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进党大胜后的矛盾与前瞻

台湾的总统和立委选举结果大致上与各界先前的预测相符。蔡英文以高达810余万票(得票率57%)的压倒性胜利击败了国民党民粹人物韩国瑜(得票率39%)。而民进党在国会内的席次维持过半,但新成立的保守政党台湾民众党也如期取代了自由派时代力量成为国会第三大党。在这个看似清晰的选举结果背后却存在着重要的矛盾。台湾劳工阶级,青年和所有受压迫者仍需要积极争取属于自己阶级的政治力量。

惨败后又大胜的民进党

蔡英文的得票数创下了自台湾开放民选总统选举以来最高的票数,除了巩固其传统票仓外,更在一般被看作国民党基本盘的台北市和新北市取得明显胜利。蔡英文今年的得票数比她在2016年选举的得票数高出100多万票,而比起当年66%的投票率,今年的投票率高达74%

在立法委员部分,民进党也囊括了79席区域直选席次内的48席,而国民党仅得25席。而民进党不分区政党票得票数(480万)反而与国民党(470万)的差距较小,但是总之仍然维持其国会内过半的态势。

如此的压倒性胜利与其2018年在九合一地方选举上的成果大相径庭。当时台湾社会弥漫着对民进党政府的高度不满,诉求“教训民进党”的情绪相当广泛,而蔡英文的支持率持续下滑至31%。结果,民进党几乎丧失所有主要县市的执政权,甚至丢失了他们传统票仓高雄市给国民党的韩国瑜。

但此态势被香港反送中运动的爆发立即扭转。台湾群众再次看到了中共对人民诉求扩张民主权利的血腥反对,也将习近平2019年初提出的“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看作是中国帝国主义进犯台湾的一步。在此情况下,蔡英文和民进党乘势将整个选战塑造为台湾民主的保卫战,并完全利用了“亡国感”情绪来规避任何政策讨论,成功地将选民注意转移开其自2016年以来对劳工阶级权益的诸多攻击,如一例一休、砍七天假等。实际上,从蓝绿两党对2020工人斗总统运动提出的7项诉求之回应(包括“提高雇主劳退提拨比例”、“增加国定假日”、“提出基本工资调涨目标与时程” 、“降低工会筹组门槛”、“立法促进派遣工转直接雇用”、“废除外籍移工仲介制”、“解决国道收费员争议”)看来,民进党国民党的劳工政策大同小异,皆被工斗参与者视为不及格,对重要诉求也同样顾左右而言他。

因此,我们可以确信持续完全执政的民进党,也会持续他们先前的亲资本政策,伤害劳工阶级的权益。工商团体在选前对劳基法进行第三次亲资修恶的呼吁,蔡政府迟早也会照办。对于诉求台湾正名独立的民众也应注意到民进党这次口号主轴反而是捍卫中华民国“民主”政府体制,但正是这个国民党带来的资产阶级国家机器扼杀了台湾民众民主自决的权利。这也只不过反映了民进党作为一个资产阶级政党本质上不可能推动挑战既有体制改革和统治阶级利益的事实。在民进党接下来四年没有任何怪罪其他人的余地下,他们的资产阶级本质和能力极限将会被越来越多基层群众看在眼里。

除此之外,在接下来四年内,世界资本主义体系非常有可能经历再一次如2008年的巨大崩盘,而民进党政府则要负责处理这个危机对台湾的影响。那时候,民进党到底会先顾及哪些人和哪个阶级的利益,将会非常明显。

国民党的持续混乱

尽管国民党和韩国瑜曾试着声称他们也不接受中共提倡的一国两制,但是他们仍然无法遮掩他们作为中共在台湾最大政治买办的事实。在这场被单一议题主导的选战内,台湾民众以重挫国民党的方式来表达他们对中国帝国主义的拒绝。尽管韩国瑜在过去一年来受到亲中资产阶级媒体铺天盖地的吹捧,而亲中势力或与中共有直接关系的人士也被发现投资于大量假消息散播,但是台湾民众仍然清楚地回绝中共,凸显了台湾民众对中共的厌恶是清晰且不会动摇的。

韩国瑜惨败给蔡英文,但很可能尝试着提升他自己在国民党党内的地位。 //图片来源:韩国瑜官方脸页韩国瑜惨败给蔡英文,但很可能尝试着提升他自己在国民党党内的地位。 //图片来源:韩国瑜官方脸页

