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革命

(按:本文原名为“斯大林主义中共的土地计划赢得农民支持,蒋介石严防士兵逃跑”,是格兰特于1949年1月在《社会主义呼唤报》第66刊上发表的文章,清楚地预测到了中共夺权后将会建立的极权官僚计划经济体制,以及日后中苏交恶的社会基础。本文收录于由Wellred出版社发行的泰德·格兰特选集《不间断的传承》(The Unbroken Thread)内,全书英文版可由此订购。)

随着中国红军[1]的壮观进军,美国国务院外交官和英国外交部正在认真讨论蒋介石政权彻底崩溃的可能性。整个资本主义媒体沮丧地描述着中国北部和中部将被斯大林主义者们控制的前景。

在日本帝国主义崩溃后的三年内,中国红军便控制了满州与中国北部的大部份地区。当时的首都南京,与有着五百万人口的首富城市上海,也都迅速地被中国红军拿下。斯大林主义者所主导的势力范围人口已经超过一亿七千万人。

在中国投资4.5亿英镑的英国资本家对失去这个肥沃投资领域的前景感到沮丧。在其他帝国主义相继崩盘之下将中国纳入其势力范围的美国帝国主义,为国民党政府提供了30亿美元的援助,为能够持续对中国进行帝国主义剥削撒钱。

但美国帝国主义者们现在意识到,进一步的援助都只是亏本的投资。在二战之后的中国内战初期,一开始拥有军事和技术优势的国民党却兵败如山倒。在蒋介石的独裁统治下,国民党政权代表了封建地主和资本家。它由一个由金主们一手养大,完全腐败的军事集团控制,压迫工人和农民。

蒋介石的崛起

在1925年至1927年的中国革命失败后夺政,他扮演了工人阶级的首席屠夫的角色。而斯大林和布哈林的政策以及中国共产党在那次革命中的错误领导,也成全了蒋氏的登台。

斯大林主义者们当时的政策是以“对抗帝国主义”为借口,与中国的地主、资本家和封建军阀组成一个集团。结果,他们破坏了工人接管工厂和农民占领土地的尝试。一名身为“共产党员”的劳动部长破坏了罢工并惩罚罢工工人。一位自称“共产主义者”的农业部长下令对企图夺取土地的农民们开枪。

共产国际的同情党

资产阶级的国民党作为一个同情党被带入共产国际。在托洛茨基所写的《列宁以后的第三国际》一文中的注释上,描述了斯大林主义者们所扮演的的角色:

“国民党在1926年初作为同情党被接纳为共产党,经苏共政治局批准,唯一的反对票来自托洛茨基。国民党右翼领导人胡汉民于1926年2月参​​ 加了共产国际执行委第六次全体会议,作为国民党的兄弟代表。蒋介石的心腹绍文梓,是国民党在1926年十一月第七次共产国际执行委全体会议的兄弟代表(德文版会议记录,P.403。)“(引自伦敦版,1936年)

上海工人们于1927年3月21日和22日占领全城。蒋立即开始准备屠杀他们。他与帝国主义者密谋粉碎工人。斯大林主义者们没有为这场斗争做好准备,而是全力支持蒋介石。共产国际官方杂志《国际通讯》法文版,于1927年3月23日写道:“国民党不如帝国主义者们所言正在分裂,内部反而更坚强团结。”

3月30日,他们则写道:

“国民党不可能会分裂,而上海无产者们和革命士兵们目前也绝不可能产生冲突...蒋介石...他自己宣称他会服从党的决定...像蒋介石这样的革命家不会如同帝国主义者们妄想的与张作霖(北方军国主义者)合流来反对解放运动...“

蒋进而组织政变,屠杀起义工人,非法化工会,农民组织,共产党,剥夺了群众的一切权利。

群众被彻底击败,中国共产党的残兵败将逃往农民区,并试图组织农民战争。

农民军队坚持抵抗

在乡间进行的游击队斗争之间,产生了毛泽东、朱德等出色军事天才领袖[2]。他们成功地躲避了国民党布置的强大军力。

尽管中共错误的政治路线屡次导致灾难,由毛泽东为首的残余势力,仍然得以完成世界历史上最显著的军事壮举之一,从中国中部和南部撤退了六千英里,落脚到延安周围的山寨,并在那里建立一个“苏维埃”共和国[3]。在那里,尽管蒋政权竭力驱逐他们,他们成功地抵御了一次又一次的袭击。他们成功的秘诀在于:在这个小区域内,他们得以在约一千万农民人口之内实施土地均分。

