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维吾尔族:民族压迫与帝国主义伪善

近来,美国和英国政府皆对中国当局对待维吾尔人的待遇展开了猛烈的批评。美国甚至制裁了负责新疆问题的中国官员,而中国对维族人的压迫现在经常出现在西方的新闻中。根据资产阶级媒体的报道,目前有成千上万名维吾尔人被关押在监狱集中营,而其他人则面临极端压迫的环境。但是,为什么西方帝国主义者到现在才虚伪地开始关注维吾尔人的困境?(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0年10月20日)

毫无疑问,中国当局正在对维吾尔人进行民族压迫,但英美国家的这些批评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几百年来,西方帝国主义在本国和全世界执行的种族主义压迫“艺术”已经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在他们所谓的对维吾尔人的“关心”背后,不过时企图打击中国来伸张自己的利益。他们只是利用维吾尔人作为一个方便的杠杆,在他们正在进行的贸易战中对中国施压。

露天监狱

维吾尔族确实是一个受压迫的少数民族,居住在中国西部的新疆地区。从民族上讲,维吾尔族属于突厥语民族,拥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和语言。

尽管居住在所谓的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但维吾尔人却受到所谓的中国“共产党”的极权统治,他们实践自己文化的权利受到严重打压。

维吾尔人被压迫了几个世纪。然而,自2010年中期以来,中国国家的政策一直是要从本质上粉碎维吾尔人的任何独立民族认同。这种政策是通过迫使维族人同化到主流的汉族文化中,再加上残酷的国家镇压来实现的。

近年来,中国政府对维吾尔族的文化进行了严厉的镇压。这包括严格限制学校内的维吾尔语教学,并实际禁止销售大多数维吾尔语书籍。一般人如果表现某些“宗教行为”就可能遭到惩罚,包括“不正常地留胡子”,以及在公共场合戴面纱

比起中国其他地区,新疆的维吾尔人更受到国家的严密监控。这是通过一个严密的警察检查岗网络、脸部识别监控录影,甚至是安装在汽车和手机上的追踪装置来进行的。而在“汉维一家亲”政策下,11.2万名汉族中共党员被派往维吾尔族家庭进行定期检查和监控。

那些触犯当局的人往往被送进所谓的“再教育营”,或被判重刑。西方媒体经常重复:在过去几年内,有一百到一百五十万名维族人和其他少数民族被送进这样的集中营。

然而,正如这份报道所呈现的,这种说法仅仅来自两个非常右翼的消息来源,而且似乎是基于8名维吾尔人的口头描述而推断出来的。实际上,被拘留的人数可能要少得多。然而,中国国家并没有否认这些集中营的存在,并称它们为"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

维吾尔民族问题

如果不了解新疆的民族问题,就无法理解中国对维吾尔人加剧的压迫。//图片来源:EnricX,Flickr如果不了解新疆的民族问题,就无法理解中国对维吾尔人加剧的压迫。//图片来源:EnricX,Flickr

为什么中国最近加紧了这种压迫?要解答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先了解新疆民族问题的历史。

对中国统治阶级来说,新疆是相当重要的地区,既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又有作为中亚门户的战略性地理位置。虽然该地区大部分是沙漠和山区,但却拥有中国最大的天然气储量,以及中国40%的煤炭和22%的石油。

当地向来一直是民族冲突的爆发点。与任何的小国家民族一样,维族人几世纪以来的利益和权利一直被大国践踏。

该地区在1750年代处于中国的间接统治之下,直到1880年代被正式纳入中华帝国。

斯大林主义的遗产

后来,在1920年代和30年代,新疆被卷入俄国革命后笼罩中亚的革命热潮中。该地区的许多民族接二连三地揭竿起义,反对专制、民族和宗教压迫以及汉族沙文主义。

然而,苏联的斯大林官僚并没有支持这些运动,帮助他们取得政权,并将他们融入苏联,而是经常操作反对民族解放运动的勾当。斯大林主义者们与当地最反动的势力合作,并随时与新疆及其革命力量保持距离。最后,在1934年,斯大林主义者支持中国军阀盛世才在该地区掌权,但拒绝将其政权纳入苏联。

社会主义是国际性的,否则什么都不是。俄国革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这里,俄罗斯帝国的被压迫民族与俄罗斯工人阶级联合起来,共同对抗大俄帝国主义反动。

俄国十月革命后,跨越国界和民族的阶级团结开始兴盛。民族冲突问题退却了,取而代之的是苏联境内各民族为共同的未来而团结合作的情绪。纵观列宁和托洛茨基的著作,他们都非常明确地指出,俄国群众的唯一出路是在国际间进行反对资本主义的斗争。这一点在苏联和共产国际早期的所有政策中都有所体现。

