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送中條例撤回,但須持續階級鬥爭!

 近來,香港的群眾運動從林鄭政府手中奪得了重要讓步,亦即撤回引爆本次危機,可能授權政府將在港人士引渡到中國大陸受審的送中法案。然而,撤回送中條例也僅是民間五大訴求之一,其他四項訴求,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警方濫權濫暴,仍然沒有被當局接受。

作為世界上最不平等的地方之一,香港人民至今沒有普選權。今次的群眾運動(以及國家對其的強硬態度)已經從頭到尾改變香港社會,日後也很難想像香港問題能夠在回溯常態下得到解決。這場運動必須持續下去,直到政府徹底被擊敗為止。

警方濫暴

從運動爆發的一開始,香港警方對示威者的猛烈鎮壓震驚並激怒了香港人。在過去的兩周內,警方更變本加厲,企圖透過提高鎮壓力道來促成運動的分裂和弱化。 

但是,警察暴力的持續性,特別是最近的升級,已經完全破壞了民眾對警察和國家的幻想。香港警察現在被數以百萬計的人所鄙視,認清警察的真面目,理解了警察是為了保護超級富豪資產並和統制地位而存在的一批武裝部隊。 

8月14日,數百名香港地鐵職員連署要求禁止警方在地鐵站和列車內肆無忌憚地使用催淚瓦斯。在過去的三個月裡,催淚瓦斯幾乎變成香港空氣的一部分,嚴重到藥劑師工會公開呼籲警方停止使用它,並要求政府向居民分發防毒面具! 催淚瓦斯專家Mónica Kräuter教授指出:一般來說,催淚瓦斯是絕對不能在室內使用的,瓦斯內的致癌化學物質將會滯留在密閉環境至少一週。

當然,這一切都沒有阻止警察施暴。 8月31日晚上,警察衝進太子地鐵站。一名目擊者表示警方“進入地鐵車廂並無差別追打民眾,無論他們是抗議者還是一般乘客”。

“他們忽略了行為準則,不顧在車廂內發射催淚瓦斯實際上是致命的。此外,他們毆打無辜的人民,使他們受重傷。面對跪求他們住手的乘客,警察則施以痛打和和胡椒噴霧”。

以下令人震驚的視頻中收錄了整起事件:

警察暴力的激烈和普遍程度導致大量身負重傷的民眾湧入醫院。進而促成了在13家醫院內工作的的數百名勞工舉行了針對警方的靜坐抗議活動。

警察濫暴事件已經變得非常普遍,層出不窮。然而,一個值得注意的發展是警察開始不斷騷擾女性抗議者。同時開始部署和使用裝有藍色墨水的水砲卡車噴灑抗議民眾(和不幸的路人們),以便警方日後容易識別。

這種野蠻行為不僅是一小群鐵桿運動人士,而是香港社會絕大多數所認識到的威脅,所有年輕人和勞工階級也清楚意識到這點,因而催生對警察暴行進行獨立調查的訴求(至今仍然不為政府接受)。國家機器永遠不會允許對其自身支柱的罪行進行真正的調查。人民如果要真正徹底的伸張正義,就必須要推翻政府。

政權使用階級鬥爭方法

中共香港當局透過促使部分僱主開除聲援運動的勞工,開始越來越在階級基礎上攻擊抗議群眾。國泰航空是香港的代表性航空公司,北京方面已明文禁止任何參與政治罷工的機組人員在往返中國大陸的航班上執勤。受到壓力的資方也開始解僱罷工工人。至今至少有兩名機長因此被開除。

8月23日,國泰港龍空勤工會主席施安娜被資方召會。資方人員並向她展示了她臉書活動的影本,其中包括支持8月5日總罷工的貼文(她與她工會旗下的許多國泰勞工一起參加了罷工)。隨後施安娜遭到解職。

香港城市大學等大學校方警告學生不要參與抗議,甚至禁止政治討論。6月17日更有消息稱:“警方可以自由使用醫管局的查詢系統,監視受傷抗議者的情況。醫管局否認與警方分享資料,但至少有五名抗議者在醫院求助時被捕”。(香港自由新聞,8月28日)