腐败的蒋政权

在中国经历一次又一次的战争期间,蒋政权给工人和农民不断累加了负担。在某些地区,腐败的地方官员甚至迫使农民提前缴纳八十年的税收

永无止境的军事行动浪费了财富,而虚弱的国民党政权显示出自己无法与入侵的日本帝国主义进行革命斗争。

蒋政权完全与腐败和警察恐怖划上等号。在二十年的时间里,它从上到下完全腐化,甚至失去了大部分中产阶级的支持。

战争改变了局势

在日本崩溃之后,在进驻满洲地区的苏联红军帮助下,中共斯大林主义者们得到了从日军缴获的武器弹药,并控制了满洲和华北大部分地区。

中国红军在整个战争期间发动了对抗日本军国主义的游击斗争,并在日军溃败后控制了某些战略性地区。即使在整个抗日战争期间,蒋的主要关注点是仍然是国内的社会危险,着重于对付斯大林主义者和工人们;要不是日军在战争后期明显地开始溃败,蒋很可能会投降,与日本帝国主义妥协。

一个垂死的政权

美国帝国主义通过倾倒弹药和其他物资来协助蒋介石,甚至进行直接军事干预,运用美国舰队和空军将国民党军队运往满洲和华北。尽管蒋最初取得成功,但都是徒劳的。他领导的是一个垂死的政权,甚至比俄罗斯的沙皇政权还要腐朽。这个政权甚至腐败到不少政府官僚将物资贩卖给中共斯大林主义军队以换取黄金,而蒋介石政府的部长和其他官员将美国为内战提供的大部分金援收入囊中。只有较小部分的物资和弹药实际上送达了前线的国民党部队。

与所有注定要失败的政权一样,军事指挥官不断地内讧。例如,蒋介石因畏惧国民党内唯一有才的傅作义将军功高震主,而故意缩减傅作义部队的物资。国民党将军们在红军指挥部的优越战略和战术下兵败如山倒。

国共内战所涉及的社会问题

然而,毛泽东直白地指出了中国斯大林主义者胜利的主要原因,即国共内战所涉及的社会问题。像俄国革命一样,“土地归于农民”的口号敲响了封建地主及其腐败政权的丧钟。在很大程度上,中国的斯大林主义者进行了土地革命。这是1927年和现在的斗争之间的重大差异。由于蒋介石的部队大多是没有条件行贿躲避征兵的贫农组成,土地改革正是导致了蒋介石在试图镇压农民叛乱时,反而自己军队会瓦解的主因。

“捆绑在一起”

就连英国《新闻纪事报》(News Chronicle)也在1948年12月11日的报导中承认:

“国民党军队的基层之间存在着极大不满。蒋介石旗下的二等兵每个月只有约五便士的薪水。
“在一些村庄内,被强制入伍的士兵们甚至在前往军营途中被捆绑在一起,当他们被送上火车时,车厢也被锁上,以至于他们无法逃脱。 ”

当然,在听说到斯大林主义者们的土地纲领后,许多士兵带着武器投诚中共,甚至有整师的部队投降。

中共的农业纲领

中共在其于1947年9月13日召开的全国农业会议上,提出了包含以下规定的《土地法大纲》:

第一条:废除封建性及半封建性剥削的土地制度,实行耕者有其田的土地制度。
第二条:废除一切地主的土地所有权。
第三条:废除一切祠堂、庙宇、寺院、学校、机关及团体的土地所有权。
第四条:废除一切乡村中在土地制度改革以前的债务,(中共中央注:本条所称应予废除之债务,系指土地改革前劳动人民所欠地主富农高利贷者的高利贷债务。)

第10条直接试图笼络国民党士兵甚至官员,部分内容如下:

(丙)家居乡村的一切人民解放军、民主政府及人民团体的人员,其本人及其家庭,分给与农民同样的土地及财产。
(丁)地主及其家庭,给与农民同样的土地及财产。
(戊)家居乡村的国民党军队官兵、国民党政府官员、国民党党员及敌方其他人员,其家庭分给与农民同样的土地及财产。

工人陷入被动状态

当下中国情势的另一特征是工人阶级的相对被动性。由于蒋介石军队的溃败,在上海、广东、汉口和南京等大城市的确有工人不畏镇压开展大规模的罢工斗争。但是随着斯大林主义者们沿着长江向各大城市进军,工人们由于缺乏另外一个群众性政治选择,只能拥护中共。工人们从来不支持蒋介石政权。

尽管它是在斯大林主义者们的领导下进行的,每一位社会主义者工人们都会全心全意地赞扬这个亚洲重要地区得以消灭封建主义和大规模资本主义。其长远意涵与十月革命本身一样重要。

资本家如何看待这个发展

讽刺的是,反而是资产阶级的《泰晤士报》以马克思主义者们可以认同的法来描述了世界资产阶级对中国情势的丧志。它在1948年11月10日写道:

“徐州沦陷于共产党,至多也是过去几个月期间中共得以取得军事、工业和民心胜利的锦上添花。他们华北和华中大片地区的势力扩大具有比十年前日本入侵更深刻的意义,因为受俄国支援并身为马克思主义者们的中共唤醒并组织了中国本土的革命力量。这起革命以及其可能后果的浩大规模,可以与启发它的1917年俄国革命比拟。中共的扩大成功将为与他们结盟的力量提供更广泛的影响力,并在成熟的时刻取得更大的成功。已经拥有从奥得河延伸到萨哈林岛的苏联长期以来企图将数百万落后的亚洲人民纳入其旗下的野心,此时也得到了他们最大一剂强心针。

