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长荣罢工对未来抗争的启示

由桃园空服员职业工会领导,历时半个月余的长荣空服员罢工在7/6日落幕,长荣资方稍稍松动了先前的态度,工会与公司达成协议。从台湾工人运动的视角看来,这场运动不会是句号,更可能是一个逗号。

就像之前社会上不断提到的,这场罢工除了本身的诉求,蕴含的另一涵义是在劳权长期低落的庞大企业中,不仅看到了工会的出现,甚至促成了罢工。即使罢工的结果与先前工会的诉求未完全一致,是妥协之下的产物,至少运动昭示了一个可能性,即是当工人阶级团结在一起,即使这个群体在行动上年轻而欠缺经验、即使它没能在各个方面上施力准确,都足以使资方颤抖。在大规模群众抗争同时在香港爆发的背景下,台湾资产阶级积极动员来镇压空服员们的罢工。

防卫与对策——运动中的问题

这场参与人数高达2300人的空服员罢工是台湾自戒严以来最大规模的一起私营企业罢工,造成了资方27.8亿台币的损失,并引起广大社会关注。

然而在17天的苦战过程中,长荣资方和所有主流资产阶级媒体也倾巢而出,企图利用各种压力来孤立并诽谤罢工的空服员们。在罢工晚期工会领导已经做出不少让步后,长荣资方却变本加厉提出“和平条约”,企图大幅削弱工会力量,使得劳工们将一开始为争取更多合理权益的罢工转变成工会生存的保卫战。

长荣资方以及整个台湾统治阶级不遗余力地向罢工工人们施压,尽管空服员们的诉求是相当合理的。平常互相之间表面上水火不容的亲绿,亲蓝和亲中媒体突然且有效率地以统一口径,散布各种关于罢工劳工们的谣言,假消息,或是明显的亲资报导。政客们更企图将这场罢工政治化。一方面,国民党召开记者会要求民进党官员为罢工的爆发道歉下台,究责民进党没有如期通过关于罢工预告起的法案,因而“损害消费者旅客的权益”。绿党共同召集人和桃园市议员王浩宇则在脸书上声称“(这场罢工)唯一的获益者,大概只剩下背后操作这场罢工的工会,还有本来想趁机攻击民进党,利用这场罢工帮立委选举造势的那个政党”,影射了国民党和他在当地的主要对手时代力量。资产阶级更直接向工会聘请来保管罢工空服员“三宝”的保全公司,后者在经过“多方关心”的压力下与工会提前解约

最后,资方在部分航班环境,勤务奖金,劳资会议,工会干部会务假等诉求做出些许让步,而工会又承诺国内航线不罢工,三年内也不会发动争议性行动的重大错误,就此结束了这场震撼台湾社会的重大抗争,但也为资方在罢工结束后对最具战斗力的劳工秋后算账铺路。

在罢工过程中,劳方领导有机会可以组织一起规模可观的团结声援大会,但这也需要他们投入更多时间来动员。 //图片来源:桃园空服员职业工会官方脸书在罢工过程中,劳方领导有机会可以组织一起规模可观的团结声援大会,但这也需要他们投入更多时间来动员。 //图片来源:桃园空服员职业工会官方脸书

尽管在经济层面上此次罢工的收获并不可观,但是却为整个台湾社会和劳工阶级带来了巨大的启发。一整时代的台湾劳工和青年们认识到了罢工可以做为抵抗资产阶级攻击的武器,也看清了老板们如何利用台湾低迷的工会组织率来维持台湾劳工的血汗生活。一个由罢工空服员亲友所发起的连署群组“一起陪长荣空服员罢工”有超过三万人参加,成员们积极讨论如何支援罢工。

