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若要推翻军政府,工人必须武装起来

缅甸军政府的残暴是不言而喻的。星期六(3月27日),一百多人在抗议活动中被杀害,包括几名儿童,其中一人甚至只有五岁。这是自2月1日政变以来最血腥的一天,死亡总人数超过400人——自那以后,这个数字已经超过500人。来自当地的视频和照片显示,安全部队不分青红皂白地向手无寸铁的平民开枪,瞄准了人们的头和背部,然后四处跳舞庆祝。(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4月1日)

在这种极端野蛮的行径面前,缅甸人民、工人和青年却表现出巨大的勇气和决心,每天冒着生命危险,一波又一波地走上街头进行抗议。据《卫报》(2021年3月27日)报道,一名抗议者说:“他们把我们当做禽兽来杀,甚至跑到我们家里来。”而一名名为Thu Ya Zaw的民众告诉路透社,在缅甸中部的敏健市内一次抗议活动中,至少有两人被杀。“无论如何,我们都会继续抗议。我们必须战斗,直到军政府倒台。”

在大屠杀发生的同一天,将军们举行了一个豪华的聚会,庆祝他们的武装部队日,这表明了将军们的傲慢和对缅甸人民的丝毫不关心。在那里,他们都穿着最好的衣服,吃着丰盛的食物,喝着香槟,而普通的劳动人民却在街上被枪杀。第二天,安全部队袭击了参加前几天被杀害的抗议者葬礼的送葬者,可见这些将军的冷酷无情。

这一切都在激起巨大而广泛的不满。普通劳动人民、青年、农民、少数民族,每天都看到有人在街头被杀害,他们越来越意识到,和平抗议不足以推翻这个可恶的政权。

当局对少数民族的残暴行为和人民的反抗

最近一次针对少数民族的暴行发生在周末,地点在克伦邦Mutraw地区的萨尔温江附近。周六晚上,在穆特劳(Mutraw)地区的德布诺(Deh Bu Noh)村遭到轰炸,导致在该村及其周围定居的10,000人中至少有9人死亡,另有数人受伤。周日又有更多的轰炸攻击,约有3,000名村民试图逃入泰国,其中一些人被泰国边境管制部门犬儒地拒之门外。

克伦族人几十年来一直要求自决,他们深知缅甸军方的残暴。克伦少数民族的运动由克伦民族联盟(Karen National Union,KNU)领导,该联盟的武装力量是克伦民族解放军(Karen National Liberation Army)。这是一直在争取从中央政府那里获得更大自治权的几个少数民族武装组织之一。

位于中国北部边境的克钦邦也存在类似情况。这里的克钦独立组织/军队(Kachin Independence Organization/Army,KIO/A)是缅甸最重要的武装组织之一,自1961年以来一直与中央邦作战,最近几周,该邦四个乡镇几乎每天都爆发武装冲突。类似的事情在掸邦北部也在发生。

目前,少数民族武装是唯一能够替代缅甸军队和警察的军事力量。事实上,在他们实力强大的地区,他们一直在用自己的武装力量保护当地人民的抗议活动。2月14日,克民盟正式出面支持抗议运动,并补充说,无论抗议者属于哪个民族,克民盟都会保护所有抗议者,从那时起,克民盟就开始提供防卫部队,陪同抗议者上街。

从中我们可以看到民族武装组织是如何承担起截然不同的角色的,大城市里的年轻人——主要是属于缅族的多数人(占人口的68%)——已经开始结论“和平抗议”是不会有任何结果的,需要的是有组织的武装反应来推翻军政府,他们中的一些人因此开始向民族武装组织寻求帮助和军事训练。

《卫报》于2021年3月20日刊登的“缅甸被围困的抵抗力量梦想‘人民军队’对抗军政府(Myanmar’s besieged resistance dreams of ‘people's army’ to counter junta)报道中,描绘了年轻人如何得出革命结论。该文引用一名年轻的抗议者的话,解释了年轻人如何上YouTube学习如何使用枪支,并引用他的话说:“仰光看起来像一个战区,只是只有一方有武器。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一支军队。我们将不得不同时进行训练和战斗,我们没有时间了。”同一篇文章中引用了一位年轻妇女的话,她说:“如果缅甸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一个自称是被废黜的民选政府的合法代表的机构)决定组建一支军队,我会支持它。我会强迫我的丈夫和兄弟入伍,但我需要照顾我的孩子。”

