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抗议横扫英国大学:把帝国主义踢出校园!

受到美国的巴勒斯坦团结营地启发,全英的学生都在采取行动。新成立的革命共产党将自身投入到斗争之中,为了运动的升级以及打倒帝国主义者做斗争。(本文原文发表于communist.red,译者:VT)

随着以色列开始了其对拉法的进攻,一大波学生营地在过去的一周横扫了英国的大学。

受到美国的巴勒斯坦团结营地启发,英国的学生们已经在十四所校园中采取行动,该数字还在继续增长。

革命共产党全力支持学生们采取的英勇行动。

由下文中的报告可见,共产主义者正在许多这些占领运动中扮演领导角色,提供了清晰的、工人阶级的视角,以及为了将运动扩散开来的斗争策略。

全英的当权派——从大学校长到好战政客——都在积极支持以色列的占领并从中获利。这些女士们和先生们的手上沾满了鲜血。

革共党正在为了将这运动升级成为一股群众势力——一股能够逼退老板们和战犯们的力量——而作斗争。

我们为之努力的无非是群众行动——给以色列的战争机器以真实的、物质的打击,并打倒帝国主义的保守党政府。

怒火中烧

年轻人对在巴勒斯坦的种族灭绝已然是怒火中烧。这个问题已成为了积攒多年的、对于整个压迫性系统的怒火的导火索。

年轻人对在巴勒斯坦的种族灭绝已然是怒火中烧。//图片来源:《共产党人》年轻人对在巴勒斯坦的种族灭绝已然是怒火中烧。//图片来源:《共产党人》

自从去年十月份的几乎每个周末都有成千上万的人们走上街头。不过许多人已经开始对只是从A点走到B点的游行和一成不变又不温不火的演讲不抱任何幻想了。他们需要的是实际的、战斗性的行动!

直到现在,这些被压抑的怒火都不曾存在一个清晰的表达。但是哥伦比亚大学勇敢的学生已经指出了前进的道路。而警察的野蛮镇压则歪打正着的将这个榜样扩散到了每个大洲的青年中去了。

仅一处营地便点燃了全世界,使行动扩散遍了美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加拿大、南非、印度、土耳其、甚至是遥远的日本和澳大利亚。我们的网站罗列了一百六十多处学生进入斗争的地点。

撤资并公开!

我们相信每一所大学都应该与——在加沙的冲突与巴勒斯坦人民的压迫中作为直接或者间接的共犯的——军火公司、跨国集团、和银行切断联系。没人应该从种族灭绝中获益。我们说:不为帝国主义战争机器提供一分钱、一颗子弹!

而同时,绝大多数大学都处在破产的边缘。我们正在目睹部门与课程被关闭,以及大规模裁员。教职工已经为了涨薪和更好的工作条件斗争了许多年了。整个高等教育行业都处于临界点

然而,学生却又在支付天价的学费和房租。我们要求知晓:这些钱都去哪了?打开账簿让教职工和学生们检查!

很显然,阔绰的老板们是不会从以色列和军火公司撤资的,因为他们直接从这些有利可图的交易中获益。

因此我们必须为了使大学由学生们和教职工民主控制而作斗争,只有这些人能为了大多数人利益以及全社会的益处而运转教育机构。

将运动升级!

这个运动拥有能够滚雪球般成为工人和青年的群众斗争的潜力。//图片来源:《共产党人》这个运动拥有能够滚雪球般成为工人和青年的群众斗争的潜力。//图片来源:《共产党人》

就像我们在法国1968年五月的事件中所见,这个运动拥有能够滚雪球般成为工人和青年的群众斗争的潜力——不光是关于巴勒斯坦问题,而更是关于一切针对我们阶级的日常攻击和不公。

但是,我们明白只靠学生是无法终结这场杀戮的。只有工人阶级拥有能够瘫痪整个社会、并拆解帝国主义战争机器的力量。

所以,营地们的首要目标便是必须把运动扩散的越广越好,直至社会中的各行各业。鼓动者和代表要被派到工作场所、工会、大学、和高校中去以鼓动支持并将斗争扩大。

营地们应当被当作开展关于思想和诉求的公开辩论的地方,我们可以在那里澄清我们的策略和纲领。大会、以及关于类似帝国主义和巴以历史等主题的公开课,应当频繁举行。

打倒战犯!

