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亞馬遜勞工組織工會經驗的啟示

國際社會對美國阿拉巴馬州小城貝塞默亞馬遜勞工抗爭的注意提醒了我們:在世界資本主義的大本營內,階級抗爭是活躍的!從義大利緬甸,數以百萬計的人目睹了世界第三大的公司在貝塞默倉庫與工人的對峙。美國零售、批發和百貨公司工會(Retail, Wholesale, and Department Store Union,RWDSU)承擔了組織這間僱用了6000名勞工的倉庫。此外,此工會目前也在亞馬遜美國的110個批發中心內發動組織嘗試。

這個在由世界首富所擁有的美國大企業巨頭內組織工會的運動,已經成為全球數百萬低工資工人的希望象徵。一份民調顯示77%的美國民眾壓倒性地支持貝塞默勞工的組織行動。這與最近顯示勞工運動的支持率是半個多世紀以來最高的各個調查是連貫的。尤其是在34歲以下的工人中,71%的人贊成組織工會。勞工對加入工會的興趣之提升代表著一個具體問題,尤其是在重大社會危機中。平均而言,工會工人的工資較非工會工人多出18%,福利多出94%,此外還能改善工作保障和工作條件。

我們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IMT)全心全意支持這些工人成立工會的抗爭,我們將持續支持他們。鑒於社會上的這種情緒和貝塞默運動在頭條新聞中的突出地位,這項努力近日遭到的挫敗不可避免地讓數百萬人感到失望。但是,嚴肅的鬥士們沒有理由沮喪,也沒有理由從這次挫折中得出悲觀的結論。我們的任務是研究事實,審視失利的原因,重整旗鼓,迎接未來。這次和其他抗爭的教訓為我們指明了通往最終勝利的道路。

工人階級具有巨大的潛在力量,一旦它堅定地行動起來,就無法停止。然而,這股力量必須正確地被調動。對付亞馬遜這樣的公司,需要更廣泛的勞工運動提供真正的資源,而不僅僅是口頭上的服務或抽像的團結。這些資源必須以勝利的策略為指導,從美國勞工歷史的正反兩方面的教訓中仔細收集。

工會領導的策略

美國國家勞動關係委員會(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Board)報告了代表工會組織投票的正式結果。計票結果是738票支持成立工會,1798票反對。在5,876張潛在的投票這種,似乎由3,041人做出表決。其中有505張選票只要受到亞馬遜資方質疑。另有76張選票被視為「廢票」。約45%的工人投了棄權票,這說明他們至少對成立工會的想法持開放態度,但受到公司的巨大壓力,並同時對零售、批發和百貨公司工會領導層的策略缺乏信心。

當亞馬遜調動全部資源,使出渾身解數來打敗工人時,工會領導層卻試圖以遵守顯然旨在幫助老板獲勝的法律來組織工作場所。同時,工會領導層沒有提出實質的戰鬥方案——即工會可以帶來什麼樣的工資、福利和工作條件——而是把工會組織描述為一種「階段性」運動。他們把投票承認工會僅僅作為第一階段,只有在以後他們才會提出具體的訴求——而不是理解所有這些都是相互關聯的。以這種方式來組織工會,當然錯判了整個階級抗爭的邏輯。畢竟,將工人結合成工會的目的是為了集體與雇主抗爭,為所有人贏得更好的工資、福利和條件。

在初步結果公布後,零售、批發和百貨公司工會的全國主席斯圖爾特·阿普爾鮑姆(Stuart Applebaum)在一篇聲明中宣稱:「我們的制度已經崩潰了。亞馬遜充分利用了這一點,我們將呼籲勞動關係委員會追究亞馬遜在投票期間的非法和惡劣行為的責任。」(我們的重點)。

這暴露了工會領導層策略背後的錯誤方法。在提到勞動關係委員會選舉時,阿普爾鮑姆談到了「我們的制度」,而他真正談論的是由資本家政府立法並由其國家執行的勞工控制制度。然後他呼籲資產階級政府的勞動關係委員會來解決這個問題。

毋庸置疑,任何贏得工會承認和雇主簽訂穩固合約的策略,都需要更廣泛的工人階級的聯合力量——而不是來自代表整個統治階級的國家政府的「支援」。

任何贏得工會承認和雇主簽訂穩固合約的策略,都需要更廣泛的工人階級的聯合力量。//圖片來源:Phil Murphy, Flickr任何贏得工會承認和雇主簽訂穩固合約的策略,都需要更廣泛的工人階級的聯合力量。//圖片來源:Phil Murphy, Flickr

