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民進黨大勝後的矛盾與前瞻

台灣的總統和立委選舉結果大致上與各界先前的預測相符。蔡英文以高達810餘萬票(得票率57%)的壓倒性勝利擊敗了國民黨民粹人物韓國瑜(得票率39%)。而民進黨在國會內的席次維持過半,但新成立的保守政黨台灣民眾黨也如期取代了自由派時代力量成為國會第三大黨。在這個看似清晰的選舉結果背後卻存在著重要的矛盾。台灣勞工階級,青年和所有受壓迫者仍需要積極爭取屬於自己階級的政治力量。

慘敗後又大勝的民進黨

蔡英文的得票數創下了自台灣開放民選總統選舉以來最高的票數,除了鞏固其傳統票倉外,更在一般被看作國民黨基本盤的台北市和新北市取得明顯勝利。蔡英文今年的得票數比她在2016年選舉的得票數高出100多萬票,而比起當年66%的投票率,今年的投票率高達74%

在立法委員部分,民進黨也囊括了79席區域直選席次內的48席,而國民黨僅得25席。而民進黨不分區政黨票得票數(480萬)反而與國民黨(470萬)的差距較小,但是總之仍然維持其國會內過半的態勢。

如此的壓倒性勝利與其2018年在九合一地方選舉上的成果大相逕庭。當時台灣社會瀰漫著對民進黨政府的高度不滿,訴求“教訓民進黨”的情緒相當廣泛,而蔡英文的支持率持續下滑至31%。結果,民進黨幾乎喪失所有主要縣市的執政權,甚至丟失了他們傳統票倉高雄市給國民黨的韓國瑜。

但此態勢被香港反送中運動的爆發立即扭轉。台灣群眾再次看到了中共對人民訴求擴張民主權利的血腥反對,也將習近平2019年初提出的“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看作是中國帝國主義進犯台灣的一步。在此情況下,蔡英文和民進黨乘勢將整個選戰塑造為台灣民主的保衛戰,並完全利用了“亡國感”情緒來規避任何政策討論,成功地將選民注意轉移開其自2016年以來對勞工階級權益的諸多攻擊,如一例一休、砍七天假等。實際上,從藍綠兩黨對2020工人鬥總統運動提出的7項訴求之回應(包括“提高僱主勞退提撥比例”、“增加國定假日”、“提出基本工資調漲目標與時程”、“降低工會籌組門檻”、“立法促進派遣工轉直接僱用”、“廢除外籍移工仲介制”、“解決國道收費員爭議”)看來,民進黨國民黨的勞工政策大同小異,皆被工鬥參與者視為不及格,對重要訴求也同樣顧左右而言他。

因此,我們可以確信持續完全執政的民進黨,也會持續他們先前的親資本政策,傷害勞工階級的權益。工商團體在選前對勞基法進行第三次親資修惡的呼籲,蔡政府遲早也會照辦。對於訴求台灣正名獨立的民眾也應注意到民進黨這次口號主軸反而是捍衛中華民國“民主”政府體制,但正是這個國民黨帶來的資產階級國家機器扼殺了台灣民眾民主自決的權利。這也只不過反映了民進黨作為一個資產階級政黨本質上不可能推動挑戰既有體制改革和統治階級利益的事實。在民進黨接下來四年沒有任何怪罪其他人的餘地下,他們的資產階級本質和能力極限將會被越來越多基層群眾看在眼裡。

除此之外,在接下來四年內,世界資本主義體系非常有可能經歷再一次如2008年的巨大崩盤,而民進黨政府則要負責處理這個危機對台灣的影響。那時候,民進黨到底會先顧及哪些人和哪個階級的利益,將會非常明顯。

國民黨的持續混亂

儘管國民黨和韓國瑜曾試著聲稱他們也不接受中共提倡的一國兩制,但是他們仍然無法遮掩他們作為中共在台灣最大政治買辦的事實。在這場被單一議題主導的選戰內,台灣民眾以重挫國民黨的方式來表達他們對中國帝國主義的拒絕。儘管韓國瑜在過去一年來受到親中資產階級媒體鋪天蓋地的吹捧,而親中勢力或與中共有直接關係的人士也被發現投資於大量假消息散播,但是台灣民眾仍然清楚地回絕中共,凸顯了台灣民眾對中共的厭惡是清晰且不會動搖的。

韓國瑜慘敗給蔡英文,但很可能嘗試著提升他自己在國民黨黨內的地位。//圖片來源:韓國瑜官方臉頁韓國瑜慘敗給蔡英文,但很可能嘗試著提升他自己在國民黨黨內的地位。//圖片來源:韓國瑜官方臉頁

