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危機最近為何升溫?

關於中國、美國和日本在台灣問題上可能發生軍事衝突的討論最近明顯升級。拜登政府正在繼續執行川普在台海問題上與中國強硬對抗的政策,日本也緊隨其後。同時,中國正在迅速擴大其在台灣海峽周圍的軍事活動。台灣和整個地區人民的生命被當作大國博弈中的一隻棋子。危機為什麼在現在升溫?它將導致什麼後果?出路又何在?

台海危機的起源

台海問題既敏感又複雜,需要梳理脈絡才能加以理解。

台海問題是在1949年中國革命勝利和國民黨反動政權的殘餘勢力被驅逐到台灣之後起始的。對台灣的控制權是國民黨在1945年才從日本人手中接下的,而台灣群眾在1947年曾經起義反抗國民黨政權

為了遏制革命在東亞的蔓延,美國帝國主義支持了台灣的蔣介石獨裁政權並反對新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也維持了前者在聯合國作為中國的「真正」代表的地位。

然而,在1970年代,為了在中蘇分裂中促成中國與蘇聯持續對抗,美帝國主義開始就台灣問題上做出讓步,希望通過逐步結束與國民黨政府的正式關係,並在紙面上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主權領土,來獲得北京的青睞。同時,美帝國主義仍透過於1979年實施的《台灣關係法》來保持同台灣的關係,該法維持美國在台灣的勢力,以確保一個獨立於北京的政府繼續在島上存在,並持續向美國購買軍備。

在此後的幾十年裡,台灣不斷處於中國的控制之外,但也發生了一些重大變化。國民黨仍然存在,但通過群眾鬥爭,台灣已經從一介獨裁政權轉變為資產階級民主體制。國民黨不再是中共的歷史宿敵,而是現在成為後者在島內的盟友,對抗這目前執政的資產階級民主進步黨。

由於民進黨源自於台灣民族主義運動,中共將其視為一種分裂主義的威脅,並拒絕與其交涉。中方經常威脅要「用武力統一台灣」,最近更派遣戰鬥機侵入台灣領空以展示他們的作戰實力

美國和中國之間的緊張關係加劇的邏輯,使民進黨成為今天美帝國主義影響台灣的主要管道。

拜登與美國帝國主義的處境

過去,在通過《台灣關係法》在台灣保持勢力的同時,美國會避免與台灣政府進行官方和正式的互動。這主要是為了避免與中國發聲公開衝突,讓美國可以通過更「微妙」的方式來對付後者。 這些日子隨著唐納德·川普的就任而告終,後者在2016以美國總統當選人的身份接受了民進黨籍台灣總統蔡英文的賀電,這是與美國有正式邦交關係的國家才有的待遇。在川普和中國的貿易戰開打後,美國與台灣政府開始進行了公開的外交交流,貿易戰的一部分。

狂人川普固然擾亂了世界資本主義秩序。但他不是世界陷入混亂的成因,而是世界資本主義體制矛盾的一種表現。川普所立定的政策方向也沒有被拜登扭轉。正如拜登延續了川普的大部分國內政策一樣,他也維持了後者在過去四年裡制定的大部分外交政策。在東亞,這意味著在包括台灣在內的一些敏感問題上提升與中國的公開衝突。

美國海軍在亞太地區的最高司令菲力浦·戴維森(Philip Davidson)上將在39的國會聽證會上聲稱,中國可能在未來6年內入侵台灣。幾週後,另一位高級軍官約翰·阿基里諾(John Aquilino)上將也公開重申這一觀點。在海軍將領們「敲響了警鐘」之後,美國國務院隨後發佈了新的指導方針,明確鼓勵台灣和美國官員之間進行「工作層級的會議」。

此後,由前民主黨參議員克里斯·陶德(Chris Dodd)率領的美國代表團高調訪台,並著重強調了陶德「與拜登的親密個人關係」。陶德代表拜登會晤了總統蔡英文以及一些台灣官員和政客。

這場戲碼隨之而來的第三幕是美國逼迫日本首相菅義偉發表一份特別提到台灣的聯合峰會聲明。 雖然聲明本身是模糊的,但自1969年以來就沒有在這樣的背景下提到過台灣,因為這樣做意味著日本承諾會與美國一起干預中國任何進攻台灣的嘗試。4月26日,英國政府也公開調度了一艘航空母艦前往日本,準備參加美國將參與的聯合演習。

美國政府在台灣問題上的模棱兩可的立場日益削弱,但它是否准備在軍事上介入,仍然令人懷疑。這場衝突的意義在於,在亞洲,軍事力量的天平已經從美帝國主義那裡傾斜到了中國。//圖片來源:美國太平洋艦隊,Flickr美國政府在台灣問題上的模棱兩可的立場日益削弱,但它是否准備在軍事上介入,仍然令人懷疑。這場衝突的意義在於,在亞洲,軍事力量的天平已經從美帝國主義那裡傾斜到了中國。//圖片來源:美國太平洋艦隊,Flickr

