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赤字迷思》——积非不能成是

被认为是成功地反驳了大企业政客追求的紧缩议案的现代货币理论(MMT),现在在左派内已经蔚为时尚。但是,一位MMT主要倡议者的新书所展现的局限性,验证了为什么我们需要马克思主义理念。(按:本文原文发表於2020年9月18日。译者:Kostya)

近来,世界各地政府所实施的政策大概会现代货币理论的倡导者一定会感到雪耻。正如他们建议的那样,世界各地的政府正在向全球经济中注入货币,绝望地试图支撑住经济系统。

据估计,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已经支出或是承诺支出了8000亿美金的国家补助。其中4200亿美金来自公共贷款。然而有3700亿美金来自扩增中央银行的负债——这也是通过发行新钞票来达成的。

这正是MMT的支持者赞成的:政府在经济下滑时应该印刷钞票并增加支出。这一“新观点”的最显赫支持者之一是经济学教授和美国的伯尼·桑德斯的前顾问斯蒂芬妮·凯尔顿(Stephanie Kelton)。

“哥白尼式的转变”

在她的新书《赤字迷思》中,凯尔顿叙述了MMT的基本理念,试图在借此为“如何建立一个更好的经济”这个问题提供观点。

凯尔顿在她的著作《赤字迷思》中列举了现代货币理论的主要论据。//图片来源:Paul Thomas凯尔顿在她的著作《赤字迷思》中列举了现代货币理论的主要论据。//图片来源:Paul Thomas

作者告诉读者,MMT“以不偏不倚的视角描述了我们的货币系统到底是如何运作的”。凯尔顿说,通过这个视角,我们可以在看待经济的方式上经历一次“哥白尼式的转变”。

不过事实上,正如我们在别处深入解释的那样,MMT中没什么新颖的或激进的成分,而凯尔顿书中的思想也是如此。

MMT既不是很现代,也不怎么算得上一个理论。相反,它至多算得上对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的改良和自由主义思想,政府刺激和需求侧管理,换汤不换药的重复。往差了说,它是一个危险的幻想,应该被工人运动和左翼拒斥。

资本主义和危机

我们应该开门见山地提出,凯尔顿(正如凯恩斯)不是社会主义者,而是自由主义者。《赤字迷思》全书都没有提及过社会主义一次。相似地,作者也没有指出过资本主义应该被替代或是推翻。

MMT和其信徒们(如凯尔顿)的主要观点可以被总结如下:

  1. 对它们的货币拥有“主权”(也就是可以发行钞票)的国家永远都不需要担心破产,因为他们随时可以印刷更多钞票来偿还债务。
  2. 只要经济中还有未使用的生产资源(“产能过剩”和失业),通货膨胀就不危险。
  3. 有“(货币)主权”的政府不需要先课税再支出,而应该发行钞票,增加支出,再通过税收来管理有效需求。

带着这自以为的突破性的认知,凯尔顿和其他MMT支持者声称,我们可以“看破迷思并再次认识到我们一直都有这样的能力。“

凯尔顿和其他的MMT崇拜者没有问过这个简单的问题:为什么资本主义总是进入危机?//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凯尔顿和其他的MMT崇拜者没有问过这个简单的问题:为什么资本主义总是进入危机?//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

“我们失去的只有自己设置的限制,”作者写道,借用了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的战斗口号。但是不同于马克思和《宣言》,凯尔顿和《赤字迷思》丝毫没有描述资本主义实际上是怎样或不怎样运行的。

以通货膨胀为例,MMT的支持者说只要还有未使用的生产力,它就不是问题:失业的工人可以就业;或者闲置的工厂和机器可以开动。

这或许是真的。确实,最近的证据说明了这是可行的。美国,英国,欧洲和日本以量化宽松和“货币融资”的形式发行了巨额的钞票。而由于危机对物价的下压,通货膨胀的确仍在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

但是凯尔顿和其他的MMT崇拜者没有问过这个简单的问题:为什么会有“产能过剩”和大规模失业呢?为什么会有这些被浪费掉的生产能力呢?为什么在物质丰富的经济中有这么极度的贫困?换句话说,为什么资本主义总是进入危机?