在获得看破主流资产阶级媒体的谎言的热心网路声援下,罢工的领导们一时也有机会准备动员一场可以鼓舞整个台湾劳工阶级的集会。如果他们当时能够花几天动员脸书群组的所有成员和基层工会会员们造访其他工作场所,学校和公共空间去解释他们的诉求,并邀请所有劳工阶级人士参与一场声援劳工权益的集会,如此准备的集会有潜力达到非常可观的规模。最后,工会在7月2日周二前一日公布声援大会。尽管在倾盆大雨下,仍然吸引了过千人抵达凯道声援。

主导此次罢工的桃园空服员职业工会成立不到五年,而参与罢工的长荣空服员们也是第一次参与对资方的直接抗争,但是劳工们的巨大创意和团结是推动这次抗争的主力。最后虽然仍取得了一些成果,我们也敬佩工会方面的辛苦付出,亦还是提出一些检讨,让我们在面对资产阶级未来必然发动的反扑时,握有能够将劳工阶级力量最大化的纲领和对策。

首先,我们要了解任何的罢工事件都会引起台湾整个资产阶级的注意,也因此任何资方能够立即动用各式各样政府官员、盟友或其他方式打压劳工。各家媒体立场不论蓝绿,都充分地暴露出他们从属于资产阶级的本质,对罢工采取了恶毒的进攻,想必每一位罢工参与者都印象深刻。一个年轻的企业工会发动的罢工,就足以使资产阶级媒体们全力戒备,煽动社会各角落可能支持他们的力量,意图扑灭罢工,可见他们的恐惧达到了何种程度。尚处松散的劳工阶级面对一个行动划一、团结起来的资产阶级,固然是难以胜利的,但这不正在谕示我们工人阶级应当有组织地团结起来对抗资本家的舆论机器或社会力量吗?并且资本家之恐惧来源,正是团结的工人内藏的无比力量,资本家已然深刻认识到了,才用尽方法想把它拧熄,工人不正应在这个时候意识到自身的力量,并且学习如何妥善运用吗?

因此,在现阶段,在加强工人阶级之战斗性与团结的任务下,工会领袖们有责任最大化罢工的规模,并让个别的工会抗争能够连结于更广大群众。这次工会领导的一些正确准备过程让罢工得到空服员广泛支持,但这仍与“发动”劳工有一定的区别,发动劳工不仅仅是得到群众的支持,而是让劳工发挥创造性,检视自身需求,并且尽可能民主性地由下而上主导运动,在大多数劳工们首次发起罢工的条件下,工会领袖不能只是与工人相隔离的指挥部,而是负责教育所有工人,鼓励工人参与其中,并且协助工人认识当前局势与经验的意义。这些工作也不能停留在个别工会内,而是要积极在所有劳工之间传播。

然而本次工会领导并未对空服员以外的劳工采取纲领性的宣传(不只是罢工诉求与情感支持,更必当包含工会将采取的策略与当前态势如何与所有工人的生计息息相关),导致资方能从其中蛀蚀、瓦解部分工人的信心,从而掘掉工人运动的根,不只是要求领回护照的空服员,声量微弱的机师、反对罢工的地勤都是同一条生产线上的劳工,工会领导发动的对象不应该限定在空服员,对地勤(劳方反对罢工显著者)以及生产线上的其他工人都应该尝试争取。一个可能的方式是积极将各部门劳工甚至其他公司劳工的诉求归纳于罢工纲领之下,并邀请所有劳工参与罢工投票和所有讨论、表决。当然,台湾极度反劳工的法律并不准许这样的尝试,但是只有忽视这些法令才能够最大化抗争参与人数和力量。工会领导此次的行动不仅仅将自己限定在法律框架下,更是透过“合法罢工”的招牌来赋予罢工正当性,因此在行动上,便不得不为各种细项杂则绊手绊脚。而受惠于资产阶级法治系统的资方则可以仗着财力动用各种诉讼程序来打压劳工。长荣资方在罢工结束后对空服员郭芷嫣的穷追猛打,坚持要她付出法律责任的行为,完全暴露了资产阶级司法是资方用来对劳工实行言论控管的武器。工会接受了不罢工条约也部分导致老板们能够在罢工后为所欲为,因为他们作为统治阶级并不需要遵行他们所签署的条约。