但随着苏联的腐化和斯大林主义的兴起,这一切都走向了反面。就其本质而言,斯大林主义的观点是彻底的沙文主义。苏联官僚的目的不是世界革命,而是自我保护。在这个基础上,所有旧制的陋习,压迫、歧视和反动的大俄沙文主义都慢慢地回归。

斯大林正是在狭隘的民族主义利益基础上,发展了“一国社会主义”论。在这一理论的基础上,无数的革命运动被破坏,以血腥的失败告终。

对斯大林来说,新疆及其人民的命运与阶级斗争无关。事实上,苏军在1930年代为了防止叛乱蔓延至苏联境内,甚至不惜与反动的白俄军队一同介入该地区!这不仅反映了斯大林主义在国际上的反动性,也反映了苏联内部被压迫民族的状况。

而且,斯大林牵制新疆,是对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和反革命国民党的让步。直到1949年,看到中国革命势不可挡的推进,斯大林才与毛泽东达成协议,将该地区的控制权移交给新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毫无疑问,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避免革命波及到苏联本身。

一个真正的工人阶级国际主义政策,应该让中国与所有苏维埃共和国平等地加入苏联。相反,这两个官僚集团都奉行自己的民族主义政策,同时培养各自的势力范围。这其中的逻辑随着50年代中期后和60年代的中苏交恶而显现。

在毛泽东时期,新疆不是在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基础上进行统治的。从根本上说,毛主义和斯大林主义是同一种现象。中国工农扫除了资本主义,建立了工人国家,但所谓的"共产主义"官僚代替劳动群众掌握了政权。因此,虽然中国在计划经济的基础上迈出了巨大的步伐,但斯大林主义俄国的所有反动特征也都被复制到中国体制内。

对维吾尔人来说,这意味着犬儒民族主义博弈的持续,苏联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官僚利用维吾尔民族问题来促进他们各自眼前狭隘的民族利益。

同时,当新疆被并入中国时,中国政府剥夺了维吾尔人的民族自决权。革命后的新中国国家是以1940年代末的俄国斯大林主义国家为蓝本,而非效仿列宁和托洛茨基的布尔什维克政策。中共仅授予新疆有限的区域自治,也不包括授予该地区人民以民主表决脱离中国的选择。

虽然新疆在1955年被设立为 "维吾尔自治区",但实际上它一直是由一个半军事组织控制,即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兵团),简称“兵团”。

兵团成立于1954年,目的是利用中国内战中的复员军人,将汉族人民填充到新中国的边境地区。它向来是有北京政权直接领导,而不受新疆的自治区政府约束。中共官僚体系的民族主义性质,也让新疆的民族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

犬儒主义

为什么帝国主义者现在才开始关注维吾尔人的困境?这是顶级的伪善和机会主义。//图片来源:Daniel Lobo为什么帝国主义者现在才开始关注维吾尔人的困境?这是顶级的伪善和机会主义。//图片来源:Daniel Lobo

在1960年代中苏冲突的背景下,苏联在新疆积极扶植分裂主义势力,主要宣扬维吾尔民族主义。这与支持维吾尔人的民族愿望毫无关系。相反,这是一个犬儒的伎俩,透过削弱中国政府来促进苏联官僚的利益——这是斯大林主义的众多罪行之一。

苏联的政策包括资助东突厥斯坦人民革命党,以便于1968年在新疆发动武装起义。这一政策促成了1969年中苏边境的实际军事冲突。

后来,在1979年苏联干预阿富汗之后,与美国联手的中国在支持反革命的阿富汗圣战者组织方面发挥了作用。他们在新疆为伊斯兰基本教义派建立了训练营,并向他们提供武器和资金。中国官僚的政策是建立在“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的前提下,从而支持了从阿富汗到智利、安哥拉等世界各地的各种反动势力与苏联斯大林官僚的冲突。

同时,中国官僚加紧向新疆移民汉人,以对抗苏联在维吾尔人中的影响。1949年,汉人只占新疆人口的6%,而当地的维族人口占75%。现在的比例是汉族占40%,维族占45%,不过这在地理上是不平衡的。汉族在东部和北部占多数,维吾尔族在南部和西部占多数(70%到95%以上)。汉族也多半居住在城市内。

兵团就是为此而使用的。因此,该地区经济发展的大部分受益者主要是汉族农民工和官僚阶层。该地区的大部分财富被在新疆开采后运往东方,当地的维族人几乎没有受益。

这导致维吾尔人对汉人的积怨越来越深,民族压迫感越来越强。正如列宁所解释的,民族问题的根本是面包问题——即生活品质问题。

沸点

随着资本主义在中国逐步复辟,少数民族受到的民族压迫也随之增加。1990年代,在一些针对汉族的小型恐怖袭击和起义爆发后,局势加剧。作为回应,中国政府加强了对维吾尔族的镇压。

