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巴嫩革命:阶级愤怒的大爆发

上周在贝鲁特市的大爆炸,引发了愤怒与斗争的爆发,黎巴嫩的群众再次走上街头。对此我们做出以下声援:除了自己,不要相信任何人!黎巴嫩工人们,推翻整个腐败的体制吧! (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0年8月10日)

2020年8月4日,一场惊天动地的爆炸震撼了贝鲁特市。贝鲁特市港区被夷为平地,爆破范围约9公里的一切都受到损毁。爆炸的力道如此之大,以至于远在264公里以外的塞普勒斯,都能感到窗户的摇晃。在爆炸发生后,目前共计有6,000余人受伤,158人死亡,而数字还在攀升中。这场爆炸的所造成的损失也使30万人无家可归。

黎巴嫩的人民已经开始抗争。黎巴嫩的统治阶级将这个国家推到悬崖边缘,使经济状况完全崩解。面对货币贬值从而导致了恶性通膨,45%的黎巴嫩人民被预期在2020年掉入贫穷线以下--而这都只是在新冠病毒疫情或大爆炸事故之前的预期。面对接二连三的社会危机,黎巴嫩人民早已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因此在这场悲剧性的灾难发生后,群众会再次走上街头是毫不意外的。

2019年,黎巴嫩境内就已经爆发超过两百万人示威并要求政府倒台的运动。而今次的示威是自去年以来最大规模示威的群众运动人们又再一次的集结起来了。在贝鲁特市一场10,000人的抗议行动中,群众们要求对整个体制做出改变。这些抗议群众都正确地认识到,他们需要的不是单纯的换掉一批在上位者,而是要透过根本性的变革才能完全驱逐这些腐败政客。

尽管先后遭到镇暴警察与军方的攻击,群众仍然采取了反击,并持续往国民大会前进。黎巴嫩银行业协会总部被洗劫一空之后付之一炬,透露了群众们对富人资本菁英的深恶痛绝。群众再次呐喊“人民要政权倒台”的口号。

重生的群众运动

在8月4日贝鲁特市大爆炸后,黎巴嫩真主党支持的政府立即呼吁全国要团结一致来渡过过这场危机。这种好听的话术在过去几年也许奏效,但现在群众立即拒绝了这一说法。之后群众往国会广场前进,并打算占领这一广场,但被军方挡了下来。随之而来的是一触即发的对峙场面,许多抗议群众呼吁军人加入这场行动,共同来反对统治阶级。有一名女子大喊:“军队真的在现场吗?...请加入我们的行列吧!我们能一起对抗这个政府!”另一位抗议者则对士兵们大喊:“谁要来喂养你们的孩子,谁能给予他们医疗与照护?你跟我们的处境是一样的”。

在烈士广场(Martyrs' Square)上,群众们架起了带有讽刺意味的绞刑台,具体地展现了他们的愤怒。真主党总书记哈桑.纳斯鲁拉(Hassan Nasrallah)、前总理萨德.哈里里(Saad Hariri),两人的人型立牌都被群众象征性的处以绞刑。这两位政客都属于拥有军人背景的总统奥恩(Michel Aoun)以及其势力强大的女婿、自由卫国运动领袖纪伯伦.巴西勒(Gebran Bassil)的阵营。这场运动要求统治阶级为他们的贪腐与渎职负责,并将一般劳动人民所面对的问题正确地归咎于统治阶级。一名抗议者在讽刺意味的绞刑架旁拍照时,说:“这里就是这些政客们应该被绞死的地方。”

我们必须要注意到,这些群众的愤怒不是现在才有的。尽管黎巴嫩的政客与统治集团很快就谈到要将“事件的责任者绳之以法” ㄧ然而他们只需照照镜子,就知道谁是黎巴嫩困境的罪责者。许多年以来,当黎巴嫩人民在贫穷中焦头烂额时,这个国家的少数菁英却是奢华无度且贪污自肥。污水处理甚至变成黎巴嫩的一个问题,由于基础设施的破败,政府将大量的废水直接往地中海里倾倒。垃圾处理也面临类似的问题,而政府官员只是任由废弃物堆放在大街上。只有前几年所发生的大规模抗议活动,才迫使政府处理这个些基本民生问题。在这样腐败的施政基础上,有超过三分之一的黎巴嫩工人因为经济的危机而失业。

从字面上与比喻上看,贝鲁特市的大爆炸显然就是那最后一根稻草。黎巴嫩的统治阶级只顾着中饱私囊,却把一颗定时炸弹留在城市中心。而现在,群众们正在追究这些人的责任。

不要让这场运动被收割!

在2019年10月的运动其中宝贵的经验之一,是黎巴嫩群众表现出的巨大团结。由于没有被宗教或政治派系给分化,当200万人走上街头时,群众舍弃了宗教宗派主义。在几周内,前哈里里政府就被颠覆了。当时,黎巴嫩统治阶级所打算的诡计,就是过去数十年以来的套路,沿着宗派路线将黎巴嫩的群众分化开来。但他们的诡计没有得逞,运动本身依旧十分团结。

现在我们已经看到在这场大爆炸过后,所产生的同样的团结精神。全国各地群众都自行组成了搜救大队,来协助贝鲁特的救灾工作与清理废墟,与政府的无所作为形成强烈对比。权贵代表们不敢走到街头上,因为一旦被认出来肯定要受到群众的叫嚣。用来清理废墟的铁铲、圆锹、扫帚,现在反过来要对抗政府建制,以及国民大会的混凝土墙。

