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送中条例撤回,但须持续阶级斗争!

近来,香港的群众运动从林郑政府手中夺得了重要让步,亦即撤回引爆本次危机,可能授权政府将在港人士引渡到中国大陆受审的送中法案。然而,撤回送中条例也仅是民间五大诉求之一,其他四项诉求,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警方滥权滥暴,仍然没有被当局接受。

作为世界上最不平等的地方之一,香港人民至今没有普选权。今次的群众运动(以及国家对其的强硬态度)已经从头到尾改变香港社会,日后也很难想像香港问题能够在回溯常态下得到解决。这场运动必须持续下去,直到政府彻底被击败为止。

警方滥暴

从运动爆发的一开始,香港警方对示威者的猛烈镇压震惊并激怒了香港人。在过去的两周内,警方更变本加厉,企图透过提高镇压力道来促成运动的分裂和弱化。

但是,警察暴力的持续性,特别是最近的升级,已经完全破坏了民众对警察和国家的幻想。香港警察现在被数以百万计的人所鄙视,认清警察的真面目,理解了警察是为了保护超级富豪资产并和统制地位而存在的一批武装部队。

8月14日,数百名香港地铁职员连署要求禁止警方在地铁站和列车内肆无忌惮地使用催泪瓦斯。在过去的三个月里,催泪瓦斯几乎变成香港空气的一部分,严重到药剂师工会公开呼吁警方停止使用它,并要求政府向居民分发防毒面具!催泪瓦斯专家Mónica Kräuter教授指出:一般来说,催泪瓦斯是绝对不能在室内使用的,瓦斯内的致癌化学物质将会滞留在密闭环境至少一周。

当然,这一切都没有阻止警察施暴。 8月31日晚上,警察冲进太子地铁站。一名目击者表示警方“进入地铁车厢并无差别追打民众,无论他们是抗议者还是一般乘客”。

“他们忽略了行为准则,不顾在车厢内发射催泪瓦斯实际上是致命的。此外,他们殴打无辜的人民,使他们受重伤。面对跪求他们住手的乘客,警察则施以痛打和和胡椒喷雾”。

以下令人震惊的视频中收录了整起事件:

警察暴力的激烈和普遍程度导致大量身负重伤的民众涌入医院。进而促成了在13家医院内工作的的数百名劳工举行了针对警方的静坐抗议活动。

警察滥暴事件已经变得非常普遍,层出不穷。然而,一个值得注意的发展是警察开始不断骚扰女性抗议者。同时开始部署和使用装有蓝色墨水的水炮卡车喷洒抗议民众(和不幸的路人们),以便警方日后容易识别。

这种野蛮行为不仅是一小群铁杆运动人士,而是香港社会绝大多数所认识到的威胁,所有年轻人和劳工阶级也清楚意识到这点,因而催生对警察暴行进行独立调查的诉求(至今仍然不为政府接受)。国家机器永远不会允许对其自身支柱的罪行进行真正的调查。人民如果要真正彻底的伸张正义,就必须要推翻政府。

政权使用阶级斗争方法

中共香港当局透过促使部分雇主开除声援运动的劳工,开始越来越在阶级基础上攻击抗议群众。国泰航空是香港的代表性航空公司,北京方面已明文禁止任何参与政治罢工的机组人员在往返中国大陆的航班上执勤。受到压力的资方也开始解雇罢工工人。至今至少有两名机长因此被开除。

8月23日,国泰港龙空勤工会主席施安娜被资方召会。资方人员并向她展示了她脸书活动的影本,其中包括支持8月5日总罢工的贴文(她与她工会旗下的许多国泰劳工一起参加了罢工)。随后施安娜遭到解职。

香港城市大学等大学校方警告学生不要参与抗议,甚至禁止政治讨论。 6月17日更有消息称:“警方可以自由使用医管局的查询系统,监视受伤抗议者的情况。医管局否认与警方分享资料,但至少有五名抗议者在医院求助时被捕”。 (香港自由新闻,8月28日)

