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号召总罢工!准备夺权!

一个月前斯里兰卡爆发的全国性的怒火震惊了当地统治阶级。这场行动展示出了非凡的韧性。不管是季风性的暴雨还是僧伽罗和泰米尔新年,抑或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政府的诡计都没有平息人民的怒火。然而,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Gotabaya Rajapaksa)依然牢牢掌握着权力,并以他的存在嘲弄着人民。(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4月29日。译者:吴有笙)

决战时刻已经到来。然而直到昨天,4月28日,优柔寡断的工会领导人才开始号召仅仅只有一天的罢工行动。然而,不论罢工的呼声多么令人震颤,工人们仍然以无穷的热情回应了它,让世人一睹他们巨大的力量。

覆戈村(Gota Go Gama)

简要概括一下斯里兰卡反政府运动的发展历程以及其所带来的问题是有必要的。

一个月以前,在3月31日,在没有任何党派和计划的指导下,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的人民自发的走上了街道展示他们燎原的怒火。拉贾帕克萨政权试图露出它的利齿来恐吓人民,可是这场运动非但没有被吓倒,反而发展成了一股席卷斯里兰卡全岛的浪潮。短暂宣布的紧急状态崩溃了,高高在上的老爷们陷入了恐慌。

抗议愈演愈烈并终于在四月九号达到了高潮。来自科伦坡以及其他各地的群众聚集在总统海滨官邸附近的加勒菲斯绿地(Galle Face Green)。这是一场规模巨大的抗议活动,超过十万人参加了这次抗议。对于一个有70万人口的海滨城市和一个有着2200万人口且大部分为农业人口的国家来说,这是一次强大的实力展示。

在4月9日的夜幕降临之后,抗议者们并没有散开,相反,他们建立了一个永久性的帐篷村。它被称为“覆戈村”(Gota Go Gama),已经成为了这场抗议活动的焦点。就像埃及群众在2011年占领开罗解放广场时所做的一样。

覆戈村内的气氛一直是欢欣鼓舞地,这场绝大多数由年轻人组成的运动让人民意识到了团结的力量。 拉贾帕克萨家族以种族分裂作为他们的政治支柱——他们煽动占全国人口多数的僧伽罗佛教徒反对泰米尔人、穆斯林和基督徒等少数宗教和民族群体——而民众则强调团结并且坚决拒绝这碗分裂毒酒。斯里兰卡岛上各地区的各个社会阶层都卷入了这场几十年无前例的大运动之中。

这三周的每一个晚上,在科伦坡加勒菲斯举行抗议的人数已经增加到了4万到5万人,工人阶级集体参加了这个罢工,但是只要工会拒绝发动全面罢工一天,他们就只能在下班时间参加罢工。

因此,尽管工人阶级对现状怒火中烧,覆戈村却大都是中产阶级成员参加。学生们从第一天起就起到了主导作用。律师们也在运动中起到了巨大作用:在法庭上挫败政府,为抗议者提供免费法律支持,并且组织了他们自己的抗议活动。甚至出现了一些警察与抗议者友好互动并通过扩音器喊话的例子。

中产阶级以这样的方式被吸引进来并不奇怪:通货膨胀,停电和物资短缺压迫了社会的中层,就像它压迫最贫穷的人一样。

斯里兰卡的同志们说,甚至有着最富裕中产阶级客户群体的超市也开始售卖柴火了。一开始,中产阶级可以天然气做饭。天然气断供了之后,他们燃烧煤油。煤油断供了之后,他们用电做饭。可是现在,停电持续的太久了以至于有这种等富裕程度的人也只能开始使用柴火。

总罢工!

这场运动面临的问题是,尽管中产阶级由于压迫参与了进来,可是单凭中产阶级并不是解决群众所面临的危机的决定性力量。

学生们也不行。他们可以成为这场运动的导火索,可以把激进的左翼思想引入这场运动之中,可他们也不是这个社会的决定性力量。只有组织起来的工人阶级,在所有的政治和经济中心集中起来,才能以来自集体行动的决定性力量迫使统治阶级屈服。

不仅如此,斯里兰卡的危机不仅仅是由拉贾帕克萨王朝引起的,或者说,拉贾帕克萨王朝只是问题的一部分。更确切的说,他们只是斯里兰卡资本主义腐败一面中最腐败堕落的一部分。斯里兰卡的危机是一场资本主义的危机,而只有工人阶级能为它找到出路。所有的历史都表明,中产阶级——介于资本家和工人阶级间的那些人——不能独立的发挥阶级作用。