2021年3月24日,《纽约时报》上出现了一篇题为“‘我将为保护我的国家而死’:在缅甸,新的抵抗运动兴起” (‘I Will Die Protecting My Country’: In Myanmar, a New Resistance Rises) 这篇相当精彩的报道,让我们了解了正在发生的进程:

“在缅甸边境地区的一片丛林中,部队挥汗如雨地进行着基本训练。他们学会了如何给步枪上膛,如何拉动手榴弹的插销,如何组装一枚火药。”

”这些学员不是上个月夺取政权并迅速对该国民众实施战场暴行的缅甸军方成员。相反,他们是一支由学生、社运人士和普通上班族组成的多元团体,他们相信,反击是打败世界上最残酷的武装力量之一的唯一途径。”

“一位来自缅甸最大城市仰光的妇女说:‘我把军队看成是野蛮的动物,他们不会思考,使用武器也很残忍。’她现在正在森林里参加一周的新兵营。和其他加入武装斗争的人一样,她不想公布自己的名字,因为她担心缅军会打压她。”

“‘我们必须反攻他们,’她说。‘这听起来咄咄逼人,但我认为我们必须自卫。’”

“经过数周的和平抗议,缅甸抵抗2月1日政变的前线正在动员成一种游击队。在城市里,抗议者们建立了路障,以保护街区不受军队入侵,并在互联网上学会了如何制造烟雾弹。在森林里,他们正在训练基本的战争技巧,并策划破坏与军事有关的设施。”

这是一场革命!

现在在缅甸发生的是一场革命。没有其他的方式来描述它。青年和工人——或者至少是他们中最先进的一层——得出的结论,即现在需要的是对政权的武装反应,这是绝对正确的,任何够格的革命加都该全力支持他们。现在不是在这个问题上摇摆不定和犹豫不决的时候。对这个政权没有妥协的余地。这是一个“要么这个...要么那个...”的问题,要么群众采取果断措施,全力以赴推翻这个政权,要么他们将面临血腥的后果和可怕的失败。

来自社会基层的压力越来越大。这也就解释了同一篇报道所强调的事实,即到目前为止让群众手无寸铁的资产阶级自由派,现在已经开始呼吁建立一支“联邦军”,其中包括各民族武装组织:

“...人们越来越认识到,(和平抗议)这种策略可能是不够的,面对缅军,必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上周,自认为是合法政府的被赶下台的议会残余势力表示,要想拯救国家,就必须进行‘革命’。他们呼吁组建一支尊重各民族的联邦军队,而不仅仅是尊重占多数的缅族。”

3月14日,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发表了一份声明,向人民解释说,根据法律规定,他们有权保护自己不受暴力侵害,并补充说:

“委员会真诚地承认、记录和祝贺所有的民族武装革命组织,他们本着兄弟姐妹的心态,坚定地致力于建立一个联邦民主联盟,共同作出努力。”

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也表示,它现在的目标是建立一个“联邦民主联盟”。

这些同样是资产阶级自由派的人,竟然转而求助于少数民族武装,帮助他们与军政府进行斗争,这实在是一种讽刺。我们不应该忘记,当少数民族被轰炸、被强奸、被屠杀的时候,当整个村庄被烧毁的时候,当成千上万的人逃离缅甸的时候,当若开邦的“种族清洗”把70万罗兴亚族人赶到孟加拉国的时候,全民盟和昂山素季的资产阶级自由派却支持军方,为他们的行动辩护。这就是为什么不能相信民盟的这些女士和先生们。他们过去承诺与各少数民族达成协议,但一上台就背叛了他们,站在军方一边。群众凭什么这次要相信他们呢?

《时代》杂志早在2018年1988年起义30周年时发表的文章指出

“根据政治犯援助协会缅甸(Assistance Association of Political Prisoners - Burma)的资料,即使在昂山素季的统治下,缅甸仍有245名政治犯被关在监狱里,其中48人被审前拘留。全民盟——其许多成员本身就是前囚犯——继续允许军政府的法律来管制言论自由和集会,并给批评者戴上口罩,并因未能谴责军方对罗兴亚人的运动而引起国际社会的愤怒。

“‘全民盟不是一个尊重人权和人们在街头抗议的那种自由政府,’总部设在伦敦的人权倡议非政府组织Burma Campaign U.K.的主任马克·法玛尼尔(Mark Farmaner)表示。‘全民盟领导的政府[完全]没有意思纠正过去的错误’。” 

因此,工人和青年、农民、少数民族,不应该信任资产阶级自由派。今天他们假装是你们的朋友,但明天他们就会出卖你们。他们不维护缅甸劳动群众的利益。他们的作用是维护富人的财产,而不是其他任何问题。这就是他们当初与军方妥协的原因。

发动工人武装起义,拒绝阶级妥协!

