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劳动节:不妥协不放弃,IMT高举红旗继续战斗!

今年的国际劳动节,是在统治阶级对新冠病毒疫情以及资本主义危机处理失控所造成的不断恶化的野蛮状态中度过的。世界各地都发生了一场大规模的、地下愤怒集结,然而许多国家的改良派工人领导却以疫情为借口取消了国际劳动节的集会。事实上,在过去的一年里,许多同样的领导人利用新冠病毒疫情来倡导“民族团结”并阻碍工人的斗争。尽管如此,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的同志们都尽可能参加了世界各地的国际劳动节抗议活动。(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5月4日,译者:k2e4z7x9)

奥地利

在奥地利,特别是在维也纳,国际劳动节集会示威活动通常由社民党(Social Democratic Party,SPD,又称SP)主导。但今年维也纳和其他城市的社民党取消了国际劳动节的示威活动只在维也纳挑选了几十名党员透过一场排练好的直播作秀。而那些想要继续以往传统,即在市政厅前度过国际劳动节的人被要求迅速离开。

这一政治真空意味着在社民党的这一公关噱头之后,少数右翼新冠病毒否认者能不受干扰的在这一传统国际劳动节抗议地点举行抗议活动。

然而,尽管工会和社会党领导人在政治上昏了头,但右翼却还是不能劫持国际劳动节。全国各地成千上万的人走上街头参加一系列的示威活动。IMT奥地利支部“火花“(Der Funke)参加了7个城市(维也纳、格拉茨、林茨、因斯布鲁克、布雷根茨、斯泰尔和圣波尔滕)的11次游行示威,同志们在大多数城市的游行示威中都是一股强大的革命力量。

我们卖出了340份最新一期报纸,其中的主要内容是关于在奥地利发生的一个重要阶级斗争:关于大众集团关闭位于上奥地利一个卡车工厂的斗争,对其我们主张实行工人控制下的国有化。在那里,以及在社会的其他地方,显然需要一个替代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方案。

Austria 2

Austria 1

巴西

来自全国23个州的1000多名社运家呼吁在7月召开反对总统博尔索纳罗(Bolsonaro )全国会议。

5月1日,举行了一次全国性的在线活动,呼吁来自巴西23个州的1075名斗士、活动家、工人和青年签署提案。他们呼吁召开“全国斗争会议:打倒博尔索纳罗!为一个没有老板或将军的工人政府斗争!”,这一会议将于7月10日在线举行。

据该行动的召集人Caio Dezorzi称,当前阶段的1000多名早期签署者将会是吸引更多人加入7月大会的最初的最有力的推动力量。这次行动的目的是讨论发展反击的方法和手段,并协助群众动员起来推翻博尔索纳罗政府。

致闭幕词的塞尔日·古拉特(Serge Goulart)谴责了巴西工会联盟(CUT)和其他中央工会组织在当天与政客费尔南多·恩里克·卡多佐、西罗·戈麦斯等其他工人阶级的敌人一起勾结采取行动。这是对他们阶级合作和服从资本利益的政策的重申:而正是这种政策使博尔索纳罗通过选举舞弊成为国家元首。

来自巴西所有地区的20多位发言者参加了讨论,解释了等到2022年选举时再试图推翻博尔索纳罗是一种政治犯罪。后者的政策已经使40多万巴西人因新冠病毒疫情而死,政府却在这时削减了卫生预算,并攻击科学、教育、文化、环境,鼓励饥饿和失业,此外还煽动了种族主义、大男子主义、恐同、仇外和各种只会导致被压迫者分裂的偏见。

已有2000多人观看了在我们同志们运作的脸书页面“博尔索纳罗下台”(“FORA BOLSONARO”)上直播的国际劳动节活动,这经由IMT的YouTube频道转播,可以在这里看到全部内容。

读者可以在此阅读我们当地同志们发动推翻总统活动的联署呼吁,以及目前一千多人签署人的名单。

英国

IMT的英国支部《社会主义呼唤报》(Socialist Appeal )今年在英国各地举行的一系列“扼杀法案”国际劳动节示威活动中进行了有力动员。这些抗议活动是为了反对保守党政府试图透过一项新的治安和犯罪法案来大规模限制人民抗议权。

