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自民党维持政权,但大多人民仍拒斥腐朽建制

10月30日,仅有31.64%的日本选民参加了产生新政府的国会选举。虽然执政的自由民主党(自民党)民调低迷,但是自由派的各反对党并未从中这个情势中获利,仍然败选。这一结果再次说明了日本群众认为这些党派全是属于正随着资本主义危机而瓦解的糟糕现状的一丘之貉。(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11月3日。译者:Kostya)

毫无选择

前首相菅义伟在支持度自由落体的情况下黯然辞职,而紧接着便有了目前的选举。在菅义伟辞职后,自民党内部的总裁选举让岸田文雄取得了最高职位。岸田是宏池会(译者注:自民党的一个右翼派别)的一位野心勃勃的领袖,但不仅不受大众选民,也不受自民党中的许多基层党员的支持。岸田能赢得领导权只是因为他获得了其他党内派系领袖的支持,而那比普通党员的支持重要得多。

随后,新的岸田内阁宣布在10月31日,党内领导权变更的短短几周后提前举行选举。他们希望迅速的换届能够在自民党变得更不受支持之前保住它的权力。

这一操作最终保住了自民党的执政地位。尽管自民党丢失了15个议席,它与长期盟友公明党(增加了3个议席)还是在国会中保持了稳定多数。在另一边,反对党联盟的两大组成部分,立宪民主党(立民党)和日本共产党(日共)不仅没有赢取,反而丢失了席次。

这一结果绝不说明日本群众信任自民党。正如前文所说,超过三分之二的日本选民没有投票。 但是在选举的前几周,没有迹象表明这个巨大的社会不满情绪被引导成了对反对党联盟的支持。这是因为这些党派(正确地)没有被群众当成真正的替代选项。

不受欢迎,也没有人民的人民阵线

在本次选举之前,以资产阶级自由派立民党为首的反对党联盟由于他们在日本人口第二大城横滨的市长胜选而信心大振。在那里,立民党,日共和社会民主党(社民党)共同推出的候选人在一场具高投票率的选举中击败了自民党。这一选举被广泛认为是对菅义伟政府一记不信任票,并促进了菅义伟最终的辞职。反对党联盟希望能够在全国大选的层面上复制这一胜利。

立民党和日共的自由主义倾向联盟在大选中惨败。//图片来源:公有领域立民党和日共的自由主义倾向联盟在大选中惨败。//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但结果恰恰相反,这个倾向自由主义的在野联盟在大选中遭到惨败。这个在九月份按照一份共同政策协议组建的党团包括了立民党,日共,社民党和小党“令和新选组”。由于后两者是边缘政党,这一协议的实质是立民党和日共之间成立的人民阵线。

忠实于他们斯大林主义传统的日共,在“人民阵线”中甘愿甚至渴望作为一个小伙伴来与资产阶级立民党合作。两方同意在289个单议席选区中的213个,也就是超过70%的选区推出保留他们各自党籍的共同候选人。这意味着,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日共会全面接受立民党的候选人和他们的资产阶级自由主义纲领及观点。

然而立民党的纲领和自民党的政策却相去不远。譬如在经济问题上,立民党主张扩大公共支出并“向富人征税”以帮助中收入家庭。问题是:岸田的自民党也承诺增加公共支出和“重建一个更厚实的中产阶级层与一种新式的资本主义”。

更重要的是,日本群众早已看清自民党和立民党之间没什么有意义的差别,正如对本次选举的明显缺乏热情说明的那样。日共不与这些资产阶级势力保持阶级独立,却倒向后者,因而断送了被群众视为替代选项的任何机会。

最终,立民党丢失了14个议席,从110席跌到96席。日共的议席则从12席变成10席。

立民党党魁枝野幸男为此结果忍辱辞职。立民党内的许多人更责怪日共造成了这一结果,尽管事实上绝大多数(82%)的日共支持者遵循党的指令投票给他们选区中协商决定的立民党候选人,而只有46%的立民党支持者在自己选区的联合候选人来自日共时遵循这项协定。自由派永远不会完全信任一个自称支持共产主义的党,无论这个党多么恳切地热脸贴冷屁股。

日共人民阵线主义的失败不过是在该破产战略于世界历史上的一长串耻辱失败史中添上一笔。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应该鼓吹以阶级为基础的斗争来反对自民党,也呼吁征收从疫情和自民党几十年来的统治中大发横财的资产阶级。