另一方面,我們也可以看到自2016年以來在世界各地都見到的右翼民粹人物異軍突起的現象並不是像許多自由派和改良派所認為地那麼強韌,更不是法西斯主義捲土重來。韓國瑜口無遮攔,痛罵權貴,公開歧視,政策荒謬的形象幾乎與美國川普和巴西博索納羅等人如出一徹,而韓國瑜在2018年高雄市長選舉的大勝也是靠著利用社會對民進黨的反感,但勞工階級缺乏自己的政治勢力下所達成的。看似來勢洶洶的“韓流”背後的基礎,其實是極其鬆動且暫時的,並可以被其他重大事件或是戰鬥性勞工階級獨立政治力量化解。

事實上,國民黨陣營內部持續維持在分裂的狀態下。本來被國民黨內主流資產階級賦予厚望的鴻海老闆郭台銘卻在黨內初選敗給“反權貴、反建制”的韓國瑜,而郭隨後選擇脫離國民黨,同其他親中資產階級政黨,如宋楚瑜的親民黨和柯文哲的民眾黨合作。在黨內對地方派系握有巨大影響的前立法院長王金平對韓國瑜也公開抱持不滿態度。雖然國民黨內的高層不得不挺黨內唯一有群眾支持基礎的韓國瑜,但他們仍然不屑韓國瑜這個不穩定的小資產階級人士。因此,黨內韓派和其他派系之間的角力仍然繼續。

此外,儘管韓國瑜這次慘敗給蔡英文,他的得票數仍然比國民黨2016年的總統候選人朱立倫高出170萬票,而後者是屬於國民黨高層主流派系的一員。韓國瑜雖然是國民黨候選人,但並不是黨魁,他的選戰也是由國民黨高層主導。這一切顯示:他可能接下來試圖在國民黨黨內提升自己的地位,以他的右翼瘋狂小資產階級支持者基礎向國民黨高層逼宮,讓國民黨變得更加右翼和不穩定。這實際上反而凸顯了資本主義社會危機造成的社會兩極化,世界各國傳統的中間、溫和資產階級政治勢力應聲倒台,而傳統主流右翼政黨就如英國保守黨那樣從權貴掌控的政黨,變成右翼瘋狂小資產階級運作的右翼民粹政黨,國民黨近來的演變正是如此。

民眾黨和時代力量

較有勢力的小黨選舉結果符合大多人預期,由台北市長柯文哲領銜的台灣民眾黨取代時代力量成為國會第三大黨。值得注意的是,小黨在區域立委選舉內幾乎完全敗北,只有台灣基進黨的陳柏惟在台中市第二選區在民進黨禮讓的情況下以唯一在當地與國民黨競爭的姿態勝選。台灣民眾黨(5席)和時代力量(3席)的席次完全靠政黨票來贏得。

民眾黨取代時代力量的基礎在於其與資產階級之間的連結。這個標榜“反藍綠,反建制”的政黨卻滿滿都是從前在民進黨和國民黨內的二、三流人物。如此的黨內組成,再加上柯文哲作為一個完全沒有政治原則的資產階級政客,讓部分資產階級願意支持這個政黨來執行他們的意志,如郭台銘。然而,民眾黨在區域選舉中的得票率大約在10%左右,顯示了他們之中還沒有能夠獲得民心的人物。不過,在其他傳統親中藍營小黨(如親民黨和新黨)完全失守國會的情況下,民眾黨大概會與國民黨把持著合作的關係,但也有可能試圖蠶食國民黨的傳統支持基礎。這一切都取決於國民黨自身的演變。

在國民黨黨內初選中,而後轉向支持台灣民眾黨。//圖片來源:郭台銘官方臉頁在國民黨黨內初選中,而後轉向支持台灣民眾黨。//圖片來源:郭台銘官方臉頁

時代力量的挫敗則再次顯示了自由派小資產階級政黨在資本主義危機下缺乏的生存空間。誠如我們先前多次解釋道,在資本主義本身進入危機下階級之間的衝突將會激增,自由主義小黨無法迎合資產階級或是勞工階級的需求。資產階級會運用大資產階級政黨的政客們來攻擊勞工,而勞工階級也需要戰鬥性群眾政黨和社會主義綱領來保護自己的利益。沒有群眾基礎也不是以勞工階級利益為先的時代力量在這個情況下只會繼續式微。在選前他們之間已經有多人脫黨加入民進黨。

在這個情況下,工運積極人士參政的方式應該是為籌備一個勞工群眾政黨奠基,如2018年華航企業工會秘書長朱梅雪就以清晰勞工階級形象和政策參選桃園市長,並在選後以選舉期間打下的知名度為基礎,致力於建構一個未來的工黨。這是非常正確且重要的開始。然而,同為桃園工運悍將的林佳瑋今年卻選擇以時代力量的黨籍參選桃園市第三選區立委來延續朱梅雪開啟的工作,而朱梅雪這次也支持林佳瑋。我們認為這個選擇不僅會掩蓋了勞工必須以一個階級的基礎參政的訴求,也將勞工政治勢力的命運寄放在一個前途堪憂的小資產階級政黨上。林佳瑋最後的得票數與時代力量大部分提名的候選人相似,皆在接近兩萬票,得票率8%到10%左右(新竹市選區候選人高鈺婷除外)。