资产阶级政客们一度企图以政治化这场罢工来得利。国民党立委许毓仁抵达罢工纠察线假惺惺地声援劳工们。 //图片来源:许毓仁官方脸页资产阶级政客们一度企图以政治化这场罢工来得利。国民党立委许毓仁抵达罢工纠察线假惺惺地声援劳工们。 //图片来源:许毓仁官方脸页

我们再一次呼吁,罢工的正当性不用哀求资产阶级法律的授权,这一次罢工参与者都看见了媒体被蓝绿资本家控制的本质,那么试想立法院的蓝绿“民意代表”又是代表什么阶级的民意(利益)呢?故在工人运动中,我们本来便不该期待资本家订下的法律规章会给予工会什么能有效打击资本家的手段,在工会领导的立场,为了运动的最佳收效,如何组织工人让资本家屈服才是最重要的,毕竟在谈判破裂的情形下,能够“说服”对方的只有硬实力。劳工有的只有组织起来后的力量,因此比起法律攻防战的繁复迂回,如何透过最有效的手段组织工人群众打击资本家,停止生产活动,中断老板们的财源并连结于其他抗争,应该是工会领导的首要任务。

长荣罢工在台湾阶级斗争史上的地位

经历过长荣罢工,参与者一定曾在罢工现场呼吸过劳权飘溢的甜美空气,然而除了社会各界的支持,更重要的是整个工运未来的走向和纲领。它是任何罢工的制胜关键,如果不去谈纲领和未来而只谈声援以及加油打气,我们便什么都无法改变。要为工运未来找到方向,我们也要从历史性的角度来看待长荣罢工的意涵以及背后推动劳工抗争的社会体制原因。

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劳资之间的不平等几乎伴随着资产阶级而生,当然,劳工阶级也生于该时,而长期作为被压迫的存在。台湾的劳工阶级自一九一零、二零年代即在日本帝国主义统治下出现,为了更方便地剥削殖民地,日本财阀在台湾促成了资本主义化,而日本企业的残酷统治也养成了日治时期台湾工人的战斗性性格,在遭到总督府镇压前,台共领导的罢工时有所闻,农民组合、台共都代表了这一战斗性的倾向,然而当东亚局势被推向战争,台湾人民的反抗运动便被严厉地压制了。一九四九年撤退来台的中华民国政权延续了它在中国大陆对共产党的失败与恐惧,工人权利的争取被划归为“为匪宣传”(一直到今天,资产阶级政府的“民主喉舌”都还是有这种倾向),台湾的工运因此遭到拔根,过去不论是台湾的或是国际的工人抗争经验都被化为虚无,直到八零年代末期工运短暂的复兴,但缺乏马克思主义观点的工运领袖不少很快地若非化作资产阶级政党的侧翼,则成为中共在台的协力者,对工运也许时有参与,但绝不能起到任何先锋作用。因此,“台湾惯老板”于焉养成,长荣集团劳工所面对的压榨情况也油然而生。

在长期劳权低落的环境中,长荣向来以“零工会”自豪,而2016年长荣企业工会的兴起,以及这一次的运动表示,即使在如此“出色“的“就是要这个威权”统治之下,工人都能意识到团结并组织起来,表明了台湾的劳工意识正在上涨,青年工人越来越意识到,不团结起来对抗资本家,永远只能被指着鼻子颐指气使。

