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在反动的镇压鞭策下组织运动

伊朗青年的革命起义已持续两个多月。在该政权的严厉镇压下,革命出现了退潮。但在11月16日至19日又发生了新一轮抗议活动,这表明该政权的镇压行为,非但没有把运动镇压掉,反而还起了鞭策运动继续前进的作用。为了取得最后的胜利,必须有工人阶级的大规模、有组织的参与!(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11月23日。译者:张大户家的羊)

以前的口号“妇女、生命、自由。独裁者去死。暴君去死(无论他是国王还是最高领导人)”还在继续使用。但又增加了新的口号,如:“沐浴在同志们的鲜血中,我们将战斗到最后”。以及:“贫穷和腐败,直到我们推翻你们”。最激进的抗议活动发生在德黑兰、大不里士和胡齐斯坦等地的城市,这包括伊泽、阿巴丹和阿瓦士。以及库尔德人占多数的城镇,如马哈巴德、萨凯兹和桑纳达吉。后者再次成为最具革命性的地区,再次爆发了大罢工。当地工人将安全部队打跑了。人们设置了路障,各条山路和城镇之间的道路已被封锁。

领导马里万、马哈巴德、塞盖兹、桑纳达吉(Marivan、Mahhabad、Saqqez、Sannadaj)和其他地方革命青年的是革命青年邻里委员会(shuras)。这些组织受1979年革命工人委员会和居民委员会启发而来。除那些更为广泛的青年运动的主要口号外,他们还提出了1979年的口号,其包括:“面包、工作、自由”,以及新的口号:“我们既不要毛拉也不要国王(Shahs)政府,我们要舒拉(Shurah)政府”。虽然这是一个积极的发展,但我们不应夸大这些委员会的影响力,因为它并没有超出该组织的范围,延伸到更广泛的社会层面。

在大不里士,学生们在大学外集会,增加了一个新口号:“从67年到Aban,伊朗浑身是血”。这指的是1988年(波斯历1367年)大规模处决左翼革命者,以及2019年起义(波斯历的Aban月)这两件事。当时的大不里士集市也因罢工行动而被完全关闭。

在德黑兰及其周边地区(如卡拉杰和阿拉克),一些大学举行了大规模集会。但最引人注目的事件是路障附近的暴力冲突,燃烧弹再次成为家常便饭,青年革命者将安全部队赶出城市的部分地区。

在胡齐斯坦,阿瓦士和阿巴丹大学的学生高喊:“贫穷、腐败和歧视笼罩着从扎黑丹到大不里士的大地”。阿瓦士、阿巴丹和伊泽的青年们设置了路障,击退了这些城市部分地区安全部队的进攻。在伊泽(Izeh)镇,这里的革命青年彻底驱逐了安全部队。这些街头抗议活动涉及大量工人阶级青年,意义重大。

在这些事件之前,11月出现了被许多人称为 “玛莎起义(Mahsa起义)”的低潮。面对伊斯兰共和国历史上最激进的起义,该政权在过去几周里升级了镇压。自起义开始以来,官方称共有15000名抗议者被拘留,370多人被政权杀害。但实际数字预计是这个数字的两倍,甚至三倍。

面对这种烈度的镇压,革命青年的起义沦为象征性的抗议活动:对政权建筑和标志的攻击,反政权的涂鸦,以及以学生为主的小型集会。参加这些小型抗议活动的人也很容易被识别出来,面临被大学行政部门开除,以及从宿舍失踪的危险。

但正如我们之前所看到的那样,该政权的镇压行为,非但没有把运动镇压掉,反而还起了鞭策运动继续前进的作用。这次是以10月成立的各种革命青年组织为基础。这些组织开始为发生在2019年的被粉碎的起义周年纪念日新抗议活动做准备(该纪念日也被称为血腥11月。波斯历中的Aban)。

该政权显然借机重整旗鼓,试图通过动员安全部队镇压这一最新抗议浪潮来夺回失地。东库尔德斯坦(特别是马哈巴德)再次变成了一个战区,该政权关闭了电力和互联网,以确保其残酷镇压无人知晓。

但这些方法适得其反。从周日开始,随着革命青年委员会的扩散,库尔德人占多数的城镇爆发了一场几乎完全的大罢工。伊朗各地的学生遭到了严厉的镇压,大学基本上被安全部队占领。但已经有人呼吁抗议者团结起来支持库尔德革命者。

在青年革命起义的鼓舞下,经济罢工已然爆发。这其中包括布什尔的南帕尔斯石化公司第19期厂、胡齐斯坦的苏莱曼石化公司、卡拉杰的巴曼汽车公司和伊斯法罕的铸铁厂等。最重要的是,德黑兰的卡车司机和阿巴德货运站的其他工人也已经开始了政治罢工,工人们高喊着口号:“我们在一起,不要害怕”。以及“独裁者去死”。

工人和青年团结起来!化起义为革命!