由勞動關係委員會主持的工會承認投票

過去的美國總統小羅斯福於1930年代簽署了《瓦格納法案》(Wagner Act),成立了全國勞動關係委員會,以遏止社會基層日益增長的不滿情緒和勞工激進主義的威脅,聲稱這樣可以保障工人加入工會的權利。實際上,工人階級是通過犧牲、激進的抗爭和被稱為「靜坐罷工」的工廠佔領浪潮來建立工會的。當時在產業工會聯合會(CIO)旗下的各大工會是通過革命性的階級抗爭建立起來的——而不是簡單地簽署工會會員卡,等待勞動關係委員會舉行選舉。

小羅斯福的目標是將勞工運動從階級抗爭策略引向依靠「公正的」勞動關係委員會來「保障」工人的權利。但我們要清楚地理解:社會上只有一種力量可以保障這些權利——工人階級本身的組織力量。把我們的信心或幻想寄托在勞動關係委員會或其他聯邦或州的勞動法規上,不僅是天真,而且是致命的。

雖然許多工會的確是通過勞動關係委員會開辦的選票正式組織起來的。然而,贏得工會承認只是抗爭的開始。工會當初是如何組織起來的,對工人能贏得什麼樣的合約有著重大影響。

當工人在面對資方的威脅和報復,且認識到並感受到自己的集體力量時,這就給了他們一個真正的理由來共同爭取工會的承認。尤其我們今天的情況下,普通勞工不會為了「以後再贏得合約」這種模糊承諾而拿自己的生命冒險。但如果他們對自己所爭取的東西有明確的認識,並有一個獲勝的策略,工人們就會站出來爭取。

1930年代,小羅斯福成立了勞動關係委員會,以遏止日益增長的不滿情緒和勞工激進主義的威脅——聲稱它將保障工人加入工會的權利。/ 圖片:小羅斯福總統圖書館和博物館,Flickr1930年代,小羅斯福成立了勞動關係委員會,以遏止日益增長的不滿情緒和勞工激進主義的威脅——聲稱它將保障工人加入工會的權利。/ 圖片:小羅斯福總統圖書館和博物館,Flickr

在貝塞默,零售、批發和百貨公司工會的組織者最初讓2000名員工簽署了工會卡。然後他們向勞動關係委員會提出了選舉申請,勞動關係委員會隨後確定了「談判單位」的範圍。隨後,亞馬遜資方就開始行動,開展了複雜的反工會運動。

無疑,這最初的2000名工人中,有一部分人遭到了來自資方實在的壓力,離開了公司,或者從工會運動中退縮了。在亞馬遜成功取消資格的近500張投票中,我們可以比較穩妥地認為,很大一部分來自原來的工會核心支持者和其他被視為鬥士的人。我們知道亞馬遜用了各種手段,包括讓美國郵政服務局在工廠門口放置投票郵箱,讓資方得以監控,以恐嚇工人。這樣一來,資方就可以監視誰在投票,並明確表示,如果工會獲勝,就有辦法識別並報復支持組織工會的勞工。

任何成功對抗和擊敗亞馬遜這樣的巨獸的運動,都必須基於對現實的清晰認識,而不是勞工領袖的拘謹保守,他們中的大多數人充其量是自由派民主黨人。我們必須對資本家的國家和法律有清醒的認識,我們必須研究和了解我們的階級敵人。

財團巨獸

亞馬遜是《財富》雜誌世界500強企業,控制著近40%的在線零售業務。它是美國最大的零售商之一,估值超過1.4萬億美元,在全球雇佣了130萬名員工。其中超過100萬名員工在美國,高於冠疫情爆發前的75萬名員工。作為對比,沃爾瑪在全球有220萬員工,其中150萬人在美國。

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在1994年成立了亞馬遜。最初它是一家網絡書店,後來擴展到幾乎所有可以想像的家庭商品,從雜貨到電器。該公司最近收購了全食超市(Whole Foods)連鎖店,並擁有自己的音樂和視頻流媒體服務。當然,他一個人不可能運作所有這些業務,所以就像所有的資本家一樣,貝佐斯的巨額財富來自於他的員工的辛勤工作。他雇佣人,所以他可以從他們的勞動能力中獲取利潤。他讓他們越努力工作,給他們的報酬越少,利潤就越高!

