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巴嫩革命:階級憤怒的大爆發

上週在貝魯特市的大爆炸,引發了憤怒與鬥爭的爆發,黎巴嫩的群眾再次走上街頭。對此我們做出以下聲援:除了自己,不要相信任何人! 黎巴嫩工人們,推翻整個腐敗的體制吧!(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0年8月10日)

2020年8月4日,一場驚天動地的爆炸震撼了貝魯特市。貝魯特市港區被夷為平地,爆破範圍約9公里的一切都受到損毀。爆炸的力道如此之大,以至於遠在264公里以外的塞普勒斯,都能感到窗戶的搖晃。在爆炸發生後,目前共計有6,000餘人受傷,158人死亡,而數字還在攀升中。這場爆炸的所造成的損失也使30萬人無家可歸。

黎巴嫩的人民已經開始抗爭。黎巴嫩的統治階級將這個國家推到懸崖邊緣,使經濟狀況完全崩解。面對貨幣貶值從而導致了惡性通膨,45%的黎巴嫩人民被預期在2020年掉入貧窮線以下--而這都只是在新冠病毒疫情或大爆炸事故之前的預期。面對接二連三的社會危機,黎巴嫩人民早已陷入水深火熱之中。因此在這場悲劇性的災難發生後,群眾會再次走上街頭是毫不意外的。

2019年,黎巴嫩境內就已經爆發超過兩百萬人示威並要求政府倒台的運動。而今次的示威是自去年以來最大規模示威的群眾運動人們又再一次的集結起來了。在貝魯特市一場10,000人的抗議行動中,群眾們要求對整個體制做出改變。這些抗議群眾都正確地認識到,他們需要的不是單純的換掉一批在上位者,而是要透過根本性的變革才能完全驅逐這些腐敗政客。

儘管先後遭到鎮暴警察與軍方的攻擊,群眾仍然採取了反擊,並持續往國民大會前進。黎巴嫩銀行業協會總部被洗劫一空之後付之一炬,透露了群眾們對富人資本菁英的深惡痛絕。群眾再次吶喊“人民要政權倒台”的口號。

重生的群眾運動

在8月4日貝魯特市大爆炸後,黎巴嫩真主黨支持的政府立即呼籲全國要團結一致來渡過過這場危機。這種好聽的話術在過去幾年也許奏效,但現在群眾立即拒絕了這一說法。之後群眾往國會廣場前進,並打算佔領這一廣場,但被軍方擋了下來。隨之而來的是一觸即發的對峙場面,許多抗議群眾呼籲軍人加入這場行動,共同來反對統治階級。有一名女子大喊:“軍隊真的在現場嗎?...請加入我們的行列吧!我們能一起對抗這個政府!”另一位抗議者則對士兵們大喊:“誰要來餵養你們的孩子,誰能給予他們醫療與照護? 你跟我們的處境是一樣的”。

在烈士廣場(Martyrs’ Square)上,群眾們架起了帶有諷刺意味的絞刑台,具體地展現了他們的憤怒。真主黨總書記哈桑.納斯魯拉(Hassan Nasrallah)、前總理薩德.哈里里(Saad Hariri),兩人的人型立牌都被群眾象徵性的處以絞刑。這兩位政客都屬於擁有軍人背景的總統奧恩(Michel Aoun)以及其勢力強大的女婿、自由衛國運動領袖紀伯倫.巴西勒(Gebran Bassil)的陣營。這場運動要求統治階級為他們的貪腐與瀆職負責,並將一般勞動人民所面對的問題正確地歸咎於統治階級。一名抗議者在諷刺意味的絞刑架旁拍照時,說:“這裡就是這些政客們應該被絞死的地方。”