在伦敦,《社会主义呼唤报》的支持者组成了抗议活动中规模最大组织最严密的团体,约有80名同志参加。上千名工人和青年涌入特拉法加广场大规模抗议压制性的治安法。有些年仅15岁的青年对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持开放态度并加入了革命派的游行队伍。

一千多人游行到内政部并高呼“扼杀法案 ”和 “呵呵,种族歧视的警察必须滚蛋 !”。在警察毒手下丧命的美国黑人乔治·弗洛伊德和英国女性沙拉·埃弗拉德的记忆在群众的脑海中浮现。一个标语写道:“当雕像还比较安全”,这指的是新法案对破坏私有财产的人判10年监禁,而对犯强奸罪的人只判5年监禁,这一事实着实令人遗憾 。

尽管“扼杀法案”游行的气氛很激进,但抗议活动在某种程度上仍缺乏组织,这说明需要领导。大工会本可以很容易地动员大量人员支持这一反对该法案的斗争。他们本可以借此召集工人和青年举行罢工以结束这一可恶的治安法案。他们没有动员的这一失败再次表明我们阶级运动的最大弱点是领导。

Britain 2

Britain 1

加拿大

2021年5月1日,加拿大支部Fightback/La Riposte socialiste的同志们介入了三个不同城市的国际劳动节集会。

多伦多

在多伦多,我们在组织全加拿大最大线上国际劳动节集会中发挥了关键作用。这次在ZOOM上的线上集会约有400多人参加,还有数百人通过现场直播参加。该活动得到了来自60多个组织的支持,包括全国一些最大的工会。这次集会的三个主要要求是:

停止给老板们的紧急救助,国有化疫情中的奸商!

打倒资本主义——为社会主义而战!

全世界工人和被压迫人民联合起来!

集会发言的完整视频可以在这里找到。

魁北克

在魁北克,IMT的同志们参加了由工会组织的国际劳动节大型集会。有超过4000名工人参加了游行,蒙特利尔港的码头工人刚被联邦政府剥夺了罢工的权利,他们走在了游行队伍的最前面。

IMT组织的同志有50多人,我们直接在码头工人的后面游行。我们的一位同志还接受了新闻采访,主张抵制用来破坏罢工的不公正法律。

除此之外,我们还有两个同志参加了魁北克市的国际劳动节游行。我们的主张得到了一批示威者的欢迎,这一点从我们报纸售出近100份就可以看出

Canada Quebec 1

埃德蒙顿

在埃德蒙顿,由于艾伯塔省严峻的新冠病毒疫情形势,国际劳动节也在线上举行。艾伯塔省的活跃病例率在加拿大是最高的,这激起了人们对保守党政府的痛恨,也激发了今年国际劳动节的战斗情绪。约有100人聚集在ZOOM上,有来自邮政工人工会、埃德蒙顿区劳工委员会、移民权利活动家、女性权利活动家、反帝国主义团体和反击组织的特邀发言人。

我们的Lars同志发表了一篇激昂的演说 ,谴责政府对工人阶级的野蛮攻击,并痛斥他们控制疫情失败举措。你可以在这里观看该演讲

捷克斯洛伐克

2021年5月1日,捷克斯洛伐克的同志们在国际劳动节这天开办了一个题为“马克思主义VS斯大林主义”的在线教育课。这次活动是自学校创办以来最大的一次,包括了三次单独的会议 ,有超过20名现场参与者。在当前的政治形势和疫情下,这是整个捷克和斯洛伐克左派举行的最大国际劳动节活动之一。

讨论的主题是:国际劳动节的历史和今天的革命前景,斯大林主义的起源,以及斯大林主义在捷克斯洛伐克的兴衰。举办这次学习活动的重点原因在于,捷克斯洛伐克团体在发展中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来自(自己在分崩离析的)斯大林主义团体的污蔑,而共产党周围的一些年轻同志也同情我们的想法。我们还必须反对把共产主义等同于斯大林主义,把争取工人阶级的权利和统治等同于官僚主义、极权专制主义等类似的资产阶级宣传。这场学习活动试图澄清事实,并在这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功。

