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是台灣唯一的出路:我們為什麼要成立《火花》

我們很高興地宣布,由台灣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IMT)的成員們組織的同名網站《火花》今天正式創立!我們的網站將以馬克思主義的視角發表繁體中文新聞分析和理論文獻,也會提供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托洛茨基以及泰德·格蘭特等馬克思主義者的新譯文。這是台灣和華語圈人民建設馬克思主義勢力,走向東亞和世界革命的重要一步!

資本主義體制在世界範圍內正經歷一場前所未有的危機。冠狀病毒疫情的爆發,大大尖銳化了體制內部長年積累的各種矛盾,使世界陷入了一場被世界銀行譽為二戰以來最嚴重的全球經濟衰退。全人類所面對的未來,是一個充滿前所未有的不穩定、革命和反革命、以及各國統治階級之間日益緊張的風暴期。這揭示了資本主義體制無法為人類指明前進的方向。作為一個存在於這樣一個世界中的小島國,台灣並沒有被孤立於這些發展之外。這個過程也終將會以某種方式在台灣找到表達。

向下沈淪的現狀

雖然危機對台灣的衝擊確實不如對其他國家的衝擊大,但島內也並非萬事大吉。國民黨獨裁統治已經結束二十多年了,但勞苦大眾仍在苦苦尋找台灣資本主義下尋找出路。台灣資產階級民主的到來,是群眾的巨大勝利。但是,只要資本主義還在,勞動群眾就依然會處在一個充滿矛盾和動蕩的社會中,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

台灣勞工階級依然缺乏自己的政治代表,台灣政治仍然被國民黨或民進黨為首的藍綠陣營所控制。但這些不過是代表資產階級內不同派別的政黨,輪流對勞工階級執行同樣的親資政策。從反抗中華民國國家的群眾鬥爭中形成的民進黨,自上台以來,就露出了它的真面目,利用那台中華民國國家機器來對付勞工階級和窮人。而國民黨這個歷史上壓迫過數百萬中國和台灣工人的政黨,雖然如今沉浸在混亂之中,但仍然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勢力,控制著許多地方政府。兩黨表面上的爭吵背後,對群眾的把持著一致的態度,實施著連貫的政策。

在藍綠多年的政黨輪替下,台灣勞工仍然被束縛在惡劣的環境之中。他們仍在世界第四長工時的血汗條件下苦幹,

盡管台灣人均生產出來的財富高於如瑞典的先進國家。盡管生產力持續增長,但自2002年以來,工資仍然停滯不前

國民黨和民進黨不過是代表資產階級內不同派別的政黨,輪流對勞工階級執行同樣的親資政策。//圖片來源:蔡英文官方臉頁國民黨和民進黨不過是代表資產階級內不同派別的政黨,輪流對勞工階級執行同樣的親資政策。//圖片來源:蔡英文官方臉頁

年輕人能期待的,只有灰暗的未來。除了低工資和高青年失業率外,統治階級還將試圖把維持快速高齡化社會的成本推給下一代,其中最顯著的莫過於《報導者》所言的「健保崩世代」危機。同時,他們無奈地看著統治階級對人民發動更多攻擊,如對勞權修惡、土地掠奪、環境破壞。

這些政策都是以「發展國家經濟」的名義進行的,但真正得到「發展」的是富人的銀行賬戶和人民群眾的痛苦。中研院經濟學家朱敬一近日指出,根據2017年的稅務數據,台灣家戶所得最有錢的1%,享有全台灣11.29%所得。他進一步觀察到,越是富有的人,越能從土地、股票等資本資產中獲取更多利潤。最富有的0.01%的人在土地交易上的所得高達新台幣6394萬元,這比一般買得起地產的人平均的土地交易所得高出32倍。朱敬一更指出,政商關係和後者的訊息來源是造成這一現像的原因,而這些特權是絕大多數民眾永遠也享受不到的。

物質條件的停滯反映在社會的低迷情緒上。早在隨著因反動人物韓國瑜的迅速崛起而在社會上興起的「亡國感」開始盛行之前,一種對現狀的失望情緒就已在工人和窮民中發酵。他們之中也有人開始意識到,在目前的體制下是沒有出路的。

