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共和阵线”,还是阶级斗争?

(按:本文原文刊登于2022年4月18日。尽管这篇译文完成时,法国总统大选已经尘埃落定,但正如文中所说,“我们批评的范围远远超出了第二轮总统选举的问题”,本文依然是对法国政治局势和阶级斗争前景的有效分析。译者:宁香)

法国第二轮总统选举将于4月24日举行。所有左翼政党和工会的领导人都在向他们的支持者施压,要求他们支持“共和阵线”,以通过投票支持马克龙的富人政府来击败他们认为是法西斯主义者的玛丽娜·勒庞。这种腐朽的阶级合作已经被成千上万的青年拒绝了,他们占领了他们的大学并以他们的口号:既不要马克龙,也不要勒庞!进行了示威。

4月13日星期三,数百名学生占领了巴黎的索邦大学、巴黎高等师范学院以及位于南锡的巴黎政治学院的南锡校区。在1968年5月革命运动的历史舞台——索邦大学,学生们在被警察粗暴驱逐之前维持了30个小时的占领。正如一名学生告诉路透社的那样:“我们厌倦了总是不得不投票给两者中不太糟糕的那个,这就是我们这场抗争的动因。”青年们普遍拒绝整个建制,并正在移向左翼。

随后几天,巴黎、里昂、马赛、图卢兹等地都发生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最大的一场由几个组织于4月16日星期六举行。从现场的情绪和口号可以清楚地看出,群众正在对第二轮的两位反动候选人发怒。巴黎地区约有20000人上街,全国还有其余的数千人上街。

我们正在目睹将在未来的法国爆发的阶级斗争的萌芽,它将无关于谁最终赢下这场总统选举。对于工人和青年来说,政治领域目前已被封锁(至少在立法选举之前),但在其他所有途径中,它都会大规模加剧。法国马克思主义网站《革命报》(Révolution)编辑撰文抨击了左翼政党和工会高层的阶级合作主义。我们解释说,进步的工人和青年必须抵制那股支持“较轻的邪恶”——马克龙一方的压力,取而代之的是要保持干净、独立的旗帜,并为战斗做好准备。

自第一轮总统选举以来,大多数工会和左翼政党的领导人都呼吁在4月24日“阻止(勒庞的)国民联盟”。一些人明确号召投票给马克龙。其他人则呼吁不要投票给勒庞。最后,另有其他人呼唤“击败勒庞”。

从中世纪经院哲学的角度来看,这三个立场之间的差异跟关于天使是什么性别的争论一样有意义。但从阶级斗争的角度来看,这是同一个错误:“反对极右翼的共和阵线”。和共和国前进(LREM,马克龙的政党)一道的这个“阵线”——因为具体来说就是这样的情况——是一种阶级合作的政策。而这种错误政策的替代方案是阶级斗争政策。

在第一轮中,梅朗雄代表了左翼唯一的获胜机会。他的淘汰让我们要面对我们阶级的两个顽固敌人,两个资产阶级政客决心让我们为他们的制度:资本主义的危机承担代价。因此,反对这种制度及一切资产阶级政客的斗争,不能再在总统选举的领域里展开。相反,这种斗争可以在其他所有领域上继续进行——甚至得到增强:示威、罢工、集会、会议、工会的强化等等。至于选举斗争,将在两个月后举行的立法选举框架内继续进行;但就总统选举而言,选举斗争已经结束

“性质上的差异”

来自好几所,尤其是巴黎的大学的学生树立了榜样:他们动员起来抗议第一轮总统选举的结果,即共同反对勒庞和马克龙。在索邦大学和其他地方,他们受到警察的暴力镇压。在巴黎政治大学,他们遭到极右翼激进分子的袭击。我们已经习惯了马克龙政府下的这种镇压和侵袭。他的任期以极端的警察暴行而出名,这种暴行在黄背心运动期间达到顶峰。至于极右翼团体的暴力,他们享受了仁慈的有罪不罚。

必须强调上面这一点,因为正是以共和国前进和国民联盟之间的“性质上的差异”的名义,“共和阵线”的支持者呼吁投票给马克龙(或“不投票给勒庞”等等)。让-吕克·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的情况尤其如此。以下是他如何解释这种“性质上的差异”的确切含义:

“勒庞给她和马克龙共同参与的社会虐待计划额外添加了一种种族排斥和宗教排斥的危险发酵。一个国家的人民可以被这种分裂摧毁。(……)我承认我在这里的评价既是政治的,也是同等程度上道德的和哲学的。这就是为什么我曾说过并重申,极右翼候选人不应该得到任何一票。”

问题很明显:事实与勒庞和马克龙之间存在这种“差异”的说法相矛盾。五年来,马克龙政府从未停止鼓励“种族排斥和宗教排斥的危险发酵”。它系统性地诉诸种族主义宣传和对穆斯林的污名化。在这方面就像在警察镇压上一样,他比他的前任们还走得更远。梅朗雄是否忘记了马克龙政府对“伊斯兰左派”的“十字军东征”?忘记了所有其他类似的“十字军东征”?我们假设没有。但这就是“共和阵线”的逻辑:它意味着对具体现实的闭口不谈。此外,梅朗雄间接地认识到了这一点:他将政治事实淹没在“道德和哲学评价”的迷雾中。它不仅没有澄清情况,反而使人们感到困惑。