Czech 1

丹麦

国际劳动节示威活动在丹麦传统上是一年一度的重要活动。它在上一次户外举行时(2019年)有3万至4万名参与者。

今年的情况有所不同。官方劳工运动以疫情为借口取消了所有国际劳动节的抗议活动,因此转而举办在线活动。然而目前丹麦的感染率相当低——酒吧、学校和公共生活已经重新开张了。这显然是官僚们的伎俩,他们不会走出象牙塔去见那些他们声称所代表的人。

自然,丹麦支部“革命社会主义者”(Revolutionære Socialister,RS)并不满足于此,所以决定首次组织我们自己的国际劳动节集会。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是这个组织有史以来尝试过的最大的任务,没有我们全体同志的参与是不可能的。我们向其他左翼组织和工会联系,并从组织外找到了许多优秀的演讲者,以及我们自己的同志们的一些精彩演讲。

组织这次活动是为了抗议社民政府的种族主义、政治家在气候问题上的不作为,以及雇主在大流行病期间对工人的攻击行为。我们举行了两次静止的抗议活动和一次在他们之间的游行。我们带着横幅、红旗、音乐、战斗的呐喊在哥本哈根最大的街道之一游行,这无疑对许多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无论是旁观者和参与者。值得注意的是,这次示威的气氛比以往国际劳动节的抗议活动要激进得多:群众是义愤填膺的,并准备和愿意战斗。

在第一阶段的抗议和游行中,大约有400人参加。我们总共卖出了相当于31380元人民币的材料,大约有50人报名加入和了解IMT的情况。

总而言之,这是一次极其成功的活动,它确立了RS在丹麦是一个严肃的、真正的革命左翼组织。

Denmark 1

Denmark 2

萨尔瓦多

萨尔瓦多“人民青年阵线”(Bloque Popular Juvenil,BPJ)的马克思主义者成功介入了今年的国际劳动节游行。在经过长达一年多无法印刷我们的报纸《人青战斗报》后,我们得以重新印刷。我们把新一刊的封面献给了弗洛伦齐的英雄女工,她们为反对资本主义制度的不公正进行了坚定的斗争。

我们分发了315份印好的文件。所有同志,特别是新同志的热情是其中的关键。我们成功售出了价值相当于408.21元人民币的马克思主义文献。被传统左翼政党背叛的工人阶级发现自己没有一个革命性的阶级工具来维护自己的利益。作为马克思主义者,我们致力于建立一个在理论和组织上做好准备的干部组织,并能够果断地干预萨尔瓦多和整个中美洲阶级斗争的强有力的组织,BPJ万岁!IMT万岁!

El Salvador 5

 El Salvador 1

El Salvador 4

印尼

由于疫情和当局的镇压,今年的国际劳动节示威活动在更平静的气氛中进行。人数相对往年来说较少,每个城市约500人。尽管如此,印尼支部的同志们还是手里拿着革命的报纸和文献,在许多城市与工人和青年一起走上街头。

在雅加达,多名示威者迅速被警察逮捕 ,其中包括我们的一名同志。数十辆警用卡车载满了示威者。 这次大规模逮捕没有任何司法理由。警察告诉我们:“这是一个工人的节日。而你们是学生,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准你们参加这次集会”。我们回答他们,“让我们看看有什么法律规定大学生、中学生和青年不能参加工人的示威活动”。他们也无言以对。

当局理所当然地害怕五一集会上的青年和学生 。去年,这些年轻人引发了一波大规模示威游行。而今天,统治阶级一看到任何示威就充满了焦虑。疫情和随之而来的危机暴露了政府的无能。他们看到身旁的社会氛围一触即发。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试图预先阻止任何大规模的示威活动以免引发社会爆炸。泰国和缅甸就在海峡对岸,他们很清楚那里正在发生的事情。

Indonesia 1

Indonesia 2

意大利

由于在5月1日受到恶劣天气的影响,几个城市的主要工会取消了这一传统活动。

我们最重要的行动是于国际劳动节前夕即4月30日星期五在博洛尼亚举行的参与行动,在该省的一个主要金属工厂前,同志们销售《革命报》(Rivoluzione)并分发象征国际劳动节的康乃馨,每朵康乃馨上都缠着一条纸带,上面有“左翼阶级革命”(Sinistra Classe Rivoluzione,SCR,IMT意大利支部)的标志和我们的口号。工人们捐赠了185欧元以示他们对马克思主义思想的支持,之前我们的两位同志再次当选为工厂代表也证实了这一点。

