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賜號堵塞運河:世界貿易停擺的那一週

在本文付梓之際,先前卡在蘇伊士運河岸的「長賜號」貨櫃輪終於獲釋。這艘船為日本正榮汽船公司所有,由台灣長榮海運公司經營。此次堵塞事件對國際經濟產生了重大影響:原油價格上漲,而貨物運輸成本及其最終價格也遭受巨大震盪。這起事件可能會產生較長期的影響,其連鎖效應難以計算。

長賜號是海洋中的巨無霸。長400公尺,寬59公尺,載重量22萬噸。它於3月23日擱淺,橫臥在蘇伊士運河上,使這條重要的物流動脈的交通受阻約一週。

彭博社數據顯示,12%的國際貿易和30%的海上貿易都要經過蘇伊士運河。而這一切都因一艘船的擱淺而停擺了! 直到昨天,運河兩端堵了300多艘船。它們承載著液化石油氣、石油、水泥、食品、活畜、各種零部件、汽車和其他成品。

最近幾天,其他不得不使用該航道的船隻決定改道好望角,環遊非洲,延長航線9000公里,行程至少延長一週。

嚴重的意外

3月23日星期二,長賜號正穿越著蘇伊士運河最狹窄的水道,當時正值沙塵暴,風速超過40節。船體偏離,導致船體側翻,前後擱淺。

最初試圖解救這艘船的嘗試沒有成功,海上交通很快陷入混亂。許多船隻被卡在航道本身,更多的船隻停在運河口,無論是地中海還是蘇伊士灣,都造成了巨大的排隊現象。

起初風和沙塵暴多半被認為是事故發生的主要原因,但其他的猜想不久後就接踵而至。鑑於長賜號在運河岸邊相撞的速度和力量,這種運動很可能是由船舶本身的發動機驅動的。

蘇伊士運河管理局負責人奧薩馬·拉比(Osama Rabie)認為,風和沙塵暴並不是主要原因,這說明可能是技術故障或人為失誤。當然,這可能是為了轉移人們對他本人所管理的基礎設施問題的注意。

有人提出,問題可能涉及船上電腦系統遭到網絡攻擊。這並不奇怪:航運公司和保險公司對這種威脅非常重視。這些海上巨無霸的規模和重要性可能使它們成為恐怖襲擊的誘人目標,儘管目前還無法驗證這一假設。

據估計,運河的堵塞造成的經濟損失相當於每小時4億美元。通常,每天通過運河的貨物價值為96億美元(向東51億美元,向西45億美元)。

約12%的國際貿易和30%的海上貿易都要經過蘇伊士運河。在過去一週內,所有的貿易都遭耽擱。//圖片來源: Baycrest約12%的國際貿易和30%的海上貿易都要經過蘇伊士運河。在過去一週內,所有的貿易都遭耽擱。//圖片來源: Baycrest

根據專業雜誌《勞埃德名單》(Lloyds' List)的估計,運河中被封鎖的貨物價值相當於81.2億歐元,而這個估價可能需要上調。

國際市場的脆弱

無論事故的原因是什麼,它都表明:世界市場可以多麼容易地被一起事故弄得雞飛狗跳。在其最脆弱的弱點上發生的一次偶然事件可能會產生災難性的後果。

缺乏供應的具體後果是直接的。由於一批石油無法抵達敘利亞,該國政府宣布燃料必須進入配給制。如丹麥馬士基公司和法國Cma公司等大船商也將其部分船隻改道南非。

運輸動物的船隻也引起了很大的關注,這些船隻只能給動物提供幾天的食物和水分,而且很有可能出現疾病和衛生問題,對動物和船員都造成危險。此外,食品很可能在等待的過程中腐爛。

除此之外,長賜號只投保了31億美元,這個數字遠遠低於堵塞對基礎設施和候船造成的經濟損失。因此我們可以預期事後將會出現各種索賠法律鬥爭和你死我活的貿易衝突。

疏通運河兩端造成的交通堵塞可能需要一週以上的時間,但對國際物流的反作用可能更為重大。

堵塞已經在幾個港口內造成瓶頸。集裝箱運輸是一門複雜的科學,貨物裝卸作業的協調是一個涉及大量資源的多維度俄羅斯方塊。

僅舉一些例子:熱那亞港已經進入預警狀態。在的里雅斯特港,估計會有約5萬個集裝箱被延誤。自8月以來,美國和中國的港口擁堵問題已經出現,凸顯了設備的嚴重和結構性缺失。例如,今年二月,從亞洲前往歐洲的貨櫃輪中,有四分之三的是在計畫抵達日後才到港的。幾乎可以肯定的是,這次堵塞將使問題更加嚴重。

