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是台湾唯一的出路:我们为什麽要成立《火花》

我们很高兴地宣布,由台湾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IMT)的成员们组织的同名网站《火花》今天正式创立!我们的网站将以马克思主义的视角发表繁体中文新闻分析和理论文献,也会提供马克思丶恩格斯丶列宁丶托洛茨基以及泰德·格兰特等马克思主义者的新译文。这是台湾和华语圈人民建设马克思主义势力,走向东亚和世界革命的重要一步!

资本主义体制在世界范围内正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大大尖锐化了体制内部长年积累的各种矛盾,使世界陷入了一场被世界银行誉为二战以来最严重的全球经济衰退。全人类所面对的未来,是一个充满前所未有的不稳定丶革命和反革命丶以及各国统治阶级之间日益紧张的风暴期。这揭示了资本主义体制无法为人类指明前进的方向。作为一个存在於这样一个世界中的小岛国,台湾并没有被孤立於这些发展之外。这个过程也终将会以某种方式在台湾找到表达。

向下沈沦的现状

虽然危机对台湾的冲击确实不如对其他国家的冲击大,但岛内也并非万事大吉。国民党独裁统治已经结束二十多年了,但劳苦大众仍在苦苦寻找台湾资本主义下寻找出路。台湾资产阶级民主的到来,是群众的巨大胜利。但是,只要资本主义还在,劳动群众就依然会处在一个充满矛盾和动荡的社会中,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

台湾劳工阶级依然缺乏自己的政治代表,台湾政治仍然被国民党或民进党为首的蓝绿阵营所控制。但这些不过是代表资产阶级内不同派别的政党,轮流对劳工阶级执行同样的亲资政策。从反抗中华民国国家的群众斗争中形成的民进党,自上台以来,就露出了它的真面目,利用那台中华民国国家机器来对付劳工阶级和穷人。而国民党这个历史上压迫过数百万中国和台湾工人的政党,虽然如今沉浸在混乱之中,但仍然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势力,控制着许多地方政府。两党表面上的争吵背後,对群众的把持着一致的态度,实施着连贯的政策。

在蓝绿多年的政党轮替下,台湾劳工仍然被束缚在恶劣的环境之中。他们仍在世界第四长工时的血汗条件下苦干,尽管台湾人均生产出来的财富高於如瑞典的先进国家。尽管生产力持续增长,但自2002年以来,工资仍然停滞不前

国民党和民进党不过是代表资产阶级内不同派别的政党,轮流对劳工阶级执行同样的亲资政策。//图片来源:蔡英文官方脸页国民党和民进党不过是代表资产阶级内不同派别的政党,轮流对劳工阶级执行同样的亲资政策。//图片来源:蔡英文官方脸页

年轻人能期待的,只有灰暗的未来。除了低工资和高青年失业率外,统治阶级还将试图把维持快速高龄化社会的成本推给下一代,其中最显着的莫过於《报导者》所言的「健保崩世代」危机。同时,他们无奈地看着统治阶级对人民发动更多攻击,如对劳权修恶丶土地掠夺丶环境破坏。

这些政策都是以「发展国家经济」的名义进行的,但真正得到「发展」的是富人的银行账户和人民群众的痛苦。中研院经济学家朱敬一近日指出,根据2017年的税务数据,台湾家户所得最有钱的1%,享有全台湾11.29%所得。他进一步观察到,越是富有的人,越能从土地丶股票等资本资产中获取更多利润。最富有的0.01%的人在土地交易上的所得高达新台币6394万元,这比一般买得起地产的人平均的土地交易所得高出32倍。朱敬一更指出,政商关系和後者的讯息来源是造成这一现像的原因,而这些特权是绝大多数民众永远也享受不到的。

物质条件的停滞反映在社会的低迷情绪上。早在随着因反动人物韩国瑜的迅速崛起而在社会上兴起的「亡国感」开始盛行之前,一种对现状的失望情绪就已在工人和穷民中发酵。他们之中也有人开始意识到,在目前的体制下是没有出路的。