意大利博洛尼亚的同志们在该省一家主要金属工厂外分发《革命报》和象征国际劳动节的传统鲜花康乃馨。//图片来源:SCR, IMT Italy意大利博洛尼亚的同志们在该省一家主要金属工厂外分发《革命报》和象征国际劳动节的传统鲜花康乃馨。//图片来源:SCR, IMT Italy

国际劳动节当天,博洛尼亚的同志们参加了几次示威活动:两次由工会组织,一次是反法西斯的,另一次是由送货员组织的。他们总共卖出了85份报纸,为战斗基金筹集了265欧元,并收集了一些有意加入IMT的人的联系方式。

在帕维亚(伦巴第),同志们组织了一次导游参观,纪念1921年21岁时被法西斯杀害的该市共产党创始人费鲁乔·吉纳格利亚(Ferruccio Ghinaglia )。40多人参加了活动,特别是考虑到天气的原因,这是一个相当大的数字。步行在新的SCR帕维亚总部结束,在那里我们提供了食物和饮料。

在米兰,国际劳动节的前一天晚上,我们在UPS物流中心前摆了一个摊位,卖给了工人们34份报纸。

在帕尔马,我们的同志参加了由无政府主义工会USI组织的活动。共有13名同志参加组织了一个摊位并分发了报纸。

在罗马,唯一的国际劳动节活动是由意大利航空公司的工人组织的,该航空公司最近宣布破产,由CUB(几个“基层”工会之一)组织了一次集会。约有一百人参加,我们为战斗基金筹集了52欧元,并售出了六份报纸。

即使在那不勒斯,传统工会也没有组织任何活动。然而我们参加了惠而浦工人的集会,这些工人为反对关闭工厂奋斗了多年,我们在过去几个月里组织了工厂的长期游说活动。我们很受欢迎:有150名工人在场,我们卖了18份报纸。

近几十年来的4月25日(纳粹占领解放日)已成为左翼工人和青年春季日历中日益重要的日子。在这一天,我们在意大利任何举行了活动的地方进行了干预。我们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特别是考虑到现在是处于疫情期间。我们卖出了500份《革命报》,为战斗基金筹集了超过750欧元,并遇到了30个有兴趣加入的新人。

意大利的工人和学生们生气勃勃,积极向上,“左翼阶级革命”始终与他们在一起!

帕尔马的同志们参加了4月25纪念日游行,纪念从纳粹占领下解放出来。//图片来源:SCR, IMT Italy帕尔马的同志们参加了4月25纪念日游行,纪念从纳粹占领下解放出来。//图片来源:SCR, IMT Italy

尼日利亚

尼日利亚工人与世界各地的工人一起参加了由尼日利亚劳工大会(NLC)和工会大会(TUC)联合组织的国际劳动节集会。这一天的主题是 “新冠病毒疫情,社会和经济危机:对体面工作和人民福利的挑战”

尼日利亚分部“工人和青年替代运动”( Campaign for Workers’ and Youth Alternative,CWA)的成员在拉各斯和奥约州的伊巴丹参加了活动。我们的同志共售出139份《工人选择报》(Workers’ Alternative)。

在拉各斯州,国际劳动节集会在奥尼坎体育场举行。这次活动完全由州政府控制和赞助。这反映了尼日利亚工人阶级目前面临的僵局。工人们的要求,抗议和煽动示威的标语都没有出现,这些都被牺牲在欢乐和轻浮的气氛中。

拉各斯州州长巴巴吉德·桑沃奥卢 (Babajide Sanwo-Olu)先生表示自己是工人的同情者,他在演讲前、期间和之后都喊出了声援的口号,然后转头就向州NLC和TUC的领导层赠送汽车和许诺土地。有关工人的福利、最低工资、新冠病毒疫情对普通工人的影响、工厂的恶劣工作条件、工作不安全以及惊人的失业率等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

