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自新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仅数周后,至今官方宣布的全国确诊数量已达到42,744例。目前被中共当局宣布“封城”的城市也从疫情中心的湖北省延伸到浙江、河南、山东、黑龙江、福建、江苏等地,目前全国总共包括27个城市和至少5千万人以上,其规模已史无前例。首都北京和重要城市上海也被宣布进入“半封城”状态。

中国的冠状病毒疫情已经达到相当危急的程度。根据官方统计,迄今全国已确诊的病例达到5,997例,其中绝大多数在湖北省省会武汉市。但是,到目前为止,已有九个省份通报多于100确诊病例,其中最甚者为工业大省浙江和广东。冠状病毒已扩散到中国境外,从南边近邻泰国到遥远的澳大利亚和美国。  

台湾的总统和立委选举结果大致上与各界先前的预测相符。蔡英文以高达810余万票(得票率57%)的压倒性胜利击败了国民党民粹人物韩国瑜(得票率39%)。而民进党在国会内的席次维持过半,但新成立的保守政党台湾民众党也如期取代了自由派时代力量成为国会第三大党。在这个看似清晰的选举结果背后却存在着重要的矛盾。台湾劳工阶级,青年和所有受压迫者仍需要积极争取属于自己阶级的政治力量。

2020年1月3日星期五早晨,特朗普政府目中无人地在巴格达机场击杀了伊朗将军苏莱曼尼(Qassem Soleimani)和伊拉克最高准军部队领袖莫汉迪斯(Abu Mahdi al-Mohandes)。美国帝国主义再次加剧了中东的动荡。

2020年1月11日,台湾的选民们将要以选票决定接下来4年谁将主管总统府和立法院。这两个机关是台湾“中华民国”资产阶级民主体制内最重要的统治阶级机构之一。在看着民进党于2018年九合一选举和公投所遭受的大败以及今年中共对香港民主抗争的严酷镇压后,众多的台湾劳工和青年不愿让中共势力透过其在台买办国民党重返执政来摧毁台湾民众过去争取来的民主权利。

(按:本文为泰德·格兰特于1970年发表的文章,原文标题亦可直译为“(革命)国际的纲领”,旨在评估第四国际自托洛茨基逝世以来的种种政治经验、错误、和腐化。以格兰特为首的英国”战斗趋势”在第四国际于1963年重新整合时成为正式英国支部,但却始终保持他们对国际领导的政治批判,最后于1965年被第四国际领导单方面宣布与另一团体国际社(International Group)同为第四国际在英国同情组织而淡出,最后脱离第四国际,自立门户。文中的各项申论遂成为日后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的理论基础。)

上周末,香港例行的区议会选举在爆发已半年之久的反送中抗议浪潮中进行。近来的情势,让这一历史上低参与,低投票率的选举俨然成为香港民众对北京政权意见的公投。这场自香港回归中国以来最多人参与的区议员投票,以反北京泛民派候选人的压倒性胜利作结。然而,整个香港运动仍然迫切需要一个清晰的,阶级斗争的路线才能有效前进。

(英文原文于9月12日发表)于9月8日星期日举行的抗议企图把香港运动推向反动的、公开亲美帝国主义的方向。这对于运动是极其危险的,社运人士必须坚决、毫不含糊地拒绝这些倾向。

世界大众对马克思主义最常见的疑问,莫过于如何理解世界各地曾经存在的斯大林主义极权官僚政体。对此,英国托派理论家泰德·格兰特(Ted Grant)以托洛茨基生前对斯大林苏联的分析以及不断革命论为基础,发展出“无产波拿巴主义”理论来理解这些政权在二战后的形成。格兰特曾在1949年1月准确预测到中共的夺政以及其必然会把持的执政型态,对世界其他类似现象也做出深入分析,为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发展作出贡献。本文为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IMT)美国支部成员约翰·彼德逊(John Peterson)为在美国出版的泰德·格兰特选集第一卷(Ted Grant Selected Works Vol I)所写的序言,整体地综观了他与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和格兰特的邂逅以及格兰特“无产波拿巴主义”理论的要点。