想象力

实际上,凯尔顿耻辱地把这些毁灭性的经济危机当作生活中自然且不可避免的一部分,由此揭露了MMT改良主义的破产信用。

“困难时期是不可避免的”,作者断言,“世界上没有一个资本主义经济体找到了办法去消除经济周期。经济体发展并创造就业,然后最终某些事件会把它们推入衰退。”

“我们可以且应该运用权衡性政策来驯服经济周期,”凯尔顿继续说。“比较平稳的周期比猛烈的好。但是没有国家弄明白了怎么清除所有危机。”(我们的重点)

真相大白了。据凯尔顿所言,我们必须忍受市场的无政府状态。我们最多可以在看不见的手在社会中大肆破坏的时候试着“驯服”它。怎么做呢?凯尔顿提出用“就业保障”:也就是在社会有益工作中的国家资助就业项目。

“我们让我们的想象力受到了太多的局限,以至于妨碍了进步,”凯尔顿声称。“由于对政府部门在表格中记录数字有着没有根据的恐惧,我们在公共政策上太保守了。”

但是实际上,通过“就业保障”的例子,我们看到了这位MMT的领军人物自己有着多么微小的想象力。说到底,这一政策的角色,据凯尔顿和她的同好说,不过是消除失业和管理经济中的需求罢了(再一次的,和二十世纪三十年代里凯恩斯启发的罗斯福新政没什么区别)。

为什么不更进一步呢?为什么不在各地永远地清除失业?在理性和民主的社会主义计划下把经济中的关键领域国有化,这就完全是可能的。但这样的理念当然是不存在于凯尔顿的想象内。

辩论vs利润

我们看到,就像在凯恩斯主义中那样,MMT的目标不是废除资本主义,而是修补它;不是推翻这个腐朽的制度,而是拯救它。

就像在凯恩斯主义中那样,MMT的目标不是废除资本主义,而是修补它。//图片来源:公共领域就像在凯恩斯主义中那样,MMT的目标不是废除资本主义,而是修补它。//图片来源:公共领域

确实,凯尔顿著作的书名就说明了这一点。她的目标是反对撙节紧缩,而不是为社会主义而斗争。她的目标受众不是激进派,而是自由主义派的人。正如凯恩斯,她试图说服精英,政策制定者和知识分子,而不是工人和青年。

“支出还是不支出是一个政治性决定,”作者宣称,呼应了改良主义者“意识形态撙节”的口头禅。“最终,辩论应该围绕在我们的优先事项,我们的价值观和我们真正能够造福人民的生产力上,” 凯尔顿呼吁道。“MMT提供了让我们能够进行智力辩论的视角。”

“MMT并不假装认为政府有发放货币的权力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作者澄清道。“相反,我们专注于我们真正的限制,因此我们才能够找到最好的解决方案。这才是正确的辩论——通过在真正的资源基础上做出实际的决定。”(我们的重点)

但是资本主义可不是照着“政治性决定”和“智力辩论”来运行的。它是一个建立在为利润而生产上的系统。并且,它服务于资产阶级和他们对利润及新市场永不满足的追求的利益,最终控制了世界各地的大企业政客的行动。

这就是社会的经济资源遭到罪恶地浪费的原因。资本家是为了利润而生产。如果他们不能盈利,那么工人,工厂和机器就将无事可做。

政府想印多少钞票就可以印多少。但是要是因为资本主义的生产过剩危机而没有可以盈利的市场,这些钞票就只能堆积在富豪的手中,或者助长投机泡沫。

这正是当下的情况。而这也是量化宽松和中央银行注入无法结束全球经济低迷的原因。

幻想和迷思

由于她对赤字,政府支出和货币系统的纷乱的痴迷,凯尔顿从未停下来看看身边的世界。这倒不出人意料,毕竟她日复一日地生活在学术界和华盛顿政治的象牙塔里。

举个例子,我们看看另一个问题:债务。凯尔顿和她其余的MMT同类说债务,就像赤字,也是一种迷思。我们被告知,有货币“主权”的国家永远都不需要违约,因为它们随时可以命令中央银行发行更多钞票。