青年人继续对政权表现出巨大的勇气和革命的愤怒。然而,仅凭这一点还不足以将其打倒。青年们多次将安全部队赶出城镇和街区,但该政权却通过更加残酷的镇压重新夺回这些地区。

年轻人一直在分发传单,要求工人加入运动,并呼吁全国性大罢工 。//图片来源:Telegram年轻人一直在分发传单,要求工人加入运动,并呼吁全国性大罢工 。//图片来源:Telegram

这种来自政权的不断进攻威胁着起义的继续,因为年轻人不可能无限期地与政权进行斗争。除非他们打破孤立无援的局面,否则就无法取胜。只有工人阶级才能通过动员整个社会和压倒安全部队来推翻伊斯兰共和国。自10月以来,青年们一直在呼吁工人加入运动,并在全国范围内举行大罢工。分发载有工人要求的传单。由革命委员会组织起来的最先进的青年层已经得出结论,这是有必要的。在最近11月12日的抗议活动之前,伊朗各地的学生和革命青年组织分发了这样一份联合声明:

我们站在一起,因为只有通过这种团结,我们的革命才能取得最终胜利!

工人、教师、退休人员、农民、护士、医生。总之,所有与我们有着共同不满的人:团结一致的光荣时刻已经到来。我们都知道这个政府不代表我们国家的人民!我们抵制他们让我们做的任何事情。我们没有向这个政权、伊斯兰教法统治者或其众多的镇压工具低头。

我们学生高喊:“我们是工人的孩子,我们将与他们并肩作战。当我们听到石油工人罢工的消息时,我们的心中燃起了熊熊大火。当我们的老师被公然称为“间谍”时,我们无法入睡。当农民的用水权被剥夺,遭到安全部队的枪击时,我们仿佛也遭到了枪击。当医生和护士说:“巴斯基和毛拉将向医务人员展示如何处理新冠病毒时”,我们这些学医的大学生感到自己与医生和护士一起死去。当道德警察殴打妇女时,我们学生主动摘下头巾说:“我们不接受奴役,不平等必须结束!”。是的,我们一直和你们在一起,因为我们知道,要么我们都会得到自由,要么我们都不会得到自由!。因为我们休戚与共。

我们一有机会,就与被压迫者和被剥削者一起举起拳头。我们把他们的胜利视为我们的胜利,把他们的失败视为我们自己的失败!。现在是最后一战之时了。现在是让每个运动都与人民革命联合起来,将其转化为对政权的可怕威胁的时候了。

我们确信,你也认为自己完全支持当前的革命。你是革命的缔造者之一,你为斗争领域付出了一切。你们过去和现在都出现在街头,你们支持人民的革命运动,并以多种方式参与革命。我们知道教师罢工的地位和价值;医务人员对革命伤员的治疗;知道工人在斗争中的重要存在。以及司机、摄影师、店主和所有其他部门在我们人民革命中的团结。

现在是时候再向前迈出一步了。我们全国各地的大中学校学生请你们在全国范围内实施果断的罢工和抗议措施,以配合我们革命现阶段的抗议活动。我们的革命需要你们积极参与,需要你们发挥决定性作用,才能引发全国性的罢工。

毋庸置疑,我们将共同庆祝这场革命的胜利。这一天已经临近,我们希望实现一个人人自由、平等、繁荣的社会;一个世俗和人道的社会;在实现我们的愿望之前,我们绝不退缩。

大不里士学生联盟

伊斯法罕的进步学生

德黑兰革命学生组织

来自以下地区的学生:

霍拉桑·阿扎德大学,研究科学大学

伊玛目阿扎德大学

马哈巴德 · 阿扎德大学

阿什拉菲伊斯法哈尼大学

伊斯法罕大学

帕亚姆-努尔-沙尔雷大学

大不里士大学

伊斯法罕医科大学

萨南达吉医科大学

伊斯法罕科技大学

库尔德斯坦大学

马什哈德Koi Talab学校的学生

亚兹德的伊玛目地区的学校的学生

马姆萨尼音乐学院学生

塞姆南的音乐学院学生

哈基姆·萨布泽瓦里·萨布泽瓦尔大学

吉兰(Gilan)革命委员会是一个公开的共产主义团体,它进一步解释道:

“事实就是,尽管伊朗民众的革命运动起起伏伏,尽管迄今为止付出了沉重代价,但它仍在不断前进。并试图完成让现政权下台这一任务(尚不清楚这一进程需要多长时间)。但可以肯定的是,目前还没有一支专业的军队(我们可以将其理解为革命领导层)来领导受压迫者们的运动。这里有一个要点:那就是除了参与这场斗争的男女和青年的勇气与牺牲之外,街头无法完成这场运动的任务。因为如果没有团结和有组织工人,没有劳工罢工的加入,革命运动将无法达到其最终目标”。