鲁塞尔的乞求

法国共产党领袖法比安·鲁塞尔(Fabien Roussel)是“共和阵线”的热心拥护者。因此,他把这个错误的逻辑向前推进得更远。例如,这里是他关于第一轮选举结果的一连串声明的摘录:

“极右翼进入第二轮,其储备的选票对共和国的未来构成重大威胁。总统候选人对这个情况负有主要责任。……法国的很大一部分人刚刚向他表明,他们不再支持他的轻蔑行为和他使最富有的人更加富有的意愿。现在应该由埃马纽埃尔·马克龙说他听到了这个信息。就该他发声了!今天,他必须清楚地说,他将放弃他毫无意义的改革。……就我而言,4月24日星期日,我将做出符合我的责任的选择。……我呼吁击败极右翼,通过使用唯一可用的选票来击败它。”

梅朗雄不提及马克龙的种族主义政策,但鲁塞尔则是乞求马克龙不要让我们再经历五年的社会倒退。鲁塞尔没有呼吁对勒庞和马克龙进行阶级斗争,也没有解释说只有大规模斗争才能让下一届政府退缩(无论它由谁领导),取而代之的是呼吁对投票给马克龙——并呼吁马克龙放弃他的纲领,一个资产阶级的纲领。让我们组织起来并为激烈、广泛的斗争做准备是没用的:只要马克龙放弃他计划对我们施加的“毫无意义的改革”就足够了。

哈!从资产阶级的角度来看,马克龙准备的逆向改革根本不是“无意义的”;相反,它们对于捍卫他们的利益,即利润,是必不可少的。而为了捍卫我们的阶级利益,我们只能依靠我们自己的力量和我们自己的组织,依靠群众动员和普遍的阶级斗争。但“法国共产党”领导人的声明中一次也没有提到阶级斗争。法比安·鲁塞尔以他自己的方式明确了这个抉择问题:要么“共和阵线”,要么阶级斗争。

“工会独立”的不幸结果

在“共和阵线”方面,必须特别提到法国总工会的领导[1]。在第一轮投票之前,当梅朗雄明明有机会晋级第二轮时,总工会的领导人并没有作出半分尝试以协助他。他们以所谓的对政治党派的“工会独立”之名,什么都没有呼吁。以这种所谓“原则”的名义,总工会的领导层拒绝向我们阐释,从工人利益的角度来看,在梅朗雄的竞选和资产阶级政党的候选人的竞选之间,什么是他们认定为更可取的。当然,资产阶级对这样的“原则”赞不绝口。

然而,一旦过了第一轮,一旦梅朗雄被淘汰,“共和阵线”的机制就粉碎了工会独立的“原则”。总工会的联盟领导层在4月12日的声明中解释说:

“总工会不是其工会成员的选票的持有者。我们的组织是独立的,但不是中立的,它承载着与极右翼相反的历史和集体价值观。来自劳动世界的任何一票都不应该投给极右翼,它必须在每个地方都被打败。”

如果不是这个问题实在太严肃了,这会是一个不错的笑话。为了掩饰放弃“工会独立”(而支持马克龙),一个新概念被提出:“中立”。总工会是“独立的”,但“非中立的”。

就算我们暂且接受 “独立”和“中立”的这种区分并不是一个卑鄙可耻的欺骗(尽管它确实是)。他们仍然需要向我们解释为什么“非中立的”总工会在梅朗雄和资产阶级政党的候选人之间做选择时表现出最彻底的中立。从总工会的“历史和集体价值观”的角度来看,选择难道还不明确吗?总工会的领导人是不是认为,从这些“价值观”和这段“历史”的角度来看,比如说梅朗雄和马克龙的竞选是没法被区别开来的——没法认为两者有高下之分?那总工会领导层又是如何从其“价值观”的角度区分马克龙和勒庞的,而不是马克龙和梅朗雄(或勒庞和梅朗雄,或佩克雷斯和梅朗雄等等)?

这个疯狂的故事要解释起来很简单:“工会独立”是一个谎言,纯粹的虚伪,其作用是掩盖总工会领导人对统治阶级根本利益的屈服。这是消极态度、节制举措、放弃同资产阶级进行严肃斗争的借口。而当这个“原则”不再符合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时,就像现在的情况一样,总工会的领导人就放弃了它,并且不费吹灰之力地就(转而)支持起统治阶级更青睐的那个候选人。2017年和2022年一样,总工会的领导人给出了一个单一的投票指令,同样是“投票给马克龙”(哦!对不起,是“不要投票给勒庞”)。

毫无疑问,数以千计的总工会的战斗者们反对这一错误立场。他们需要让人们知道这一点,并极力要求他们的领导层改变方向。与此同时,他们必须坚决背弃阶级合作的政策——让工人为与下一届政府(无论是由马克龙还是勒庞担任总统)的激烈斗争做好准备。

