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对拉法的进攻!与帝国主义在国内作斗争!

对拉法蓄谋已久的进攻已经开始。5月6日星期一,以色列国防军对该城市发动了空袭,并呼吁将大约10万名巴勒斯坦人从其东部社区撤离到沿海的所谓“人道主义区”——靠近海岸的阿尔马瓦西以及一个位于汉尼尤尼斯西部的地区。(本文原文发表于捍卫马克思主义官网,译者:VT)

被迫撤离加沙市,然后又是汉尼尤尼斯的平民,现在又在绝望地逃离拉法。星期二,一个坦克旅占领了通往埃及的拉法边境的加沙一侧。到目前为止,这次行动都还是“局部的”的,而以色列国防军部队的全面入侵箭在弦上。为什么要延迟行动?

内塔尼亚胡正在走钢丝。他正在平衡自己的需求(这意味着安抚他在政府中的极右翼伙伴)和来自拜登政府的压力——后者担心对拉法的全面进攻可能会产生从美帝国主义的角度来说不利的效果。

一场可能大幅增加加沙平民死亡人数的猛攻将加剧群众对诸如约旦和埃及的政权的压力。这可能引发危机和革命性动荡,甚至可能导致它们的垮台,从而引发该地区的多米诺效应,威胁美国的地缘政治利益和脆弱的世界经济。

这也将进一步激化已经怒不可恕的美国青年:一个横跨大陆的露营示威活动给世界青年提供了领导。这个国家深陷分裂之中。归根结底,这是对日益扩大的阶级分裂的反映,最重要的是,青年正在激进化,反对以色列与拜登政府支持的种族灭绝战争。人们扪心自问:为什么总是有钱用于战争和破坏,而不是用于工作、社会服务和体面的基础设施?为什么“法律和秩序”似乎只适用于警察用警棍和催泪瓦斯制止抗议者,而非当美国的盟友犯下的战争罪行?

尽管迄今为止,美国统治阶级支持内塔尼亚胡的血腥战争,但美国青年站在了街垒的对立面。他们是社会整体情绪的敏感晴雨表,他们对加沙的勇敢立场在美国工人中得到了广泛的共鸣。美国汽车联合工人会(UAW)已经将美国校园中的工人们组织起来,提供了团结和并承诺行动 。青年运动是美国工人阶级更广泛运动的前兆。这是美国统治阶级考量的一个重要因素。

内塔尼亚胡忤逆其帝国主义靠山

图片来源:U.S. Embassy Tel Aviv / Wikimedia Commons图片来源:U.S. Embassy Tel Aviv / Wikimedia Commons

这些压力解释了对拉法的攻击延迟的原因。内塔尼亚胡一直以来始终表示攻击终将发生。他所面临的问题与他个人的任何人道主义关切无关。问题不如说其实是:如何在保持美国支持的同时进行攻击?

《金融时报》的一篇文章指出:

“(开始对拉法发动攻击的)决定标志着内塔尼亚胡长期职业生涯中最大的一次赌注。停止战斗以释放人质将使哈马斯欢欣鼓舞——包括叶海亚·辛瓦尔(Yahya Sinwar)在内的许多其领导人将继续逍遥法外。拒绝这项交易以进一步进攻拉法将冒与美国的根本冲突的风险,并使人质命运难料。

“这使得哈马斯仍然控制的132名人质的命运成为内塔尼亚胡总理任内最棘手的困境之一,这是和他的政治生涯和以色列的安全紧密相连的问题。”

以色列政府与其主要帝国主义靠山——美国——陷入冲突。他们公开表示,他们对美国谈判代表与哈马斯进行谈判的方式非常不满。美国则(通过“匿名官员”)回应说,“内塔尼亚胡和战争内阁似乎并未真诚地对待最近的谈判”。

拜登还多次表示他的政府“不会支持缺乏有效确保平民免受伤害的计划(我们的强调)的重大军事行动”。当然,当我们谈论在一个人口密集的,充满了男人、女人、儿童和老人的城市中发动全面攻击时,要提供这样的保证是不可能的。

据一位匿名的美国官员称,拜登政府上周甚至暂停了对以色列的武器供应。这一激怒了以色列政府和华盛顿一些最强硬的犹太复国主义者的举动,是对内塔尼亚胡的一次鲜明提醒——是谁资助并促成了他的战争,以及如果武器供应被切断将会发生什么。

如果以色列在拉法发动全面进攻,美国就会威胁扣留运往以色列的武器,这也清楚地表明了美国国内的反战情绪,使统治阶级不得不回避这种情绪。

内塔尼亚胡的棋局

以色列内部也存在对人质问题的分歧,而哈马斯领导人试图利用这一点。以色列大多数人仍然支持以色列国防军对加沙的攻击,但仍有微弱多数(56%)认为,人质交易应该优先于对拉法发动军事攻势。