我們必須要注意到,這些群眾的憤怒不是現在才有的。儘管黎巴嫩的政客與統治集團很快就談到要將“事件的責任者繩之以法”ㄧ然而他們只需照照鏡子,就知道誰是黎巴嫩困境的罪責者。許多年以來,當黎巴嫩人民在貧窮中焦頭爛額時,這個國家的少數菁英卻是奢華無度且貪污自肥。污水處理甚至變成黎巴嫩的一個問題,由於基礎設施的破敗,政府將大量的廢水直接往地中海裡傾倒。垃圾處理也面臨類似的問題,而政府官員只是任由廢棄物堆放在大街上。只有前幾年所發生的大規模抗議活動,才迫使政府處理這個些基本民生問題。在這樣腐敗的施政基礎上,有超過三分之一的黎巴嫩工人因為經濟的危機而失業。

從字面上與比喻上看,貝魯特市的大爆炸顯然就是那最後一根稻草。黎巴嫩的統治階級只顧著中飽私囊,卻把一顆定時炸彈留在城市中心。而現在,群眾們正在追究這些人的責任。

不要讓這場運動被收割!

在2019年10月的運動其中寶貴的經驗之一,是黎巴嫩群眾表現出的巨大團結。 由於沒有被宗教或政治派系給分化,當200萬人走上街頭時,群眾捨棄了宗教宗派主義。在幾週內,前哈里里政府就被顛覆了。當時,黎巴嫩統治階級所打算的詭計,就是過去數十年以來的套路,沿著宗派路線將黎巴嫩的群眾分化開來。但他們的詭計沒有得逞,運動本身依舊十分團結。

現在我們已經看到在這場大爆炸過後,所產生的同樣的團結精神。全國各地群眾都自行組成了搜救大隊,來協助貝魯特的救災工作與清理廢墟,與政府的無所作為形成強烈對比。權貴代表們不敢走到街頭上,因為一旦被認出來肯定要受到群眾的叫囂。用來清理廢墟的鐵鏟、圓鍬、掃帚,現在反過來要對抗政府建制,以及國民大會的混凝土牆。

現在統治階級們也打算採取與過去相同的宗派分化策略。特別是右翼反動的黎巴嫩長槍黨(Kataeb Party)現在正打算利用這場運動,以便在新政府成立時取得優勢地位。長槍黨領袖納札爾.納哈里安(Nazar Najarian),也在貝魯特市大爆炸中喪生。而三名長槍黨國會議員卻把悲情當成一個機會利用,當下就宣佈退出國會,而長槍黨主席薩米.蓋馬耶爾(Samy Gemayel)表示,所有群眾都應該加入“新黎巴嫩”的誕生。長槍黨,甚至是其他“反對黨”的口號都開始滲透這場運動。特別是“解除真主黨武裝”,或“貝魯特市是一座沒有武器的城市”的口號,已經被一些抗議群眾使用。這些口號,都與長槍黨聲討真主黨繳出所有以“民主”與“憲政主義”為幌子的武器的要求相呼應。

這些口號都是一場騙局,與模糊焦點的手段。長槍黨對於協助黎巴嫩人民完全不感興趣。長槍黨與以色列國軍在黎巴嫩內戰中一同對巴勒斯坦人,左翼阿拉伯社會主義者與共產主義者持續進行了多次的屠殺。長槍黨在這場運動中的所有動作,背後動機是要將這場運動從垮台整個體制的訴求,偏離成單純的政權轉移。長槍黨一定是希望真主黨垮台,以便他們能奪取政權,然後延續過去數十年我們所見過的不公不義。這些都是我們已經看過無數次的宗派算計。而正是這些過去的挑撥離間,導致了黎巴嫩內戰,並讓勞工階級付出了慘痛代價。

我們必須清楚地意識到:沒有任何一個代表黎巴嫩統治階級的政黨,會是群眾的盟友。正如2019年運動的口號:“所謂他們所有人,指的是他們而已”。我們不能給予這些同為下三濫的罪犯,哪怕是一丁點的信任。

帝國主義的虛偽

而個別的帝國主義強權,也都快速地向抗議群眾散播他們的“支持”。首先是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由他帶領著這群披著羊皮的惡狼。法國政府日前宣稱將會召開救災峰會,以集結對黎巴嫩的援助。在大爆炸摧毀城市後,馬克宏本人也短暫地造訪過貝魯特市。美國也擺出姿態,口頭上捍衛了抗議群眾的和平抗議權。 乍看之下,黎巴嫩似乎有很多國際間的老大哥在相挺。