然而,虽然工人意识的上升正处在萌芽期,也是在这个时期,资本家相较于工人,会更早并更精确地认知到工人的实力并想方设法扑灭,作为对策,工人阶级必须设法组织起自己的政治力量,对抗资本家以及一切附庸于他们的政治力量,并提供所有工人兄弟姐妹强大的后盾。在罢工期间,不少隶属于国民党,民进党和时代力量的政客们趁机抵达纠察线表示声援。但是这些人没有一个人在诉求劳工阶级发展属于自己民主控制的政治力量,而是为他们自己的资产阶级政党拉票,将劳工抗争的精力导入资产阶级控制的议会政治之内。劳工们必须清楚地与这些人划清界线,并组织属于自己的群众政党。一个能够代表全台劳工诉求,清楚寻求推翻资本主义和对抗中美帝国主义,并激发劳工积极参与政治的政党自然能够成为全国第一大党,因为台湾劳工已经是台湾社会的绝大多数。

 

劳工们必须跟资产阶级政治势力划清界线,并建立属于自己阶级的群众政党。 //图片来源:2016工人斗总统官方脸页劳工们必须跟资产阶级政治势力划清界线,并建立属于自己阶级的群众政党。 //图片来源:2016工人斗总统官方脸页

在台湾媒体和学术界所作出的传统分析上,罢工主要分成“经济性罢工”跟“政治性罢工”,前者指的是主要追求经济利润改善的罢工,比方说这次长荣罢工就属此类,后者指的是为了取得政治上的成果,比方说大幅度的修法保障劳权,或者是对资本家宰制的社会实施颠覆行动。但是罢工能不能完全与政治分割开呢?不仅不能,并且该种尝试实际上是自掘坟墓,因为当体制无法满足经济罢工意图取得的成果时,它便有可能向政治罢工转化,透过对体制的撼动来达到工人阶级利益的提升。罢工本身便是一件“很政治”的事情,牵涉到阶级之间不可避免的角力。但是这里所说的政治,是透过“阶级”的三稜鏡下去透视的,而不是蓝绿之间两个资本集团的争权夺利。这次罢工不只要吸收本次经验,更应该意识到在工人运动传统被歼灭的台湾社会,罢工若要取得胜利,就应当先了解资本主义社会如何造就了迫使我们抗争的低落生活环境,并从台湾自己过去的抗争记忆和国际工人运动中截取经验。

总结与前瞻

随着世界资本主义体系陷入无法避免的不稳与动荡,在世界各地都造成工人生活水准、待遇的降低或停滞不前,世界工人正在激进化。在台湾,阶级斗争渐为工人阶级所理解,整个社会对工人运动的恐惧逐步降低,更准确地说,年轻却又“穷忙”的工人们正在组织起为了自身利益战斗的集体,不论它是以工会或任何什么形式出现,它都象征着台湾工人阶级的进一步发展。这次的长荣罢工如第一段所提,是这种倾向的表征之一,它所具有的象征意义非同小可,即便资本家意图透过“三年”的罢工禁令来捆住工人意识的上升,但是我们也呼吁劳工们注意,对基层空服员的整肃与借故开除有正在酝酿的趋向,透过抓言论上的小辫子,不仅封锁空服员的言论自由,并且借故打击已有罢工经验的工会,劳工必须严加警惕资本家的突袭,随时准备组织起来抵抗。

被中美帝国主义和国际资本霸权机构忽视、孤立的台湾劳工阶级,也必须要理解他们这次的抗争是全世界阶级斗争上扬的一部分。就今年来说,我们已经在世界各地看到整个劳工阶级站起来来反抗资本统治阶级的暴政。然而,所有抗争最后能不能获得胜利取决于劳工群众和运动的领导们是否把持着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也就是他们是否完全消除对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的各种幻想,并理解到导引劳工阶级夺下政权来改变社会的必要性。

长荣工会成员的努力、罢工参与者的汗水都是不可磨灭的功勋,铸造了对此后台湾工运具有昭示意义的运动,你们不需要谁来可怜,你们是昂首阔步的战士,为了自己的利益战斗。然战斗尚未结束,更加激烈的抗争和英勇的战役也会随之而来。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将会与台湾劳工们并肩同行,不断提供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和分析来促进工运的前进,并将台湾的阶级斗争经验分享给我们世界各地的同志和劳工朋友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或私讯“星火-革命社会主义观点在台湾”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