Nigeria 1

在奥约州首府伊巴丹,国际劳动节集会在奥克-阿多的自由体育场举行。工人们穿着定制的服装,上面刻着各种赞美该州州长塞伊-马金德(Seyi Makinde )工程师的字样。

Nigeria 2

Nigeria 3

与拉各斯州一样,奥约州NLC和TUC领导人的发言以拍州长马屁为主。这些谄媚之词的基础是每月25日或之前持续支付工人工资。劳工领导层将工人获得工资的权利描述为一种特权。

没有人提到30,000,00尼日利亚元最低工资如何因天文数字的通货膨胀率、燃料价格和电费的增加以及其他许多对工人的攻击而变得毫无用处。这表明劳工部的领导层已经变得多么堕落和信誉扫地。

这一点在一名普通工人拒绝购买同样参加集会的另一个社会主义组织的报纸时得到了证实,因为他们的名字中有“劳工”一词,因此转而购买了我们的报纸(《工人选择》)。这位工人辩称他不想与任何与工会有关的东西有任何瓜葛。

奥约州州长塞伊·马金德工程师的讲话同样缺乏实质内容,充满了对工会领导人的谄媚之词。

这些事件进一步证实了托洛茨基曾经说过的话。“人类的危机归根结底可以归结为工人阶级的领导危机”。

普通工人直接受苦于他们领导人和政府之间的妥协和诡诈的协议 。他们感到委屈并准备起义。我们听到了铁路工会奥约州分会抵制集会以抗议他们领导人的消息,。工人队伍中存在着愤怒和挫折感,工人阶级积累的愤怒转化为质的飞跃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工会的奸诈和反动领导将无法阻挡工人阶级的步伐。

挪威

今年挪威分部“社会主义革命组”(Sosialistisk Revolusjon)的同志们与其他当地的左翼和活动团体一起在克里斯蒂安桑庆祝国际劳动节。我们与Kampkomiteen、Rød Ungdom、Sosialistisk Ungdom、Latin-Amerika Gruppen以及其他左翼组织的成员一起庆祝了这一天。

虽然各团体在某些问题上有分歧,但各方都同意将国际劳动节作为一个斗争和团结日子来纪念的重要性。人们举起红旗,高呼口号,反对对叙利亚的战争和侵略 ,为巴勒斯坦和库尔德斯坦争取自由,最后要求富人为他们自己的危机付出代价。

游行从市中心开始,最后以在举行演讲的城市广场结束 。弗雷德里克同志作了一次讲话,总结了去年的事件和今天的重要性,以及我们不应只是为今年秋天的投票拍手叫好,还必须在议会外为社会主义而斗争。尽管工会和左翼政党选择呆在家里,但这一天还是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引用那首老歌

“懦夫畏缩不前,叛徒冷嘲热讽,但我们仍要让红旗在这里飘扬!”

Norway1

巴基斯坦

在第三波新冠病毒疫情期间,巴基斯坦各地庆祝了2021年国际劳动节 。政府利用疫情这个借口对集会进行了严格的限制,尽管工人阶级组织首当其冲地受到了这些所谓的限制,而宗教和资产阶级政治集会却逍遥法外。尽管有这些障碍,但巴基斯坦IMT的劳工阵线——红色工人阵线(Red Workers’ Front,RWF)——还是在严格遵守社交距离守则的情况下举行了尽可能多的“五一”活动。

红色工人阵线为2021年国际劳动节活动印制了10,000张海报,这些海报被贴满了全国各地——从北部的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到南部的卡拉奇,从东部的拉合尔到西部的奎达。我们的活动海报得到了工人们的热烈响应,因为它的口号很激进,也因为我们是今年国际劳动节唯一真正印刷海报的人。

Pakistan 1

Pakistan 2

在与许多工会和协会的联络下,我们最初计划在大约十几个大城市举行国际劳动节活动。由于国家当局的巨大压力—在新冠病毒疫情限制的幌子下——我们只能进行少数的活动。几乎没有一个主要的工会独立举行任何有意义的劳动活动。