貝佐斯目前每秒鐘可以賺進2537美元——比亞馬遜普通工人整個月的收入還要高。現在,人們無法或不願像疫情之前那樣親自購物,貝佐斯的利潤也隨之不斷攀升。據《福布斯》雜誌報道,亞馬遜2020年的年收入為3860億美元,比2019年增長38%,而其淨利潤則增長了84%。

亞馬遜是《財富》雜誌世界500強企業,控制著近40%的在線零售業務。//圖片來源:Maryland GovPics, Flickr亞馬遜是《財富》雜誌世界500強企業,控制著近40%的在線零售業務。//圖片來源:Maryland GovPics, Flickr

亞馬遜和15美元時薪

在各種工會組織活動和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為工會公開奔走的壓力下,亞馬遜在2018年將其最低工資提高到每小時15美元。此後,該公司不斷炫耀這是他們是偉大人道主義者的證據。《紐約時報》援引亞馬遜副總德魯·哈德納(Drew Hardner)的話說:「如果這個國家有一家進步的公司,那就是亞馬遜。當今有哪家企業會支付員工最低工資的兩倍,從第一天起就提供豐厚的醫療福利,95%的教育報銷,安全的工作環境,等等。」

但亞馬遜到底有多「慷慨」?時薪15美元的全職員工帶來的年收入為3.1萬美元——還不到美國家庭收入中位數的一半。而正如我們在他處指出的那樣,如果最低工資能像1938年到1968年那樣,跟上生產力的提高,現在的最低工資應該是24美元。

阿拉巴馬州的平均年收入為53786美元,大城伯明罕市周邊的時薪中位數幾乎是每小時18.5美元。根據《紐約時報》報道,零售、批發和百貨公司工會在阿拉巴馬州其他地方成功組織起來的工人的時薪是18到21美元。另一個比較是優比速(UPS)。這兩家公司所做的工作種類相似,但優比速是由美國和加拿大的卡車司機工會(Teamster)組織的。優比速的福利和工作條件較好,工資也高出30%——這都要歸功於工會。

應當指出,亞馬遜把增加對工人的剝削、榨取工人身上每一滴可能的剩餘價值提升成一門科學。許多全職工人的工作時間是十小時輪班,外加強制加班。在這十個小時內,工人在整個班次中只有兩次30分鐘的休息時間,而做的往往是艱苦的體力勞動。這些倉庫規模大道員工需要話很久的時間才走得到食堂去吃午飯。往往他們終於走到食堂時,就已經把他們的休息時間用光了。

亞馬遜資方在國內外打擊工人

亞馬遜對貝塞默的工會活動進行了不遺餘力的抗爭,但這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亞馬遜過去曾挫敗了美國傳播工會(CWA)組織其客服員工的一次嘗試。亞馬遜客服員工的經理會通過強制加班來「激勵」工人,並在電郵中對他們說「你上班到死了後再睡吧!」這種「振奮人心」的話。當工會組織活動勢頭強勁時,亞馬遜干脆關閉了呼叫中心,聲稱經濟不景氣。

當國際機械師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Machinists,IAM)試圖在弗吉尼亞州組織設施技術人員時,亞馬遜也采取了各種手段來擊敗他們。而當亞馬遜的前員工克里斯·史莫爾斯(Chris Smalls)在疫情開始時努力引起人們對工作場所安全缺失的關注時,公司以開除他來作為回應。除了讓員工不斷受到反工會的宣傳外,亞馬遜的老板們還會迅速采用他們所掌握的最有說服力的壓力來源:威脅工人們可能會無法溫飽。

鑒於像亞馬遜這樣公司的跨國性質,與之對抗的抗爭也必須超越國界。歐洲的工人一直在組織起來,甚至采取了罷工行動,比如義大利工人在3月22日星期一發起了為期一天的全國性的反對亞馬遜的罷工,優比速的義大利員工也加入了罷工。雖然參與罷工的人數並不是100%,但這次行動有效地阻止了亞馬遜當天的部分送貨,這顯示了工人干預公司運營的力量。我們IMT的義大利支部也是這次行動的參與者之一。IMT的同志們還幫助組織了優比速工人的團結。工人們向優比速老闆明確表示,他們將拒絕在3月22日增加任何運輸包裹的數量——優比速工人不會被用來破壞亞馬遜勞工的罷工!

