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巴嫩:震撼腐败政权的贝鲁特市大爆炸

2020年8月4日,黎巴嫩首都发生了一场大爆炸,导致了无数的破坏与伤亡。这场悲剧是一场早晚都要爆发的灾难,并且会引发群众们反对社会顶端腐败集团的愤怒。只有劳工阶级的斗争,才能将这般无法令人容忍的情况划上休止符。 (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0年8月5日)

8月4日,贝鲁特市被猛然唤醒,并目睹了这一场摧毁黎巴嫩首都市中心,如灾难般的大爆炸所带来的惨烈后果。许多建筑物被炸毁,交通工具等等的车辆被震飞到半空中,大范围内的窗户玻璃都被震碎。

过去好几年来,贝鲁特市见过许多可怕的破坏场面,但这场大爆炸也许是对这座城市打击最大的事件。

在人们用手机拍下的影片显示了,当时爆炸地点烟雾浓密,很快地随后发生第一次爆炸,而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波及了数公里远。在第一次爆炸之后,又发生了第二次更大的爆炸,其爆炸声响远在赛普勒斯都能听见。

与核爆过后相似的、不祥的巨大蕈状云,在城市上空高高升起。随着建筑物倒塌,大量的玻璃碎片像冰雹雨一般洒落到饱受惊吓的人们身上。

数百位惊魂未定且满身是血的民众在街上游荡并寻求救援。但贝鲁特市的医院已经由于新冠疫情挤满病患,现在更是水泄不通。许多人仍然被埋在废墟之下,而这座骄傲城市的中心已沦为废墟。

实际死亡人数尚未公布,但肯定要远高于一开始所报导的“数十人”。这场爆炸发生在酷暑将要结束,而人们正在街上闲暇漫步之时的一天。这场爆炸发生在城市内的港口区,这里随处都是人们聚集的酒吧与餐馆。

黎巴嫩红十字会的主席说,有超过4,000人受伤,其中有些人是重伤,而死亡人数可能上看100人。考虑到爆炸摧毁的范围,这个数据看来是太过保守了。

有许多人至今仍下落不明。当救难工作人员冒着生命危险在港区废墟持续搜救,而受损的建地已经变成危楼并随时有可能崩毁时,还有受难者被困在倒塌的建筑物内。

这场爆炸摧毁了贝鲁特市港区的重要粮仓。整个黎巴嫩有80%的小麦仰赖港区的进口。但现在贝鲁特港一时之间已经无法运作。

这场爆炸是一场真正末日级别的人类悲剧。而这起事件将对黎巴嫩造成最严重的后果。

黎巴嫩的危机

这场恐怖的爆炸彻彻底底地震撼了黎巴嫩社会。而这场灾难就发生在这个国家即将被经济、社会与政治危机所撕裂的时刻。

经济的危机使大多数黎巴嫩人民陷入了贫困。黎巴嫩工人们面对着货币崩溃、物价飞涨、失业飙升,这些惨烈的生活情况。越来越多的工人无法养活自己。

那些惊恐的政客们惧怕愤怒民众的反应,拼命地挽救自己的权威,但那些权威甚至在眼下的灾难发生之前,就已沦为废墟。

现在这些政客开始开出任何空头支票:事件罪嫌将要被严惩;人们的家园将要被重建;因爆炸而震碎的窗户将会被修复——而这一切开销都由政府支出。

黎巴嫩总理哈桑.迪亚布(Hassan Diab)誓言,那些贝鲁特市港区大爆炸的责任者将会“付出代价”。现在他把这场灾难,归咎到2,700吨可被做为肥料与爆裂物的硝酸铵。

但比起修复统治集团的信誉,达成这些允诺的奇迹要简单得多。没有人会再相信这个政府,也没有人相信这个政府的说词了。现在人们要求的,是对这场灾难爆发原因的解释。

谁该负责?