9月2日,瑪麗醫院的數百名工作人員開始罷工反對鎮壓。

香港曾以自由和人權而聞名。這也只是個幻像,因為香港連普選制度也沒有,更不用說大多數勞工在世界之最等級的超長工時和巨額生活支出下討生活。但是,這些幻像被戳破了,世人看見了一個無所不用其極來捍衛其獨裁政權的社會體制。

提防激將法

當局目前的策略是利用運動內部的混亂來分化它。他們了解群眾內有一群抗議者偏好採取冒險、具戲劇性,卻毫無效果的直接行動,例如衝擊立法會。

當局希望通過刺激少數人士採取這些行動,整個運動的核心人士將孤立自己,促成群眾的困惑和疲倦,並為更大規模的打壓鋪路。

警察已經完全暴露自己身為保衛富豪資產的武裝部隊,並受到香港社會廣泛唾棄。//圖片來源:Studio Incendo警察已經完全暴露自己身為保衛富豪資產的武裝部隊,並受到香港社會廣泛唾棄。//圖片來源:Studio Incendo 

由於這些考量,政府於8月30日週五在光天化日之下拘捕了多名高調公眾人物,如香港眾志領袖黃之鋒和周庭,以及立法會員譚文豪和區諾軒。另一位被捕的著名社運人士岑子杰在被捕過程中遭到毆打。

不幸的是,當局的激將法似乎奏效。民陣在搜捕潮後宣佈取消遊行,而不是以反抗大規模拘捕為藉口,借力使力推動原先計劃的大規模遊行。結果,幾百名鐵桿抗議者孤軍上街。

無論是出於挫敗感還是為了向當下的小型抗議活動注入一些激進色彩,抗議者們開始保衛灣仔警政總署,向其投擲汽油彈。警方則以噴射藍色墨水回敬,並藉此在太子港鐵站內施行無差別攻擊行動。

自由主義的危險

這些激進但毫無結果的行動是整個運動的鬆散和無組織領導的結果。實際上,以階級為基礎來組織的運動會更加激進和有效。這意味著促成一個強大的總罷工,這也是不少基層抗議民眾所嚮往的路線。它將使運動更具有結構性和紀律性,因為籌備一個罷工中,勞工和學生們必須召開群眾會議並選舉罷工委員會來協調它,以防止發生魯莽和毫無效果的直接行動。

必須讓移工參與抗爭

作為一個國際都會,大約385,000名移工在香港求生,其中大多數來自菲律賓和印尼,主要擔任家庭僱傭。這些勞工創造的價值雖然佔香港生產總值的3.9%以上,但卻受到極度壓迫,面臨欺凌和性騷擾,並生活在惡劣的環境中。據《香港自由新聞》報導,只有18%的在港移工擁有銀行賬戶,而85%的移工們身負鉅額債務。

當前運動的純粹自由民主訴求無法解決最近爆發的資本主義社會矛盾,更不用說提供被壓迫移工們的需要了。然而,事件的壓力也讓在港移工們開始表態。 8月28日,香港的菲律賓移工工會表示,其會員的許多雇主一直在試圖利用騷亂強迫移工放棄他們已經微不足道的休息日。印尼移工工會也解釋道,許多勞工很難適應雇主在現在情況下要求的新工作時間表。

移工是香港勞工階級的一個重要部分。一個以連貫性社會主義觀點為出發點的抗爭運動可以透過讓移工平等受惠於所有抗爭成果來贏得他們的支持。贏得這部分勞工的加入也會為將階級鬥爭傳播到東南亞開闢道路,進而對中國帝國主義的地區利益產生額外的打擊,增強整個運動的吸引力。例如,當菲律賓右翼總統杜特蒂日前訪問中國,尋求依靠中國資本來加強菲律賓資產階級的統治時,菲律賓SENTRO工會在8月下旬在其第四屆大會上宣布他們對反送中抗爭的聲援。 

反送中運動必須明確包括移工的要求,將它們納為戰鬥社會主義綱領的一部分,使所有工人平等受益。如果運動可以大力提出這樣的要求,從而吸引移工的支持,那麼這一運動的階級性質就會大大提高,並又向中國大陸勞工表明這是一場值得加入的階級鬥爭。這也會證倒親中共媒體試圖分裂香港和大陸勞工的片面報導。包括移工參與抗爭也意味著整個運動必須與移工們的資產階級或小資產階級的雇主決裂。這等份子目前也可能滲透於反送中運動之間,對整個運動產生不良影響。