尽管有这些障碍,我们还是与铁路工会一起在拉合尔的铁路柴油机车棚举行了一次参加人数众多的活动。同样,我们与公共工程部门的工人工会一起在巴哈瓦尔布尔举行了一次抗议集会。

位于洛德兰的劳动活动地点被当局当场取消,所以我们在洛德兰新闻俱乐部前举行了象征性的抗议活动。我们带着我们的传单和月报《工人辉煌》(workernama)出色地介入了俾路支省劳工联合会和俾路支省雇员和工人大联盟在奎达组织的两个国际劳动节活动。

同样,我们参加了全巴基斯坦铁路工会大联盟在卡拉奇坎特火车站举行的象征性的国际劳动节活动,以及巴基斯坦钢铁厂工人在PSM所有员工行动委员旗帜下组织的国际劳动节活动。在所有这些活动中,我们的领导同志都有机会上台发言,他们的发言受到了工人们的热烈欢迎。帕拉斯·扬同志在卡拉奇发表了言辞激烈的演讲,而阿夫塔布·阿什拉夫和阿迪尔·扎伊迪在拉合尔向铁路工人发表了演讲。

由于对现场活动的严格限制,我们还在4月30日通过Mazdoor 电视台举行了一次出色的网上国际劳动节集会。参加集会的有来自巴基斯坦水电开发局、铁路、巴基斯坦广播电台、卡拉奇供电公司、公共工程部门、市政工人、医疗工作者、教师、公务员协会、工业部门工人等的工会领导人和激进好战工人。

这个在线活动引起了工人们的共鸣,并获得了超过10,000次浏览。同样,Mazdoor电视台也播出了关于国际劳动节历史和当前全球经济形势的两个节目,有数以千计的劳动人民收看了这两个节目。

5月1日晚,进步青年联盟(PYA)还组织了一次备受赞誉的在线诗歌坐谈会,并在Mazdoor电视台播出。

西班牙

马德里

IMT的西班牙支部“阶级斗争社”(Lucha de Clases)在马德里的16名成员和同情者参加了由UGT-COO工会在当地召集的游行活动。我们卖出了19份报纸,以及31欧元的资料。在游行期间,我们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其他团体的成员问我们是谁,一些感兴趣的人把他们的详细资料留给我们。数以千计的人参加了游行,同志们的情绪很高。我们开始在马德里的左派中建立起形象,并正大步向前迈进。

Spain Madrid 1

塞维利亚

六位同志和一位同情者参加了塞维利亚的两次示威:UGT-COO的示威和更激进的小型工会的示威。每场示威都有1500到2000人参加,后者的气氛更加年轻。我们总共卖出了19份报纸,以及其他文献和商品。

Spain Seville

维多利亚·加斯蒂兹和多诺斯蒂

在维多利亚和多诺斯蒂,主要的国家和地方巴斯克工会组织了4次示威活动。天气很差,但同志们还是介入了四次示威中的三次,同时在出售报纸和文献。

巴伦西亚

巴伦西亚的国际劳动节在参加人数方面相当薄弱,因缺乏组织而受到影响。由UGT和CCOO召集的示威被封锁在Ayuntamiento广场,只有那些有票的人才能进入。然而尽管有这些限制,我们的同志还是卖出了一些报纸,我们能够得到八个年轻人的详细资料。

巴塞罗那

下午,一些规模较小的工会召集了一次大规模的示威游行,而在国际劳动节的上午,各个工会都有各种各样的示威活动,这不幸造成了不团结和力量的分散。尽管如此,我们还是用宣传我们加泰罗尼亚马克思主义学校的传单和销售报纸进行了有效的干预。很明显,支持独立左派的中坚分子在这个城市里对我们越来越熟悉,我们的同志也得到了许多与会者的认可。

格拉纳达

在格拉纳达,两名同志参加了替代联盟集团和争取尊严的示威示威。约有300人参加,其中包括至少50名来自SAT(安达卢西亚的一个工会)组织Infoca计划(森林消防员和维修工人)的工人。

马拉加

在马拉加,5名同志和1名同情者参加了活动。大约有2,000人参加了示威。少数纳粹分子试图扰乱活动,但他们立即被示威者驱逐了。我们总共卖出了103欧元的材料,并取得了一些联系。CGT工会召集了一个单独的集会,有100-150人参加,我们也参与其中。