许多人第一个想到的,是恐怖攻击的可能性。就目前区域内极端的不稳定,以及黎巴嫩社会特别脆弱的情况,不排除有恐怖攻击的可能性。但这似乎不是当前最有可能的解释。

另一种可能性则指向外国势力。黎巴嫩长期以来一直是各个外国势力所干预的对象,因此这也许也是一个合理的假设。华府可能会是被直接指责的对象,川普对伊朗的敌视态度让黎巴嫩成为可能的目标。

但在这个世界上最火爆冲突的区域,美国人已经从过度干预中东地区国家的危险中,获得了惨痛的经验。如果美国要发动如此大型的恐攻行动,那它也会要求在以色列的盟友代为执行。

尽管爆炸的确切原因尚不清楚,但很显然的,这场爆炸除了与统治并掠夺黎巴嫩多年的资本统治精英其无处不在的腐败有所关联,否则这种诡异的事故永远不会发生。//图片来源:公共领域尽管爆炸的确切原因尚不清楚,但很显然的,这场爆炸除了与统治并掠夺黎巴嫩多年的资本统治精英其无处不在的腐败有所关联,否则这种诡异的事故永远不会发生。//图片来源:公共领域

然而,黎巴嫩与以色列之间的紧张关系在近期内来到最高点,随之而来的是两国边境不时爆发的暴力冲突也愈来越频繁。不久前,以色列在叙利亚境内发动的袭击,杀害了誓言报仇的黎巴嫩真主党士兵。那,以色列政府对这起大爆炸要负起责任吗?

以色列立即否认对贝鲁特市大爆炸的所有责任。当然,我们通常对以色列官方的否认有所怀疑。但在这件事上,以国可能在说实话。

撇开其他事情不说,这种坚决的否认与以色列面对种种指控的一贯回应是一反常态的,过去以色列对于指控的态度是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以色列这种偏离过去模式的做法是非常不寻常的,而在眼下的情况,我们也许应该相信以色列的说法。

更耐人寻味的是黎巴嫩政府的反应。黎巴嫩的内部安全首长说,这场爆炸发生在存放大量高危爆炸物质的区域。事情也许是正如同他所说的。但这种解释恰好也解释不了任何事。

尽管爆炸的确切原因尚不清楚,但很显然的,这场爆炸除了与统治并掠夺黎巴嫩多年的资本统治精英其无处不在的腐败有所关联,否则这种诡异的事故永远不会发生。

直到现在,在经历了一场可怕的灾难之后,大多数黎巴嫩人才知道,有2,750吨致命的硝酸铵在过去六年都被存放在贝鲁特市港区的仓库中。

但是网路上所公开的记录与文件显示,黎巴嫩的高层官员,在这六年内都知道这些硝酸铵被存放在贝鲁特市港区的12号停机坪中。而且他们也充分意识到这些硝酸铵带来的危险。

早晚都要爆发的灾难

半岛电视台已经揭露了一些关于这些致命仓储货柜的来源:

“这些硝酸铵货柜是由摩尔多瓦的俄罗斯海运船Rhosus号所运送,并于2013年9月停靠在黎巴嫩。根据船舶查询网站《Fleetmon》所提供的消息指出,当时Rhosus号正由格鲁吉亚出发,终点是莫三比克。”

“根据代表船组员的律师表示,当时Rhosus号在海上遇到了技术问题,被迫停靠在贝鲁特市港区(相关文件PDF)。但黎巴嫩的官员禁止Rhosus号再次出航,而最终Rhosus号的老板与船组员只能放弃船只——《Fleetmon》网站上已经证实了部份的消息。”

“Rhosus号满载硝酸铵的危险货柜,被卸载并安置在贝鲁特市港区的12号停机坪,而此设施是位于黎巴嫩首都正门口,并朝向主要的西南高速公路干道的一栋大型灰色建筑。”

“根据网路上共享的文件指出,几个月后,2014年6月27日,黎巴嫩前海关局长沙菲克.梅西(Shafik Merhi),向一位未具名的'紧急事项法官'致信,要求处理该货柜。”

“海关局官员在接下来的三年内,至少致信五次(2014年11月5号、2015年5月6号、2016年5月20号、2016年10月13号、2017年10月27号),以要求法官做出指示。海关局提出了三项意见:将这些硝酸铵出口、移交给黎巴嫩军队、或出售给私人拥有的黎巴嫩炸药公司。”

