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倫比亞:全國大罷工的第六天——打倒杜克政權!

(按:哥倫比亞最近爆發大規模抗爭,群眾奮起對抗企圖向勞苦人民調漲稅收的總統杜克。以下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在哥倫比亞的團體「哥倫比亞馬克思主義者」(Colombia Marxista)為我們全球讀者提供的報道。文末附有他們致群眾的一封公開信。譯者:k2e4z7x9)

昨天,也即5月3日,哥倫比亞政府內部稅制改革的主要支持者財政部長阿爾貝托•卡拉斯基亞(Alberto Carrasquilla)與金融部長胡安•阿爾貝托•隆多尼奧(Juan Alberto Londoño)和財政部長胡安•巴勃羅•薩利特(Juan Pablo Zarate)一起從後門退出,辭職離開了。全國性的大罷工——現已持續六天——使得杜克-烏裡韋(Duque-Uribe )政府面臨徹底破產的壓力,而這考驗著那些推波助瀾的官僚。低估了群眾力量的當權者們被基層的怒火燒到了。

卡拉斯基亞這位哥倫比亞精英階層代表的離開不可輕視,這嚴重打擊了哥國民族資產階級的經濟願望。2020年4月6日,卡拉斯基亞被提名主持多邊銀行CAF(拉丁美洲開發銀行)工作,而現在他的缺席使得情況變得更加復雜。在國際層面上受到羞辱的他很可能會因為處理事件的無能而被從「寶座」上拉下來。

在不到24小時內,群眾取得了兩次重要的勝利,這顯示了他們的實力。運動的能量繼續增長,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到鬥爭中。隨著運輸工會、出租車司機和其他有著悠久階級鬥爭歷史的組織,如CRIC(考卡省原住民理事會)的加入,它已經深入到大城市和城鎮。隨著其口號令人難以置信的流行普及速度,這一運動繼續進一步發展。

然而運動中不乏一群在抗爭失敗時會消失,但在成功會站出來爭功的人。工人委員會、失業者委員會以及其他左翼和中左翼內的機會主義者的官僚機構開始出現。他們把群眾的勝利當作自己的勝利來慶祝,以便自己重新獲得對群眾的領導權。他們的「戰功」與事件實際情況不符。是街道上群眾的主動贏得了勝利,他們從自己所面對的殘暴政權中得出了自己的結論,在鬥爭中了解了自己的力量和抵抗能力,而這從而提高了自己的要求。

這些要求的大膽程度可以從其激進和廣泛的程度上清楚地看到。從廢除2010醫療改革法案到監禁卡拉斯基亞,解散ESMAD(機動反騷亂中隊),警察改革,「公設辯護人 」卡洛斯·卡馬戈辭職(Carlos Camargo,他在對群眾進行殘酷鎮壓時同時四處活動),國防部長迭戈·莫拉諾(Diego Molano )辭職,以及最後,共和國總統伊萬·杜克下台。

這些要求與全國失業委員會的提議形成鮮明對比,後者將3月19日恢復示威的想法改為5月5日,要求城市非軍事化,撤銷醫療衛生改革法案,倡導生活工資以及其他類似要求。所有這些都是必要的,但這與作為對現狀不滿,並在街頭的直接對抗中已經取得的那些成果相去甚遠。因此說這裡的領導層遠遠落後於運動是一種輕描淡寫的說法。

要求杜克下台是有道理的,因為現任政府發現自己正走在鋼絲上。此外,一個又一個的決定使得那些他們試圖阻止罷工的努力已經失敗。事實上,他們取得了恰恰相反的結果。似乎哥倫比亞精英們擁有的唯一工具就是鎮壓機器,這個工具已經被用盡了。威脅要停止為人民接種疫苗,或降低外國投資,飢餓和暴力等都是空洞。這些不過是普通哥倫比亞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統治階級的無能無疑導致了一場大屠殺,這是無情鎮壓的後果。例如,當群眾在5月2日決定繼續罷工時,他們得到了一個恐怖的夜晚作為回應。帕爾米拉、伊巴蓋、卡利、波帕揚、法卡蒂瓦、波哥大和麥德林等城市是ESMAD報復行動的受害者。他們綁架和毆打抗議者,強行闖入民宅,威脅官員的人權,並殘忍地強奸和謀殺。

統治階級的無能無疑導致了一場大屠殺,這是無情鎮壓的後果。//圖片來源:公平使用統治階級的無能無疑導致了一場大屠殺,這是無情鎮壓的後果。//圖片來源:公平使用

Temblores ONG稱,截止至5月2日,共有5人被當局殺害。而現在除了前幾天的鎮壓外,共有26人被殺。此外,他們報告說,自4月28日以來共發生了1181起警察暴力案件,142起人身暴力案件和9起性暴力案件。恐怖無止境 ,而且似乎只會越來越嚴重。他們出現在最好戰分子出現的地方阻止人們提供援助或動員。在卡利,恩裡克·扎帕特羅 (Enrique Zapateiro)將軍接管了指揮權並對平民發動了一場大屠殺。

然而如上所述,這是他們武器庫中唯一的武器,而且是一種可耗盡的、不可靠的資源。這六天使得公共力量受到了衝擊,日復一日地屈服於多種傷害。的確,求助於軍隊是彌補其力量不足的必然選擇。然而由於士兵們出身低微,缺乏專業精神,所以他們很容易叛變,許多人傾向於與人民建立友好關系。事實上,已經有退役軍人和預備役軍人呼吁站到示威者一邊。即便如此,也有必要強調軍隊仍是國家的鎮壓武器,並順從地為其主人服務。