Spain Málaga 

瑞典

白天,在瑞典的几个城市——哥德堡、斯德哥尔摩、马尔默、卡尔斯塔德、赫尔辛堡、韦克舍、于默奥等等——组织了小型集会活动后,同志们和支持者们聚集在一起参加了“革命的51”在线集会。在经历了一年的疫情和资本主义危机之后,170名参与者的战斗精神是可想而知的。

Sweden1

这些演讲描述了资本主义的野蛮行径,疫情之后的阶级斗争,工人运动斗争,以及为社会主义而斗争的必要性。

工人们有大量的不满情绪,但工人运动并没有显示出战斗性的前进方向。在集会的最后一次演讲中,Ylva Vinberg总结道。

社会主义对他们(工人)来说并不存在,因为工人运动否定了这种可能性。但当我们用工人运动的创始思想——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来重新唤起工人运动时,就没有什么能阻止工人阶级为一个能给我们带来真正未来社会的社会主义而斗争。

“这是有可能的。它是必要的。无产阶级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全世界工人们团结起来!”

“太鼓舞人心了!”,“讲得好!”,“感谢你们的精彩演讲!在这个黑暗的时代,它是如此的鼓舞人心”,这是活动中一些热情的评论。许多人表示有兴趣加入IMT,我们希望欢迎许多新的阶级战士加入正在稳步增长的IMT队伍。

Sweden2

瑞士

同志们在今年瑞士举行国际劳动节活动的所有主要城市进行了干预。在巴塞尔和日内瓦这两个城市,尽管天气多雨,但仍有一千多人参加了示威活动——只比新冠病毒疫情前的年份略少一点。青年在这些游行中的大量出现表明了他们对变革的渴望和与资本主义作斗争的潜力。

瑞士分部参加了在伯尔尼、苏黎世、弗里堡、温特图尔和图尔高的不同国际劳动节集会。这些活动的规模较小。在苏黎世和伯尔尼,示威活动被禁止了。虽然在伯尔尼未经授权的示威活动中有数百人参加,但警方在苏黎世镇压了所有示威者。同志们出售了新一期的《火星报》,(德语版Der Funke和法语版l'étincelle》。共卖出350份,我们遇到了许多有兴趣加入瑞士马克思主义者的人。

由于目前新冠病毒疫情的状况,周末讨论的主要焦点是“Maischule”也就是是一场为期两天的德语马克思教育学习营,是我们在周末的示威活动后组织的。它涉及的课题包括瑞士阶级斗争的前景和我们的任务,妇女受压迫的根源,马克思主义者在工会中的作用,以及关于巴黎公社的闭幕会议。所有会议的质量都很高。170名与会者使会议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成为瑞士革命力量建设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Switzerland 1

美国

尽管劳动劳动节起源于纪念芝加哥工人斗争和干草市场屠杀 ,但在美国,正式的“劳动节”被定在9月,这是统治阶级在有意识切断社会主义和工人阶级的好战阶级斗争精神。因此围绕国际劳动节的许多劳工传统已经消失。尽管如此 ,今年仍有一些由左翼团体和移民权利组织组织的示威活动。

美国支部《社会主义革命报》(Socialist Revolution )同志们参加的城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纽约市、明尼阿波利斯、波士顿、新泽西州纽瓦克、费城、亚利桑那州凤凰城、旧金山湾区、洛杉矶、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密苏里州圣路易斯、芝加哥、俄勒冈州波特兰、德州达拉斯等等。

纽约市

在纽约市,数十名同志参加了在曼哈顿唐人街和联合广场的两个不同集会。他们设立了书摊,分发传单和小册子——并卖出了100多份《社会主义革命报》!同志们后来参加了在亚马逊富豪贝佐斯曼哈顿豪宅前举行的抗议游行。

US NYC 1

US NYC 2

US NYC 3 

明尼阿波利斯

明尼阿波利斯的同志们参加了国际劳动节游行,参加游行的还有其他左派组织,以及一些工会工人,如服务业雇员国际工会(SEIU)和明尼苏达教师联合会。在强大的BLM运动和最近对谋杀弗洛伊德凶手进行审判期间的抗议活动之后,许多人在寻找革命的社会主义思想,我们的同志们散发了许多传单、小册子和杂志。