缅甸的劳动人民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勇敢的缅甸群众中蕴藏着巨大的革命潜力,每天在街头都可以看到。已经发生了强大的罢工,包括总罢工。甚至有一些警察脱队,逃到印度,而不是向自己的人民开枪。但是,要想让革命潜力成为群众成功的革命夺取政权,需要的是一个群众性的工人革命党,能够把所有能够成功推翻这个政权的力量聚集起来。这样的党今天将发出革命行动的号召,包括武装行动。

在500多名抗议者,其中包括年幼的儿童,被缅甸军方杀害后,群众与军队没有任何妥协的余地了。我们需要的是对军方的恐怖做出武装回应。问题是:什么样的武装回应?

下面是列宁在1905年沙皇的御前卫队向手无寸铁的工人开枪,在被称为“血腥星期天”(1905年1月22日,星期日)的圣彼得堡,造成一千多人丧生,约两千人受伤后,给俄国工人和青年的一些良好建议。那天之前,人们的情绪是和平抗议和寻求向沙皇请愿。屠杀发生后,这种情绪一夜之间变成了想要拿起武器反击的情绪。他们的愤怒是无法形容的。 

列宁的建议是一针见血的,没有提到什么“和平抗议”。不,和平抗议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他是这样写的:

“战斗队应当自己武装起来,谁能找到什么就用什么(枪、左轮手枪、炸弹、刀、铁拳套、棍棒、纵火用的浸了煤油的布片、绳或绳梯、构筑街垒用的铁锨、炸药盒,有刺铁丝、钉子(对付骑兵用)及其他等等)。无论如何不要等待来自旁处、上面、外部的帮助,一切都要靠自己去弄到手。”

列宁在于1905年发表的《革命军战斗队的任务》一文中写下了这段话,而笔者建议今天缅甸任何有思想的青年都要读一读全文。

不过,我们也应该记住,过去缅甸青年中最革命的那层人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在军方残酷镇压1988年的“八八运动”后,许多学生离开城市,进入边境地区的丛林,接受少数民族武装组织的训练,或者进入邻国泰国。全缅甸民主学生阵线拿起了武器,组织了长达数十年的武装斗争,但他们推翻军政权的企图失败了,他们被出卖了,被粉碎了,当时当地的条件非常困难,疾病横行,青年面临着补给短缺和武器匮乏。

因此,在目前条件下建立一支替代性联邦军队的想法是一个进步。它需要将缅甸社会中占人口绝大多数的所有受压迫层都纳入其中。少数民族被压迫了几十年,其中一些人参与了反对中央当局的游击战。农村地区的农民一直在参与反对军队和多国公司掠夺土地的斗争。农民完全有理由加入这样一支军队,他们可以在支持城市的运动中发挥重要作用。

但是,我们要扪心自问:这样一支联邦军队的总体目标是什么?它能否仅仅局限于踢走军方,让全民盟和昂山素季重新执政?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运动只能期望再次被资产阶级自由派出卖。这些人一方面夹在群众的巨大愤怒浪潮和罢免军队的迫切愿望之间,另一方面又面临着国外和国内资本家财富阶层的压力,他们希望保证自己体制的延续。

问题是,你不能侍奉两个主人。工人和农民的利益和工厂主的利益是不一样的。在这种情况下,任何阶级的妥协,最终都会让那些底层的人吃亏。是的,他们可能会暂时成功地将将军们赶下台,但他们会继续征用军官吗?我们不要忘记,军官阶层也是缅甸资本家阶级的一部分,是一个重要的因素。他们会把所有的军官都铲除,彻底摧毁现在的军队机构吗?当他们上次执政的时候,他们没有这样做。不,你能从这些人身上得到的只是另一种背叛。

我们需要的是缅甸工人阶级的独立组织。工人们已经有了工会,但不幸的是,这些工会大多是由官僚领导的,他们的手脚都被捆绑在全民盟身上,也就是捆绑在每天压迫工人的资产阶级、工厂主的政治表达上。一些工会领袖,例如在服装工人工会中,已经脱颖而出,表现得比较激进,但大部分工会领袖只是在普通工人开始向他们施加压力的时候才动起来。