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看到自2016年以来在世界各地都见到的右翼民粹人物异军突起的现象并不是像许多自由派和改良派所认为地那么强韧,更不是法西斯主义卷土重来。韩国瑜口无遮拦,痛骂权贵,公开歧视,政策荒谬的形象几乎与美国川普和巴西博索纳罗等人如出一彻,而韩国瑜在2018年高雄市长选举的大胜也是靠着利用社会对民进党的反感,但劳工阶级缺乏自己的政治势力下所达成的。看似来势汹汹的“韩流”背后的基础,其实是极其松动且暂时的,并可以被其他重大事件或是战斗性劳工阶级独立政治力量化解。

事实上,国民党阵营内部持续维持在分裂的状态下。本来被国民党内主流资产阶级赋予厚望的鸿海老板郭台铭却在党内初选败给“反权贵、反建制”的韩国瑜,而郭随后选择脱离国民党,同其他亲中资产阶级政党,如宋楚瑜的亲民党和柯文哲的民众党合作。在党内对地方派系握有巨大影响的前立法院长王金平对韩国瑜也公开抱持不满态度。虽然国民党内的高层不得不挺党内唯一有群众支持基础的韩国瑜,但他们仍然不屑韩国瑜这个不稳定的小资产阶级人士。因此,党内韩派和其他派系之间的角力仍然继续。

此外,尽管韩国瑜这次惨败给蔡英文,他的得票数仍然比国民党2016年的总统候选人朱立伦高出170万票,而后者是属于国民党高层主流派系的一员。韩国瑜虽然是国民党候选人,但并不是党魁,他的选战也是由国民党高层主导。这一切显示:他可能接下来试图在国民党党内提升自己的地位,以他的右翼疯狂小资产阶级支持者基础向国民党高层逼宫,让国民党变得更加右翼和不稳定。这实际上反而凸显了资本主义社会危机造成的社会两极化,世界各国传统的中间、温和资产阶级政治势力应声倒台,而传统主流右翼政党就如英国保守党那样从权贵掌控的政党,变成右翼疯狂小资产阶级运作的右翼民粹政党,国民党近来的演变正是如此。

民众党和时代力量

较有势力的小党选举结果符合大多人预期,由台北市长柯文哲领衔的台湾民众党取代时代力量成为国会第三大党。值得注意的是,小党在区域立委选举内几乎完全败北,只有台湾基进党的陈柏惟在台中市第二选区在民进党礼让的情况下以唯一在当地与国民党竞争的姿态胜选。台湾民众党(5席)和时代力量(3席)的席次完全靠政党票来赢得。

民众党取代时代力量的基础在于其与资产阶级之间的连结。这个标榜“反蓝绿,反建制”的政党却满满都是从前在民进党和国民党内的二、三流人物。如此的党内组成,再加上柯文哲作为一个完全没有政治原则的资产阶级政客,让部分资产阶级愿意支持这个政党来执行他们的意志,如郭台铭。然而,民众党在区域选举中的得票率大约在10%左右,显示了他们之中还没有能够获得民心的人物。不过,在其他传统亲中蓝营小党(如亲民党和新党)完全失守国会的情况下,民众党大概会与国民党把持着合作的关系,但也有可能试图蚕食国民党的传统支持基础。这一切都取决于国民党自身的演变。

在国民党党内初选中,而后转向支持台湾民众党。 //图片来源:郭台铭官方脸页在国民党党内初选中,而后转向支持台湾民众党。 //图片来源:郭台铭官方脸页

时代力量的挫败则再次显示了自由派小资产阶级政党在资本主义危机下缺乏的生存空间。诚如我们先前多次解释道,在资本主义本身进入危机下阶级之间的冲突将会激增,自由主义小党无法营合资产阶级或是劳工阶级的需求。资产阶级会运用大资产阶级政党的政客们来攻击劳工,而劳工阶级也需要战斗性群众政党和社会主义纲领来保护自己的利益。没有群众基础也不是以劳工阶级利益为先的时代力量在这个情况下只会继续式微。在选前他们之间已经有多人脱党加入民进党。

在这个情况下,工运积极人士参政的方式应该是为筹备一个劳工群众政党奠基,如2018年华航企业工会秘书长朱梅雪就以清晰劳工阶级形象和政策参选桃园市长,并在选后以选举期间打下的知名度为基础,致力于建构一个未来的工党。这是非常正确且重要的开始。然而,同为桃园工运悍将的林佳玮今年却选择以时代力量的党籍参选桃园市第三选区立委来延续朱梅雪开启的工作,而朱梅雪这次也支持林佳玮。我们认为这个选择不仅会掩盖了劳工必须以一个阶级的基础参政的诉求,也将劳工政治势力的命运寄放在一个前途堪忧的小资产阶级政党上。林佳玮最后的得票数与时代力量大部分提名的候选人相似,皆在接近两万票,得票率8%到10%左右(新竹市选区候选人高钰婷除外)。