如前所述,许多独立工人组织发表声明声援起义,并威胁发动政治罢工。这其中包括:卡车司机、石油工人、教师协调委员会、德黑兰公交公司工人、阿瓦士(Ahvaz)钢铁工人等等。尽管如此,全国性总罢工仍未爆发,我们所看到的少数几次政治罢工都是孤立的。因此被政权迅速镇压,这导致这些工人组织犹豫是否要全力以赴。

教师协调委员会(The Teachers’ Coordinating Committee)再次重申支持起义,甚至公开谴责该政权。面对该政权日趋严厉的镇压,他们呼吁在11月20-21日采取罢工行动。同样的,这些罢工也将和之前一样遭到镇压(毕竟是在孤立而非联结起来的情况下发动的)。石油合同工保持沉默,这不足为奇。因为他们之前曾试图在10月10日、10月29日引发政治罢工,但遭到严厉镇压。

斗争性、革命性十足的哈夫特·塔佩赫(Haft Tappeh)甘蔗公司工人公开呼吁抗议、推翻该政权,并重申必会参加了抗议活动。他们还强调,必须针对当局进行政治罢工。在一份由工人组织建立协调委员会和联合退休人员小组联合签署的声明中,我们看到以下内容:

“工人的团结是斗争的关键!”

产业工人、各服务领域工人及农业工人的团结是工人阶级运动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点,它将在伊朗各地抗议运动的发展和演变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我们支持任何组织和参与劳动人民正当抗议的努力。我们还认为,推进这一斗争是我们的责任。

作为前几年发生的几次起义的延续,这次革命起义已经持续近两个月了。妇女、青年(尤其是学生)、教师、工人、退休人员及所有受压迫的工人阶级之间的巨大运动,以力量和决心继续进行。这场运动的广度和深度是不容置疑的(这可以从抗议群众的呼喊中看出),因为他们从第一天起就把政治口号对准了这个政权的根基。尽管警察和安全部队进行了镇压。但走上街头的抗议者仍决心继续斗争,这让压迫者感到震惊。

捍卫该政权的政府官员和组织支持腐败、盗窃、高物价、失业、恶化的贫困、无家可归、监禁、酷刑、处决和杀戮等继续存在。劳动者只有贫穷和不平等,执政的资本家和那些与政府勾结的人却在享受繁荣、舒适、奢侈和财富。

工人和劳苦大众没有分享到任何社会财富。在伊斯兰共和国的整个执政时期,实际工资(即工人的实际购买力)一直在下降,现已多次低于贫困线。即使是这点低的可怜的工资,也只是为了让工人能生存下去继续被剥削。数百万失业者和求职者甚至连这种工作的权力都没有。在最近的运动中提出的抗议、仇恨和愤怒是对压迫和无边剥削的回答,这些年来,压迫和无限剥削不间断地给工人和劳动者的生活蒙上了沉重的阴影。

人民得出的结论是:政府政策和经济计划没有给他们带来丝毫希望,并且还在不断违背劳动人民的利益。必须站出来反对了,通过与这个政权作斗争来改变自己的命运。

抵制政府在各经济、社会和文化领域的行动,是共同改变我们和社会命运的第一步。但这还不够。要实现社会的根本性变革,就应该为这种变革准备适当的方法。政府是不会轻易交出他们手里的政治权力的。只有有组织的斗争(目标明确,准备得当)才能迫使政府退缩,才能为劳苦大众掌握自己的命运奠定基础。

在一个政治和经济结构违背人民利益、绝大多数人民愿望受压制、公民不享有任何政治和公民自由的社会里,革命潜力在不断积聚,这时任何专制政府都无法阻止的。现实是,这种革命性的潜力必须转化为有组织的、实际的力量。只有通过被压迫人民的团结,工人、劳苦大众、妇女和青年的团结,才能将其爆发出来。

现在,这种团结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建立起来了。至少在参与行动和街头抗议方面是这样。他们相互信任,积极响应各团体和领导层发出的抗议呼吁,并在实践中肩并肩地在斗争领域进行斗争。

但从社会面来看,为使人民的抗议运动爆发出更大能量,工人阶级的加入是不可或缺的。工人阶级作为社会中最大和最重要的部分,能停止生产和关闭资本主义统治的经济动脉。他们了解自身经济地位,并能行使自身政治意愿。他们将能领导反资本主义统治的整个斗争进程,更能为受剥夺的民众改造社会。工人在社会生产中的地位(特别是在整个关键经济中心的地位)意味着他们只要发出一个停止生产的命令,就可以明确威胁到伊斯兰共和国的资本主义经济和政治体制。有了各领域工人及其他劳苦大众和被压迫阶层的团结,他们将能够加速社会的革命民主变革,改变自身命运。

塔佩赫工人再一次完全正确,其他革命工人和青年必须响应这一号召。

需要革命领导!

