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執政黨在近來選舉中的慘敗意味著什麼?

今年4月7日,南韓首都首爾和重要港口城市釜山的選民以選票狠狠地教訓了執政的共同民主黨(簡稱民主黨)。雖然保守的反對黨國民力量乘勢奪下了這兩大城的執政權,但這次選舉被廣泛視為人民對總統文在寅和整個南韓建制的民意公投。與世界上許多國家一樣,南韓迫切需要一個社會主義的、勞工階級的政治選擇。

自由派兵敗如山倒

於4月第二個週末舉行的投票是首爾和釜山市的市長補選。這種補選的投票率歷來很低,然而今年的投票率首次超過50%。選民們顯然是為了懲罰執政的自由黨而挺身投票。在首爾,民主黨候選人獲得了39.2%的選票,而他們的主要對手國民力量則贏得了57.5%的選票。在釜山的差距更大,國民力量候選人的得票率高達62.7%,而民主黨只有34.4%。

民主黨的恥辱性失敗是各界早就已經預期到的。當局近來高調的腐敗醜聞加速了現任總統文在寅支持率的迅速下降,讓民主黨今次的選情相當不看好。在這次選舉之後,民主黨的許多主要人物都被迫辭職以為敗選負責。

這種情況與去年民主黨在國會選舉中取得的壓倒性勝利大相逕庭。在去年的選舉中,民主黨取得了自1987年南韓向民主轉型以來所有政黨在國會中的最大多數。從剛上任時的被視為自由派寵兒的文在寅,到現在幾乎到了過街老鼠的地步。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了這種急劇的變化?

自由主義的破產和文在寅的興衰

在南韓群眾於2016年推倒了前右翼獨裁者朴正熙之女朴槿惠的腐敗保守派政府後,文在寅順勢於2017年當選總統。在南韓沒有群眾、勞工階級政黨的情況下,以文在寅領為首的自由派民主黨得以為自己打造「改革社會」的形象。文在寅作年少時反對軍事獨裁運動者的過去,也增強了這種假象。

文在寅的執政迅速讓自由主義在韓國民眾眼中破產。//圖片來源:公共領域文在寅的執政迅速讓自由主義在南韓民眾眼中破產。//圖片來源:公共領域

事實上,民主黨永遠不會為勞工階級謀求利益而改變南韓。這是因為民主黨及其歷史上的前身都代表了南韓資產階級的自由派。在大多數情況下,最有實力的南韓大企業(通稱「財閥」)雖然偏好保守派政黨,但民主黨仍然是南韓資本主義政治體制的忠實組成部分,為資本家的利益而打擊勞工。我們早在2016年就警告南韓的鬥士們不能對自由派反對派抱有任何幻想。5年後和一場大疫情過後,南韓勞工們通過自己的慘痛經驗,對民主黨的真實性質得出了同樣的結論。

南韓高度發達的資本主義經濟是建立在對勞工階級的殘暴剝削上的。這些條件是在美帝國主義的支持下,通過國家的殘暴來實施的。除此之外,南韓也未能幸免於因新冠肺炎大流行而加速的資本主義世界危機。在這場危機導致的社會矛盾中,南韓勞工首當其衝。

今年,南韓正在經歷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以來最嚴重的失業危機。在連續十一年的就業崗位減少後,2020年又有98萬個工作崗位被毀。青年失業率目前為9.5%。南韓工人平均每週勞動46.8小時,而21%的女性勞工不得不工作50小時以上。盡管他們僅僅為了生存而付出了艱辛的勞動,但普通南韓人的家庭債務在疫情爆發前的增長速度在經合組織(發達)國家中就已位居第二。現在家庭債務與可支配收入的比例達到了190.59%。

文在寅支持率雪崩式下降,僅在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後出現了非常短暫的逆轉。//圖片來源:公共領域文在寅支持率雪崩式下降,僅在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後出現了非常短暫的逆轉。//圖片來源:公共領域