工人階級已經開始對自己的力量充滿信心,並利用這種力量來對抗可以想像的最可怕的恐怖。毫無疑問,這是一條正確的道路,而且必須堅持到底。自然的結論應該是這樣的。杜克和政府因其自身無能、犬儒和低效率而正在垮台。

無論現在還是將來,任何威脅工人階級的法律都必須引起群眾的反抗和動員。然而,雖然可能贏得勝利,但如果運動在任何時候變得軟弱,它就有可能失去已經贏得的東西。為此必須成立一個革命組織,這個組織要了解群眾的利益,並能將其轉化為一個能應對政府可能出現政治真空等問題的政治方案。此外,這個方案必須以馬克思主義的思想為基礎,以便引導群眾走向社會主義。

如果說過去幾天有什麼事情變得很清楚的話,那就是資產階級民主是為統治階級服務的。如果它所修改的法律是同一個民主政體的主體,那麼它們就沒有什麼價值。只要經濟的指揮權掌握在資本主義精英手中,任何和所有的改革和監管都是為他們的利益所服務的。

一個巨大的挑戰擺在我們面前,但這是一個我們行動和經驗可以面對的鬥爭。不可否認的是,我們已經取得了進展,當然也可以做得更多。然而如果沒有圍繞運動理念和目標組織的討論,鑒於這些動員的實際局限性,它很有可能會失去力量和動力。這將會是一次巨大的失敗,且肯定會導致鎮壓的加倍發生。

人民的覺醒是非凡的。在一個星期內,它取得了比過去多年來更大的成就和進步。革命的覺醒也是宏偉的,但它的能量可以在瞬間擴散。如果它受到戰略混亂的影響並不斷遭受挫折,結果就更是如此。我們組織贊揚哥倫比亞工人階級的反叛和它在這場鬥爭中的決心。但我們堅持認為需要組建鄰裡防衛委員會,討論如何保護自己不受警察虐待的策略,以及討論鄰裡、城市和國家的實際問題,並沿著同樣的基礎組建地區委員會。同樣,在這個基礎上,在可能出現權力真空的情況下,可以討論可靠和快速的解決方案。它可以確定一個政治方案,在社會主義計劃和方案的基礎上,提供一個比保衛當今運動更偉大的目的:挑戰哥倫比亞精英階層的權力。

要求杜克下台是有道理的,因為當局正走在鋼絲上。//圖片來源:Tokota要求杜克下台是有道理的,因為當局正走在鋼絲上。//圖片來源:Tokota

青年、農民、工人階級已經鋪好了社會變革的道路。這是一條艱難的道路,需要作出許多犧牲,這其中也會犯錯誤。然而每一項歷史任務都需要邁出第一步,而這的確是困難的。然而一旦邁出這一步,事件將以其自身的邏輯展開。馬克思主義者在這一時期的任務就是把我們的理論和對歷史以及社會的研究服務於工人階級及其運動,打倒這個政府和它所代表的階級。好消息是,我們正在做這件事。

我們提出我們的方案和建議,我們接受批評。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邀請你與鄰居和朋友討論它們。

發動無限期罷工!

踢走杜克和他所代表的統治階級!

為一個團結的工人階級政黨戰鬥!

致哥倫比亞工人和青年

伊萬·杜克和他的老板阿爾瓦羅「屠夫」烏裡韋已經向工人和青年宣戰,這是與資產階級真正的罪惡勾結。他們行動的懦弱和笨拙證明了一個不想接受失敗的勢力正在威脅動用其所有的軍火庫。但他們的彈藥是有限的,盡管我們毫無防御能力,但我們在人數和士氣上都壓倒了他們。他們有虛張聲勢和無情的訓練,我們有工作的訓練。這個政權已經表明,讓誠實的人流血是唯一一件能讓他們自己認為是很勇敢的事情時,保持攻勢是至關重要的。

全國大罷工必須繼續下去。每一個在戰鬥中倒下的人都帶著這個希望和我們告別了。推翻政府是我們對他們最好的致敬,也是我們能留給下一代的最好遺產。

2019年的經驗告訴我們,我們可以在社區組織的議會和委員會比一個世紀的國會會議更有效,在幾次會議中提供更好的解決方案。我們需要回到這些空間,開會評估形勢並提出解決方案,在不同群體中討論。通過這種方式,我們將能夠建立一個堅實的方案並確定領導層。在這個意義上,我們提出了我們的方案供大家考慮。

不同的工人倡議應召開一次民眾緊急會議,由在鄰裡大會選出的代表組成,使鬥爭具有組織性和民主性。在這次會議上,應該提出緊迫的問題以及如何實現這些問題:解散ESMAD,審判和懲罰那些對鎮壓負有責任的人,組織罷工糾察隊來保衛示威游行,廢除奴役衛生工作者並使他們淪為商品的010法律,以及拒絕償還外債。

哥倫比亞國軍的士兵們是勞動人民和農民的孩子,他們的榮譽不能因服從像愛德華多·薩帕泰羅和阿爾瓦羅「屠夫」烏裡韋這樣的罪犯而受到玷污。我們邀請你加入反政府的鬥爭,站在你自己的所處的即人民的這邊,站在我們這些知道經歷匱乏和困苦是什麼滋味的人的這邊

我們工人決不能為這場危機買單。那些富人,那些把我們的汗水和血液變成豪華私人聚會的人將不得不為所有這些付出代價。在他們腐朽的廢墟上,我們工人將能在這片肥沃多樣的世界上建造一個人間天堂。

罷工不能停止 - 集會和委員會加強鬥爭  - 全國緊急會議給予領導 - 打倒杜克 - 讓工人統治社會!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Join Us

Join the 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and help build a revolutionary organisation to participate in the struggle for socialism worldwide!

In order to join fill in this form and we will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