海運巨人症與資本主義的不可持續性

最近幾天事件揭示了海上貿易的一種趨勢,這種趨勢似乎是無止境的:巨型化。在過去的幾年裡,商船的規模成倍增長,而港口基礎設施也不得不因而重新調整。

這個過程與國際貿易集中在少數跨國公司手中,以及對勞動力的更大程度的剝削是同步進行的。事實上,很少有公司能夠在這樣一個競爭激烈的市場中生存下來。

在鹿特丹港口的停泊的長賜號。巨型船舶的湧現,為全球港口帶來了越來越多的基礎設施問題。//圖片來源:Kees Torn在鹿特丹港口的停泊的長賜號。巨型船舶的湧現,為全球港口帶來了越來越多的基礎設施問題。//圖片來源:Kees Torn

幾艘巨大的船隻運送數千個集裝箱,並委託每艘船的少數工人(往往不到十幾個)控制,他們負責管理在海洋上漂浮的數十萬噸貨物。國際監管形成了一個無政府和混亂的迷宮,非法資本在其中進行洗錢。

一些被稱為「Matryoshka」(所謂的俄羅斯娃娃)企業的公司在這個情況下應運而生,職業和環境安全的每一個最低標準都被打破。所有國際貿易都建立在腐敗和剝削的基礎上。

如果說3月23日發生的事故是後果最嚴重的事故,那麼它肯定不是唯一的事故,無論是在蘇伊士運河還是在全球的海域都是如此。蘇伊士運河不斷有船隻通過,由於運河水深淺,船隻無法安全行駛。顯然,管理運河的人,不想失去高昂的收費收入,將運河的基礎設施推到了極限。

但這個問題對全世界的港口都有重要影響,它們被迫不斷地重新調整碼頭的大小和深度。

這已經到了港口當局自己越來越多地要求結束這種不正當的發展的地步,他們徒勞地希望那些從大規模貿易中獲得豐厚利潤的航運大亨們能夠自我節制。

這起事件對世界局勢的影響

同時,這一特殊事件重新點燃了國際主要大國之間的貿易戰,並披露了有關海上貿易新需求的重要問題。

《紐約時報》(3月26日)一篇題為《在蘇伊士運河,卡住的船是對過度全球化的警告》(In Suez Canal, Stuck Ship Is a Warning About Excessive Globalization)的文章,對資本主義大國的未來戰略有不少啟示:

「近幾十年來,管理專家和諮詢公司都在倡導所謂的即時製造,以限製成本和提高利潤。與其浪費金錢在倉庫裡囤積額外的貨物,公司可以依靠互聯網和全球航運業的魔力,在他們需要的時候召喚他們需要的東西。(......)然而,就像生活中的所有事情一樣,好事做多了也會帶來危險。」

馬士基首席執行官Soren Skou在接受采訪時也表達了這種觀點:

「我們正在走向一個『萬一』(just-in-case)供應鏈,而不是即時(just-in-time)供應鏈。這次(蘇伊士運河)事件將使人們更加審視他們的供應鏈。」 (《金融時報》,3月29日

他犬儒地補充道:「你的供應鏈還能有多即時?它有用的時候很好,但沒用的時候,你就會失去銷售。沒有什麼即時性的成本節約能抵得過失去銷售的負面效果。」

選擇短供應鏈、產品庫存量不大的企業,受阻最嚴重。「即時生產」成為世界經濟的規則,但已經顯示出其結構性的局限性,因為一旦供應鏈上出現瓶頸,它就無法滿足需求。

市場經濟在無法充分應對新冠病毒所產生的大流行後已經充分顯示出其局限性。 2020年,隨著邊境被關閉,供應鏈被打亂,那些選擇即時制方法的公司——即通過擠壓所有短期的「低效」來提升利潤——突然陷入了混亂。對利潤的短期驅動造就了一個極其脆弱、容易受到衝擊的系統。

除非我們擺脫這種充滿矛盾和不穩定的腐朽制度,否則這些事故將產生越來越大的破壞性影響。資本主義市場的無政府狀態和國家分工使資源不能用於造福人類,盡可能地協調資源以避免事故的發生,並以必要的靈活性分配資源以應對突發事件。