9月2日,玛丽医院的数百名工作人员开始罢工反对镇压。

香港曾以自由和人权而闻名。这也只是个幻像,因为香港连普选制度也没有,更不用说大多数劳工在世界之最等级的超长工时和巨额生活支出下讨生活。但是,这些幻像被戳破了,世人看见了一个无所不用其极来捍卫其独裁政权的社会体制。

提防激将法

当局目前的策略是利用运动内部的混乱来分化它。他们了解群众内有一群抗议者偏好采取冒险、具戏剧性,却毫无效果的直接行动,例如冲击立法会。

当局希望通过刺激少数人士采取这些行动,整个运动的核心人士将孤立自己,促成群众的困惑和疲倦,并为更大规模的打压铺路。 

警察已经完全暴露自己身为保卫富豪资产的武装部队,并受到香港社会广泛唾弃。 //图片来源:Studio Incendo警察已经完全暴露自己身为保卫富豪资产的武装部队,并受到香港社会广泛唾弃。 //图片来源:Studio Incendo 

由于这些考量,政府于8月30日周五在光天化日之下拘捕了多名高调公众人物,如香港众志领袖黄之锋和周庭,以及立法会员谭文豪和区诺轩。另一位被捕的著名社运人士岑子杰在被捕过程中遭到殴打。

不幸的是,当局的激将法似乎奏效。民阵在搜捕潮后宣布取消游行,而不是以反抗大规模拘捕为借口,借力使力推动原先计划的大规模游行。结果,几百名铁杆抗议者孤军上街。

无论是出于挫败感还是为了向当下的小型抗议活动注入一些激进色彩,抗议者们开始保卫湾仔警政总署,向其投掷汽油弹。警方则以喷射蓝色墨水回敬,并借此在太子港铁站内施行无差别攻击行动。

自由主义的危险

这些激进但毫无结果的行动是整个运动的松散和无组织领导的结果。实际上,以阶级为基础来组织的运动会更加激进和有效。这意味着促成一个强大的总罢工,这也是不少基层抗议民众所向往的路线。它将使运动更具有结构性和纪律性,因为筹备一个罢工中,劳工和学生们必须召开群众会议并选举罢工委员会来协调它,以防止发生鲁莽和毫无效果的直接行动。

必须让移工参与抗争

作为一个国际都会,大约385,000名移工在香港求生,其中大多数来自菲律宾和印尼,主要担任家庭雇佣。这些劳工创造的价值虽然占香港生产总值的3.9%以上,但却受到极度压迫,面临欺凌和性骚扰,并生活在恶劣的环境中。据《香港自由新闻》报导,只有18%的在港移工拥有银行账户,而85%的移工们身负巨额债务。

当前运动的纯粹自由民主诉求无法解决最近爆发的资本主义社会矛盾,更不用说提供被压迫移工们的需要了。然而,事件的压力也让在港移工们开始表态。 8月28日,香港的菲律宾移工工会表示,其会员的许多雇主一直在试图利用骚乱强迫移工放弃他们已经微不足道的休息日。印尼移工工会也解释道,许多劳工很难适应雇主在现在情况下要求的新工作时间表。

移工是香港劳工阶级的一个重要部分。一个以连贯性社会主义观点为出发点的抗争运动可以透过让移工平等受惠于所有抗争成果来赢得他们的支持。赢得这部分劳工的加入也会为将阶级斗争传播到东南亚开辟道路,进而对中国帝国主义的地区利益产生额外的打击,增强整个运动的吸引力。例如,当菲律宾右翼总统杜特蒂日前访问中国,寻求依靠中国资本来加强菲律宾资产阶级的统治时,菲律宾SENTRO工会在8月下旬在其第四届大会上宣布他们对反送中抗争的声援。

反送中运动必须明确包括移工的要求,将它们纳为战斗社会主义纲领的一部分,使所有工人平等受益。如果运动可以大力提出这样的要求,从而吸引移工的支持,那么这一运动的阶级性质就会大大提高,并又向中国大陆劳工表明这是一场值得加入的阶级斗争。这也会证倒亲中共媒体试图分裂香港和大陆劳工的片面报导。包括移工参与抗争也意味着整个运动必须与移工们的资产阶级或小资产阶级的雇主决裂。这等份子目前也可能渗透于反送中运动之间,对整个运动产生不良影响。