“2016年寄出的一封信指出,法官对先前的请求'没有回覆'。”

“这份信恳求道:

“有鉴于将这些硝酸铵货物在不适当的气候条件下存放于停机坪中的严重危害,我们重申我们的要求,请海军机构立即重新出口这些货物,以维护港区及其工作人员的安全,或者同意将这批货物出售给黎巴嫩炸药公司。 “

“但是再次地,对方没有回覆。 ”

“一年后,新的黎巴嫩海关总署署长(Badri Daher)巴德里.达赫尔再次给法官写信。 ”

“在2017年10月23日的信中,达赫尔署长敦促法官对此事做出裁决,因为存在着'将这些货物留在港区,以及在港区工作的人的危险' 。 ”

“将近三年后,这些硝酸铵货物仍在停机坪中。 ”

黎巴嫩的腐败资产阶级政权

极度天真或愚蠢的外国记者与观察家会问道:如何在人口稠密的地区,将大量易爆性物质存放如此长的时间(自2014年以来)?并且还是该国首都的中心地带?

这些媒体或名嘴可能对这样的情况感到惊讶。更令人惊讶的是,这些人当中没有人对于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态提出质疑。没有人展开任何调查。又或者他们调查过了,也没有人提出任何报导,也没有执行任何逮捕行动,而这桶巨大的火药就这样留了下来,直到将整个贝鲁特市港区炸到天上。

但在黎巴嫩,由于答案已为人所知的好理由,没有人会妄想做出这样的提问。这就是黎巴嫩政府处理公共事务的方式。因此,事情就是发生了。因此,只要任由当前的腐败体制继续运行,这些政府官僚也将一直存在。

大部份的黎巴嫩人都明白根本的原因是什么:在腐败资本政治阶级所运作的国家中,普遍的管理不当。在当地人眼中,贝鲁特市港区是为人所知的“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的巢穴”——这个地方藏匿着大量被侵吞的国家资金,并能向官员行贿,以免支付关税。

几十年来,黎巴嫩政客与官僚们都规避了这些罪行。但是凡事都有其局限性。黎巴嫩人民现在已经忍无可忍。这场大爆炸只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半岛电视台报导了黎巴嫩社会学家与政治活动家里马.马杰德(Rima Majed)所说的话:

“贝鲁特市已经完了,而过去统治这个国家数十年的人也将吃不完兜着走。这些政客就是一群罪犯,而这场爆炸也许是他们至今犯过最大的罪行。 ”

经济崩盘

运作黎巴嫩这个国家的贼人主导了前所未有的经济崩盘。这些人的腐败已经是深入骨髓。黎巴嫩镑已经有了明显的崩盘。里拉(Lira)也大幅贬值。

但是,尽管官方的汇率是每1,500黎巴嫩里拉兑换1美元,在黑市可能是4,300里拉兑换1美元。富人能藉由猜测货币汇率来快速获利。富人变得更富,而恶性通货膨胀却摧毁了穷人的生活水平线,并清空了中产阶级的毕生积蓄。

一小撮屈指可数的超富有资本家寄生虫透过了欺诈、窃盗与腐败而赚了大钱。他们掠夺公共财政来充实自己的资产,同时积累公债,到了让黎巴嫩政府不可避免地在3月份必须拖欠债务的地步。他们就如字面上的意思,使他们的国家破产了。

黎巴嫩政府转而将希望寄托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以及其他的国际贷款配套计划。但是国际资产阶级不会乖乖奉上大把大把的钞票,交给贝鲁特市的那群腐败骗子。

并不是说这些国际资产阶级特别关切腐败的道德问题,而是担心(这样的担心非常正确)贝鲁特市的衣冠禽兽会把这些现金收到自己的口袋里,并增加他们无力偿还的新债务。

其结果就是,这些人只是一直在磨磨蹭蹭的毫无做为。然而,面对现在这场令人震惊的人类悲剧,他们也被迫至少提供一些援助。再次证明,这些人不是多么有人道主义上的考量,而只是出于担心在区域内黎巴嫩的完全崩盘。

但是那些所谓的外国援助也无法解决黎巴嫩的种种难题。除了拉高债务,无法解决任何事。基本的问题没有一个能够解决,而摆在黎巴嫩人民的面前只有国债帐单。

对黎巴嫩而言,新冠疫情爆发的伤害,相较于其他国家要更加严峻,让黎巴嫩人民的痛苦雪上加霜。工人面临着要不是饿死在家中,就是冒着被病毒感染死亡的风险出门工作。

把这些贼人,一个不留的驱逐出去!