由於台湾没有可以将这种情绪引导到动员劳工阶级去争夺社会掌控权的政治选择,这种沸腾的基层怒火也局部地造就了韩国瑜的崛起,以及民进党在2018年的地方选举中大败於国民党之手。这不是因为群众对反动的国民党抱有幻想,而是因为群众对民进党的深深愤怒。韩国瑜一度似乎在复制将美国的川普和巴西的博索纳罗推向权力巅峰的社会进程,但他的运气却被香港抗争的爆发所打断。台湾群众目睹了中国政府对香港群众残暴,毅然甩开了被视为亲北京的韩国瑜。但在群众没有其他选择下,民进党蔡英文政府得以继续执政。

需要改变的体制

但这并不意味着台湾的任何社会矛盾得到了解决,因为由民进党政府掌舵和守卫的资本主义体制仍然没有改变。只要社会的大多财富和生产资料被少数资本家私自拥有,仅用於累积更多利润,只要国家继续作为为统治阶级服务的武装部队,维护阶级统治,那阶级分化丶苦难和矛盾就会一直存在於後世。

只要资本主义和阶级社会还存在,也就是说,只要社会上极少数人维持着对经济和国家的控制权,任何问题都不会得到根本解决。我们需要把大工业丶大农业企业和银行等整个经济的指挥高地从统治阶级手中徵收,置於工人群众的民主控制之下。同时,我们也必须拆除腐朽的资本主义国家,以劳工阶级民主控制的工人国家取代。只有劳工阶级才有能力执行这样的纲领,他们才有潜力运作社会来满足多数人的需求,而不是满足少数人的利润,并彻底废除阶级压迫。正如《共产党宣言》所解释道: 

「无产者只有废除自己的现存的占有方式,从而废除全部现存的占有方式,才能取得社会生产力。无产者没有什麽自己的东西必须加以保护,他们必须摧毁至今保护和保障私有财产的一切。

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丶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无产阶级,现今社会的最下层,如果不炸毁构成官方社会的整个上层,就不能抬起头来,挺起胸来。」

台湾劳工阶级也有可能发挥这种潜力。没有劳工阶级的许可,整个台湾社会没有一砖一瓦是可以动的!

领导发挥的作用

「但是,」我们的读者可能会问,「《共产党宣言》所言的『绝大多数人的丶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在哪里?台湾的工会组织率只有7.4%,工运在民主化以来的任何社会运动中都没有发挥任何重大作用。」

这一问题的症结不在於台湾劳工不愿意或无法为自己争取权益,而是他们缺乏一个有战斗性观点的领导。今天,台湾的大多数工会和劳工运动领袖都认命於向老板让步,而不是与之全力以罢工行动抗争。他们要求劳工们遵守台湾极其严苛的劳动法规,服从劳动部的仲裁,不要「闹事」。在政治上,他们要求劳工支持被他们认定为「亲劳工」的个别蓝绿政客,而不是领导工人与资产阶级的两大政党决裂。在这种只会带来失败的调和妥协策略,怎麽可能激发工人去组织起来呢?

问题的症结不在於台湾劳工不愿意或无法为自己争取权益,而是他们缺乏一个有战斗性观点的领导。//图片来源:桃园空服员职业工会官方脸页问题的症结不在於台湾劳工不愿意或无法为自己争取权益,而是他们缺乏一个有战斗性观点的领导。//图片来源:桃园空服员职业工会官方脸页

然而,这种情况不会是永久的。劳工们生活中日益加剧的危机迟早会爆发出来,无论既有的领袖如何的自我破坏,劳工阶级终将开始抗争。事实上,一些重要的开端已经出现,比如2017年针对民进党劳基法修恶的大规模劳工抗议,以及过去几年由华航和长荣空服员发起的历史性罢工。华航企业工会秘书长朱梅雪也於2018年以独立「工人市长候选人」的身份,在2018桃园市长选举中对抗国民党和民进党,作为建设未来工党的第一步

