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若要推翻軍政府,工人必須武裝起來

緬甸軍政府的殘暴是不言而喻的。星期六(3月27日),一百多人在抗議活動中被殺害,包括幾名兒童,其中一人甚至只有五歲。這是自2月1日政變以來最血腥的一天,死亡總人數超過400人——自那以後,這個數字已經超過500人。來自當地的影片和照片顯示,安全部隊不分青紅皂白地向手無寸鐵的平民開槍,瞄准了人們的頭和背部,然後四處跳舞慶祝。(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1年4月1日)

在這種極端野蠻的行徑面前,緬甸人民、工人和青年卻表現出巨大的勇氣和決心,每天冒著生命危險,一波又一波地走上街頭進行抗議。據《衛報》(2021年3月27日)報道,一名抗議者說:「他們把我們當做禽獸來殺,甚至跑到我們家裡來。」而一名名為Thu Ya Zaw的民眾告訴路透社,在緬甸中部的敏健市內一次抗議活動中,至少有兩人被殺。「無論如何,我們都會繼續抗議。我們必須戰鬥,直到軍政府倒台。」

在大屠殺發生的同一天,將軍們舉行了一個豪華的聚會,慶祝他們的武裝部隊日,這表明了將軍們的傲慢和對緬甸人民的絲毫不關心。在那裡,他們都穿著最好的衣服,吃著豐盛的食物,喝著香檳,而普通的勞動人民卻在街上被槍殺。第二天,安全部隊襲擊了參加前幾天被殺害的抗議者葬禮的送葬者,可見這些將軍的冷酷無情。

這一切都在激起巨大而廣泛的不滿。普通勞動人民、青年、農民、少數民族,每天都看到有人在街頭被殺害,他們越來越意識到,和平抗議不足以推翻這個可惡的政權。

當局對少數民族的殘暴行為和人民的反抗

最近一次針對少數民族的暴行發生在周末,地點在克倫邦Mutraw地區的薩爾溫江附近。周六晚上,在穆特勞(Mutraw)地區的德布諾(Deh Bu Noh)村遭到轟炸,導致在該村及其周圍定居的10,000人中至少有9人死亡,另有數人受傷。周日又有更多的轟炸攻擊,約有3,000名村民試圖逃入泰國,其中一些人被泰國邊境管制部門犬儒地拒之門外。

克倫族人幾十年來一直要求自決,他們深知緬甸軍方的殘暴。克倫少數民族的運動由克倫民族聯盟(Karen National Union,KNU)領導,該聯盟的武裝力量是克倫民族解放軍(Karen National Liberation Army)。這是一直在爭取從中央政府那裡獲得更大自治權的幾個少數民族武裝組織之一。

位於中國北部邊境的克欽邦也存在類似情況。這裡的克欽獨立組織/軍隊(Kachin Independence Organization/Army,KIO/A)是緬甸最重要的武裝組織之一,自1961年以來一直與中央邦作戰,最近幾周,該邦四個鄉鎮幾乎每天都爆發武裝衝突。類似的事情在撣邦北部也在發生。

目前,少數民族武裝是唯一能夠替代緬甸軍隊和警察的軍事力量。事實上,在他們實力強大的地區,他們一直在用自己的武裝力量保護當地人民的抗議活動。2月14日,克民盟正式出面支持抗議運動,並補充說,無論抗議者屬於哪個民族,克民盟都會保護所有抗議者,從那時起,克民盟就開始提供防衛部隊,陪同抗議者上街。

從中我們可以看到民族武裝組織是如何承擔起截然不同的角色的,大城市裡的年輕人——主要是屬於緬族的多數人(占人口的68%)——已經開始結論「和平抗議」是不會有任何結果的,需要的是有組織的武裝反應來推翻軍政府,他們中的一些人因此開始向民族武裝組織尋求幫助和軍事訓練。

《衛報》於2021年3月20日刊登的「緬甸被圍困的抵抗力量夢想『人民軍隊』對抗軍政府(Myanmar』s besieged resistance dreams of 'people's army' to counter junta)報道中,描繪了年輕人如何得出革命結論。該文引用一名年輕的抗議者的話,解釋了年輕人如何上YouTube學習如何使用槍支,並引用他的話說:「仰光看起來像一個戰區,只是只有一方有武器。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一支軍隊。我們將不得不同時進行訓練和戰鬥,我們沒有時間了。」同一篇文章中引用了一位年輕婦女的話,她說:「如果緬甸聯邦議會代表委員會(一個自稱是被廢黜的民選政府的合法代表的機構)決定組建一支軍隊,我會支持它。我會強迫我的丈夫和兄弟入伍,但我需要照顧我的孩子。」