然而,显而易见的是,内塔尼亚胡,尤其是他政府中的极右翼朋友,其实并不真正在乎人质们。极右翼认为当前局势视可以推进他们的议程——占领整个巴勒斯坦的历史边境,并创建一个大以色列。通过允许这些极右翼决定议程,内塔尼亚胡正在违抗其帝国主义恩人的要求,并冒着整个中东地区爆发大规模冲突的风险。

图片来源: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图片来源: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

以色列军事行动在加沙开始几小时前,哈马斯宣布愿意接受以三阶段进行的停战协议,分为三个连续的六周周期,涉及逐步释放人质。但僵局仍然存在,与以前所有试图达成协议的情况一样。

哈马斯希望得到美国和其他列强的确切保证停战将导致永久性停火。内塔尼亚胡政府一再强调,它只会考虑暂时的停火来解救以色列人质,然后恢复战争以实现彻底摧毁哈马斯的目标。

这种做法受到内塔尼亚胡自己国内考虑的影响。他只能通过拒绝与哈马斯妥协来维持其联合政府的团结。一个漫长、冗长的停火将使他的政府在三个阶段完成后难以重启战争。

他联合政府中的极右翼犹太复国主义极端分子已经明确表示,如果他接受这样的停火协议,他们将把他的政府也一起拉下台。这意味着内塔尼亚胡政治上的终结,并且还将使他在持续的腐败案件中面临进一步的曝光。

面对自己的职业生涯和潜在的人身自由命悬一线,他这是在背水一战。这就是为什么他明确表示以色列将一意孤行并攻击拉法,哪怕是以国家被国际孤立作为代价。

拉法恐怖的前景

如果全面入侵开始,其后果将是毁灭性的。据报道,以色列已经为两个“人道主义”区域订购了4万顶帐篷,可以容纳多达40万人。但至少有150万人聚集在拉法和周围地区。由于埃及边境被以色列控制,许多巴勒斯坦的家庭都在问:“我们该何去何从?”

图片来源:公共领域图片来源:公共领域

拉法也是援助卡车进入加沙的主要入口。这一点很重要,因为以色列利用其对其他边境口岸的控制严重限制了援助物资的交付,有效地围困了当地的人口。现在,以色列直接控制了拉法口岸,可以进一步压榨加沙的巴勒斯坦人。

加沙边境口岸管理局发言人希沙姆·艾德万(Hisham Edwan)表示,这一举动“判了(加沙)地带居民的死刑”。行刑早就开始了,从开始轰炸,到饥荒加剧的威胁。根据综合粮食安全阶段分类(IPC)的数据,有110万人——加沙战前人口的一半——正在经历“灾难性粮食不安全”。

预计于拉法的推进将分阶段进行。目前,撤离令仅适用于该市的东部。然而,以色列国防军官员表示,他们正在追捕据称藏在拉法南部、北部、西部、和东部的六个营的哈马斯战士。摧毁他们将涉及对一个又一个社区的系统性攻击:换句话说,是拜登一直希望避免的全面攻击。

毫无疑问,内塔尼亚胡的真正目的不仅仅是摧毁哈马斯,正如他从一开始就声称的那样。以色列国防军一直在系统地将对于巴勒斯坦人在加沙一切有价值的东西夷为平地——住房、学校、大学、医院、文化遗产、水和能源供应、以及任何现有的基础设施。

以色列国防军发出了警告,任何靠近东部和南部边界围栏的人,以及任何留在指定撤离区域内的人,都会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这是一种明确的警告,他们认为这些地区的所有人都是合法目标。

到目前为止,被以色列军方杀害的人数至少为35000人。如果进攻蔓延到整个拉法地区,我们可以预期这个数字会显著增加,除非进攻停止。

大规模反对

美国政府正在面临对其在加沙政策的大规模反对,特别是来自大学生的英勇运动,而其遭到了国家力量和犹太复国主义者暴徒的残酷镇压。我们在之前的文章中多次指出,加沙的局势正成为全球工人和青年大规模激进化过程中的催化剂。

现在,一场始于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并从那扩展到整个美国的运动,现已溢出边境到了加拿大,并跨过大洋,在英国、法国、瑞士、西班牙、澳大利亚、日本和许多其他地方涌现出了营地。

图片来源:公共领域图片来源:公共领域

我们还开始看到中东和北非的学生采取团结行动:在开罗、贝鲁特、科威特和其他地方,抗议只是口头支持巴勒斯坦而不作为的政权。总的来说,这场抗议浪潮已经覆盖了全球近100所校园。