在世界各地,更大规模的阶级斗争正在进行中。过去12个月内,似乎每周都有新的国家的工人和青年走上街头。从美国到欧洲,从奈及利亚到白罗斯,从泰国到香港......各地的资本主义危机都在迫使劳工阶级和青年朝着革命的方向前进。台湾群众终究会和加入他们世界各地的阶级姐妹兄弟的斗争。然而,我们从当代所有这些宏大的运动中得到的沉痛教训是:尽管它们具有无与伦比的能量和潜力,但它们并没有够格的领导来带领运动达到应有的逻辑结果,即通过推翻资本主义体制来夺取政权。归根结底,这说明一批够格的领导团队是不能临时凑合起来的,它必须在群众决定向统治阶级开战之前建立起来。

这就是《火花》所尝试建立的团队:一支台湾劳工和青年改造社会所需要的马克思主义领导干部。在数量和质量上建立我们的实力,直到我们能在整个运动中扮演如此的角色,就是我们今天所从事的任务。

我们将从训练自己丶传播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理念,以及解释它如何适用於今天台湾的环境开始,同时为台湾工人和青年最迫切关心的问题提供答案。我们将藉此吸引劳工阶级和青年中政治上最先进丶最愿意牺牲奉献的有志之士来加入我们的行列。

目前,我们的队伍还很小。但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武器——马克思主义理论。正是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将初步建立我们的势力,招募和训练革命干部,以成为劳工阶级先进层中的一个焦点。

国际主义的未来

由於阶级斗争的日益激化和资本主义体制陷入普遍危机,民族问题显然会在接下来的时期发挥更加突出的作用。对此,统治阶级提供台湾和其他劳工们「该向哪个大国靠拢」的错误命题。例如,民进党试图在群众之间散布对美国帝国主义的幻想,制造美国和其在东亚的地区亲信会以某种方式「捍卫台湾民主」的假象。但美国正是在符合其利益时确保了国民党在台湾的独裁统治的同一个「台湾捍卫者」。它对台湾的介入和干预,完全是为了影响台湾的贸易和国防战略来最大化自己的利益,即增加美商利润丶对中国施加压力丶维护美国在东亚地区的帝国主义控制权。那些高喊「保护自由民主台湾」的政客们,实际上只是想把台湾和亚洲劳工阶级箝制在美帝国主义的利益下。这对劳工阶级没有任何好处。美帝国主义是地表上最反动的势力,是所有劳工丶青年和贫民的敌人。

另一方面,国民党虽然最近在其言论上大翻筋斗,但仍然代表着统治阶级内企图把台湾置於中国资本主义的统治之下的一派。但不难想像,这也解决不了台湾劳工阶级的任何问题。

在这个或那个帝国主义势力之间「选边站」,是一个错误的二分法。它是转移台湾群众注意力的诡计。真正的选择不在於中美之间,而在於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间。

台湾要取得真正的自由,就必须摆脱资本主义和统治阶级的束缚。台湾劳工最直接的敌人是在国内而不是境外。我们必须推翻所有的资本家统治阶级,他们的政党,以及他们的国家政府——中华民国,并以一个工人民主的政权取代它,以作为推翻整个地区资本主义的一步。台湾劳工与中国丶日本丶韩国等地的劳工有着同样的利益。只有团结奋斗,才能保证战胜区域内的资产阶级势力,并在自愿丶友爱丶平等的基础上,建立区域内各国工人的东亚社会主义联邦。届时,这将是世界工人在全世界推翻资本主义共同运动的一大步。

作为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的一部分,《火花》将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同志一起努力,建立一个跨越任何国界丶隔阂的革命组织。我们必须要将国际革命的理念带进台湾,并将台湾带进国际革命。

这是唯一能够将台湾群众带向掌握自己未来前途的出路。我们呼吁您加入这场战斗,一起对抗贫穷和苦难丶战争和冲突以及所有其他资本主义恶疾。与我们一起为未来的巨大革命战役和为台湾及全球的社会主义抗争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