桃園作為台灣工運目前最激進發達的地區之一,現在是向當地勞工推廣建構以工人組織為基礎的勞工政黨的絕佳機會,雖然參選固然可以達到宣傳這個理念的目的,但是我們也必須以清晰的勞工階級姿態來向更多勞工闡述我們的理念。朱梅雪在2018年獨立參選桃園市長時,自己就得到18,000餘票,顯示了工運完全可以用自己的力量來建構群眾基礎和參與政治。

對中國和香港的影響

台灣這次選舉結果符合多方預期,儘管中共被證實曾嘗試透過資訊戰和在台灣買辦勢力介入選舉,但仍然無法阻擋台灣人民對他們的清楚杜絕。面對台灣選舉結果,中共對外的說詞則是重複批評台獨勢力和呼籲兩岸統一的老調。但當局也可能會在其處理對台政策部門內進行整頓,如同他們近來在香港區議員選舉親北京建制派大敗後,撤換香港中聯辦主任一般。中國國台辦近來鬧出領導班子被移送中央紀律委員會的風波,可能正是同樣現象。然而,就算換人,中國對香港和台灣政策改變的餘地仍然非常有限。他們既沒有大幅擴大對台直接政治介入甚至併吞台灣的能力,也無法摒棄他們不斷重複的“統一中國”沙文主義言詞。中共政權在本國和世界資本主義的危機,貿易戰,內部階級鬥爭和社會問題上揚的情況下,除非被逼到狗急跳牆,仍然只能維持目前他們試圖用資本植入的方式來漸漸深化台灣經濟對中國的依賴。

而民進黨的大獲全勝可能會鼓舞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士氣,讓當地的抗爭群眾再次理解中共並不是無敵的。儘管近來香港開始出現組織工會潮流,為舉行一次真正的政治總罷工做準備,但是反送中運動仍然缺乏戰鬥性的社會綱領以及將運動擴散到中國大陸境內的計畫。中共雖然不是萬能的,但是沒有中國勞工階級的革命,他們仍然會繼續強勢地存在。也因此,港台的勞工階級必須積極地訴求與中國大陸的勞工階級串連,一同推翻中共政權和中國資本主義。而達成這項任務的首要條件就是摒棄任何仇中言詞以及向西方帝國主義和其他資本勢力求援的姿態。

香港和台灣的勞工階級必須與中國勞工串連來推翻中共和中國資本主義。//圖片來源:公平使用香港和台灣的勞工階級必須與中國勞工串連來推翻中共和中國資本主義。//圖片來源:公平使用

接下來該怎麼辦?

台灣這次大選的結果再次賦予民進黨全面的執政權,但是他們也必須為未來的危機付出全面的責任。儘管蔡政府喜好宣揚台灣失業率在她任內降低至3.4%,青年失業也降至13%,但資本主義體制的危機卻深化了台灣職場的低薪和不穩定性。《報導者》的調查顯示

(台灣)勞動市場的低薪與就業不穩定,這兩個因素所凝結成的過勞,一直是一個難解的困境。根據主計總處人力運用調查報告,2018年的非典型就業人口達到歷年新高的81.4萬人。另外,在零工經濟風潮之下,以“居間關係”被吸納入各種App隨選平台的獨立勞動者,大量從事載客、送餐、送貨或居家清潔等工作,這類新興的勞動族群尚沒有納入政府所統計的非典型就業人口當中。

無論是國民黨還是民進黨執政,台灣資本主義造成的這些惡劣環境今後只會每下愈況,即將到來的世界經濟崩盤也會直接衝擊台灣勞工階級和年輕人的生計與未來,民進黨就不得不以撙節或是其他親資政策摧毀他們為自己營造的“進步”假象。在這個情況下,越來越多人會另尋出路,其中也有人會因為缺乏政治選擇而轉向韓國瑜或是類似的極度反動人物。

但是同時,馬克思主義者們提倡的組織勞工群眾政黨的訴求將會得到更大的迴響,社會上也會有越來越多人尋找革命社會主義理念可以提供的解答。我們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近來在台灣得以開始組織建構的初步工作,正是這個進程的一種微小表現。

台灣需要的不只是勞工階級群眾的政黨,更需要一個能夠有效推廣真正的,民主的社會主義理念的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才能夠提供整個階級走出危機的綱領。國馬趨正在世界各地建立這樣的跨國團體,包括台灣。我們誠摯地邀請您加入我們在台灣的工作,並與全球的同志和勞工們一起打拼。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