有了战斗纲领的武装,该运动能够扩散到包含全国范围内的所有学校、高校、和工作场所。

我们需要一场反对整个英国的统治阶级的全国性的彻底斗争,前者已经在财政上支持以色列数十年了。

随着反战运动增长,统治阶级将会动员起来以取缔抗议并侵蚀我们的民主权利,正如我们在美国见到的那样。

里希·苏纳克(Rishi Sunak)已经会晤了大学的校长们以讨论校园上所谓的“反犹主义”的激增。这是公然诽谤,是动员资产阶级民意来反对学生们和工人们的行动的借口。

我们不会容忍。我们必须打倒议会内外的战犯和投机者。主要敌人在国内。

这就是我们要带到运动之中的战斗纲领。如果你同意它们,那么现在就与革共党组织起来


伯明翰

追随着由美国抗议者激起的全球学生营地运动,革共党的同志们动员了伯明翰大学的学生们以占领校园场地。

随着逐步增长的营地运动中的政治领导真空,我们抓住机会,和其他学生运动家们领导了伯明翰的第一个学生营地的组织。

我们提出了革命的观点和诉求,以求将此行动向着广大的学生们以及工人们扩散。

五月八日周三,我们在夜深人静之时支起了帐篷,并将“绿心”(Green Heart)宣布为“解放区”。

帐蓬们围绕着由革共党同志们设立于占领区中心的“抵抗图书馆”展开,将整个营地变成了教育中心,并计划了关于比如巴勒斯坦史和1968年五月风暴的教训等话题的日常公开课。

营地起步的很顺利,我们同时支起了十八顶帐篷,而保安和警察也都随之而来了。

本文动笔时营地只设立了一天就收到了热烈反应,路人也搭建起了自己的帐篷,还有其他人留下了物资。

我们要在五月九日周四中午举行一场集会,以赢得更广泛的阶层并让他们加入营地。

曼切斯特

同志们走上街头,向学生们解释发生了什么,以及为什么他们应该加入。//图片来源:《共产党人》同志们走上街头,向学生们解释发生了什么,以及为什么他们应该加入。//图片来源:《共产党人》

“曼切斯特共产主义者“将自己投入了曼切斯特大学的营地中去。

自从五月一日周三,同志们就已经于营地中在场了,尤其实在给搭建营地帮忙。

随着宿营开始,同志们走上街头,向学生们解释发生了什么,以及为什么他们应该加入。

随即,我们便从中得到了热烈反应,许多学生听说了营地都非常激动,并自觉地将其与和整个建制作斗争的需求联系了起来。

过去几天里,为了使营地增长,同志们去到了示威中,走到大街上,并组织挨家挨户去敲门。只有通过大规模的参与,我们才会成功。

昨天晚上,一场抗议对拉法的进攻的示威给我们提供了讨论营地和我们能做什么的完美机会。

有一位同志对曼大管理层在资助和牟利于以色列的战争中的角色做了激情的演说。这在示威者中激起了巨大的回响。

工人同志们也开始利用营地来与他们的工友们讨论我们怎么能和巴勒斯坦的种族灭绝作斗争。

华威

五月八日,“华威马克思主义者”介入了持续了十三天的华威大学学生营地。

随着当前的拉法围城,以及数百万巴勒斯坦人持续的被迫迁徙,一场集会被号召起来以将营地升级,把矛头对准大学的老板们,旨在让大学与帝国主义斩断联系。

有两百人集结并在校园中游行,其中包括一场针对大学管理层所在的建筑的延长示众。

这导致了安保人员的反应并聚集了起来,不过这没有吓到在场的任何人。我们看到人们一齐敲打窗户并大声宣布大学是共犯,并且高呼“撤资并公开”。

同志们在整场集会中都在和在场者讨论并提出了我们的观点。我们很高兴见到现场的能量既大胆又乐观,有一位在场者跟我们讲他觉得“我们人多势众,大学是拦不住我们的。”

接下来的一周中,同志们和组织者同意要直接加入营地并帮其增长。

营地的规模自从其开始之日已经翻倍了,而且势头正猛。以今天最热情的口号来说,“团结的人民,永不被击溃”。

兰卡斯特

“兰卡斯特共产主义者”,与其他兰卡斯特大学的学生一道,正在计划针对大学领导层的行动,要求他们与贝宜系统(BAE systems)划清界限。

我们将自己投入到了五月九日周四中午的集会的建设中去,利用海报、摊位、和在课上发言以和尽可能多的学生们对话。这场集会将为位于阿莱克斯广场(Alex Square)的营地打头阵,而我们也在其中通过组织公开课和阅读会以扮演积极的作用。

一位学生同志报告说在他的计算机科学课上听到有学生在就营地议论,这显示了学生们,不论背景,都开始做出了运动需要以某种方式升级的结论。

在于革共党建党大会上听闻了其他同志们关于占领和扎营的报告之后,我们对在这场运动中提出我们的诉求更加充满信心。

在市里的一场公开会议上,一位同志提出了大学打开其账簿、要延展至校园工会之中、以及学生和教职工控制大学的需求。这段发言收获了热烈的掌声。

很显然人们正在寻找对于他们现在能做些什么的答案,而这是只有革命共产党人才能提供给他们的。

利兹

从五月一日开始,学生活动家便于利兹大学校园组织并建设了营地以抗议大学与武器制造商贝宜系统的合作关系,以及抗议其拒不承认巴勒斯坦种族灭绝。

五月二日晚,抗议打乱了一场颁奖典礼,这是正是计划用来吸引学生集体的注意力并建设校园占领的。

安保人员迅速封锁了颁奖典礼的入口。而活动家们毫不畏惧的坐在入口旁喊着口号,并开始了他们计划的演讲。

相应的,一位保安试着抢走大喇叭,而另一位保安开始推搡抗议者。在这场事故中,有一位学生被击倒在地,力道之大足以使其流鼻血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大学职工以纪律处分威胁学生,而来自复国主义者学生的骚扰也增加了。

