當地政府也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國民衛隊也被駐紮到街頭上。抗議者與CNN大樓外的警察發生衝突,而在該大樓還設有警察派出所。

在華盛頓特區,白宮曾短暫地進行了封鎖,而直到週六凌晨,抗議群眾一度越過拒馬與特勤局人員抗爭。而在鳳凰城,抗議群眾為Dion Johnson的遇害而示威。Dion Johnson是一名28歲的黑人男子。一位亞利桑那公共安全警察聲稱與其“扭打”後被該員警殺害,但是此員警的陳述則缺乏任何詳情。

在路易維爾市則同時發生了令一起類似的命案:一名26歲的黑人女性醫療技術人員Breonna Taylor在自家公寓熟睡時遭到員警槍殺,事發後引發大規模抗議。警方當時在執行針對一名不住在Breonna Taylor同棟公寓的攜有毒品嫌犯的拘捕令。事後證明,該男子在事前已經被逮捕。當警方擅自闖入Taylor的公寓時,Taylor的男友為了自衛而開槍。而警方對此舉的反應則是連開二十槍以上回擊,而Taylor本人身中八槍而身亡。而做為回應,憤怒的群眾將當地的司法廳燒毀。

“這不是暴動,而是一場革命!”

國家政府機關拙劣且惡毒的反動行爲只是火上加油而已。在明納亞波利斯發生的一場鬧劇格外暴露了警察本質上的種族歧視特質:一支由拉丁美洲裔黑人記者帶領的CNN採訪團,在現場報導抗議情況時遭到逮捕。而同一時間,另一支由白人記者所帶領的採訪團體隊則被允許繼續拍攝。在路易維爾市,警方向抗議群眾投擲催淚瓦斯,並向一名進行現場直播的女記者射擊橡膠子彈。 

值得注意的是,抗議群眾的隊伍裡包含了黑人與白人,且大多數是年輕人:這樣的情形與“黑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運動的顛峰時期類似。然而,數以千萬計的美國人遭受的經濟災難,讓這次運動的政治情緒更上一層樓。在過去的討論大多是關於如何讓個別員警為其行為負更多責任:如強制員警佩帶監視記錄器,或是設立社區聽證會來管制警察行為等等。這些要求都無法實際落實,且解決不了任何問題。事實上,警員殺害手無寸鐵的黑人的比率在過去六年急速攀升。現在,抗議群眾將警察派出所焚毀了—而這是起義的實際行動!在明尼亞波尼斯,抗議組織者宣告:“這不是暴動,而是一場革命!”

統治階級完全理解這場運動的意義以及其中為他們自己所帶來的危險。正如華盛頓郵報所報導:“在社會運作與經濟的雙重緊急情況的背景下引發的動盪,可能標誌著這樣的裂痕成為美國歷史中最戲劇性,代表性的轉折點,就如同大蕭條時期的經濟混亂到1968年的社會動盪”。

這場運動表現了美國社會中累積的憤怒情緒。//圖片來源:Fibonacci Blue, Flickr這場運動表現了美國社會中累積的憤怒情緒。//圖片來源:Fibonacci Blue, Flickr

這樣的畫面在美國絕算不上是正常的。如果你在不明白前因後果就看了這些影片,可能會以為這些情況並不是發生在世界上最強盛的帝國主義國家,而是智利、黎巴嫩或阿爾及利亞。我們正看見一小撮火花點燃了積累已久的憤怒的爆發,並由新冠病毒所導致的最新危機加劇了爆炸的威力。能與之比較的是突尼西亞青年Mohamed Bouazizi的自焚事件,這起單一事件導致了阿拉伯之春運動,掀開了中東與北非地區中對那些一千零一種不公不義所積累的憤怒的蓋子。

資產階級媒體不斷報導財產的破壞和搶劫行為,就是要使公眾輿論轉為反對抗議群眾。在今天(5月30號),明尼亞波尼斯的市長Jacob Frey發表了偽善到侮辱聽眾智商程度的演講,言談中他叱責抗議群眾:“放了把火燒了你們的城市並不是什麼光采的行為,搶劫也不是什麼足以自傲的行為。” 

而有組織的工人們對這樣公眾憤怒的爆發表示聲援並與之團結。舉例來說,明尼亞波尼斯的巴士工會會員的司機們就拒絕與警方合作,因為這些警察想利用他們駕駛的巴士來運載大量被逮捕抗議民眾。同樣的事也發生在紐約,在警察強制徵用巴士來運送他們逮捕的群眾時,一位巴士司機就徑直的離開走出了他的巴士。

野火燎原

一般來說,川普只會為任何情況火上加油。為了接下來的大選,川普開門見山地意圖要提高他的反動支持基礎,而將他的支持投向了“法律與秩序的力量”。他在個人的推特上寫道這些抗議群眾都是“暴徒”,而這些暴徒“羞辱了George Floyd的遺志”,川普還補充引用了來自臭名昭著的種族主義者,前邁阿密警察局長Walter Headley於1967年所說過的話:“當群眾開始打劫時,就是警方該開火的時侯。” 

這些都不是擺設性質的威脅。甚至在新冠病毒翻騰一切之前,美國的統治階級就隨著資本主義危機的深化,不斷為逐步升級的內亂做準備。統治階級會用盡一切手段—不論是官方的或法治外的手段—來維持他們的權力。除了警察的暴行,也發生了極右翼份子以私刑暴力來反對抗議群眾的例子,如上述所提到的,在底特律所發生的駕車槍殺攻擊事件。

根據五角大廈的罕見命令,憲兵和常規部隊已在幾個基地處於戒備狀態。來自北卡羅萊納州布拉格堡與紐約州德拉姆堡的士兵,已被命令如有需要,要在四個小時內完成部署。於1807年頒布的《叛亂法》給予總統權力,在各州部署聯邦部隊,用以取締“任何的叛亂、國內暴力、非法結盟或串謀。”上一次引援這條法案是在1992年,當時的目的是為了平息因攻擊Rodney King的警察獲得無罪判決所引發的洛杉磯起義。

但是反革命的鞭笞並沒有擊敗群眾,反而讓他們越挫越勇,正如我們去年所看到的席捲了全球,在智利、哥倫比亞、黎巴嫩等地發生的無數抗議活動。

另外值得記得的是在2008年,在明尼蘇達州聖保羅市所舉辦的共和黨黨代表大會期間,當局不得不從全國各地動員了50,000名警力來制止抗議群眾,但即便如此也無法做到完全的壓制。統治階級並沒有足夠警力軍隊來壓制整個國家的人民。 

Derek Chauvin(殺害George Floyd的警員) 被當局革職並遭到三級謀殺案與過失殺人起訴的事實,並不能起到平息抗議浪潮的作用。真正的問題並不是警察內部的那一兩顆“老鼠屎”,而是整個腐敗的一鍋粥:整個資本主義體制。

將殺害George Floyd的凶手“解除職務”,以及起訴他們當中的一員是不夠的。如果要為被這個資本主義體制剝削和殺害的人伸張真正的正義,那就必須解除資本家對生產資料的所有權。工人運動應該與抗議群眾聯繫起來,共同發展這一運動,並且在有組織的基礎上進行。而為此所需要的是一個綱領,以及為了全面改變社會而抗爭的行動計劃。只有在美國與全世界的社會主義革命,才能終止剝削與壓迫的惡性循環。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