在美国,这场运动已经开始向高中蔓延,就像在波士顿所见,在那里,受到大学生的启发,来自大约12所高中的学生已经加入了抗议行列。

对于这一代青年来说,联合国决议对以色列的行动没有影响,而国际法院的决定只是做样子罢了。他们明白,当他们的政府为加沙遭受轰炸的巴勒斯坦人表达婉转的关切时,他们只是在逢场作戏。他们不以听其言评判其统治,而是观其行。

而他们的行动非常清晰。他们一直在用财政援助和其所需的一切武器来支持内塔尼亚胡的战争机器。这就是为什么美国的抗议运动如此强大。学生们正在以对抗美国政府作为具体手段来帮助巴勒斯坦人民。

他们要求公开美国大学和公司与以色列之间的所有经济和金融联系。他们要求停止所有这类联系,并向以色列政府施压,以结束其种族灭绝性战争。

将运动升级!

所有国家的青年都正确地理解了对于采取具体行动的需要。 他们都参加了许多游行和抗议,可是对加沙的战争仍在继续。现在我们正面临拉法初始袭击演变成普遍袭击的真正威胁。 以色列统治阶级正在无情地捍卫自己的利益。它是不会被一场有限的学生运动停下来的。 因此,需要一个政治纲领和行动计划,以升级运动。

每一个营地的建设,都必须要有一场让所有参与者就纲领要求以及如何具体前进进行讨论的公开辩论。

在每个营地,都应该组织学生小组,带着传单、海报、和扬声器进入所有院校中去,解释运动的意义,并呼吁学生们加入运动。

应该派遣代表团去那些尚未形成运动的校园。所有报告都显示,即使从很少的人数开始,校园动员也可以迅速展开。应当就此进行建设。

大学生还应该组织团队与校园内的学术与非学术教职工进行讨论。在许多地方,教授和讲师对学生抗议活动作出了积极响应,站出来保护学生于警察的镇压。团队还应该到所有附近的高中中去,与学生交谈,邀请他们参加抗议活动,并成立行动委员会,在他们的学校组织集会。

重点应该是将校园运动转变为强大的青年群众运动。 这将向美国统治阶级发出明确的信息,即如果他们继续支持内塔尼亚胡,他们将面临国内的巨大反弹。

图片来源:公共领域图片来源:公共领域

运动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学生的动员; 集会和游行; 扎营地等等,都是向当局施加压力的绝佳方式。 并且在一所又一所校园、一个又一个国家中,都有吸引更广泛的学生群体参与的巨大潜力。 但即使这样也仍然不够。学生们没有能力使社会陷入瘫痪,以挫败统治阶级的计划。因此,运动必须联系和涉及更广泛阶层的工人们。

历史表明,如此规模的青年运动有可能向整个工人阶级扩散。20世纪60年代的学生激进化并在著名的1968年运动达到了高潮,这场运动看到了工人的大规模参与。

在法国,我们看到了强大的1968年5月总罢工以及数百万工人占领工厂。这始于学生运动,然后成为点燃大规模阶级斗争的火花。1968-69年,类似的过程在意大利、墨西哥、巴基斯坦和许多其他国家也出现过。 今天也不排除出现这样的情况。

World School banner

在当前影响整个体制的危机条件下,这场运动有可能扩散到校园之外,跨越国界。这就是为什么学生必须给他们的运动制定框架,讨论并投票通过决议,然后将这些决议带到所有的工作场所、工会和工人阶级社区中去。

在某些情况下,我们看到工人们采取与巴勒斯坦的团结行动(包括负责运输武器的码头工人,以及为以色列的国防力量开发计算机系统的技术工人)。通过触及这些层面,运动可以对以色列的战争机器造成实质性打击。

美国当局希望通过采取残酷的镇压措施来制止这场运动。但这只是进一步扩散了这场运动。现在对拉法的袭击已经开始,我们无法预测斗争将会发展到何种程度。

美国帝国主义对拉法受袭击的顾虑部分取决于这种运动爆发的潜力。继续发展这场斗争是向统治阶级表明,如果他们继续支持加沙的种族灭绝战争,那么他们将面临国内革命的动荡。面对这样的威胁,他们可能会被迫退让。

把斗争带到国内的老板和资产阶级政客身上是在危难时刻帮助巴勒斯坦人民的最佳方式。帝国主义者必须被置于一个继续支持战争将失去的比得到的更多的处境之中。


“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marx.cn@proton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Join us

If you want more information about joining the IMT, fill in this form. We will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