2021年3月24日,《紐約時報》上出現了一篇題為「『我將為保護我的國家而死』:在緬甸,新的抵抗運動興起」('I Will Die Protecting My Country': In Myanmar, a New Resistance Rises) 這篇相當精彩的報道,讓我們了解了正在發生的進程:

「在緬甸邊境地區的一片叢林中,部隊揮汗如雨地進行著基本訓練。他們學會了如何給步槍上膛,如何拉動手榴彈的插銷,如何組裝一枚火藥。」

「這些學員不是上個月奪取政權並迅速對該國民眾實施戰場暴行的緬甸軍方成員。相反,他們是一支由學生、社運人士和普通上班族組成的多元團體,他們相信,反擊是打敗世界上最殘酷的武裝力量之一的唯一途徑。」

「一位來自緬甸最大城市仰光的婦女說:『我把軍隊看成是野蠻的動物,他們不會思考,使用武器也很殘忍。』她現在正在森林裡參加一周的新兵營。和其他加入武裝鬥爭的人一樣,她不想公布自己的名字,因為她擔心緬軍會打壓她。」

「『我們必須反攻他們,』她說。『這聽起來咄咄逼人,但我認為我們必須自衛。』」

「經過數周的和平抗議,緬甸抵抗2月1日政變的前線正在動員成一種游擊隊。在城市裡,抗議者們建立了路障,以保護街區不受軍隊入侵,並在互聯網上學會了如何制造煙霧彈。在森林裡,他們正在訓練基本的戰爭技巧,並策劃破壞與軍事有關的設施。」

這是一場革命!

現在在緬甸發生的是一場革命。沒有其他的方式來描述它。青年和工人——或者至少是他們中最先進的一層——得出的結論,即現在需要的是對政權的武裝反應,這是絕對正確的,任何夠格的革命加都該全力支持他們。現在不是在這個問題上搖擺不定和猶豫不決的時候。對這個政權沒有妥協的余地。這是一個「要麼這個...要麼那個...」的問題,要麼群眾采取果斷措施,全力以赴推翻這個政權,要麼他們將面臨血腥的後果和可怕的失敗。

來自社會基層的壓力越來越大。這也就解釋了同一篇報道所強調的事實,即到目前為止讓群眾手無寸鐵的資產階級自由派,現在已經開始呼吁建立一支「聯邦軍」,其中包括各民族武裝組織:

「...人們越來越認識到,(和平抗議)這種策略可能是不夠的,面對緬軍,必須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上周,自認為是合法政府的被趕下台的議會殘余勢力表示,要想拯救國家,就必須進行『革命』。他們呼吁組建一支尊重各民族的聯邦軍隊,而不僅僅是尊重占多數的緬族。」

3月14日,聯邦議會代表委員會發表了一份聲明,向人民解釋說,根據法律規定,他們有權保護自己不受暴力侵害,並補充說:

「委員會真誠地承認、記錄和祝賀所有的民族武裝革命組織,他們本著兄弟姐妹的心態,堅定地致力於建立一個聯邦民主聯盟,共同作出努力。」

聯邦議會代表委員會也表示,它現在的目標是建立一個「聯邦民主聯盟」。

這些同樣是資產階級自由派的人,竟然轉而求助於少數民族武裝,幫助他們與軍政府進行鬥爭,這實在是一種諷刺。我們不應該忘記,當少數民族被轟炸、被強奸、被屠殺的時候,當整個村莊被燒毀的時候,當成千上萬的人逃離緬甸的時候,當若開邦的「種族清洗」把70萬羅興亞族人趕到孟加拉國的時候,全民盟和翁山蘇姬的資產階級自由派卻支持軍方,為他們的行動辯護。這就是為什麼不能相信民盟的這些女士和先生們。他們過去承諾與各少數民族達成協議,但一上台就背叛了他們,站在軍方一邊。群眾憑什麼這次要相信他們呢?

《時代》雜志早在2018年1988年起義30周年時發表的文章指出

「根據政治犯援助協會緬甸(Assistance Association of Political Prisoners - Burma)的資料,即使在翁山蘇姬的統治下,緬甸仍有245名政治犯被關在監獄裡,其中48人被審前拘留。全民盟——其許多成員本身就是前囚犯——繼續允許軍政府的法律來管制言論自由和集會,並給批評者戴上口罩,並因未能譴責軍方對羅興亞人的運動而引起國際社會的憤怒。

「『全民盟不是一個尊重人權和人們在街頭抗議的那種自由政府,』總部設在倫敦的人權倡議非政府組織Burma Campaign U.K.的主任馬克·法瑪尼爾(Mark Farmaner)表示。『全民盟領導的政府[完全]沒有意思糾正過去的錯誤』。」 

因此,工人和青年、農民、少數民族,不應該信任資產階級自由派。今天他們假裝是你們的朋友,但明天他們就會出賣你們。他們不維護緬甸勞動群眾的利益。他們的作用是維護富人的財產,而不是其他任何問題。這就是他們當初與軍方妥協的原因。

發動工人武裝起義,拒絕階級妥協!