事情在2009年达到了沸点。当时。一家位于中国南方工厂内发生了一起斗殴事件,两名维族人被汉族工人杀害。新疆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市的民众随后组织了一场抗议活动,要求政府调查这起杀人事件。

政府对抗议活动以残酷的警察暴力镇压回应。紧张的局势演变成一场暴乱,期间有130多名汉人被杀害,1,135多人受伤,200家商店被烧毁。

在随后的几年里,维吾尔人对汉人进行了一些小规模的恐怖袭击。这些袭击通常涉及刺杀,或自制炸弹。中国政府指责维吾尔族伊斯兰基本教义组织发动了这些袭击。这些组织正是中国政府在80年代帮助建立和训练的组织。

由于当地没有其他任何政治选择——包括真正的共产主义替代方案——维族的民族主义运动就披上了伊斯兰教的外衣。而在更激进的分子中,有许多人已经转向了极端伊斯兰。

伊斯兰基本教义派的恐怖威胁确实是存在于新疆的。据估计,约有1500名维吾尔人前往伊拉克和叙利亚为伊斯兰国或其他反动的圣战组织作战。而在新疆境内,有阿富汗老牌圣战组织的残余势力,以及突厥和其他中亚地区反动势力的活动。

然而,中国政府以伊斯兰基本教义派和恐怖主义问题为借口,加紧对所有维吾尔人以及广大中国工人阶级的压迫措施。但是,中国透过粉碎维吾尔族的文化,让整个民族为少数极端分子的行为负责,实际上是把越来越多的维吾尔族推向极端基本教义主义。

社会爆炸

伊斯兰恐怖威胁是真实存在于新疆的,但中国国家的镇压措施将会为这个情势火上加油。//图片来源:Paul Kagame, Flickr伊斯兰恐怖威胁是真实存在于新疆的,但中国国家的镇压措施将会为这个情势火上加油。//图片来源:Paul Kagame, Flickr

实际上,中共当局更担心新疆会出现大规模的社会爆炸,而不是小搓极端分子。中国工人阶级的的斗争意识日益上涨,一场在新疆爆发的群众运动可能会迅速蔓延到全国。

2010年以来,由于阶级斗争和社会动荡的加剧,中国在"公共安全"上的支出一直高于"国防"。官僚显然害怕社会基层爆发运动。随着经济增长的放缓,官僚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正在向汉族民族主义靠拢,加大镇压少数民族力度。

中共官僚正在利用维吾尔族动乱和恐怖主义的问题来转移中国各地工人阶级对他们面临的日益严重的问题的注意。这是一种典型的分而治之的政策。同时,强加于新疆的极权控管制度被视为是在阶级斗争白热化时,很可能在全中国部署的对策的试验场。

中国统治阶级不能失去对新疆的控制。新疆不仅拥有巨大的能源储量,从中亚供应中国的主要石油和天然气管道也经过这里。它与其他7个国家接壤,因此对于发展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中国帝国主义野心的关键支柱——是至关重要的。

据新华社报道,新疆被设计为一带一路内的重要物流中心。位于首府乌鲁木齐的一座货运中心每天已经处理3600吨的货物。该中心不仅经营自然资源,还经营服装和电子元件等商品的运送,有200多家公司参与其中。任何程度的不稳定都会使维持和扩大这些设施变得不可能,因此中共选择了迅速而广泛的镇压。

除了通过兵团开发新疆,中国政府还利用它来帮助处理中国东部地区的失业问题。兵团雇佣了300多万工人,其中86%是汉族人。随着中国经济放缓,失业率上升,这被认为对中国政权的稳定是越来越重要措施。现在,南方和东部沿海地区工资的上涨已经侵蚀了他们在制造廉价劳动力出口产品方面的优势,因此,他们的试图开发中国其他地区。巨大的投资已经投入到新疆开发新的城市,并沿着通往中亚和欧洲的陆路延伸。

兵团除了是一个准军事机构外,也包括了一个重要的农业商务部门,生产棉花和西红柿。

最近,兵团开始了一项大规模的土地开垦计划,雇佣了数千名汉人对沙漠地区进行开垦和耕种。因此,2013年至2017年,兵团的产值翻了一番,达到367亿美元--如果它是一个国家,按GDP计算,它将是世界第99大国。

然而,在"垦荒"的过程中,维族人往往被迫离开自己的土地,以便将水资源引到兵团农场。再加上汉族人不断向新疆南部和西部的维族传统地区移民,使得该地区的紧张局势不断加剧。

鳄鱼的眼泪

对维吾尔人的残酷压迫多年来一直有据可查。那么,为什么直到最近,美国和英国政府才对这一地区产生了兴趣?