但資本家從蘇伊士運河事件和疫情中得到的教訓,將是需要通過不斷增長的保護主義手段和戰略產業的重新外包來保護「自己」的供應鏈。

自去年11月以來,從亞洲到北美的集裝箱運輸成本增加了一倍多。從亞洲到歐洲的運費價格翻了四倍。在過去100年最大的危機中,爭奪市場也是為了保衛自己的國內市場。

蘇伊士運河事件為美國和歐盟提供了一個機會,試圖限制中國對其市場的出口。不認為他們會成功,但這必將開啟全球貿易戰的新篇章。

雖然這艘船現在已經重獲自由,但堵塞的後果很可能揮之不去。隨著世界貿易對這種事故的脆弱性顯而易見,它可能會給醞釀中的貿易戰火上澆油。//圖片來源:美國農業部雖然這艘船現在已經重獲自由,但堵塞的後果很可能揮之不去。隨著世界貿易對這種事故的脆弱性顯而易見,它可能會給醞釀中的貿易戰火上澆油。//圖片來源:美國農業部

可以肯定的是,物價即將上漲,而賬單將由「消費者」,即工人階級及其家庭支付。此外,正如Soren Skou所言,「擺脫對單一供應商的依賴」將代表著對東南亞和非洲大陸其他地區的零部件供應商工人的階級宣戰。

此外還有關於尋找替代航線的問題。這也是世界舞台上其他衝突的預兆。

第一個方案是地中海國家所贊成的,涉及到進一步改造蘇伊士運河,進行重要的工程,以擴大其最狹窄的一段,並使其更深。這個方案絕不簡單,因為它將耗費巨大的成本,並需要很長的時間來實施。此外,這將進一步破壞地中海本已不穩定的環境平衡,造成與印度洋的水交換,後果難以估量。

放棄或縮減通過蘇伊士運河的交通量將對埃及產生直接影響。過境費是埃及塞西(Al-Sisi)獨裁政權的重要收入來源,2020年共計56.1億美元。

埃及政權正在經歷一場沉重的經濟危機。埃及鎊對美元貶值50%,2020年公共債務達到GDP的96%。現在有三分之一的埃及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

蘇伊士運河被堵塞的消息被埃及媒體掩蓋並非偶然。塞西坐在一個火藥桶上,他只有通過最無情的鎮壓來控制。縮減運河的規模可能是引發爆炸的導火索。

另一個選擇是重新探索好望角的航道。如果運河的規模不能適應新的商業需求,一些公司可能更願意轉向老路線,即沿著南非,環遊非洲大陸的路線。這種選擇會在航行時間、成本和風險方面給航行帶來巨大問題。

繞海角的海上交通改道帶來了一個以前被忽視的風險:海盜問題。非洲東海岸的海盜問題因漁民面臨的貧困和毀滅而愈演愈烈,這是眾所周知的。但現在,西海岸航線上的海盜活動越來越頻繁。同樣,生活在奈及利亞石油資源豐富的尼日三角洲地區的青年的貧困和大規模失業也導致海盜活動激增

最後一個由俄羅斯政府大力贊助的方案是開闢北極航線。這可能被證明是俄羅斯和中國極具競爭力的選擇。目前,這條航線只能在6月至11月期間,由具專門裝備的船隻進行運營。但氣溫的上升和船舶尺寸的進一步增長,到2040年,這條航線可能會成為全年可行的航線,使中國和北歐主要港口之間的行程縮短100天左右。

這種對全球經濟和世界關係產生巨大影響的「替代方案」,無異於賭注氣候災難的必然性,並助長了它。任何減少污染排放以遏制氣溫上升的承諾,對那些押注北極貿易航線的資本家來說,只會是一件壞事!

所有以資本主義為基礎的「解決方案」都會導致災難性的後果,對人類沒有任何積極意義。只有推翻這種病態殘酷的體制,才能保證另闢蹊徑;只有和諧民主地利用資源,克服國界和利益,才能提供我們需要的解決方案。

今天,爭取社會主義的鬥爭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被證明是終結資本主義野蠻唯一辦法。市場的無政府狀態每天都在顯示它的結構性局限,使我們更接近深淵。

資本主義將短期利潤置於人類福利、環境甚至自身的長期生存能力之上。讓我們結束這個不合理的體制吧。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Join Us

Join the 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and help build a revolutionary organisation to participate in the struggle for socialism worldwide!

In order to join fill in this form and we will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