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首阔步的加泰隆尼亚独立共和运动,需要革命领导!

恩格斯在1873年写道:“自古以来,巴塞隆纳经历过的街巷战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城市都要多”。昨天,巴城秉承了这一声誉。各个独立共和派及民主派组织在加泰罗尼亚各地发起和平守夜,以抗议12名加泰兰政治犯所面临的重刑判决。在巴塞隆纳和其他城镇内,西班牙和加泰罗尼亚的防暴警察不论老幼妇孺,清一色以警棍,橡皮子弹和电击装置攻击任何上街抗议的群众。

这一切发生在前往巴塞隆纳机场示威者们遭到残酷镇压之后。当局的暴行激起了愤怒和抑郁,在社会对政治犯判决结果已经感到强烈不满的前提下,满足了促成社会爆炸的元素。在警方对民众施以暴行后,昨晚整个城内四处都有民众自行树立路障。这项策略灵感不仅来自于法国黄背心运动,更受到香港和厄瓜多尔抗争的启发。建立路障不是一小组骚乱者的工作,而是成千上万愤怒青年一同达成的壮举。从本周一至昨日,青年一直站在抗争的最前沿。

未来几天内更多抗议活动将会发起。一场总罢工已计划于周五发动。昨天,巴塞隆纳的码头工人投票赞成停工。尽管这次罢工是由少数派工会组织的,但它将成为群众行动日,有组织的劳工阶级将毅然参与抗争。昨天更见到警察和与被召集滅火的消防员之间发生了争吵。消防员和码头工人在2017年10月的抗争运动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在当前情况下,群众斗争意识正在突飞猛进。西班牙法庭的判决在加泰隆尼亚和西班牙其他地方的群众眼中暴露了当局的非正当性。但最重要的是,这些事件也同时正促进独立共和阵营内必须要经过的政治澄清和阶级分化过程。尽管独立自决于西班牙政府的运动必须要以革命手法达成,但现今运动的领导者们的远远不及于此,尤其是自称“共和左翼党(ERC)”和加泰欧洲民主党(PDECat)这样的小资产阶级政党。 

加泰隆尼亚警察按照当地政府的命令执行了大部分镇压行动。这些政府官员处于极度矛盾的境地,一方面声称支持抗议活动,但也留着鳄鱼眼泪用武力镇压了抗议者以“维持法治”。在地官员最重要的任务是避免群众进一步对抗西班牙全国政府,而西班牙当局也胆小地利用加泰兰地方官来控制局势。西班牙政府更进一步威胁,如果加泰兰地区政府未能遏止抗议活动,中央将(片面或全面性)地终止加泰隆尼亚的自治权。今天,西班牙时任总理桑切斯(Pedro Sánchez)就加泰隆尼亚危机与各个反对派政党领袖会晤,其中包括最大保守派反对政党人民党(Partido Popular)首领卡萨多(Pablo Casado)以及极右政党公民党(Ciudadanos)党魁里维拉(Albert Rivera)。最令人反感的是左翼政党“我们可以联盟”(Unidas Podemos)的党魁伊格莱西亚斯(Pablo Iglesias)居然也参与这起会谈。曾经支持民族自决权的的伊格莱西亚斯,今天却对如此重大民主问题把持着模糊的立场。这些政客们将讨论如何在加泰隆尼亚地区增强西班牙政府的权力并施予更大的镇压。西班牙将于11月10日举行大选,但所有主要政党都在挥舞着西班牙民族主义的旗帜。这可能会迫使桑切斯将民族镇压推到比他本来期望更大的程度,进而导致更大幅的火上加油。

来自西班牙政府的这些恐吓正在产生预期的效果。由奎姆·托拉(Quim Torra)为首的加泰隆尼亚政府因而派遣镇暴警察来对付自己的支持者们,为自己的政治信誉创造更大危机。他们为自己暴行而捏造出来的政治作秀(如声称他们“派遣警察来保护抗议群众”)对群众来说反而更显而犬儒和可恨。加泰隆尼亚政府主席托拉处在政府之锤和加泰隆尼亚群众的铁砧之间。现在正是独立共和运动内最左翼的人民团结候选人党(CUP)可以对这些建制政党宣战,并向群众解释一个新的革命性领导是必要的。令人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他们不但没有如此形式,反而呼吁共和左翼党和加泰兰欧洲民主党与他们一同对西班牙法庭判决发表联合声明。但加泰欧洲民主党已经以畏惧法律后果为由谢绝了联合声明的邀请。

加泰隆尼亚群众已经显示出非凡的勇气和活力。但是,自发性可以达成的目标是有限的。如果没有提出明确的战略,整起运动终将面临失败。现在运动的实际任务是鼓励在每个社区,工作场所和基层公务人员中发起集会和建立抗争委员会,并集中协调它们,使它们成为本运动迫切需要的革命据点。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敬请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或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