确实,这本书的作者更进了一步,说如果这些国家愿意,它们可以让中央银行动用存款准备金买断政府债务,然后就可以在一晚上消除所有公共债务——也就是通过印刷钞票来偿还旧债。

“如果我们真的想要国债消失,还有其他(比起紧缩)不那么令人痛苦的办法,”凯尔顿保证道。“这项任务只需要美国联邦储备局按下一个键盘就能达成。”

但是这引起了一个简单的问题:如果真的这么简单,为什么在货币上有“主权”的国家积累了这么多债务呢?为什么不用印钞来消除国债,然后再也不为它担心呢?如果有如此轻松的方法,为什么政客要进行残酷的支出削减,以至于撕裂了社会?

当然,凯尔顿在回答中老生常谈地说“这是一个政治性决定”;撙节紧缩是“意识形态的”。这种说法也被英国工人运动的左翼领军人物重复。

比如,前英国工党议员克里斯·威廉姆森(Chris Williamson)不久前皈依了MMT。他在对凯尔顿著作的书评中把“赤字迷思”描述为“议会中各方的议员”推出的“骗人的教条”和“错误的货币主义狂热”。

虽然凯尔顿没有在书中直接地回答这一明显的债务问题,她被迫在别的地方仔细解释,比方说,当她在被《金融时报》的采访者追问时解释道

“现在,政府通过出售债券来更好的藏匿、保护对他们来说比黄金更宝贵的东西:它们真正的财政能力的秘密。要是这个秘密被广泛地了解,就会导致对用“公开货币融资”来支付公共商品的呼吁。

“通过出售债券,”她继续说,“他们保持了自身在财政上受限的假象。”(我们的重点)

啊,我们终于明白了!破碎不堪的现状原来只是一个“假象”!我们要做的就是吞下凯尔顿的红色药丸,跟着她进入兔子洞,然后突然一切就清楚了!

马克思主义vs MMT

工人和青年绝不能受凯尔顿和其他MMT江湖术士的蛊惑。相反,我们应该扎根于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思想。//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工人和青年绝不能受凯尔顿和其他MMT江湖术士的蛊惑。相反,我们应该扎根于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思想。//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

就像路易斯·卡罗的《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的故事一样,这种胡言乱语只适合被当作睡前故事讲给孩子听。毕竟,要是我们得出的结论仅仅是“问题都在我们的脑袋里”,那么这一新潮的经济“视角”还有甚么用处呢?

资本主义的危机不是被想象出来的,而是一个令世界上数十亿人痛苦的事实。它不是“意识形态的”或“无知的”政客的产品,而是建立在私有制和为利润生产的资本主义系统的规律所产生的逻辑结果。

债务不是一个“幻象”,而是客观社会经济关系的金融表现:在这一关系中,资本家债权人,金融垄断资本和帝国主义者在一边,受剥削的工人,贫困的家庭和被统治的民族在另一边。这一关系不能被期望或印钞终结,只能够被推翻。

资本主义危机的解决方案不是MMT提供的改良主义空想,而是组织建设群众运动为根本性地改变我们的物质条件,用一个建立在公有制,工人管理和社会主义计划上的系统代替人吃人、狗咬狗的资本主义而斗争。

因此,这样的唯心主义胡说八道比错误更糟——它是有害的。是的,凯尔顿和她的MMT派系或许在一些对支持紧缩议案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和政客的批评上是对的。但是积非不能成是。

工人和青年绝不能受凯尔顿和其他MMT江湖术士的蛊惑。相反,我们应该扎根于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思想——唯有这些思想能够为人类提供一条进步的道路。

《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 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 (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 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 ”脸页,谢谢!

Join Us

Join the 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and help build a revolutionary organisation to participate in the struggle for socialism worldwide!

In order to join fill in this form and we will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