令人震惊的论点

与2002年和2017年一样,一个震惊的论点被提出来支持“共和阵线”:投票给马克龙,“就是为了避免法西斯主义的危险”。由于在过去的十年里,玛丽娜·勒庞竭尽全力证明国民联盟(前身为国民阵线)不是法西斯政党,今日的“震撼论点”则承认了各种变体,其中的“法西斯主义”被各种同样令人恐惧的公式所取代。鲁塞尔谈到了“民主灾难”,梅朗雄谈到了一个“绝对无法挽回”的局面,等等。

“共和阵线”领导人的论点忽视了阶级之间真正的力量关系,而玛丽娜·勒庞——就像所有其他资产阶级政治家一样——则必须考虑这一点。//图片来源:法国《革命报》“共和阵线”领导人的论点忽视了阶级之间真正的力量关系,而玛丽娜·勒庞——就像所有其他资产阶级政治家一样——则必须考虑这一点。//图片来源:法国《革命报》

正如我们在上一篇社论中解释的那样,这一论点和其他论点类似,基于对阶级之间力量关系的完全错误的分析。在短期和中期内,法国不会走向法西斯主义、军警独裁或天知道是什么的“无法挽回的民主灾难”;相反,在资本主义有机危机的影响下,它倾向于阶级斗争的加剧。黄背心运动和2019年12月的罢工仅仅是法国资产阶级在未来将遭遇的事情的预先品尝。此外,后者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这也是大多数法国大资本家支持马克龙的原因:他们担心玛丽娜·勒庞的胜利会引发青年和工人们爆发性的、无法控制的动员,正如大多数美国大资本家担心特朗普的胜利将加剧美国的社会不稳定。

“共和阵线”拥护者的话给人的印象是法国工人阶级的命运将在下周的4月24日决定:如果马克龙获得50.1%的选票,我们将(暂时)摆脱“无法挽回的局面”,摆脱“民主灾难”;但如果马克龙只获得49.9%的选票,我们就会沉沦。这就是“共和阵线”领导人的全部智慧所能概括的。它完全忽视了阶级之间真正的力量关系,而玛丽娜·勒庞——就像所有其他资产阶级政治家一样——则必须考虑这一点。

怎么办?

我们并没有将国民联盟带来的危险降到最低。玛丽娜·勒庞和她的政党是我们阶级的死敌。但呼吁投票给马克龙并不会削弱勒庞。相反,它利用这个机会对潜在的选民说:“看!又一次,几十年来一直压迫你的政治阶层,无论左右都混在一起,结盟反对我。我代表这个腐败系统的真正危险”,等等。勒庞父女系统性地运用了这一论点,并非没有成功。当前的“共和阵线”为玛丽娜·勒庞提供了卷土重来的新机会。

尽管面对国民联盟代表的危险,“共和阵线”仍然给我们的左翼阵营带来混乱而消沉。让我们举一个具体的例子。如果玛丽娜·勒庞在4月24日获胜,极右翼活动者可能会受到诱惑,通过参与针对移民的暴力行为来庆祝他们的胜利。事实上,在玛丽娜·勒庞被击败的情况里,他们也可能出于愤恨而参与暴力行为。面对这种真正的风险,该怎么办?“共和阵线”的领导人甚至都没有问这个问题,因为他们只忙着呼吁给马克龙投票“击败勒庞”。但是,会有更好的事情要做。例如,左翼和工会运动可能会呼吁在4月24日晚上在我们城市的平民区、贫民区举行警戒集会。许多青年和工人很可能会响应这一呼吁。通过战斗来反对国民联盟和法西斯团体,比一千个“共和阵线”都要有效得多。

让我们总结一下。我们对“共和阵线”的批评不是针对青年或工人,他们怀着沉重的心情,将在下周日投票支持马克龙以“抵制勒庞”。我们的批评只针对那些左翼和工会运动的领导人,他们捍卫“共和阵线”并呼吁投票给马克龙,取代了呼吁进行阶级斗争,呼吁组织起来为与无论是谁当总统的下一届政府的斗争做准备。而我们批评的范围远远超出了第二轮总统选举的问题。“共和阵线”只是不断陷入阶级合作的改良主义局限性的种种表现之一。

工人阶级的命运不会取决于第二轮总统选举的结果。归根结底,工人阶级的命运将取决于一个能取代改良派的领导组织的建设,一个革命的,能够动员青年和工人直到最后:直到推翻资本主义并对社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领导组织的建设。为了帮助我们完成这项任务,加入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吧!

《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注释

[1] 作者注:如果我们选择讨论总工会的立场,那是因为这个工会联盟是最强大、最激进的。其他工会的领导层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一般情况下还更糟)。同样,评论雅多(Jadot)和伊达尔戈(Hidalgo)参加“共和阵线”是没有用的,因为没有人对他们有任何期望:如果马克龙获胜,一定数量的绿党和社会党领导人将直接毫无保留地打包加入法兰西前进党。至于新反资本主义党,它加入“共和阵线”只是该组织政治破产的新例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