由於台灣沒有可以將這種情緒引導到動員勞工階級去爭奪社會掌控權的政治選擇,這種沸騰的基層怒火也局部地造就了韓國瑜的崛起,以及民進黨在2018年的地方選舉中大敗於國民黨之手。這不是因為群眾對反動的國民黨抱有幻想,而是因為群眾對民進黨的深深憤怒。韓國瑜一度似乎在復制將美國的川普和巴西的博索納羅推向權力巔峰的社會進程,但他的運氣卻被香港抗爭的爆發所打斷。台灣群眾目睹了中國政府對香港群眾殘暴,毅然甩開了被視為親北京的韓國瑜。但在群眾沒有其他選擇下,民進黨蔡英文政府得以繼續執政。

需要改變的體制

但這並不意味著台灣的任何社會矛盾得到了解決,因為由民進黨政府掌舵和守衛的資本主義體制仍然沒有改變。只要社會的大多財富和生產資料被少數資本家私自擁有,僅用於累積更多利潤,只要國家繼續作為為統治階級服務的武裝部隊,維護階級統治,那階級分化、苦難和矛盾就會一直存在於後世。

只要資本主義和階級社會還存在,也就是說,只要社會上極少數人維持著對經濟和國家的控制權,任何問題都不會得到根本解決。我們需要把大工業、大農業企業和銀行等整個經濟的指揮高地從統治階級手中徵收,置於工人群眾的民主控制之下。同時,我們也必須拆除腐朽的資本主義國家,以勞工階級民主控制的工人國家取代。只有勞工階級才有能力執行這樣的綱領,他們才有潛力運作社會來滿足多數人的需求,而不是滿足少數人的利潤,並徹底廢除階級壓迫。正如《共產黨宣言》所解釋道: 

「無產者只有廢除自己的現存的佔有方式,從而廢除全部現存的佔有方式,才能取得社會生產力。無產者沒有什麼自己的東西必須加以保護,他們必須摧毀至今保護和保障私有財產的一切。

過去的一切運動都是少數人的或者為少數人謀利益的運動。無產階級的運動是絕大多數人的、為絕大多數人謀利益的獨立的運動。無產階級,現今社會的最下層,如果不炸毀構成官方社會的整個上層,就不能抬起頭來,挺起胸來。」

台灣勞工階級也有可能發揮這種潛力。沒有勞工階級的許可,整個台灣社會沒有一磚一瓦是可以動的!

領導發揮的作用

「但是,」我們的讀者可能會問,「《共產黨宣言》所言的『絕大多數人的、為絕大多數人謀利益的獨立的運動』在哪裡?台灣的工會組織率只有7.4%,工運在民主化以來的任何社會運動中都沒有發揮任何重大作用。」

這一問題的癥結不在於台灣勞工不願意或無法為自己爭取權益,而是他們缺乏一個有戰鬥性觀點的領導。今天,台灣的大多數工會和勞工運動領袖都認命於向老板讓步,而不是與之全力以罷工行動抗爭。他們要求勞工們遵守台灣極其嚴苛的勞動法規,服從勞動部的仲裁,不要「鬧事」。在政治上,他們要求勞工支持被他們認定為「親勞工」的個別藍綠政客,而不是領導工人與資產階級的兩大政黨決裂。在這種只會帶來失敗的調和妥協策略,怎麼可能激發工人去組織起來呢?

問題的癥結不在於台灣勞工不願意或無法為自己爭取權益,而是他們缺乏一個有戰鬥性觀點的領導。//圖片來源:桃園空服員職業工會官方臉頁問題的癥結不在於台灣勞工不願意或無法為自己爭取權益,而是他們缺乏一個有戰鬥性觀點的領導。//圖片來源:桃園空服員職業工會官方臉頁

然而,這種情況不會是永久的。勞工們生活中日益加劇的危機遲早會爆發出來,無論既有的領袖如何的自我破壞,勞工階級終將開始抗爭。事實上,一些重要的開端已經出現,比如2017年針對民進黨勞基法修惡的大規模勞工抗議,以及過去幾年由華航和長榮空服員發起的歷史性罷工。華航企業工會秘書長朱梅雪也於2018年以獨立「工人市長候選人」的身份,在2018桃園市長選舉中對抗國民黨和民進黨,作為建設未來工黨的第一步