隨著現在失業率在疫情的影響下急劇上升,文在寅政府的反應——就像全世界的政府一樣——是大規模的赤字支出。政府去年的刺激計劃使國家赤字達到創紀錄的846.9萬億韓元(7,505億美元)。這些計劃,其中大部分是針對大企業的,並沒有使勞動人民免受這場危機的衝擊。然而,政府已經在2022年的預算案中表明將致力於「遏制債務增長」。這實際上是一個撙節計劃,是試圖通過花錢來擺脫危機的必然結果。

盡管基於去年對疫情的處理,文在寅的支持率得到了極為短暫的提升,但南韓民眾開始意識到,在民主黨政府下,沒有任何根本性的改變,民主黨跟前保守派政府是如出一徹的。最令人氣憤的例子大概是最近爆發的國營南韓土地住宅公社的官僚濫用內幕消息購買土地的醜聞,這觸動了苦苦掙扎在住房問題上的普通南韓人的痛苦神經。正如《外交》雜誌所描繪的那樣

「這起醜聞之所以引發如此大的反響,部分原因是它觸及了南韓人的痛處。南韓多年來一直在苦於房地產價格飆升的問題。住房問題如此普遍,甚至在真人秀節目中引發了一股潮流,像《首爾沒有我們的房子》這樣的節目,跟蹤了那些到擁擠的首都地區以外的地方去試著買房的人們。」

李在明是可取的選擇嗎?

雖然國民力量從民主黨敗選中得利,但這絕非表明南韓人民開始擁護保守派。事實上,國民力量候選人們自身的支持率沒有比文在寅好出多少。這並非偶然。國民力量的前身是被推倒了的前總統朴槿惠和因貪污罪而入獄的前總統李明博為首的自由韓國黨。雖然這個政黨改名了幾次,但它始終代表著根植於舊獨裁統治的統治階級,維護著南韓資本主義的殘暴、腐敗和不公的體制。

因此最近的市長補選結果表明,南韓群眾對整個政治體制感到失望,但又缺乏可行的選擇。殷切企圖逃離許多年輕人成「地獄韓國」的勞工和青年,正在拼命尋求可以解決他們的問題的政治參考或是人物。矛盾的是,這種社會需求目前表現在一名民主黨人物李在明的異軍突起上。

李在明向來都是民主黨員,現為京畿道知事,而京畿道環繞著首爾都市圈。他以火熱的民粹主義言論而著稱,高喊著對抗權貴、需要遏止不平等、擴大公共住房、在向富人房地產所有者征稅的基礎上普及基本收入,以及威脅打散財閥。這些立場讓一些媒體將他喻為「南韓的伯尼·桑德斯 」。

李在明被部分人士譬喻為「南韓的伯尼·桑德斯」。//圖片來源:李在明官方臉頁李在明被部分人士喻為「南韓的伯尼·桑德斯」。//圖片來源:李在明官方臉頁

今年2月的一項民調顯示,支持李在明成為下一任總統的支持率遙遙領先於其他所有主要政治人物。即使民主黨在最近的補選中大敗,但李在明依然人氣不減,是為明年即將舉行的總統選舉最受歡迎的候選人之一。這進一步表明,國民力量最近的勝選並不代表南韓群眾正在向右翼靠攏。

許多真誠的南韓工人和青年會向李在明這樣的人尋求解放是可以理解的——他似乎(至少在言語上)對抗著統治階級。但我們必須說明,李在明的政策從根本上說是自由主義措施,目的是拯救資本主義體制,而不是挑戰它。在接受彭博社采訪時,他明確強調了自己為什麼要提出這些政策:「如果消費和需求得不到支持,資本主義體制就會崩潰。」

李在明並沒有不志在推翻這個體制,而是想像資本主義國家可以清除財閥的「過度」影響,並可以起到減少勞工階級與資本家之間不平等的作用。此外,李在明仍然隸屬於為資產階級利益服務的民主黨。如果他想有意義地挑戰財閥,那唯一的辦法就是脫離已經被他的支持者們所厭惡的民主黨,並建立一個基於勞工階級的政黨。如果他不能實現這一突破,李在明就會像美國的桑德斯一樣,最終被迫通過向右轉,臣服於他的政黨所服務的政治體制,最終讓他的支持者失望。

不幸的是,李在明在如此基礎上脫離民主黨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他從來沒有倡導過勞工階級需要政治獨立。此外,他並不認為南韓有必要進行革命性的變革,這意味著他可能試圖實施的任何政策都必然會被限制在資本主義體制日益狹窄的範圍內。最有可能的結果是李在明將步上桑德斯的後塵,背叛勞工,向資產階級屈服。如果他繼續留在資產階級政黨內,即使他贏得總統寶座,也會是這樣的結果。

建立一個以工會為基礎的群眾政黨!