緬甸的勞動人民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勇敢的緬甸群眾中蘊藏著巨大的革命潛力,每天在街頭都可以看到。已經發生了強大的罷工,包括總罷工。甚至有一些警察脫隊,逃到印度,而不是向自己的人民開槍。但是,要想讓革命潛力成為群眾成功的革命奪取政權,需要的是一個群眾性的工人革命黨,能夠把所有能夠成功推翻這個政權的力量聚集起來。這樣的黨今天將發出革命行動的號召,包括武裝行動。

在500多名抗議者,其中包括年幼的兒童,被緬甸軍方殺害後,群眾與軍隊沒有任何妥協的余地了。我們需要的是對軍方的恐怖做出武裝回應。問題是:什麼樣的武裝回應?

下面是列寧在1905年沙皇的御前衛隊向手無寸鐵的工人開槍,在被稱為「血腥星期天」(1905年1月22日,星期日)的聖彼得堡,造成一千多人喪生,約兩千人受傷後,給俄國工人和青年的一些良好建議。那天之前,人們的情緒是和平抗議和尋求向沙皇請願。屠殺發生後,這種情緒一夜之間變成了想要拿起武器反擊的情緒。他們的憤怒是無法形容的。 

列寧的建議是一針見血的,沒有提到什麼「和平抗議」。不,和平抗議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他是這樣寫的:

「戰鬥隊應當自己武裝起來,誰能找到什麼就用什麼(槍、左輪手槍、炸彈、刀、鐵拳套、棍棒、縱火用的浸了煤油的布片、繩或繩梯、構築街壘用的鐵锨、炸藥盒,有刺鐵絲、釘子(對付騎兵用)及其他等等)。無論如何不要等待來自旁處、上面、外部的幫助,一切都要靠自己去弄到手。」

列寧在於1905年發表的《革命軍戰鬥隊的任務》一文中寫下了這段話,而筆者建議今天緬甸任何有思想的青年都要讀一讀全文。

不過,我們也應該記住,過去緬甸青年中最革命的那層人也得出了類似的結論。在軍方殘酷鎮壓1988年的「八八運動」後,許多學生離開城市,進入邊境地區的叢林,接受少數民族武裝組織的訓練,或者進入鄰國泰國。全緬甸民主學生陣線拿起了武器,組織了長達數十年的武裝鬥爭,但他們推翻軍政權的企圖失敗了,他們被出賣了,被粉碎了,當時當地的條件非常困難,疾病橫行,青年面臨著補給短缺和武器匱乏。

因此,在目前條件下建立一支替代性聯邦軍隊的想法是一個進步。它需要將緬甸社會中占人口絕大多數的所有受壓迫層都納入其中。少數民族被壓迫了幾十年,其中一些人參與了反對中央當局的游擊戰。農村地區的農民一直在參與反對軍隊和多國公司掠奪土地的鬥爭。農民完全有理由加入這樣一支軍隊,他們可以在支持城市的運動中發揮重要作用。

但是,我們要捫心自問:這樣一支聯邦軍隊的總體目標是什麼?它能否僅僅局限於踢走軍方,讓全民盟和翁山蘇姬重新執政?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這個運動只能期望再次被資產階級自由派出賣。這些人一方面夾在群眾的巨大憤怒浪潮和罷免軍隊的迫切願望之間,另一方面又面臨著國外和國內資本家財富階層的壓力,他們希望保證自己體制的延續。

問題是,你不能侍奉兩個主人。工人和農民的利益和工廠主的利益是不一樣的。在這種情況下,任何階級的妥協,最終都會讓那些底層的人吃虧。是的,他們可能會暫時成功地將將軍們趕下台,但他們會繼續征用軍官嗎?我們不要忘記,軍官階層也是緬甸資本家階級的一部分,是一個重要的因素。他們會把所有的軍官都鏟除,徹底摧毀現在的軍隊機構嗎?當他們上次執政的時候,他們沒有這樣做。不,你能從這些人身上得到的只是另一種背叛。

我們需要的是緬甸工人階級的獨立組織。工人們已經有了工會,但不幸的是,這些工會大多是由官僚領導的,他們的手腳都被捆綁在全民盟身上,也就是捆綁在每天壓迫工人的資產階級、工廠主的政治表達上。一些工會領袖,例如在服裝工人工會中,已經脫穎而出,表現得比較激進,但大部分工會領袖只是在普通工人開始向他們施加壓力的時候才動起來。