7月17日,美国政府通过了《2020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该法案要求美国国家机构查明涉嫌“任意拘留、酷刑和骚扰"维吾尔人的中国官员,以便对他们进行制裁。

美国政府的虚伪性令人叹为观止。据推测,那些在美国所发动的“反恐战争”中设计“任意拘留、酷刑和骚扰”无数人的美国官员,将被豁免于这项或任何其他法案。

事实上,拘留和骚扰维吾尔族人对美国政府来说也不是新鲜事,因为美国自己已将22名维吾尔人送进了位于关塔那摩湾的酷刑营!而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则表示,特朗普曾于2019年告诉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建造集中营来“再教育”维吾尔人是“正确的做法”。

曾残酷入侵和占领伊拉克和阿富汗近20年的美国,当然不是穆斯林人民的朋友。

在囚禁民众方面,无论是绝对数量,还是人均数量,美国都是当今世界第一的。美国囚禁了近230万人,即每10万人口中就有698人被囚。相比之下,中国每10万人中有118人被关押。虽然美国的人口只占世界人口的4.4%,但它却拥有世界上22%的囚犯。

我们是不是也该对美国政府监禁少数族裔的种族主义行为进行制裁?美国黑人尽管只占总人口的13%,但却占美国监狱人口的近40%,黑人男子的监禁率是白人男子的5.8倍。

再看看美国政府对墨西哥边境难民的待遇。他们撕裂家庭,强迫数百人挤在站立的牢房里连续一周,没有卫生设施。又看看当局最近在“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中对抗议者的残暴镇压,对美国政府的人权调查,在哪里?

美帝国主义在海外的罪行当然沁竹难书。而英国政府也犯了上述所有罪行,只是规模较小。

贸易战

事实上,对中国官员的制裁建议无关于对维吾尔人权的关怀,而是与中美统治阶级之间不断发展的冲突和他们正在进行的贸易战有关。制裁的威胁只是向中国政府施压,迫使其接受美国的条件的众多手段之一。

该法案本身包含一项规定,即如果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即大企业利益),美国总统可以暂缓实施制裁。换句话说,如果中国国家屈服于对美国的有利贸易条件,它就可以继续随意对待维吾尔人。

正如任何被压迫民族的命运一样,维吾尔人的权利仅仅被用作帝国主义大国斗争的筹码。

多年来,英国政府对中国政府在新疆的行动视而不见。这是在唐宁街极力争取中国投资,以支撑缺乏活力的英国经济的时候。

随着中英在香港问题上的冲突日益加剧,外交政策受制于华盛顿的英国保守党政府突然发现了新疆维吾尔人受到的压迫。英国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甚至将中国在新疆的行径描述为“令人深感不安”。

然而拉布对英国实施制裁的想法泼了冷水,因为用他的话说,他希望英国能与中国建立“正面的关系”。换句话说,英国贸易和投资的利益是更加重要的。与美国不同,英帝国主义没有能力对中国展开贸易战。

阶级斗争

在资本主义基础上的建立一个真正独立的维吾尔国家不可能的。只有由工人群众自愿成立的的亚洲社会主义联邦,才能保证所有被压迫民族的真正解放。//图片来源:Leonhard Lenz在资本主义基础上的建立一个真正独立的维吾尔国家不可能的。只有由工人群众自愿成立的的亚洲社会主义联邦,才能保证所有被压迫民族的真正解放。//图片来源:Leonhard Lenz

我们必须反对英国和美国对中国威胁或实际的制裁。这些制裁不会减轻维吾尔人所面临的压迫。要达成它,我们必须铲除作为压迫根源的中共政权。这是只有中国工人阶级(包括维吾尔工人)才能达成的任务。美帝国主义不是世界任何地方工人阶级的盟友,也不是任何被压迫群体的救星。

我们必须移除中共政权在中国所有地区的政权,并以真正的工人政权取代。这只有通过中国各族工人阶级和穷人联合的阶级斗争才能实现。

因此,中国汉族工人必须大力开展反对压迫维吾尔族的斗争,因为分裂的运动是削弱的运动。中国真正的共产主义者人必须把各民族的自决权写在自己的旗帜上,以加强各族工人阶级的自愿团结。

但是,我们必须承认,在资本主义基础上的建立一个真正独立的维吾尔国家不可能的。一个经济上和军事上都很弱小的国家,夹杂在中俄之间,仍然会面对且无法抵抗帝国主义大国的干涉。当地所有的地区势力也有可能一窝蜂地意图干预,导致新疆这个地区的分裂。只有由工人群众自愿成立的的亚洲社会主义联邦,才能保证所有被压迫民族的真正解放。

随着世界资本主义危机的加深,中国经济陷入逆境。工人阶级活动起来,把革命摆上日程表的那一天,可能不会太遥远。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