在激进的基层和怯懦的劳工领导之间

不幸的是,目前参与反送中抗争的香港劳工领袖并不握有能够释放该运动的全部潜力的纲领计画。看看香港职工盟,虽然没有广泛被打工仔认真地视为他们的领导,但却起到了阻碍而不是鼓舞抗争的作用。虽然职工盟为了回应来自基层的巨大压力而呼吁罢工,但其领导层仍然将罢工行动的内容限制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同时满足于停留在自由民主的要求,而不是将抗争提升为一个为社会需求而战,对抗资本主义的战斗。

到目前为止,职工盟继续建议劳工们应以在获得雇主许可的情况下休假来“罢工”。虽然小型的罢工委员会已经从基层开始崛起,如于8月29日举行的,由21个行业的匿名劳工代表所发起的记者会就是一例。但职工盟领导们却只寻求扮演啦啦队,而不是借力使力积极组织劳工们参与罢委会的角色。这反覆导致罢工工人的数量远远低于我们过去一段时间目睹的百万人游行参与人数,甚至远低于职工盟自己的会员数字。在9月2日至3日的最新一次罢工中,超过40,000名劳工们勇敢地发动了罢工,但如果职工盟认真准备总罢工,它将能动员更多人。此外,职工盟看来也没有认真连结劳工行动于同时发动的罢课行动,让工人与学生们连结。

要将反送中运动向前推进,就需要一个社会主义纲领来扩大其吸引力并解决香港社会的根本问题,而所有问题的根本原因皆自于资本主义。 //图片来源:Studio Incendo要将反送中运动向前推进,就需要一个社会主义纲领来扩大其吸引力并解决香港社会的根本问题,而所有问题的根本原因皆自于资本主义。 //图片来源:Studio Incendo

尽管由中共直接控制的香港工会联合会(工联会),由于其在英国殖民时代下扮演的激进角色,得以将香港的大部分有组织工人置于其旗下,但长期以来,它一直是香港资产阶级控制劳工阶级的可靠利器。工联会屈服于资产阶级的程度,可见于其部分干部于1992年成为民主建设和改善民主联盟(民建联)的创始成员。民建联也现为香港首要的亲北京资产阶级政党。于一九九零年成立的职工盟在工联会明显退化的背景下成立,声称自己为劳工们提供了战斗性的另类选择。

如果职工盟是由一批具有社会主义观点的干部们领导,它可以很容易地利用工联会背叛所产生的政治真空,激励工联会最先进意识的劳工们加入他们,并将其转变为香港工人阶级无可争议的领导。尽管如此,职工盟领导人的胆怯改革主义观点,一直阻止工会诉诸如此策略。

任何在职工盟旗下有胆识,有阶级意识的劳工和青年现在必须在工会内宣传一份具启发性、战斗性的纲领,并通过主动组织罢工委员会和工作场所罢工投票的方式来严正挑战现有领导层的懦弱观点,集结所有劳工重塑一个具有战斗力的职工盟。他们还必须明确提出一个阶级独立的观点,解释劳工罢工不需要老板的同意,而组织一个劳工阶级群众党是所有香港工人挑战香港资产阶级专政的必要政治工具。这个政党必须完全提倡不仅是香港劳工,更是移工和中国大陆劳工的诉求。

需要更大胆的计划和组织

要将反送中运动向前推进,就需要一个社会主义纲领来扩大其吸引力并解决香港社会的根本问题,而所有问题的根本原因皆自于资本主义,而不仅仅是威权主义造成的。

非人的生活环境,高住房支出,低薪和长工时是香港劳工阶级每天所面临的压迫。他们需要民主权利,以便他们能够为自己的利益而改变社会,这也意味着握有一个社会主义纲领。港府背后的中南海政权是不会轻易屈服的,除非他们受到离家更近的威胁。香港劳工阶级所面对的问题与他们在中国大陆的劳工兄弟姐妹所面临的社会问题是一样的。如果劳工能够在港实施一份社会主义纲领,他们可以在中国大陆引发一场威胁北京政权和中国资本主义本身的群众运动。归根结底,这是香港唯一的救赎。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敬请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或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