在激進的基層和怯懦的勞工領導之間

不幸的是,目前參與反送中抗爭的香港勞工領袖並不握有能夠釋放該運動的全部潛力的綱領計畫。看看香港職工盟,雖然沒有廣泛被打工仔認真地視為他們的領導,但卻起到了阻礙而不是鼓舞抗爭的作用。雖然職工盟為了回應來自基層的巨大壓力而呼籲罷工,但其領導層仍然將罷工行動的內容限制在法律許可的範圍內,同時滿足於停留在自由民主的要求,而不是將抗爭提升為一個為社會需求而戰,對抗資本主義的戰鬥。

到目前為止,職工盟繼續建議勞工們應以在獲得雇主許可的情況下休假來“罷工”。雖然小型的罷工委員會已經從基層開始崛起,如於8月29日舉行的,由21個行業的匿名勞工代表所發起的記者會就是一例。但職工盟領導們卻只尋求扮演啦啦隊,而不是借力使力積極組織勞工們參與罷委會的角色。這反覆導致罷工工人的數量遠遠低於我們過去一段時間目睹的百萬人遊行參與人數,甚至遠低於職工盟自己的會員數字。在9月2日至3日的最新一次罷工中,超過40,000名勞工們勇敢地發動了罷工,但如果職工盟認真準備總罷工,它將能動員更多人。此外,職工盟看來也沒有認真連結勞工行動於同時發動的罷課行動,讓工人與學生們連結。 

要將反送中運動向前推進,就需要一個社會主義綱領來擴大其吸引力並解決香港社會的根本問題,而所有問題的根本原因皆自於資本主義。//圖片來源:Studio Incendo要將反送中運動向前推進,就需要一個社會主義綱領來擴大其吸引力並解決香港社會的根本問題,而所有問題的根本原因皆自於資本主義。//圖片來源:Studio Incendo 

儘管由中共直接控制的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 ),由於其在英國殖民時代下扮演的激進角色,得以將香港的大部分有組織工人置於其旗下,但長期以來,它一直是香港資產階級控制勞工階級的可靠利器。工聯會屈服於資產階級的程度,可見於其部分幹部於1992年成為民主建設和改善民主聯盟(民建聯)的創始成員。民建聯也現為香港首要的親北京資產階級政黨。於一九九零年成立的職工盟在工聯會明顯退化的背景下成立,聲稱自己為勞工們提供了戰鬥性的另類選擇。

如果職工盟是由一批具有社會主義觀點的幹部們領導,它可以很容易地利用工聯會背叛所產生的政治真空,激勵工聯會最先進意識的勞工們加入他們,並將其轉變為香港工人階級無可爭議的領導。儘管如此,職工盟領導人的膽怯改革主義觀點,一直阻止工會訴諸如此策略。

任何在職工盟旗下有膽識,有階級意識的勞工和青年現在必須在工會內宣傳一份具啟發性、戰鬥性的綱領,並通過主動組織罷工委員會和工作場所罷工投票的方式來嚴正挑戰現有領導層的懦弱觀點,集結所有勞工重塑一個具有戰鬥力的職工盟。他們還必須明確提出一個階級獨立的觀點,解釋勞工罷工不需要老闆的同意,而組織一個勞工階級群眾黨是所有香港工人挑戰香港資產階級專政的必要政治工具。這個政黨必須完全提倡不僅是香港勞工,更是移工和中國大陸勞工的訴求。

需要更大膽的計劃和組織

要將反送中運動向前推進,就需要一個社會主義綱領來擴大其吸引力並解決香港社會的根本問題,而所有問題的根本原因皆自於資本主義,而不僅僅是威權主義造成的。

非人的生活環境,高住房支出,低薪和長工時是香港勞工階級每天所面臨的壓迫。他們需要民主權利,以便他們能夠為自己的利益而改變社會,這也意味著握有一個社會主義綱領。港府背後的中南海政權是不會輕易屈服的,除非他們受到離家更近的威脅。香港勞工階級所面對的問題與他們在中國大陸的勞工兄弟姐妹所面臨的社會問題是一樣的。如果勞工能夠在港實施一份社會主義綱領,他們可以在中國大陸引發一場威脅北京政權和中國資本主義本身的群眾運動。歸根結底,這是香港唯一的救贖。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敬請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或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