现在统治阶级们也打算采取与过去相同的宗派分化策略。特别是右翼反动的黎巴嫩长枪党(Kataeb Party)现在正打算利用这场运动,以便在新政府成立时取得优势地位。长枪党领袖纳札尔.纳哈里安(Nazar Najarian),也在贝鲁特市大爆炸中丧生。而三名长枪党国会议员却把悲情当成一个机会利用,当下就宣布退出国会,而长枪党主席萨米.盖马耶尔(Samy Gemayel)表示,所有群众都应该加入“新黎巴嫩”的诞生。长枪党,甚至是其他“反对党”的口号都开始渗透这场运动。特别是“解除真主党武装”,或“贝鲁特市是一座没有武器的城市”的口号,已经被一些抗议群众使用。这些口号,都与长枪党声讨真主党缴出所有以“民主”与“宪政主义”为幌子的武器的要求相呼应。

这些口号都是一场骗局,与模糊焦点的手段。长枪党对于协助黎巴嫩人民完全不感兴趣。长枪党与以色列国军在黎巴嫩内战中一同对巴勒斯坦人,左翼阿拉伯社会主义者与共产主义者持续进行了多次的屠杀。长枪党在这场运动中的所有动作,背后动机是要将这场运动从垮台整个体制的诉求,偏离成单纯的政权转移。长枪党一定是希望真主党垮台,以便他们能夺取政权,然后延续过去数十年我们所见过的不公不义。这些都是我们已经看过无数次的宗派算计。而正是这些过去的挑拨离间,导致了黎巴嫩内战,并让劳工阶级付出了惨痛代价。

我们必须清楚地意识到:没有任何一个代表黎巴嫩统治阶级的政党,会是群众的盟友。正如2019年运动的口号:“所谓他们所有人,指的是他们而已”。我们不能给予这些同为下三滥的罪犯,哪怕是一丁点的信任。

帝国主义的虚伪

而个别的帝国主义强权,也都快速地向抗议群众散播他们的“支持”。首先是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由他带领着这群披着羊皮的恶狼。法国政府日前宣称将会召开救灾峰会,以集结对黎巴嫩的援助。在大爆炸摧毁城市后,马克龙本人也短暂地造访过贝鲁特市。美国也摆出姿态,口头上捍卫了抗议群众的和平抗议权。乍看之下,黎巴嫩似乎有很多国际间的老大哥在相挺。

当我们回顾黎巴嫩被法国殖民的历史时,就显得马克龙尤其虚伪。当前以宗教为基础的宗派政治体制,最早是由于法国要维持其殖民统治所建立且完善的。而让黎巴嫩在形式上独立的条件,就是要维持这个体制的完整,用来确保帝国主义能在黎巴嫩持续发挥影响力,并致使了那些统治阶级一直使用到今天的政治分化。马克龙对黎巴嫩与法国之间的连结提出了一些见解。但这种“传统关系”实际上就像是奴隶主与奴隶的关系,而黎巴嫩统治阶级经常会在有需要的时候向法国靠拢。而法国也经常投入新的资金,累积了至少数以十亿计,但却被一直挥霍并用于维持现状。

事实是,马克龙有他的政治算计。对这位法国总统而言,本国内部的情况并没有好转。他在法国普遍受到工人的抨击,民调支持率只有38%。毫无疑问,马克龙希望能把焦点转移到他在国际间的善行,同时与黎巴嫩步履蹒跚的统治阶级保持牢固的关系。

最重要的是,各个帝国主义强权想利用这场灾难推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所制定的经济“改革”(写做改革,读做恶改),与腐败的黎巴嫩统治阶级结成亲蜜的盟友,设想要加剧黎巴嫩的惨况,并强化帝国主义势力的统治。

执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大老板们几乎没有掩饰他们犬儒的算计。当受灾的人们还被压在瓦砾堆下等待救援时,IMF的董事经理克里斯塔琳娜.乔治欧娃(Kristalina Georgieva)发表声明:“IMF将竭尽所能的援助黎巴嫩人民。而这些必须克服在重点改革的讨论中的僵局,并制定一个有意义的计划来扭转经济,以及建立对国家未来的责任感和信任。”(我们的重点)

我们知道IMF在谈到“改革”时将其视为“重点”的意思。在过去的几年中,IMF一直坚持大幅削减政府预算:削减公共部门工人的工资、取消电气补贴,加重增值税、削减养老金等等。这些人想让工人和穷人为他们的体制危机买单。

不论是马克龙,或者是其他帝国主义强权,都对黎巴嫩的实际变革没有兴趣。数十年来,这些力量一直在支撑着黎巴嫩的军阀,以及其不断转变的同盟网络。黎巴嫩的现状之所以如此,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些强权都在争夺该国的控制权。群众不能寻求他们的支持,因为这等于是与魔鬼做交易。

革命是唯一的出路

很显然,黎巴嫩的局势十分严峻。人们在大街上受苦,而曾经的中东明珠贝鲁特市,现在也成了一片废墟。但是常言道:“黎明之前总是最黑暗的。”这样情况只有一个解决之道,也就是由黎巴嫩人民推翻当前体制,并夺取政权,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在黎巴嫩本国就能寻得重建贝鲁特市,与安置成千上万无家可归者所需的巨额资金。资本家与亿万富翁骗子的资产应该要被没收,并把这些资产投入于一个不为追求利润、工人民主的生产计划。贪腐是一个庇护与剥削的腐烂资本体制的征兆。根除贪腐就意味着扫除资本主义本身,并由民主的工人政府取代。

要建立这样的政府,群众唯一能依靠的只有自身所拥有的力量。我们必须拒绝所有统治者政党与帝国主义强权的提议,因为所有这些势力都会为了自己的目的,试图分化与削弱这场运动。反之,劳工阶级运动必须与所有工人一起进行斗争,并建立一场黎巴嫩人民的革命。一旦遭到分化,那这场运动就很有可能会失败。但如果这场运动可以团结一致,那在黎巴嫩就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打败工人。往胜利迈进吧!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