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巴嫩爆发革命:推翻整个腐败政权!

黎巴嫩爆发了遍及全国的强大革命运动,戏剧性地改变了当地政治局势。

在经济崩溃,债务沉重的情况下,腐败的哈里里(Saad Hariri)政府一直在拼命地寻找新的收入来偿还其债务,借以安抚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orld Bank)等世界帝国主义机构。不幸的是,与黎巴嫩腐败当局毫无关系的当地人民,却需要忍受政府削减社会服务并增加对穷人的税收。当政府宣布计划对WhatsApp使用者征收通话费时,整个情势也就达到临界点。群众席卷街头,数千名年轻人在周四晚间上街抗议。隔天抗议活动变得越来越大,抗议者包括一般家庭,劳工和普通民众。一整周的浪潮累积成了周六将近有1百20万人在全国各地参与的大规模群众运动。周日更有2百万人在街头示威。在各个省份内都可以看到不同宗教背景的黎巴嫩人民站在同一阵线。革命群众在完全没有任何组织或领导的情况下勇敢地面对来自哈里里盗贼政府的暴力镇压。

本次运动在黎巴嫩扩散地相当广泛。从北部的贾巴尔(Jabal)省和丘夫(Chouf)省到遥远的约努布(Jnoub)省都爆发了数百场抗议活动,一举打碎了政客们历来塑造和利用来维持他们统治的宗教对立。忍无可忍的群众团结起来对抗他们的共同敌人,亦即哈里里政府,黎巴嫩富豪们和支持这帮人的帝国主义银行家。

谁在为经济动荡付出代价?

黎巴嫩是世界上最大的负债国之一,其公债高达745亿美元,占其GDP的140%。债台高出的政府却也伴随着巨大的社会不均。该国有七位亿万富翁在主导整个国家的经济,这意味着每50万黎巴嫩人民中有一位是亿万富翁。这些亿万富翁大多数来自总理哈里里家族或马克蒂(Makti)家族。这些已经参政数十年的望族,不断挪用公帑中饱私囊,为自己的政治或个人利益服务。这些行为是在总体失业率超过25%,青年失业率达到37%的背景下进行的(况且这些是官方公布的失业数字,绝对会低估整体情势的严重性。)

2018年,以哈里里为首的黎巴嫩政府在巴黎会见了来自美洲和欧洲的国际投资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都承诺向黎巴嫩政府提供超过110亿美元的贷款,条件是哈里里政府必须要遵行“结构性改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强调黎巴嫩当局必须减少财务赤字拿得到这笔贷款。这些花俏的用词背后意味着严重削减对维护劳工和青年利益的支出,以平衡预算。

黎巴嫩爆发了一场跨越宗教鸿沟的大规模革命运动。 //图片来源:Julia Neumann黎巴嫩爆发了一场跨越宗教鸿沟的大规模革命运动。 //图片来源:Julia Neumann

这意味着统治阶级正在将这场经济危机的全部负担交由贫苦大众买单。攻击劳工利益的撙节计划最早于6月开始,大砍公共部门劳工的退休金和奖金,并实施冻结招聘。这当然激怒了每天为生存而挣扎的黎巴嫩人民。该国大部分地区几乎没有提供电力和水等基本服务。街市清洁这一最基本的公共服务甚至在2015年被暂停了一段时间,即使到现在也经常无法提供。尽管人们每天穷忙着养家糊口,政客们却把时间和精力都放在结党营私的政治游戏上。黎巴嫩“民主体制”的面具之下,人人都可以看到病入膏肓的贪腐泛滥。

这一切都是造就当今运动的社会基础。全国将近3分之1的人口都站出来参与抗争。这标志着黎巴嫩阶级斗争发展的新阶段。人民对统治阶级日益高涨的愤怒克服了一切统治者们分裂群众的企图,并导致了一场试图推翻政府的统一革命运动。

试图推翻政府的人民

过去,该国大多数抗议活动和运动很容易受到宗教政治干扰。从黎巴嫩政治体制的形成开始,其政权就建立在宗教分歧,对立的基础上。什叶派或逊尼派穆斯林专门担任不同的政治职务,而基督徒则担任其他职务。这是法国在统治当地并建立黎巴嫩国体时的有意设计,无疑是为了分裂人民群众,并确保任何运动都不会威胁到帝国主义的利益。

尽管如此,当下的运动明显证明了宗教政治不会阻止群众。仅在首都贝鲁特就有100万人游行,抗议者来自所有宗教和背景。什叶派,逊尼派,基督教徒和德鲁兹人一起游行反对剥削人民的腐败政府。该运动两个最流行的口号分别是“革命!革命!”以及“人民要推翻政府”!即使是什叶派武装组织真主党领袖哈桑·纳斯拉拉(Hassan Nasrallah)也被直接抨击。许多群众高喊“所有政客通通下台,包括纳斯拉拉”!部分政客一度试图用花言巧语来哄骗民众,却增强了群众的怒火。