在義大利的一家工廠,罷工的亞馬遜工人向阿拉巴馬州的兄弟姐妹發出了聲援信息,祝願他們的組織運動取得成功。緬甸的工人作為反對當地正在進行的軍事政變的革命總罷工的一部分,也向阿拉巴馬州的工人發出問候

能夠打敗亞馬遜的策略

亞馬遜是一個龐大而強大的公司,但他們並不是孤立的。沃爾瑪等其他資本主義巨頭可能會在市場上與亞馬遜競爭,但他們都站在一起反對工人階級。他們要的是一個沒有組織和團結的勞動力,一個他們可以隨意剝削的勞動力。然而,面對老板們的這一反動陣線,工人階級代表著更強大的力量。當以階級抗爭觀為基礎的戰鬥策略武裝起來時,工運所掌握的集體資源是完全有能力打敗亞馬遜的。一個勝利的策略必須包括以下要素。

工會的真正本質是工人團結在一起——而不是公司宣傳中所描述的「外部組織」。很多時候,工會的領導和組織者都會在這種觀念中作祟,把工會說成是一個可以為工人代言的代理人,而不是一個由工人自己組成的戰鬥組織。當一群工人組成組織委員會,在工作場所發起工會運動時,他們應該始終以團結工人同胞對抗老板為前提。簽約加入零售、批發和百貨公司工會、卡車司機工會或任何其他工會,表明工人除了在工作場所獲得正式的工會認可外,還希望與行業、州、國家甚至跨國界的其他工人建立聯系。但「工會」不應該被設想為外部代表,就好像工人們在雇佣律師一樣。成立工會意味著建立自己的組織。

爭取工會承認的抗爭必須與爭取實際要求的抗爭直接聯系起來,不應該把實際要求當作一種抽像的東西。決定應該提出哪些要求或采取哪些工作行動,應該由參加工會的工人民主決定。所有的領導人都應該是選舉產生的,他們的決定和建議要得到他們所代表的工人的認可。

在工人們有了為組建工會而抗爭的經驗後,這對階級意識的發展有加速作用。這些抗爭可能是改變人生的經歷,它在實踐中表明,為了改善我們的工資、福利和工作條件,我們需要集體行動和組織。我們不僅僅是一群個人。我們是一個階級的一部分,有自己的利益。公司的利潤來自於對我們勞動的剝削,而這種對我們生產的剩餘價值的爭奪是老板和員工之間的核心矛盾。

在亞馬遜的案例中,與類似的有工會的公司相比,可以具體看到這一點。如上所述,優比速工人與許多亞馬遜工人從事的工作大體相似,但工資卻比亞馬遜工人高30%,並有退休金。亞馬遜工人也可以贏得這一點,但需要經過抗爭。

此外,組織亞馬遜工人的抗爭不能零敲碎打。如果零售、批發和百貨公司工會在這次代表選舉中獲勝,其他100多萬名亞馬遜工人將仍然沒有工會。當然,所有的抗爭都要從某個地方開始,亞馬遜知道,對這些工人做出的任何讓步都會為全國其他地點的工會化運動提供動力。如果貝塞默爾的工會投票成功,阿拉巴馬州的工人可以繼續通過工作行動和罷工來爭取合約上的讓步,但作為亞馬遜全國員工中的一小部分,他們的議價能力將受到嚴重限制。

一個成功的策略需要工會工人增加他們的籌碼,而這只能通過人數來實現。通過集中在一家工廠,亞馬遜能夠將其全部資源的壓力施加在一小部分員工身上。套用切·格瓦拉的話說,需要的是兩個、三個、很多個貝塞默! 該公司在扼殺多個並發驅動器時,會比單獨使用一個驅動器時遇到的麻煩要多得多。同樣,這也需要資源,不僅需要相對較小的零售、批發和百貨公司工會的資源,還需要整個勞工運動的資源。必須通過全國性和國際性的運動,不僅在亞馬遜員工中動員大規模的支持,而且還要聯繫和聯動勞工運動的各個角落,同時贏得相關行業非工會工人和整個工人階級的支持。

建立一個真正的工會需要組織相當一部分工人,但它不需要從大多數人開始,它可以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建立。工會運動應該從一個核心工人組成的組織運動開始。這個委員會的成員可以向他們的同事解釋,任何加入工會的人都有權利被承認為工會成員,即使他們在整個勞動力中是少數,甚至是某一工作場所的單個員工。

可以肯定的是,這樣的工會除非贏得大量的支持,否則不會贏得談判權及其要求。但隨著勢頭的發展——尤其是當他們開始贏得勝利時,全國各地會有更多的亞馬遜工人報名參加,因為他們看到了加入這種工會的好處,最終贏得大多數人的支持。

全面組織亞馬遜和其他非工會公司的勞工!