桃园作为台湾工运目前最激进发达的地区之一,现在是向当地劳工推广建构以工人组织为基础的劳工政党的绝佳机会,虽然参选固然可以达到宣传这个理念的目的,但是我们也必须以清晰的劳工阶级姿态来向更多劳工阐述我们的理念。朱梅雪在2018年独立参选桃园市长时,自己就得到18,000余票,显示了工运完全可以用自己的力量来建构群众基础和参与政治。

对中国和香港的影响

台湾这次选举结果符合多方预期,尽管中共被证实曾尝试透过资讯战和在台湾买办势力介入选举,但仍然无法阻挡台湾人民对他们的清楚杜绝。面对台湾选举结果,中共对外的说词则是重复批评台独势力和呼吁两岸统一的老调。但当局也可能会在其处理对台政策部门内进行整顿,如同他们近来在香港区议员选举亲北京建制派大败后,撤换香港中联办主任一般。中国国台办近来闹出领导班子被移送中央纪律委员会的风波,可能正是同样现象。然而,就算换人,中国对香港和台湾政策改变的余地仍然非常有限。他们既没有大幅扩大对台直接政治介入甚至并吞台湾的能力,也无法摒弃他们不断重复的“统一中国”沙文主义言词。中共政权在本国和世界资本主义的危机,贸易战,内部阶级斗争和社会问题上扬的情况下,除非被逼到狗急跳墙,仍然只能维持目前他们试图用资本植入的方式来渐渐深化台湾经济对中国的依赖。

而民进党的大获全胜可能会鼓舞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士气,让当地的抗争群众再次理解中共并不是无敌的。尽管近来香港开始出现组织工会潮流,为举行一次真正的政治总罢工做准备,但是反送中运动仍然缺乏战斗性的社会纲领以及将运动扩散到中国大陆境内的计画。中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中国劳工阶级的革命,他们仍然会继续强势地存在。也因此,港台的劳工阶级必须积极地诉求与中国大陆的劳工阶级串连,一同推翻中共政权和中国资本主义。而达成这项任务的首要条件就是摒弃任何仇中言词以及向西方帝国主义和其他资本势力求援的姿态。

香港和台湾的劳工阶级必须与中国劳工串连来推翻中共和中国资本主义。 //图片来源:公平使用香港和台湾的劳工阶级必须与中国劳工串连来推翻中共和中国资本主义。 //图片来源:公平使用

接下来该怎么办?

台湾这次大选的结果再次赋予民进党全面的执政权,但是他们也必须为未来的危机付出全面的责任。尽管蔡政府喜好宣扬台湾失业率在她任内降低至3.4%,青年失业也降至13%,但资本主义体制的危机却深化了台湾职场的低薪和不稳定性。 《报导者》的调查显示

(台湾)劳动市场的低薪与就业不稳定,这两个因素所凝结成的过劳,一直是一个难解的困境。根据主计总处人力运用调查报告,2018年的非典型就业人口达到历年新高的81.4万人。另外,在零工经济风潮之下,以“居间关系”被吸纳入各种App随选平台的独立劳动者,大量从事载客、送餐、送货或居家清洁等工作,这类新兴的劳动族群尚没有纳入政府所统计的非典型就业人口当中。

无论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执政,台湾资本主义造成的这些恶劣环境今后只会每下愈况,即将到来的世界经济崩盘也会直接冲击台湾劳工阶级和年轻人的生计与未来,民进党就不得不以撙节或是其他亲资政策摧毁他们为自己营造的“进步”假象。在这个情况下,越来越多人会另寻出路,其中也有人会因为缺乏政治选择而转向韩国瑜或是类似的极度反动人物。

但是同时,马克思主义者们提倡的组织劳工群众政党的诉求将会得到更大的回响,社会上也会有越来越多人寻找革命社会主义理念可以提供的解答。我们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近来在台湾得以开始组织建构的初步工作,正是这个进程的一种微小表现。

台湾需要的不只是劳工阶级群众的政党,更需要一个能够有效推广真正的,民主的社会主义理念的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才能够提供整个阶级走出危机的纲领。国马趋正在世界各地40个国家里建立这样的跨国团体,包括台湾。我们诚挚地邀请您加入我们在台湾的工作,并与全球的同志和劳工们一起打拼。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