當我們回顧黎巴嫩被法國殖民的歷史時,就顯得馬克宏尤其虛偽。當前以宗教為基礎的宗派政治體制,最早是由於法國要維持其殖民統治所建立且完善的。而讓黎巴嫩在形式上獨立的條件,就是要維持這個體制的完整,用來確保帝國主義能在黎巴嫩持續發揮影響力,並致使了那些統治階級一直使用到今天的政治分化。馬克宏對黎巴嫩與法國之間的連結提出了一些見解。但這種“傳統關係”實際上就像是奴隸主與奴隸的關係,而黎巴嫩統治階級經常會在有需要的時候向法國靠攏。而法國也經常投入新的資金,累積了至少數以十億計,但卻被一直揮霍並用於維持現狀。

事實是,馬克宏有他的政治算計。對這位法國總統而言,本國內部的情況並沒有好轉。他在法國普遍受到工人的抨擊,民調支持率只有38%。毫無疑問,馬克宏希望能把焦點轉移到他在國際間的善行,同時與黎巴嫩步履蹣跚的統治階級保持牢固的關係。

最重要的是,各個帝國主義強權想利用這場災難推動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所制定的經濟“改革”(寫做改革,讀做惡改),與腐敗的黎巴嫩統治階級結成親蜜的盟友,設想要加劇黎巴嫩的慘況,並強化帝國主義勢力的統治。

執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大老闆們幾乎沒有掩飾他們犬儒的算計。當受災的人們還被壓在瓦礫堆下等待救援時,IMF的董事經理克里斯塔琳娜.喬治歐娃(Kristalina Georgieva)發表聲明:“IMF將竭盡所能的援助黎巴嫩人民。而這些必須克服在重點改革的討論中的僵局,並制定一個有意義的計劃來扭轉經濟,以及建立對國家未來的責任感和信任。”(我們的重點)

我們知道IMF在談到“改革”時將其視為“重點”的意思。在過去的幾年中,IMF一直堅持大幅削減政府預算:削減公共部門工人的工資、取消電氣補貼,加重增值稅、削減養老金等等。這些人想讓工人和窮人為他們的體制危機買單。

不論是馬克宏,或者是其他帝國主義強權,都對黎巴嫩的實際變革沒有興趣。數十年來,這些力量一直在支撐著黎巴嫩的軍閥,以及其不斷轉變的同盟網絡。黎巴嫩的現狀之所以如此,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這些強權都在爭奪該國的控制權。群眾不能尋求他們的支持,因為這等於是與魔鬼做交易。

革命是唯一的出路

很顯然,黎巴嫩的局勢十分嚴峻。人們在大街上受苦,而曾經的中東明珠貝魯特市,現在也成了一片廢墟。但是常言道:“黎明之前總是最黑暗的。”這樣情況只有一個解決之道,也就是由黎巴嫩人民推翻當前體制,並奪取政權,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在黎巴嫩本國就能尋得重建貝魯特市,與安置成千上萬無家可歸者所需的巨額資金。資本家與億萬富翁騙子的資產應該要被沒收,並把這些資產投入於一個不為追求利潤、工人民主的生產計劃。貪腐是一個庇護與剝削的腐爛資本體制的徵兆。根除貪腐就意味著掃除資本主義本身,並由民主的工人政府取代。

要建立這樣的政府,群眾唯一能依靠的只有自身所擁有的力量。我們必須拒絕所有統治者政黨與帝國主義強權的提議,因為所有這些勢力都會為了自己的目的,試圖分化與削弱這場運動。反之,勞工階級運動必須與所有工人一起進行鬥爭,並建立一場黎巴嫩人民的革命。一旦遭到分化,那這場運動就很有可能會失敗。但如果這場運動可以團結一致,那在黎巴嫩就沒有任何力量可以打敗工人。往勝利邁進吧!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