雖然貝塞默的戰鬥遭到挫敗,但階級戰爭遠未結束! 在這些勝利之前,組織亞馬遜和沃爾瑪等公司的抗爭仍將是一個焦點。這種勝利將是工運轉折的一部分。因此,我們不僅要從貝塞默工廠的工人甚至亞馬遜的全體員工的角度來對待這一挑戰。相反,我們必須從整個工人階級的角度出發。

鑒於亞馬遜在零售市場的巨大份額,優比速和美國郵政署的勞工必須在這場抗爭中與其送貨和倉庫工人一起發揮重要作用。更廣泛的物流、倉儲和配送部門的工人負責運送亞馬遜的大部分包裹,其中許多人已經加入了工會。聯合起來聲援亞馬遜工人,也將增加他們對抗優比速和美國郵政署等公司管理層的籌碼,這些公司不斷地以「競爭」為藉口,削減成本,加大對自己工會員工的攻擊。我們現在就能從老板們的口中聽到。「亞馬遜的送貨員每小時只拿15美元,優比速怎麼能給他們這麼高的工資?」這同樣適用於所有行業的所有工人。當國內最大的私人雇主支付的工資遠遠低於實際生活工資時,所有其他雇主都可以對工人施加下調壓力。

勝利的關鍵還包括行動上的團結——不管資本主義國家政府「允許」什麼。一個人的失敗就是所有人的失敗——但這同樣適用於勝利。組織130萬亞馬遜員工的抗爭必須是美國勞工聯合會和產業工會聯合會集體力量協調攻勢的一部分。坦率地說,美國勞工聯合會的領導層除了言語和推特的聲援之外,幾乎沒有提供什麼實質的支持,也沒有動用將其龐大的成員和金錢,這是非常可恥的。

《In These Times》雜誌曾報道,卡車司機工會有計劃組織亞馬遜工人。零售、批發和百貨公司工會和卡車司機工會不應該進行一場可笑的「地盤戰」。他們需要集中資源,共同合作——風險太高了! 我們IMT呼籲勞工聯合會和產業工會聯合會為亞馬遜工人成立一個特別組織委員會。零售、批發和百貨公司工會、卡車司機工會、全國信件運輸商協會、美國郵政工人工會以及所有相關的工會都應該在這個委員會中有代表。如果勞工聯合會和產業工會聯合會拒絕行動,我們呼籲所有這些工會的領導人自行組建這樣一個委員會。

從美國、加拿大、墨西哥,到英國、義大利、巴基斯坦等地,IMT工會成員都在耐心地努力改變目前的勞工領導層,使之朝著階級抗爭的角度發展。//圖片來源:Giornate di Marzo(一名在義大利總工會內的馬克思主義左派)從美國、加拿大、墨西哥,到英國、義大利、巴基斯坦等地,IMT工會成員都在耐心地努力改變目前的勞工領導層,使之朝著階級抗爭的角度發展。//圖片來源:Giornate di Marzo(一名在義大利總工會內的馬克思主義左派)

工會領導人現在必須發動攻勢。工會運動必須承諾共同努力,投入真正的資源:全職和兼職的工會組織者,開展大型廣告宣傳活動,解釋工人組織工會的好處,組織大規模的抗議和示威活動,向大企業展示勞工的潛在力量。是的,這將耗費數百萬美元。但是,如果不是為了捍衛我們迄今為止所贏得的成果,擴大我們的力量,我們的工會會費又有什麼用呢?增加目前已加入工會的人的力量,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更多的數百萬工人加入工會!

從美國、加拿大、墨西哥,到英國、義大利、巴基斯坦等地,IMT工會成員正在耐心地努力改變目前的勞工領導層,使之朝著階級抗爭的角度發展,或者建立一個可以取代他們的替代領導層。我們將此與社會主義革命、工人政府以及亞馬遜等公司在工人民主控制下國有化的需要聯系起來。工運不僅可以並且也一定會用過去給它帶來偉大勝利的社會主義思想來得到改變和振興!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Join Us

Join the 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and help build a revolutionary organisation to participate in the struggle for socialism worldwide!

In order to join fill in this form and we will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