填充真空

自由主义反对派的失败和工人阶级替代选项的缺乏在日本创造了政治真空,而一个边缘右翼政党成功从这个情势下获利。

日本维新会(维新会)的议席从10席增加到了41席,让维新会取代公明党成为了日本国会内第三大党。尽管没有与自民党和公民党一同执政,维新会同样也是一个右翼保守主义政党,在大阪府有着强大基础。维新会专注于鼓吹“小政府”和“削减浪费的支出”,而自民党虽然不在原则上反对紧缩撙节政策,但是不得不增加政府支出以缓和日本资本主义的巨大矛盾。

今年,维新会还利用了现任大阪府知事吉村洋文的青年形象和社交媒体知名度,作为自民党在当地的头号对手扫荡了大版的选区。在相邻的兵库县,维新会也在比例代表选举中起死回生,侵蚀了自民党的票源。

史蒂芬·里德(Stephen Reed),日本中央大学的荣誉退休教授,猜测在根据立民党-日共协议有日共候选人的地方,许多选民投票给维新会以反对日共。

不管他们崛起的原因是什么,维新会如今都是自民党的一个重要的右翼对手。维新会将会逼迫自民党加速进行他们政纲中最反动的部分,并让工人阶级为危机买单。

岸田尚未脱险

对于不受欢迎的岸田文雄来说,这次选举的目的不是赢得更多议席而是最小化损失。这些损失的程度会反过来决定他首相任期的长度。在只丢掉15席并保持了自民党的多数地位的情况下,岸田大概长舒了一口气。

这次选举丝毫没有恢复日本的政治稳定,没有党在日本工人阶级中占决定性部分的支持。//图片来源:Pixabay这次选举丝毫没有恢复日本的政治稳定,没有党在日本工人阶级中占决定性部分的支持。//图片来源:Pixabay

但是这次选举丝毫没有恢复日本过去十年内的政治稳定。疫情仍未结束,并且经济仍然令人绝望地持续停滞。如今岸田必须推行一个更大的经济刺激计划来平息局势,但是这又在日本数十年来积累的债务上雪上加霜。同时,岸田更需要对抗将会向自民党施压以“缩减公共支出”的维新会。

在党内,岸田的地位仍然岌岌可危。如前文所说,他赢得党的领导权是凭借年长的党领导的支持。在这次选举中,一些老派自民党显贵在他们曾统治多年的选区内丢掉了席位。自民党秘书长甘利明就是一例,并不得不同时辞去他的党内职务。旧的党领导的削弱为甚至更多的内部密谋和分裂打开了大门,而岸田必须与之对抗。

更重要的是,自民党无力推迟日本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展开和随之而来的阶级斗争。在政治现状崩溃的同时,岸田的任期将会比菅义伟的更加危机重重。

以上皆非

我们必须记得,上述任何政党都没有在日本工人阶级中占决定性部分的支持。说到底,三分之二有选民资格的人通过不投票表示了他们谁也不支持。在日本,“不要政党”仍旧是“最受欢迎的政党”。

这一政治冷淡的原因对日本工人阶级来说是明显的。佐藤龙太郎(译名),一位来自神奈川的25岁办公室职员,对《日本时报》解释了为何他自从到达投票年龄以来就没有投过一次票:

“这看起来是毫无意义的……执政的自民党应该怎么都会赢,因为没什么有力的反对党……好像从来就是如此。再说了,我不觉得(任何党)提出的政策会显著地影响到我。”

佐藤是对的。数十年来,自民党在日本统治阶级和美帝国主义的帮助下保持权力,而“反对”力量,包括日共,不断地在议会里讨价还价,却不给日本群众的生活带来任何重要改善。

日本人民的政治冷淡本身就是重要的指标。在世界第三大经济体里,资产阶级民主在群众中的正当性正飞速地被腐蚀着。现在,玩弄议会把戏的一切政党或许会觉得他们能维持门面,可是一旦日本的危机继续深化,爆发的阶级斗争将会展示群众诉求将建制夷为平地的怒火。

日本的工人和青年将会热切地寻找能够把他们从这个衰败中的社会里真正地解放出来的思想,因此在这个时代一定要在日本建立马克思主义的趋势。加入我们的工作吧!

《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