该运动内最盛行的两个口号分别是“革命!革命!”和“人民要推翻政府“! //图片来源:PoR该运动内最盛行的两个口号分别是“革命!革命!”和“人民要推翻政府“! //图片来源:PoR

一个世纪以来,统治阶级利用该国的主要宗教分歧来正当化自己的统治以及他们对劳工阶级和弱势团体的剥削。但是,这种肤浅解释的虚假内含已经人尽皆知。来自各个宗教的政府首长们像一群小偷一样团结起来,捍卫这个腐败的政府。值得一提的是,甚至纳斯拉拉也表示支持政府,声称要求政府下台只是在”浪费时间“。实际上代表着部分什叶派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真主党,始终将自己包装成”为穷人发声“的政党。但是,随着其影响力的增长,也从政府和经济中的到更多好处。它也是现在自称”全国团结“执政团队,也就是所有统治阶级政党为了稳定黎巴嫩资本主义而结盟中的非正式成员。纳斯拉拉在支持政府的主张中透露了他真正的利益来源。

这也向群众暴露当前的任何一个政党都不可信任的事实。所有党派的政府官员都被抗议者们抨击。什叶派抗议者袭击了黎巴嫩南部的民意代表办公室,却遭到了同是什叶派的真主党民兵暴力镇压。这在作为真主党据点的黎巴嫩南部是前所未有的情况。这突出了整个体制所面临的危机。群众对资本主义体制失去信任,并企图夺回他们对自己命运的控制权。

Thawra hatta al nasr!革命直到胜利为止!

由于这场巨大的运动,哈里里政府已经撤回了许多撙节措施。自抗议活动爆发后,对WhatsApp使用者征收通话费用的法案几乎立即被取消,此后四位政府首长已经辞职。哈里里内阁推出的新预算声称不会包括削减预算或增加税收,并包括一些结构性改革。但这些姗姗来迟的措施都是不够的。政府显然对巨额负债,高失业率和黎巴嫩社会的普遍恶化没有任何解答。这种“解决方案”是治标不治本的。问题的根源不在于个别税收,而是整个为黎巴嫩的劳工和穷人带来无尽痛苦的资本主义体制。

这就是为什么群众不断前进的原因。看到政府正在做出他们几天前还声称不可能的让步,群众正在建立信心并感受到他们的集体力量。他们可能没有确切地意识到自己想要什么,但他们知道他们无法继续忍受当下的生活和社会环境。

尽管缺乏组织,但群众各种同一诉求仍然在群众之间产生。最明显的是政府下台,但随之而来的是其他要求,包括终止维安部队的暴力镇压,释放所有被拘捕的社运人士,以及取消对群众征收的任何税。此外更有解决失业,通货膨胀和贪腐的要求。

现在有必要将整个运动组织起来。首先,运动需要吸纳整个劳工阶级的参与,劳工们是唯一有能力使社会完全停止运作的社会力量。积极的运动人士已经在分享图像宣传计画于星期一发动的总罢工,这项策略也广泛受到民众支持。每个工厂,大学,邻里和村庄都应成立抗争委员会,以协调罢工和抵抗政府镇压。此外,也必须呼吁黎巴嫩国军的基层士兵参与现在的抗争运动。

这些抗争委员会应该在地方和全国范围内联系起来,讨论表决抗争的诉求,例如推翻政府,终止一切镇压,释放政治犯,取消所有撙节措施,为邻里提供水电,恢复公共部门劳工的养老金,停止冻结招聘等。此外也必须提出国有化作为解决经济危机的方式。几十年来,如哈里里、马特基斯和一小群其他黎巴嫩政商权贵不断剥削社会大多数。这些人的资产必须连同其所有亲信以及任何过去掏空国库的人们一起被征收。他们的公司和财富应被用来提高生活水平和发展整个黎巴嫩社会。

 

如果运动得以组织起来,政府很容易就可以被推垮。劳工阶级是真正制造财富并运转社会的阶级。没有劳工们的允许,黎巴嫩社会将无法运转,总罢工将充分发挥其力量。

应该为这场危机付出代价的人不是黎巴嫩的劳苦大众,而是业主,银行家和帝国主义者们。他们几十年来一直靠剥削劳工为生。绝对不能相信这些人有任何改善黎巴嫩局势的能力。人民必须通过自己在街头掌握权力来达到社会改革。革命情绪在中东各地都蠢蠢欲动。从摩洛哥到阿尔及利亚,突尼西亚,苏丹,埃及,约旦和伊拉克,群众再次挑战了他们衰弱的统治阶级。即使在像伊朗和土耳其这样的国家,这些运动也只是被该地区大国之间的冲突暂时抵消了。革命如果得以在黎巴嫩得到胜利,将会为所有中东劳工阶级造成巨大的鼓舞,让他们得以开展以比2011年更波澜壮阔的抗争运动。

打倒掏空国库的政府!

打倒腐败的权贵!

黎巴嫩革命向前迈进!

黎巴嫩的社会主义革命是中东更大范围革命的火花!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或私讯“星火-革命社会主义观点在台湾”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