“......农民出身的志愿者们涌入中共部队里,而中共通过征用大部分地主和重新分配土地,赢得了农民的支持。到目前为止,共产党人的农业改革明显造成了农民富裕,因为他们没有必要养活许多大城镇;食物主要存放在乡村地区。

“在一些地区,一名共党指挥官无情地射杀或监禁了他认为是反共的人;在其他地方,中共则持宽容态度,人民的传统生活方式几乎没有变化。商人和其他人甚至可以选择留下或离开。这种宽容的表现似乎是高度敏锐的共产党领导人毛泽东的政策。他的著作和演说虽然表现了他是一位不可动摇的马克思主义者,但他也认识到马克思对上世纪工业欧洲革命机会的分析不能完全地施加于中国这个大部分地区是落后的农业国家。他似乎决定分两个阶段达成共产党的目标。首先,将有一个相对自由的交易系统,类似于列宁在俄罗斯激进的共产主义最初失败后引入的新经济政策。正是这个阶段,他现在宣部这些政策,希望不仅要赢得农民支持,而且要减轻许多城市民众的恐惧,目前这看来是成功的。其次,在第一阶段完成后,他计划向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迈进。 “

将中共毛泽东的政策称为马克思主义当然是错误的。斯大林主义在俄罗斯、东欧和中国的政策被所有现今的资本主义记者称为马克思主义。这是对马克思主义的歪曲。尽管如此,《泰晤士报》认为,中国斯大林主义者的策略与东欧斯大林主义者的策略相似。

硬币的两面

虽然革命家们应该支持中国封建主义的消灭,但必须强调的是,斯大林主义者的领导,只会骇人地扭曲马克思主义革命观。他们不会带来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而是一个像蒋介石那样残酷的极权主义政权。与东欧各国政权一样,毛泽东将把苏俄视为他的典范。毫无疑问,这将取得巨大的经济进步。但是,工人和农民群众都会发现自己被共产党官僚所奴役。

中共斯大林主义者们的政权正在收编封建军阀、资本主义分子和乡镇上的传统官僚,他们将占据特权和权力。

在这样一个落后的经济基础上,由于未能将土地国有化,农民之间的大规模分化(如在俄国革命之后的新经济政策时期间所见),以及从事贸易甚至轻工业的资本家,可能为资本主义反革命提供基础。必须记住,由于中国的发展较为落后,中国无产阶级对农民的影响比在新经济时期俄罗斯的情况要弱。即使在捷克斯洛伐克和其他东欧国家,资本主义分子相对较弱,但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仍然存在一段时间。基于工人和农民不会拥有任何民主控制权,而且极权政府会对其施加旧政权的亚细亚式野蛮和残酷手法,反革命的可能性也随之增加。然而,由于资本主义在世界范围内衰退的历史趋势,中国资本主义分子更可能会失败。 世界帝国主义的衰弱在此可见:在1925年至1927年,他们有能力直接干预、摧毁了当时的中国革命,今天他们却只能无助地目睹蒋政权的崩溃。

然而斯大林很可能会面对一个新的铁托。精明的资本主义评论家已经在猜测这一点,尽管他们从中得不到多少好处。毛泽东政权将坐拥4.5 - 5亿人口及其潜在资源的强大基地。他在早期阶段当然也会受到国内广大群众支持。随之而来的中俄冲突应该会帮助世界工人阶级了解斯大林主义的真正本质。

力量平衡发生变化

世界力量平衡正在发生决定性变化。中国革命的影响,无论形式会如何的扭曲,都将不可避免地为已经深陷殖民地独立战争和阶级内战的动荡亚洲做好准备。帝国主义将被无可挽回地削弱。

几十年前,马克思写道,中国的革命可以预示着欧洲资本主义的崩溃。《每日电讯报》于1948年11月30日发表的社论忧心地评论中国革命对西欧的影响:

“就算西欧成功抵御共产党的入侵,也几乎无法弥补中国巨大人口和满州工业潜力沦陷的巨大损失。 ”

在上海、广州和其他大城市,托洛茨基主义者们在一些工人中建立了组织,他们在某些非法工会中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他们仍然忠于马克思和列宁的原则。他们正在为马克思主义运动建立革命传统,日后这也会带向斯大林主义的官僚政权被革命推翻,一个完全受群众民主控制的健康工人国家也会随之建立。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敬请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或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谢谢!

注释

[1]译者注:格兰特当时以“红军”泛指中共各个部队,如新四军、八路军等,但在文章发表的同时,中共已致力将其旗下所有军队编制为“人民解放军”。

[2]作者注:朱德于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他的部队加入了毛泽东所领导的军队。朱德在长征和对日抗战中成为中共的主要军事领导人。

[3]译者注:谓“中华苏维埃共和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