在世界各地,更大規模的階級鬥爭正在進行中。過去12個月內,似乎每周都有新的國家的工人和青年走上街頭。從美國到歐洲,從奈及利亞到白羅斯,從泰國到香港......各地的資本主義危機都在迫使勞工階級和青年朝著革命的方向前進。台灣群眾終究會和加入他們世界各地的階級姐妹兄弟的鬥爭。然而,我們從當代所有這些宏大的運動中得到的沉痛教訓是:盡管它們具有無與倫比的能量和潛力,但它們並沒有夠格的領導來帶領運動達到應有的邏輯結果,即通過推翻資本主義體制來奪取政權。歸根結底,這說明一批夠格的領導團隊是不能臨時湊合起來的,它必須在群眾決定向統治階級開戰之前建立起來。

這就是《火花》所嘗試建立的團隊:一支台灣勞工和青年改造社會所需要的馬克思主義領導幹部。在數量和質量上建立我們的實力,直到我們能在整個運動中扮演如此的角色,就是我們今天所從事的任務。

我們將從訓練自己、傳播真正的馬克思主義理念,以及解釋它如何適用於今天台灣的環境開始,同時為台灣工人和青年最迫切關心的問題提供答案。我們將藉此吸引勞工階級和青年中政治上最先進、最願意犧牲奉獻的有志之士來加入我們的行列。

目前,我們的隊伍還很小。但我們擁有世界上最強大的武器——馬克思主義理論。正是在這個基礎上,我們將初步建立我們的勢力,招募和訓練革命幹部,以成為勞工階級先進層中的一個焦點。

國際主義的未來

由於階級鬥爭的日益激化和資本主義體制陷入普遍危機,民族問題顯然會在接下來的時期發揮更加突出的作用。對此,統治階級提供台灣和其他勞工們「該向哪個大國靠攏」的錯誤命題。例如,民進黨試圖在群眾之間散佈對美國帝國主義的幻想,製造美國和其在東亞的地區親信會以某種方式「捍衛台灣民主」的假象。但美國正是在符合其利益時確保了國民黨在台灣的獨裁統治的同一個「台灣捍衛者」。它對台灣的介入和干預,完全是為了影響台灣的貿易和國防戰略來最大化自己的利益,即增加美商利潤、對中國施加壓力、維護美國在東亞地區的帝國主義控制權。那些高喊「保護自由民主台灣」的政客們,實際上只是想把台灣和亞洲勞工階級箝制在美帝國主義的利益下。這對勞工階級沒有任何好處。美帝國主義是地表上最反動的勢力,是所有勞工、青年和貧民的敵人。

另一方面,國民黨雖然最近在其言論上大翻筋斗,但仍然代表著統治階級內企圖把台灣置於中國資本主義的統治之下的一派。但不難想像,這也解決不了台灣勞工階級的任何問題。

在這個或那個帝國主義勢力之間「選邊站」,是一個錯誤的二分法。它是轉移台灣群眾注意力的詭計。真正的選擇不在於中美之間,而在於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之間。

台灣要取得真正的自由,就必須擺脫資本主義和統治階級的束縛。台灣勞工最直接的敵人是在國內而不是境外。我們必須推翻所有的資本家統治階級,他們的政黨,以及他們的國家政府——中華民國,並以一個工人民主的政權取代它,以作為推翻整個地區資本主義的一步。台灣勞工與中國、日本、韓國等地的勞工有著同樣的利益。只有團結奮鬥,才能保證戰勝區域內的資產階級勢力,並在自願、友愛、平等的基礎上,建立區域內各國工人的東亞社會主義聯邦。屆時,這將是世界工人在全世界推翻資本主義共同運動的一大步。

作為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的一部分,《火花》將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同志一起努力,建立一個跨越任何國界、隔閡的革命組織。我們必須要將國際革命的理念帶進台灣,並將台灣帶進國際革命。

這是唯一能夠將台灣群眾帶向掌握自己未來前途的出路。我們呼籲您加入這場戰鬥,一起對抗貧窮和苦難、戰爭和衝突以及所有其他資本主義惡疾。與我們一起為未來的巨大革命戰役和為台灣及全球的社會主義抗爭做好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