南韓勞工階級不能只能相信他們自己能把社會改變得更好,不能寄望於其他人。他們必須從組織自己的政黨開始,為勞工階級奪取政權、徵收財閥、驅逐美帝國主義、建立真正的工人民主而進行激進的抗爭。韓國工會聯合會是南韓最大的工會組織,也最有能力推動這一工作。

南韓勞工運動的戰鬥性在亞洲堪稱典範。例如,南韓政府對韓國工聯的正式承認(以及其他的改革)是群眾於1997年發動的成功總罷工爭取來的。工會工人也在2016年發動政治罷工,在推翻朴槿惠政府的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在正確的領導和綱領下,勞工們一定能夠建立必要的政治載體,通過抗爭取得勝利。

但是,我們必須提醒的是,韓國工聯和勞工運動僅僅建立一個旨在讓自己勝選的政黨是不夠的。勞工階級政黨必須建立在明確以階級為基礎的社會主義綱領上,能夠政治動員其勞工階級基礎,並以推翻——而不是支撐——現有體制為目標。韓國工聯應該從其於2000年參與組織民主勞動黨的經驗中吸取了這個教訓。

民主勞動黨當時是一個折衷性質的政團,其中包括社會民主派工運人士和不持階級觀點的韓國民族主義者。當時,黨的領導層為了贏得議會席位,試圖維持構成黨內各種不可調和的勢力之間的團結,結果只導致了更多的分裂和政治上的右傾。

韓國工人階級的戰鬥力堪稱典範。他們只能靠自己改造社會。//圖片來源:韓國工聯韓國工人階級的戰鬥力堪稱典範。他們只能靠自己改造社會。//圖片來源:韓國工聯

這一系列的慘痛過程締造了今天的正義黨。這個國會小黨標榜自己是「進步派」的而不是勞工的政黨。多年來,它吸收了許多來自民主黨的資產階級分子,在這過程中摧毀了它成為南韓工人政治表達的潛力。最為可恥的是,在2016年推翻朴槿惠政府的群眾抗爭中,當鐵路工人以發起政治罷工來參與鬥爭時,正義黨卻與民主黨和右翼的人民黨一同要求結束罷工。如今正義黨以一介國會邊緣小黨的姿態苟延殘喘,其領導人最近因性醜聞而辭職。它早已沒有希望成為勞工階級所需要的群眾政治選擇。

今天的南韓是一個極端矛盾的國家。財閥家族積累了巨大的財富,但這些財富是通過對勞工階級的殘酷剝削和過勞而獲得的。創造了這些財富的南韓勞工卻同時在惡劣的環境中苦苦掙扎。雖然南韓勞工階級表現出亞洲第一的工業戰鬥力,但他們還沒有明確的政治代表。最重要的是,南韓勞工需要一個可以明確表達他們的戰鬥力和階級憤怒的工具。我們需要的不是另一個「進步」的政黨,而是一個以工會為基礎,擁有明確的革命綱領,能夠把資本主義體制連根拔起的政黨。

如果南韓工運采取正確的觀點和策略,那麼他們就可以建立起如此一個勞工階級的群眾性政黨,而不僅僅是一個國會側翼小黨。在這個過程中,領導是決定局勢的關鍵因素。除了需要一個真正的勞工階級的群眾黨之外,最先進的工人和青年還需要徹底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基礎,作為反對資本主義、爭取社會主義社會的行動指南。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邀請所有真誠的工人和青年戰士加入我們的這場跨國抗爭。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Join Us

Join the 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and help build a revolutionary organisation to participate in the struggle for socialism worldwide!

In order to join fill in this form and we will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