如果既要克服运动中的混乱,又要使运动具有明显的阶级特征,还要给政权以致命的一击,工人阶级就必须果断地参与到运动中来,领导运动。这就是4月28日大罢工的背景。到目前为止,这场阶级愤怒的浪潮还被遏制在那些保守的工会领导人身后。这些所谓的“领导人”一想到要释放斯里兰卡工人阶级的巨大力量就会不寒而栗。

经过整整一个月的群众动员,那个由1000个工会组成的联盟终于在4月28日举行了为期一天的象征性罢工。

在目前的情况下——人民深陷绝望之中而政府则软弱无力——这种抗争显然远远不够。现在所需要的是一场全面罢工,以期打倒政府。在很多情况下,这一所谓的“抗争”的作用甚至不如一天的总罢工。在这场象征性的抗议中,有很多工人甚至不是被叫去罢工而是被要求去打电话请一天病假。可以理解的是,鉴于罢工的象征性,医生、护士和医护人员选择进行两小时的抗议,以免影响他们的重要服务。

然而,尽管工会领导层一再推诿,罢工最终还是按要求开展了,这说明工会内部的呼声非常强大。甚至与执政党斯里兰卡人民阵线(Sri Lanka People’s Front,SLPP)有关联的工会也把它的成员叫了出来!这场罢工向整个运动展示了工人阶级所拥有的巨大的潜力。

邮政、医院、银行、大学、学校、铁路、茶园和其他部门的工人们涌上街头。在科伦坡,佩塔的露天市场空无一人。小岛上到处都能看到类似的场景因为小商人和农民也加入了罢工。

罢工和大规模示威活动在沿海城镇Katunayake、Awariwatte和Koggala的那些被过度剥削的自由贸易区爆发。在这些地方,主要是女性劳动力为出口市场加工服装。

全岛的城镇都看到了工人阶级的动员,这是一代人以来从未见过的。从Tangalle(戈塔岛南部的中心地带)到Jaffna(戈塔岛北部泰米尔人占多数的地区),工人们大量涌出来参加主要的抗议活动,在那里他们受到了热烈的掌声欢迎。

统治阶级的分裂

这些抗议活动的规模已经在统治阶级内部引发了严重的分裂。在震惊的状态下,为了保全自己的面子,在运动的最初几天整个内阁都选择了辞职,统共42名议员逃离了拉贾帕克萨所谓的联盟。

拉贾帕克萨最终重新组建了内阁,但为了安抚愤怒的群众,他被迫拉下了自己的家庭成员和最亲密的盟友。但是这场运动远未停息,群众认识到了这场胜利(虽然是象征性的)是他们所拥有力量的体现。他们现在认为政府的垮台在他们的掌握之中。

即使是佛教统治阶层的上层——他们曾与一个以佛教沙文主义为基础的政权密切合作,现在也像这个政权一样被大众所鄙视——也要求在高层进行某种形式的改组!

统治阶级的大多数人认为戈塔是一个沉重的负担。他是群众愤怒的焦点,只要群众上街,统治阶级就会继续感到自己立地不稳。但是被同样的阶级提升到权力宝座的戈塔并不乐意被牺牲。他坚定地抓住权力不放。而斯里兰卡宪法规定,如果总统不想下台,就很难将其赶下台。

他和反对派们在一件事情上意见一致:他们都想看到群众被从街上赶走。有传言说,戈塔甚至想过要解雇他的亲哥哥,同时也是政府的现任总理。然而即使他在政治上自相残杀,也很难安抚群众。这种怀疑只会将政权的分裂延伸到拉贾帕克萨家族本身。戈塔剩下的唯一选择就是暴力镇压。为此,他赋予了军队维持治安的权力——也就是说,允许军队开枪来迫使群众离开街道。

拉贾帕克萨家族正等待着运动退潮后的复仇行动。当局用实弹“警察”威胁群众,这可不是空谈。在覆戈村,抗议者建立了一个画廊来纪念拉贾帕克萨家族过去的受害者:从2005年到2015年,在上一届拉贾帕克萨政府期间被谋杀的一长串记者的肖像。4月19日,警察自运动开始以来第一次杀人。

来自IMF的协定?