台灣長年以來在任何正式場合都被美國當作一種不存在的東西。但在當今美國的虛張聲勢和對台灣新「親近」舉動背後,藏匿者美國意識到它不再是亞洲最強大的軍事力量的驚恐。儘管中國離推翻美國在全球的霸權地位仍有一段距離,但在其「後院」亞洲範圍內稱霸是咫尺之間的事。

如此的情勢讓西方帝國主義的謀士們驚慌失措。《經濟學人》雜誌最近煽情地發表了一篇將台灣譽為「全世界最危險的地方」的社論,以以下事實為他們的佐證:

「中國海軍在過去5年裡啟航了90艘大型艦艇和潛艇,是美國在西太平洋地區的四到五倍之多。中國每年製造100多架先進的戰鬥機;它已經部署了太空武器,並擁有可以打擊台灣、美國海軍艦艇和美國在日本、韓國和關島的基地的精準導彈。在模擬中國攻擊台灣的戰爭遊戲中,美國已經開始輸了。」

拜登的進來的一系列舉措,就是試圖通過發揮美國潛在的力量來重新確立其在亞洲的主導地位。

台灣對美國確實有一定的經濟重要性——例如作為領先世界的微晶片生產國——但這並不是根本問題。如果事情嚴重道一定程度,美國會放棄對台灣的影響。台灣的重要性在於它成為了兩個帝國主義大國角力的場地。

誠然,某些過去的外交常態已因需要而被撕毀,但美國在保衛台灣不受中國威脅方面沒有做出絕對的承諾。這種模棱兩可的態度並不是偶然的。美國不可能真的與中國開戰。如果就台灣問題上爆發戰爭,中國會無所不用其極地試圖取勝。因此,美方這種模稜兩可的態度成為他們避免面對這種情況的逃避條款。

缺乏保衛台灣的明確承諾也是美國脅迫台灣購買更多美國武器的一種手段。多年來,美國對台灣的武器銷售持續上升。僅在2020年內,台灣就從美國購買了50億美元的武器,而後者還膽敢抱怨台灣的國防開支仍然太低。但連美國人都不認真相信,在沒有美軍的直接干預下,台灣僅憑美國的武器就能阻止中國的入侵,這一點連狂熱的帝國主義智庫卡托研究所都指出了。美國對台灣的任何形式的「支援」,其實都是在騙取台灣的公帑。

菅義偉和日本:美國遲疑的跟班

站在拜登身邊,擺出一副勇敢的樣子的,是日本的菅義偉政府。然而菅義偉並不熱衷於就台海問題上同中國發聲衝突。正如《金融時報》所披露的,日本只是在美國的瘋狂勸說下才被哄騙著發表了提及台灣的聯合聲明。在美日聯合聲明發表后不久,菅義偉隨後在國會會議上澄清,在涉及台灣問題時,日本 「根本不以軍事介入為前提」。

日本如此迅速地在軍事參與上劃清界限,反映了一個簡單的事實:它在軍事上已經不是中國的對手。一項估計表明,日本需要將其國防開支從國內生產總值的1%增加到2%,即每年多花費1000億美元,才能在軍事方面有效地對抗中國。這是他們幾乎無法負擔的開支。在去年經歷了有史以來最大幅度的經濟收縮之後,日本的債務與GDP之比在所有工業化國家中是最高的。況且日本正在經歷著第四波新冠病毒爆發。

儘管如此,日本在與中國的整體競爭中不會簡單地與美國決裂。它仍然是一個強大的資產階級國家,是世界最大的,在世界市場上與中國利益競爭幾個跨國集團的所在地。日本資本與西方資本也深深交織在一起。

日本菅義偉政府躊躇滿志地支持美國。政府雖樂於渲染反中情緒,但它面臨著自己的內部問題,沒有能力認真挑戰中國。//圖片來源: 公共領域日本菅義偉政府躊躇滿志地支持美國。政府雖樂於渲染反中情緒,但它面臨著自己的內部問題,沒有能力認真挑戰中國。//圖片來源: 公共領域

菅義偉的考慮還有一個國內層面。他所領導的右派自由民主黨政府正瀕臨危機。在從前任首相安倍晉三接下了元首職位後,菅式的政府仍然繼續災難性地錯誤處理疫情。他本人亦因自己兒子所涉及的貪污醜聞而招致社會反感。日本民眾對執政政府的不滿表現在近來自民黨在地方補選中的一連串挫敗,不僅威脅到菅義偉的連任野心,也威脅到自民黨在日本政治中的主導地位。