只要黎巴嫩人民的生活,还被少数欲求不满的亿万富翁与其腐败的政客傀儡所控制,任何根本上的改变就无法发生。

声称支持穷人的真主党,自2018选举后就领导着一个全国联合政府。但这个政府有为了帮助穷人与劳工阶级而有所作为吗?这个政府执行了各种撙节政策,反过头来对付将选票投给它的人民。

由哈桑.迪亚布所领导的新政府,完全无法解决当前黎巴嫩所面对的问题。应该也没有人会感到震惊,因为他们本来就未曾想过能解决什么。而这个新政府则是由真主党、阿马尔运动(Amal Movement)、自由卫国运动(Free Patriotic Movement)支持与认可的。

同样的政党与同一群政客继续干涉新政府,并且运作国家超过了两年。政府根本没有改组过,而是同一个维持现状的政府,导致黎巴嫩步入了今天这般田地。

对于这些说一套做一套的掌权政客们,我们不会再给予半点信任。这些人都必须驱逐出去。群众们只能信任他们自己的力量。

必须做出根本上的变革

2019年,整个黎巴嫩被大型示威运动所震撼了,而且这场示威运动打破了所有教派与宗教的界线,团结了所有被剥削的人们来反对政府。

在这个只有600万人口的小国家,有将近200万的抗议群众走上街头,要求政府下台。这给予了全中东地区的工人与青年真正的启发——确切的说,是全世界的工人与青年。

就算是新冠病毒的疫情大流行,都无法抑止革命。在今年4月28日,劳动人民再次涌入黎巴嫩街头,向政府公开示威。

亲爱的黎巴嫩工人与青年们!

将这般无法令人容忍的情况划上休止符的时刻已经来到。

黎巴嫩的群众在去年已经展现了他们的革命潜力,他们必须继续抗争,推翻这个腐朽的体制。 //图片来源:公平使用黎巴嫩的群众在去年已经展现了他们的革命潜力,他们必须继续抗争,推翻这个腐朽的体制。 //图片来源:公平使用

黎巴嫩人民要求的不是各式各样的改良,而是根本上的社会变革——实际上,就是要求一场革命。

亲爱的黎巴嫩工人与青年啊!您手上掌握着一股巨大的力量。没有劳工阶级的许可,电灯不会发光、车辆不会行驶、电话不会铃响。

动员一切力量,去推翻让黎巴嫩陷入可悲窘境的这个邪恶、腐败、不公正的政权,是绝对必要的。

切勿听信于某些人的妖言惑众,他们是要您远离街头、要您等待良辰吉时、要您相信那些使您走向败亡的人,现在会为了您而创造奇迹。

这些都是谎言,公然且可耻的谎言——就像其他长久以来用来搪塞您的谎言一样。

您不能对政府,以及那些直接或间接支持政府的政党与领袖,抱持着任何的信任。

这当中尤其危险以及反革命的,是那些想方设法,用教派或宗教界线来分化你们的各种势力。劳工阶级的唯一优势,就取决于其团结一致。我们绝不容许任何人或任何事,来破坏劳工阶级的团结一致。

基督徒与穆斯林、逊尼派与什叶派、男女老少——社会上所有受压迫者与被剥削者必须联合起来,打击共同的敌人。团结则存,分裂则亡!让这句话成为黎巴嫩社会主义革命的斗争口号!

群众们只能信任他们自己的力量。一旦群众们为了改变社会而动员起来,世界上没有任何势力能打倒你们。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