这些所谓的“领袖”向联合国甚至美国呼救,在群众之间散播“西方民主国家”可以挽救局面的幻想。在上一篇关于缅甸问题的分析中,我们曾解释说:“除了对军方政权高层的几个人说几句谴责的话和实施一些制裁外,美国不会向缅甸派遣任何军队。”人民不得不透过惨痛的经验来理解这个事实。

全面扩大总罢工

现在需要的是用工人阶级的方法进行全面的斗争,把军政府打倒。这就意味着要组织一次全面的大罢工。已经有几次大罢工表明缅甸广大工人群众对这种行动的巨大支持,但在这种情况下,局部的一两天的大罢工是不够的。需要的是全面关闭经济,全面扩大总罢工。

工人们有能力办到这些。他们可以封锁所有的铁路和公路运输;他们可以封锁港口;他们可以关闭电力供应和燃料的分配,用这种方法他们可以使军队本身瘫痪。在进行这种大罢工的同时,还必须占领所有的工作场所、学校和大学,同时还要占领所有的行政中心。如果在缅甸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邦、每一个城市、每一个村庄组织这样的大罢工,把所有的劳动人民、缅族和所有的少数民族联合起来,军队就没有足够的力量来镇压全体人民。

争取发动全面总罢工!积极准备工人武装自卫队!准备人民武装起义,推翻军政府!//图片来源:VOA Burmese争取发动全面总罢工!积极准备工人武装自卫队!准备人民武装起义,推翻军政府!//图片来源:VOA Burmese

要使这种总罢工取得成功,还需要在每个工作场所选举罢工委员会,在所有的城市街区和村庄选举邻里委员会。这些机构可以接管当地的事务管理。反过来,这些委员会又需要协调,直到一个全国委员会,它将成为全国工人和农民力量的体现。它将向群众发出一个信息:现在有一个真正的革命领导层,由群众自己选举和控制。

但是,这一切都需要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即组织人民群众的武装起义。所以,在罢工委员会的控制下,建立一支武装的工人自卫队——工人民兵,是摆在运动面前的一项紧迫任务。许多人,包括缅甸的资产阶级自由派,甚至西方帝国主义国家的政府,都在说这个军政府的行动是犯罪的。好吧,如果他们的行为确实是犯罪,那么群众完全有理由寻求以武装来反击这些罪犯。

缅甸的劳工组织应该向其他国家的工人组织发出呼声,不是以正式决议的形式,也不是以抗议的语言,而是以具体的行动。结合缅甸国内的全面总罢工,应该有国际工人对缅甸的抵制。我们在上面引用的上一篇文章中,列举了过去工人抵制的例子。如果缅甸的工人组织呼吁这样的行动,这样的抵制运动将会得到巨大的推动。

其他国家的工人运动也应该有意识地组织起来,筹集资金,帮助缅甸工人和青年获得对抗这个残暴政权所需的武器。我们在1930年代的西班牙有一个历史先例。当佛朗哥组织政变时,工人和农民拿起武器,与法西斯分子进行斗争。而欧洲内外的工人都来援助他们的西班牙兄弟姐妹,帮助他们购买所需的枪支。西班牙工农最终走向失败,是由于工人领袖错误的政策和方案,他们恰恰相信了资产阶级自由派,而资产阶级自由派却扮演了奸诈的角色。但是,最主要的一点是,其他国家的工人竭尽全力帮助西班牙的革命。这就是今天所需要的。

如果组织一次全面的总罢工,再加上果断地号召武装起义,那么,它也会向警察和军队的队伍发出一个明确的信息。我们看到一些警察为了避免向自己的人民开枪而逃入印度。但需要的不是越境逃亡,而是带着枪过去参加运动。正如上面引用的《卫报》文章所指出的那样,“要想成功地进行武装抵抗,很可能需要促成士兵或警察投诚...”

如果有组织的工人阶级发挥决定性的领导作用,就可以将军队和警察部分人员叛变、反对自己的官员的可能性变为现实。这将开始使天平向群众运动倾斜,并开始工人阶级的武装进程,这是结束缅甸群众今天所面临的噩梦的唯一途径。

发动全面总罢工!

组织武装工人防卫队!

准备人民武装起义推翻军政府!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Join Us

Join the 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and help build a revolutionary organisation to participate in the struggle for socialism worldwide!

In order to join fill in this form and we will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