面對這種情況,菅義偉和自民黨內的各個敵對派系突然團結了起來,希望在日本民眾中煽動反華情緒,以轉移他們對自身失敗的注意。但日本與中國發生公開軍事衝突終將會遭到日本群眾的嚴正反對。雖然日本大概會繼續與美國聯手對抗中國,但他們只能在越來越有限的範圍內與華盛頓的政策保持一致。

中國:一隻紙老虎

雖然美國和日本最近的舉動不過是虛張聲勢,但這並不一定意味著中國可以簡單地「奪回」其社會主義憲法所規定為 「中華人民共和國神聖領土的一部分 」的台灣。

中國可能正在接近簡單佔領台灣所需的軍事能力,但這種行動背後有更深刻的政治考慮。關於「統一台灣 」的民族主義言論是中國共產黨日益增長的民族沙文主義宣傳的組成部分。隨著階級鬥爭在中共主導資本主義復辟後逐漸上升,中共越來越需要鼓動民族沙文主義來阻礙階級意識的成長。但是最近中國工人和青年仍然越發質疑中國的資本主義體制。面對這種情況,中共政權只好加碼民族主義造勢,並多次派遣戰機進入台灣領空

中共的民族主義言論只會進一步提高賭注,使該政權幾乎沒有迴旋餘地。如果他們入侵台灣,但不能把這個冒險進行到底的話,中共將冒著嚴重損害其在中國群眾中的正當性的風險。對中共來說,最大的未知數是美國準備在多大程度上進行干預。

但實際的犯台將會帶給中共更嚴峻的挑戰。假設中共成功佔領台灣,他們必定要面對他們要治理的台灣的群眾。美帝國主義和中國之間的衝突越來越大,而中共的民族沙文主義越來越嚴重,這對台灣政治產生了深刻影響。台灣人民對與中國統一的想法越來越反感。與中國統一的支持率已經經歷了數十年的下降,現在降到了個位數字。台灣的大多數成年男性也依法必須接受軍事訓練。在這樣的前提下佔領台灣,意味著中共必須處理由台灣群眾發動的長年革命動盪和反叛,這不僅會讓中共付出巨大的代價,而且會導致中國內部的政治不穩定加劇。

這就是為什麼當去年中國境內的網上有右翼人士開始呼籲政府在美國被疫情吞噬時入侵台灣的時候,一家官媒被迫發文回應熄火,承認「(武統)還沒有到刻不容緩的地步。」。

台灣的角色

在東亞的這場對峙中,台灣群眾被夾在中間,被各個大國當作單純的談判籌碼。在這場帝國主義之間的衝突中,沒有任何一方能給台灣或該地區的勞動人民帶來任何好處。唯一的出路是勞工階級通過革命推翻現有制度來掌控局勢,這種革命也勢必會超越國界。

習近平的政權加強煽動民族沙文主義。中美之間正在醞釀的衝突對台灣內部的政治產生了深刻的影響。//圖片來源:VOA新聞習近平的政權加強煽動民族沙文主義。中美之間正在醞釀的衝突對台灣內部的政治產生了深刻的影響。//圖片來源:VOA新聞

中美帝國主義之間日益激烈的衝突,扭曲了台灣的政治。它讓台灣資本主義階級的以民進黨為首一派得以把台灣人民的基本政治選擇呈現為接受中國的統治或 「自由與獨立」。實際上,他們的主張意味地只是台灣對美帝國主義的順從。

當然,台灣群眾拒絕在資本主義基礎上與中國統一是完全合理的。中共利用大中華沙文主義來統治中國工人階級,就像國民黨獨裁政權曾經對台灣群眾所做的那樣。台灣群眾經過幾十年的鬥爭,並爭取了部分民主權利,為什麼又要重新屈服於一個壓制工人階級民主和文化權利的政權?

另一方面,台灣的現狀意味著台灣勞工階級對資產階級和美帝國主義的屈服。實施了前任國民黨政府計劃的反工人政策的資產階級民進黨,把自己推銷為台灣人民唯一的選擇,通過靠攏美國來保衛台灣不被中國吞併。他們會繼續煽動民族主義情緒和恐懼,來讓他們得以繼續犧牲工人的利益來維持統治階級的意志。

台灣的工人和青年除了自己之外不能相信任何人。他們必須把資產階級和他們的政黨趕下臺,把社會管理權掌握在自己手中。一個自由的台灣只有通過勞工階級領導的社會主義革命轉型,甩掉任何形式的帝國主義的桎梏才能實現。台灣的社會主義革命將成為整個地區,包括中國本身的群眾的燈塔。只有當亞洲所有國家的工人團結起來推翻資本主義,建立一個兄弟的東亞社會主義聯邦,才能驅散長年瀰漫在整個地區的戰爭迷霧。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Join Us

Join the 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and help build a revolutionary organisation to participate in the struggle for socialism worldwide!

In order to join fill in this form and we will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