這些所謂的「領袖」向聯合國甚至美國呼救,在群眾之間散播「西方民主國家」可以挽救局面的幻想。在上一篇關於緬甸問題的分析中,我們曾解釋說:「除了對軍方政權高層的幾個人說幾句譴責的話和實施一些制裁外,美國不會向緬甸派遣任何軍隊。」人民不得不透過慘痛的經驗來理解這個事實。

全面擴大總罷工

現在需要的是用工人階級的方法進行全面的鬥爭,把軍政府打倒。這就意味著要組織一次全面的大罷工。已經有幾次大罷工表明緬甸廣大工人群眾對這種行動的巨大支持,但在這種情況下,局部的一兩天的大罷工是不夠的。需要的是全面關閉經濟,全面擴大總罷工。

工人們有能力辦到這些。他們可以封鎖所有的鐵路和公路運輸;他們可以封鎖港口;他們可以關閉電力供應和燃料的分配,用這種方法他們可以使軍隊本身癱瘓。在進行這種大罷工的同時,還必須占領所有的工作場所、學校和大學,同時還要占領所有的行政中心。如果在緬甸的每一個角落、每一個邦、每一個城市、每一個村莊組織這樣的大罷工,把所有的勞動人民、緬族和所有的少數民族聯合起來,軍隊就沒有足夠的力量來鎮壓全體人民。

爭取發動全面總罷工!積極准備工人武裝自衛隊!准備人民武裝起義,推翻軍政府!//圖片來源:VOA Burmese爭取發動全面總罷工!積極準備工人武裝自衛隊!準備人民武裝起義,推翻軍政府!//圖片來源:VOA Burmese

要使這種總罷工取得成功,還需要在每個工作場所選舉罷工委員會,在所有的城市街區和村莊選舉鄰裡委員會。這些機構可以接管當地的事務管理。反過來,這些委員會又需要協調,直到一個全國委員會,它將成為全國工人和農民力量的體現。它將向群眾發出一個信息:現在有一個真正的革命領導層,由群眾自己選舉和控制。

但是,這一切都需要有一個明確的目標,即組織人民群眾的武裝起義。所以,在罷工委員會的控制下,建立一支武裝的工人自衛隊——工人民兵,是擺在運動面前的一項緊迫任務。許多人,包括緬甸的資產階級自由派,甚至西方帝國主義國家的政府,都在說這個軍政府的行動是犯罪的。好吧,如果他們的行為確實是犯罪,那麼群眾完全有理由尋求以武裝來反擊這些罪犯。

緬甸的勞工組織應該向其他國家的工人組織發出呼聲,不是以正式決議的形式,也不是以抗議的語言,而是以具體的行動。結合緬甸國內的全面總罷工,應該有國際工人對緬甸的抵制。我們在上面引用的上一篇文章中,列舉了過去工人抵制的例子。如果緬甸的工人組織呼吁這樣的行動,這樣的抵制運動將會得到巨大的推動。

其他國家的工人運動也應該有意識地組織起來,籌集資金,幫助緬甸工人和青年獲得對抗這個殘暴政權所需的武器。我們在1930年代的西班牙有一個歷史先例。當佛朗哥組織政變時,工人和農民拿起武器,與法西斯分子進行鬥爭。而歐洲內外的工人都來援助他們的西班牙兄弟姐妹,幫助他們購買所需的槍支。西班牙工農最終走向失敗,是由於工人領袖錯誤的政策和方案,他們恰恰相信了資產階級自由派,而資產階級自由派卻扮演了奸詐的角色。但是,最主要的一點是,其他國家的工人竭盡全力幫助西班牙的革命。這就是今天所需要的。

如果組織一次全面的總罷工,再加上果斷地號召武裝起義,那麼,它也會向警察和軍隊的隊伍發出一個明確的信息。我們看到一些警察為了避免向自己的人民開槍而逃入印度。但需要的不是越境逃亡,而是帶著槍過去參加運動。正如上面引用的《衛報》文章所指出的那樣,「要想成功地進行武裝抵抗,很可能需要促成士兵或警察投誠...」

如果有組織的工人階級發揮決定性的領導作用,就可以將軍隊和警察部分人員叛變、反對自己的官員的可能性變為現實。這將開始使天平向群眾運動傾斜,並開始工人階級的武裝進程,這是結束緬甸群眾今天所面臨的噩夢的唯一途徑。

發動全面總罷工!

組織武裝工人防衛隊!

準備人民武裝起義推翻軍政府!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Join Us

Join the 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and help build a revolutionary organisation to participate in the struggle for socialism worldwide!

In order to join fill in this form and we will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