今年8月,美国十年期国债的预期收益率自2007年以来首次跌破两年期国债的收益率,而3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创下新低。所谓的“收益率曲线”追踪了购买政府债券的投资者的收益率,而这些投资者可以选择在不同的时间范围内偿还债券。随着美国财政部出售美国国债以换取用于资助政府的现金,美国政府的国债也随之上升。

在过去几十年内,抑郁症和焦虑症的案例不断创新高,以时而明显,时而微妙的方式在整个社会中客观和主观性地表现出来。一份由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发表的报告表示:“在1999年到2014年间,美国按年龄调整的自杀率增加了24%“。美国心理健康组织(Mental Health America)也报导:“患有严重抑郁症的年轻人的比例从2012年的5.9%增加到2015年的8.2%”。即使是不常使用网路的人,也可以感受得到有关心理健康的线上内容有所增加,包括各式有关“身心健康人生”的社论,或是讽刺自己失去生存意愿的黑色幽默梗图。在笔者为这篇文章搜集资料之际,美国谷歌网站竟自动建议搜寻“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忧郁?“,凸显了抑郁症已经达到近乎无所不在的地步。(按:本文原文于2018年3月12日发表于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美国支部网站《社会革命报》)

由桃园空服员职业工会领导,历时半个月余的长荣空服员罢工在7/6日落幕,长荣资方稍稍松动了先前的态度,工会与公司达成协议。从台湾工人运动的视角看来,这场运动不会是句号,更可能是一个逗号。

恩格斯在1873年写道:“自古以来,巴塞隆纳经历过的街巷战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城市都要多”。昨天,巴城秉承了这一声誉。各个独立共和派及民主派组织在加泰罗尼亚各地发起和平守夜,以抗议12名加泰兰政治犯所面临的重刑判决。在巴塞隆纳和其他城镇内,西班牙和加泰罗尼亚的防暴警察不论老幼妇孺,清一色以警棍,橡皮子弹和电击装置攻击任何上街抗议的群众。

中国每年的国庆日一贯有戏剧性的阅兵来捧场。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之际,习近平更加是不惜余力。这次国庆的阅兵式是中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傲然展示了新型超音速无人战机和核导弹。用意很明显:正如习近平本人所说,“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撼动我们伟大祖国的地位”。(按:本文原载于2019年10月3日)

近来,香港的群众运动从林郑政府手中夺得了重要让步,亦即撤回引爆本次危机,可能授权政府将在港人士引渡到中国大陆受审的送中法案。然而,撤回送中条例也仅是民间五大诉求之一,其他四项诉求,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警方滥权滥暴,仍然没有被当局接受。

美国有组织劳工们握有着巨大的力量。奈尔逊能否成为美国工人阶级需要的领导者,能够带领劳工阶级转守为攻?(按:本文英语原文原载于国际马克思主义(IMT)美国支部发行的《社会革命报》(Socialist Revolution)。于2019年8月1日发表。)

香港的惊天动地的抗争行动正进入第三个月。尽管来自北京和林郑月娥政府的压力越来越大,但这场运动却也越战越勇。基层群众正试图从资产阶级自由主义方法走向阶级斗争的路线。香港群众正在努力自行克服资本主义制度造成的严重社会矛盾,但各种各样的不良份子也为运动注入了混淆的因素。如果没有马克思主义的政治领导,阶级斗争视角和社会主义纲领,资产阶级自由派和改良主义领导人所引入的观点和领导方向将绝对束缚整个香港群众工人阶级利益和运动前进的可能性。(按:本文原文于8月14日发表。)

来自中共政府的一记反动鞭打却加强了香港民众抵抗中共的决心。 7月21日,在示威民众在元朗港铁车站上车时,大约50名穿着全白的暴徒冲进港铁列车,不分青红皂白地以棍棒攻击乘客。虽然袭击者真实身分至今不详,而且袭击行动看似武断,但这些行动企图表达的意涵已人尽皆知:香港人民无权挑战香港政府及其在北京的统治者们。

(按:本文是泰德·格兰特于1990年夏季托洛茨基遇害周年在英国战斗派刊物《战斗国际评论》(Militant Internationa Review)第44期上发表的文章,其中概括了托洛茨基如何从与列宁一同领导十月革命到对抗世界斯大林主义并传承正统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经验,并解释正统马克思主义理念如何与今日世界劳工群众的命运息息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