自10月底以来,许多这些新的革命青年组织发表了联合声明和抗议呼吁。这是协调斗争的一个重要进展。只有此类组织的形成才能使运动持续下去。

对伊朗人民来说,唯一的出路就是废除资本主义,自己掌权。//图片来源: Telegram对伊朗人民来说,唯一的出路就是废除资本主义,自己掌权。//图片来源: Telegram

尽管有这些重要进步,但起义变成革命这一重要任务仍有待解决。虽然青年们已经成立了组织,甚至在一定程度和范围上联合起来。但还这不够,必须将这些抗议或政治罢工呼吁扩散为革命的总罢工。我们没看到这个。对青年和革命工人来说,这是一个漫长的、血腥的过程。同样的,在青年和工人团结在革命纲领和领导下之前,进一步的反动时期将是不可避免的。

这种发展需要一个革命性的纲领或计划。青年们提出许多口号,工人们也呼应这些口号。西方帝国主义假意声援伊朗民众抗争运动,并准备将可恨的巴列维作为替代方案。在这种情况下 ,该政权巧妙地利用群众的恐惧心理大吹政治狗哨。说现在整个伊朗人民的正义抗争运动其实是一场来自帝国主义的颜色革命。

伊朗民众不一定相信该政权的谎言。但在没有明确替代方案的情况下,他们还是对伊斯兰共和国的垮台感到恐惧。西方帝国主义在镇压工人和共产主义者、剥削、以及在伊朗内外政变方面劣迹累累。民众对此记忆深刻。该政权则充分利用了这一事实。民众清楚的知道西方帝国主义是如何将中东革命扭曲成宗教内战的,例如在叙利亚,但同时也支持其他地方的残酷独裁政权(如,沙特政权)。

仅靠喊的响亮的口号,是无法赢得整个工人阶级的。只有通过具体的革命方案才可以。这样一个方案将把经济要求与民主要求及推翻整个伊斯兰共和国的呼吁联系起来。这将包括取消紧缩措施、取消对养老金和工资的攻击、拥有言论、集会和新闻自由(特别是工会自由)、以及在居委会和工人委员会的基础上选举一个制宪会议以废除伊斯兰共和国。任何方案都必须由群众自己进一步发展制定。

基于这样一个最低限度的计划,革命者将迅速团结工人阶级和穷人。但伊朗资本主义并不发达,统治阶级无法承担这样重大的经济、民主改革。所以,伊朗民众的唯一出路就是废除伊朗资本主义,通过革命青年邻里委员会夺取政权。

一个新的革命时期

过去两个月,伊朗人民的抗争精神十足,这是近年来的任何时候都无法比拟的。青年组建革命组织号召大罢工。他们已经开始将自己的斗争与革命工人的斗争结合起来。这是一个质的飞跃,这是建立在2018年以来的罢工、抗议和起义的经验之上的。

过去两个月,伊朗人民的抗争精神十足,这是近年来的任何时候都无法比拟的。//图片来源:Telegram过去两个月,伊朗人民的抗争精神十足,这是近年来的任何时候都无法比拟的。//图片来源:Telegram

尽管民众遭受严厉镇压,但该政权现已非常虚弱。而且随自2018年以来,群众的每一次革命高潮而变得更加虚弱。该政权现已不能轻易地分化群众,因为阶级斗争的事件已经证明该政权只有提供腐败、贫穷和暴力的能力。该政权的任何派别无法提供任何东西。这就导致该政权更加依赖镇压。但群众也正在失去对这一点的恐惧。这使得该政权处于一个无法维持的位置。他们唯一的救命稻草是目前革命运动还缺乏一个明确的替代方案。

为确保胜利,必须将舒拉发展成革命工人阶级和青年的群众性战斗基本组织单位(特别是在地方、地区和国家层面上联合起来)。这些组织可以协调发动全国性的大罢工(以削弱伊朗资本主义),并组织针对安全部队的自卫行动。在一个具有明确社会主义纲领的、革命马克思主义领导层的的领导下,他们可以最广泛的吸引被压迫群众,在夺取政权和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斗争中把民主和经济要求结合起来。

只有进行社会主义改造,才能为所有伊朗人提供体面和有尊严的生活。伊朗的社会主义革命将成为整个中东地区工人和青年的灯塔。

卫马克思主站(marxist.com)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站。我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革命斗的革命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的理念趣加入我,可以填写联络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火花-革命社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