US Minneapolis 1 

US Minneapolis 2

波士顿

波士顿的同志们在波士顿下议院举行的例行国际劳动活动中摆了一个摊位。然后他们游行到努比亚广场,在那里,他们成功接触到了那些与自疫情以来被政治化并不断寻找革命组织的人们。一位同志发表了激昂、富战斗性的演讲,纪念了2020年的BLM起义,并提出建立一个独立的群众性工人阶级社会主义政党的要求,这受到广泛好评。

US Boston

凤凰城

在凤凰城,当地分部参加了“美国民主社会主义政团”(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DSA)为支持“捍卫工会组织权”(PRO)法案而组织的汽车大篷车和拉力赛。它的高峰出席人数约为70人,
这其中包括来自DSA和当地工会CWA、AEU和IUPAT的成员。这次活动规模大到吸引了两个反动的反抗议者,同志们遇到了许多对马克思主义和组织充满热情的人。

US Phoenix

密尔沃基

在密尔沃基,当地一个移民权利组织在一个拉丁裔工人社区组织了一次庆祝国际劳动节的活动并要求进行移民改革。同志们摆了一个摊位,是在场的唯一一个有桌子和政治文献的马克思主义团体。现场气氛欢快而激进富战斗性,有诸如“Sí se puede(我们可以!) ”和“团结的人民永远不被击溃 ”这样的传统移民权利口号,也有诸如“密尔沃基是一个工人阶级城市!”这样的劳工口号。同志们后来参加了游行,并以对共和党参议员罗恩·约翰逊(Ron Johnson)的抗议结束了游行。

US Milwaukee 2 

新泽西州纽瓦克市

DSA在纽瓦克组织了一次国际劳动节集会和游行,大约有200名来自移民权利和其他当地倡导组织的人参加。SEIU 32BJ和Rutgers Newark AAUP/AFT工会表示支持这次活动,尽管他们没有出现在现场。我们的同志们是唯一带来大量政治教育材料的团体,这引起了参与群众的极大兴趣。

US Newark

委内瑞拉

尽管委内瑞拉残酷的经济危机已经持续了5年多,并造成了劳动大众的深度衰退 ,但在全国各地的几个城市还是发生了小规模的示威活动。

近年来,该国工人阶级的生活条件已迈入世界上最糟糕国家的行列,他们的工资是世界上最低的。今年国际劳动节,马杜罗政府宣布将工资提高289%。新的最低工资标准是每月10,000,000 Bs.,但实际上每月只有3.5美元。

人民革命替代(APR) 在加拉加斯人民劳动部前设立了一个纠察队。来自不同国家工会的领导人参加了活动。IMT委内瑞拉支部“阶级斗争社”(Lucha de Clases)的代表分别是来自 FOGADE、 SUTAG (印刷公司)和 INSOPESCA 的工会领袖威廉•普列托(William Prieto)、埃利塞尔•吉尔(Eliecer Gil)和卢米尔•卡斯特里洛(Lumir Castrillo) 。他们发言捍卫了工人的权利,这些权力遭到政府资产阶级调整政策的残酷侵犯。

 

共产党领导人和工会积极分子也发了言,其中包括共产党总书记和国民议会APR的代表奥斯卡·菲格拉(Oscar Figuera )。就在示威活动附近,来自玻利瓦尔工人联盟的国家领导人正在快速进行新冠病毒测试,因为他们要参加在总统府举行的官方国际劳动节活动,在场的每个人都喊出了口号。“皮纳特(Piñate劳工部长)——叛徒,你为老板辩护!”以及,“玻利瓦尔联盟出卖了工人,亲近了资本主义!”

Venezuela 1

在巴基西梅托的劳拉州 ,阶级斗争社也参加了国际劳动节示威,其他的抗议活动在巴里纳斯、卡拉沃沃和阿拉瓜等地区举行。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Join Us

Join the 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and help build a revolutionary organisation to participate in the struggle for socialism worldwide!

In order to join fill in this form and we will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