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英国工党党大会上申诉开除党籍决定的发言

(译者按:这份演说是英国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泰德·格兰特(Ted Grant)于1983年9月在英国工党党大会上的发言,申诉当时党内右派于当年2月其本人和马克思主义的《战斗报》(The Militant)编辑部发动的开除党籍令。格兰特当时所领导的战斗趋势(Militant Tendency)透过马克思主义的群众工作理论广泛地在工党基层推广革命理念,而他们取得的成功也招致了工党右派的攻击。尽管格兰特等人无法于这此当大会驳回开除令,但是战斗趋势仍然在而后几年在工党和英国工运内扮演着亮眼的角色,工党官僚也始终无法开除所有战斗趋势的支持者,直到1990年代初战斗趋势内部领导层决定不顾格兰特警告,采取极左主义路线并率领战斗派脱离工党后,战斗趋势对工党的影响才逐渐消失。)

主席同志,同志们,对于工党来说,今天是一个遗憾的日子。我们在这边讨论关于(我们的)开除党籍令,而不是讨论——正如我们在历年党大会上一直在做,并将继续做的那样——我们该如何踢走保守党的根本方法。(掌声)

据称,我们的罪行是,我们(战斗趋势)是在党内做组织。然而,“团结派”[1]也是有组织的。我们所推动的这个运动现在已经达到了这样成果:有工党党籍的国会议员们不再理所当然地拥有被党提名的“神圣权利”,他们现在要接受重选[2],对基层党员负责。(掌声)他们不再有选举党魁的“神圣权利”;现在党魁是由整个党大会内的选举产生的,这一点是绝对正确的。但显然还有一项“神圣权利”,那就是右翼有组织(党内党)的权利。但是对于那些能够有效对抗右翼的人来说,就没有这种权利了。

如果我们看看我们党的历史,我们就会发现,是那些(后来成立)社民党[3]的叛徒——罗杰斯(Bill Rodgers)、欧文(David Owen)、威廉斯(Shirley Williams)——在脱党前首先提出了在工党内发动猎巫的问题。事实上,他们离开工党的理由之一就是战斗趋势没有被开除出党。我们的敌人在报刊、媒体上,由保守党、撒切尔、泰比特(Norman Tebbit)、豪(Geoffery Howe)和所有其他人发起了一场巨大的运动,要求工党必须驱逐战斗派,才能够稳定党内情况。

当清党发生后,这些人是否心存感激?不仅没有,他们反而利用这一点来显示工党的不团结。工党在全国大选前的四、五次的全国执行委员会会议都被用来讨论关于战斗派的事,而不是准备一场能够战胜保守党的运动,这难道不是一种绝对的耻辱吗?(掌声)

根据吉姆·莫蒂默[4]本人去年11月的说法,大多数选区的工党都不赞成排斥战斗派。除了这些人之外,我还要加上工会中绝大多数的基层人员。他们希望团结;他们不想花几年时间讨论这个问题。

如果我们考虑现有的情况,没有人可以否认,在大选中最好的党工,在地方选举中最好的党工,在工党中任何时候最好的党工,都是战斗派的支持者。(掌声和插话声)

我们在伯蒙德赛补选前就警告过全国执行委,在补选前夕开除我们绝对是疯狂的。我们要求将听证会推迟一周、一个月或他们任何他们决定的其他时间。但是右派说,如果这些驱逐被执行,将有助于选举胜算。我们在伯蒙德赛看到了(失败的)结果。我们在全国大选中看到了(同样失败的)结果,这是猎巫为我党所带来的后果。

主席同志和同志们,接下来是我最后的一点。迈克尔·富特[5]曾经被开除出了这个党。奈·贝文[6]曾被开除出这个党。(台下插话) 莫蒂默曾被开除出党。(台下插话“没有,没有”)是的,这是完全正确的,这些人都曾被开除出党。

无论这次投票的结果如何,无论我们是否获得胜利,是否被开除,我们仍将继续为工党的胜利而努力。

我们仍将继续努力,以确保保守党政府被赶出去,并期待是一个具有社会主义政策的工党重返执政。无论提出什么样的方案,战斗派都会像过去一样,继续为这场工人运动的胜利而努力。马克思主义是不可能脱离工党的。你们的这些开除行动是不可能成功的。我们会回来的。我们将恢复我们的党籍,如果不是在一年内,就是在两三年内。我们会回来的。

在每个工会会议上,在每个区委会,在每个管委会,在每个工厂代表委员会会议上,我们都会把这个问题提出来讨论,我们会回来的。(鼓掌)

(申诉在卡片投票表决中[7]失败。4,972,000对1,790,000。)

《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注释

[1] 编者注:“团结派”(Solidarity)是当时工党内一个有自己的成员、资金和全职组织者的组织,由工党中的一部分右翼成立。

[2] 译者注:重选(re-selection,又称de-selection)是工党党内的民主程序,即一个地方工党所有党员有权对其选区内的工党政客发动投票,取消地方工党对其的支持,借此让个别政客无法在下次选举中得到工党提名和支持。工党官僚长期阻碍重选程序被发动,借此让右派工党政客得以在任期内为所欲为,不受基层党员监督。但在战斗趋势蓬勃发展的时期,也增强了更多激进的工党党员发动重选来问责其选区内的工党政客。

[3] 编者注:英国社会民主党(Social Democratic Party)成立于1981年,是由格兰特发言内提到的三位工党国会议员和罗伊·詹金斯(Roy Jenkins)领导的分裂的结果。他们都是前工党内阁成员。译者补注:社民党系为工党内极度右翼的人事在不满工党高层无法清除党内左派(尤其是战斗趋势)后发动的分裂,旨在全国上下选举内破坏工党选情以防止在英国出现左翼政府。社民党而后与英国自由党(Liberal Party)合并成为现今的英国自由民主党(Liberal Democratic Party)。

[4] 编者注:吉姆·莫蒂默(Jim Mortimer)当时是工党的总书记。他本人在1930年代因支持共产党前沿组织而被开除。

[5] 译者注:迈克尔·富特(Michael Foot),当时的工党党魁和党内左派人物。

[6] 译者注:奈·贝文(Aneurin “Nye” Bevan),二战后工党党内左翼领袖和前英国工党政府内阁,最著名的政绩是创立英国国民医疗服务体系(National Health Service,NHS)。

[7] 译者注:“卡片票”(card vote)是英国工党和工运内部的一项表决传统。一般决议案通常都是以会议在场代表人数的多数决审理,但是当遇到特别有争议的表决案时,会议可能会决定以“卡片票”决定。此时,各大工会代表得到的票数将不再只是一人一票,而是按照各工会成员人数计算票数。

Join Us

Join the 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and help build a revolutionary organisation to participate in the struggle for socialism worldwide!

In order to join fill in this form and we will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