一些人被这些攻击搞得意志消沉,而另一些人则受其鼓舞并想继续扩大营地,尽管很多人并不知道该怎样做到这点。

我们知道如果想要一场占领成功,就必须去建设它并使其增长。“利兹共产主义者”组织起了营地成员们一起发传单,敲门访问,以及张贴海报。

正如一位学生跟我们讲的,“你们是唯一一伙真的在做外联的,因为你们上前和人们说话,也不怕吃瘪。”

总体来说我们号召革命和群众行动的演讲和口号已然广受大众和营地成员的欢迎。

谢菲尔德

谢菲尔德大学的营地已经集结了好几打活动家,但是已经获得了整个校园乃至整个城市的支持,捐赠的食物和露营装备也在源源不断地流入。

这座营地有潜力成为遍布整个谢菲尔德的爆炸性事件的震中。当下的任务便是将这运动向外扩散以使广大的消极支持者参与其中。

“谢菲尔德共产主义者”已经深深参与其中。我们在帮忙营地公告,并且也承担了比如洗盘子之类的日常工作。

然而最重要的是,我们自从第一天就开始向外扩散,在图书馆里和讲座上做演讲,并满校园的发传单。

最关键的便是这场运动能够波及到更广阔层面的工人们。为了促成这一点,我们联系了在校的工会(大学学院工会和团结联盟工会),其中大学学院工会 将会发表一份声明以与营地表示团结。

我们的同志们号召召开大会以将新层次的学生和工人们带到运动中来,而营地里的其他人也积极的响应了。这便是我们现在正在建设的。

一股潜藏的能量正在酝酿,不光是在大学校园里,也正在中学生和工人当中。我们完全可以将当前的运动变成一场能够将我们的诉求施加于大学老板们和整个帝国主义建制的群众性运动。

剑桥

剑桥的学生运动迈出了决定性的一步,于五月六日周一扎下了与巴勒斯坦表示团结的营地。

在所有的营地中都洋溢着激进的情绪。该运动的诉求远超我们在目前的巴勒斯坦运动中所见过的其他诉求,其将注意力直指校园中的帝国主义的作用。人们誓要斗争直至诉求被满足为止。

在第一天我们做横幅的时候,我们听到有人提议了一条包含“起义”(intifada)一词的口号,而这正是我们自从巴勒斯坦运动爆发以来便一直自豪的号召的口号。

当有人试着回绝这提议的时候,其他的一些人插话进来,解释了这个词的含义并坚持要使用它。这种革命性语言正在变得广为流传。

我们的介入目前为止都是基于耐心工作。我们试着在营地维持不间断的存在感,并让自己参与到营地中的组织性工作中去。

通过一些这样的工作,比如负责伙食,同志们得以与更广泛的公众、以及营地集体的成员们交谈。

我们通过这样的工作已经找到了好几名同情我们共产主义观点的人。

我们当前的目标是试着将更广泛层面的工人、教职工、和中学生吸引近我们的运动中以扩宽其范围。一场由剑桥的全部工人和青年组成的群众性运动是将能够胁迫老板们的!

伦敦大学学院(UCL)

五月二日,一伙活动家冲进了UCL的主庭院并搭起了一打的帐篷、巴勒斯坦国旗、以及椅子。

他们的诉求是:撤资于以色列的战争机器、谴责以色列的战争罪行、并保障重建加沙的大学。

这些活动家们拥有将斗争扩大以包含尽可能多的支持——包括学生、毕业生、教职工、工会、以及任何其他人——的正确观点,我们的同志们也因此被热情又公开的欢迎了。

这些活动家已经联系了大学学院工会,公共服务联盟,和英国独立工人联盟(IWGB),其中UCL的英国独立工人联盟谴责了动用他们的安保人员去强行检查先前不需要被查的身份证件的举动。

一位活动家跟我说到“在所有人都自由之前,没人是自由的”,这样团结的态度正是他们的好几个标语牌所反应的。

活动家们很高兴能获得额外的支持和曝光度,于是我们的同志们加入了这周接下来的营地和抗议,提供了我们的支持,并讨论我们怎样能将斗争扩展至新阶层去。

五月三日,三名同志参加了一场巴勒斯坦社团的线上讨论,报道了UCL营地的情况并为全国范围内的营地提出了政治策略。

这周我们的同志们将会再次加入UCL和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OAS)的营地,与活动家讨论我们该怎样通过战斗性的阶级斗争来亲近并达成他们的诉求。

五月十一日周六的下午三点,UCL和SOAS的活动家们计划了一场游行。我们将会动员伦敦北地区的革共党参加。


“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marx.cn@proton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Join us

If you want more information about joining the IMT, fill in this form. We will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