当局和以反对党团结人民力量(Samagi Jana Balawegaya,SJB)为首的资产阶级反对派都希望民众离开街头。但是反对派主张政府采用温和的驱逐手段,因为他们担心使用武力只会进一步激怒群众。

但无论以何种方法实现他们的目的,整个统治阶级都一致认为它需要“秩序”。他们迫切需要一个权威的政府,能够专注于从该国的帝国主义债权人那里谈判来乞求援助这一尚未完成的任务。长期的物资短缺和停电不仅使普通斯里兰卡人的生活陷入混乱,也使资本家继续经营企业变得极其困难,更别提以此盈利了。

为此,在中国、印度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IMF)之间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讨价还价之后,现任政府已开始就向后者提供援助展开谈判。目前已经发布了几份声明,概述了这一协议的含义。

这笔钱不是免费的。IMF解释称,只有在“得到充分的保证,债务可持续性将得到解决”的情况下,它才会批准紧急救助计划。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政府——不管有没有拉贾帕克萨家族在其中——都必须平衡账目,这样才能继续偿还债务。这意味着财政紧缩。

这将意味着提高的税收和减少政府开支。这将意味着燃油和电力补贴的结束,它们的价格甚至会高于目前使大众苦不堪言的水平。这将意味着浮动的卢比将迅速贬值,使出口产品更便宜(这对资本家来说是个好消息),进口产品更贵,并进一步降低民众的生活水平。

让我们明确一点:与IMF达成的关于“恢复经济信心”和实现某种经济平衡的协议,将以牺牲工人、穷人和中产阶级为代价。这是统治阶级的所有阶层都在呼吁的——不论是拉贾帕克萨家族自己,还是那些现在假装同情群众斗争的公司。

哈尔塔!大罢工吧!

现在的问题是:然后呢?

很明显,工会领导人受到了来自基层员工的巨大压力,有人提议发动“哈尔塔”(Hartal)--这是一个全面总罢工的术语,它让人想起斯里兰卡工人阶级的英雄斗争传统,可以追溯到1953年的大罢工。

工会领导人现在正在谈论从5月6日起的长期行动,尽管这意味着什么还不清楚。但真正的哈尔塔行动,如果它被召集的话,将提出领导权的问题。它将代表一场推翻政府的全面斗争。

但工会建议用什么来取代它呢?医疗卫生工作者的领导人拉维-库穆德什(Ravi Kumudesh)代表一些罢工的工会说:

“如果总统和政府不听取人民的意见并在一周内辞职,这些工会将开始持续性罢工。总统和政府需要明白,他们将不再具有任何合法性。他们需要辞职并把权力交给那些得到人民信任的人。”

但这具体体味着什么?政府应该把权力交给谁——谁享有“人民的信任”?除了“戈塔回家”和“拉贾帕克斯回家”的口号外,人民还提出了一个压倒性的口号:“225人回家”,指的是225名国会议员都得滚蛋。换句话说,广大人民群众对议会中的任何党派、团体或个别议员都没有信心!

但这种情绪并不意味着群众对所有领导人和所有组织都有敌意。正如工会和学生们组织的游行在加勒菲斯受到的欢迎一样:群众准备热烈欢迎那些利用他们的力量来推动群众运动的组织。而对于那些诱使群众向他们提供政治支持的所谓 "领导人",群众对他的怀疑是合理的,他们只是为了让自己享有权力和议会生活所具有的特权。

正如我们之前所说,群众必须只对自己的力量有信心。但工会是他们的组织。因此,工会必须组织夺取权力的斗争,而不是把权力交给其他一些亲资本主义的派别。正如我们所表明的:政府和他们的议会反对派都为群众准备了一个受苦的计划。

关键是要把工人的力量组织起来,形成一股可以挑战现有体制的力量。

认真斗争的准备工作必须包括建立这种组织。必须建立总罢工委员会——在每个工作场所、每个贫困街区、每个农民和渔民社区都要如此。这种机构将在大罢工期间维持秩序和社区供应,从而开始取代国家的职能。他们将开始与军队和警察的下层人员友好相处,沿着阶级斗争的路线瓦解旧的国家权力。

只要在地区和全国范围内联系起来,它们将成为能够确保“人民的自信”的一种力量--原因无非是它们实际上是由被压迫和被剥削的人民自己组成,被组织起来,并在工人阶级的领导下。

这是前进的道路——一条推翻政权的道路,也是一条通往推翻资本主义的未来的道路,这也是使人民摆脱陷入苦难的未来的唯一途径。

是时候了,工会领导人应该走上这条斗争之路,并认真组织斗争。如果他们缺乏斗争的心,就应该靠边站,为那些有心的人让路!。

《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