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群眾運動的終末

6月30日,中國政府藉由強加《新國安法》,大幅地縮減香港人民的民主權利。中共政權不擇手段迫切地要終結“一國兩制”的原則,並且對香港人民施加他們對中國大陸境內人民一樣的控制。

香港的這場運動對中國政府而言是不能容忍的,不只是因為這場運動為大陸地區內反抗北京當局的抗爭提供了潛在的出路和導火線,也同時因為這場運動已經給予美國帝國主義乘虛而入的機會,成為美國用來處心積慮反對中國的一個武器。中共填補香港這塊“漏洞”的動作,當然讓美國與英國再次有了抨擊中國的藉口。美國在7月1日通過一項抨擊中國的法案,並針對部分中共官員以及任何與被美國政府視為有罪的企業或個人來往的銀行進行制裁。

美國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傲慢地宣示“所有熱愛自由的人們都必須譴責(中國強加於香港的)這項駭人的法案”。英國首相鮑里斯.強森(Boris Johnson)以及首席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也說了類似的話。(這些向來反移民的政客們)藉由向300萬香港人民開放英國邊境,突然擁抱了移民和提供政治避難的“好處”。

首先讓我們把事情完全弄清楚:美國與英國,絕對毫無立場對他國的民主自由說三道四。這兩個帝國主義強權的歷史無疑是這世上最血腥的。英國方面的意見更是偽善,特別是英國還曾以毫無民主權利的殖民方式,管理其香港殖民地幾十年之久。就以英國於1971通過的《刑事罪行條例》法案(Crimes Ordinance)為例,這項法案允許當局甚至不用提供任何證據,就能將持有反對政府材料的任何人處以監禁。

《新國安法》的意圖昭然若揭,這項新法是用來消滅香港人或香港居民任何可以組織對抗中國政府或是免於其迫害的途徑。《新國安法》是由北京的中國全國人民大會,或者說是由全國人大的常務委員會所立法通過的,並在新冠疫情期間強加於香港之上,無可辯駁地將殘酷的現實表現出來。實際上,大部份的香港立法會議員都從未看過法案文本,而難以置信的是,文本連行政長官林鄭月娥都沒事先看過。

《新國安法》將“煽動”、“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顛覆政府”這些行為非法化,並且全部都可被處以監禁徒刑。遭控告者將在大陸內部受審。北京當局現在擁有了它朝思暮想的,想從香港引渡誰就引渡誰的權力,只是其形式比引發去年香港運動的2019送中條例的原始設定更加強大。例如說,做為這些巨大權力的一部份,北京當局可以在香港設立公署,公署人員則由大陸人士出任。

“公署將評估城市的國家安全發展,並就主要策略和政策提出建議。公署還將負責收集和分析情報,以及處理與國家安全有關的案件...公署人員在執行職務時必須遵守當地法律,但不受香港管轄。”(《南華早報》於2020年7月2日報導)

慘痛的教訓

在國馬趨(IMT)於2019年分析反送中運動的一系列文章中,我們就曾經警告過,如果這場運動沒有發展出明確的、以勞工階級做為基礎的訴求,並且不對大陸地區的工人們發出呼聲的話,那這場運動就註定要以失敗收場。如果一場運動根本沒有明確的策略,觀點或組織,那它只能是讓參與運動的群眾停留在街頭而沒有進展。當然,誰都無法預料到新冠病毒的嚴重疫情以及隨後的城市封鎖,讓北京當局利用這點來推動這項法案並實施鎮壓,但不管新冠病毒疫情流行與否,這場運動最終都會式微。

在這些分析反送中運動的各篇文章中,我們指出當這場運動開始沒落時,北京當局將會利用這個機會開始逮捕關鍵的社運人士,並將會震懾人民,直到他們屈服為止。而現在的北京當局也確實正在這樣做。隨著法案的通過,發生一些與去年夏天相比之下規模非常小的抗議活動。由於抗議規模非常有限,示威群眾很輕易就被鎮壓。目前有370人遭逮捕,其中有10人是以違反已經生效的新法為由而被捕的。在去年運動中最有能見度的幾位社運人士(由於運動沒有正式的領袖),如黃之鋒(Joshua Wong)、羅冠聰(Nathan Law)、周庭(Agnes Chow)、敖卓軒(Jeffrey Ngo),也宣布將停止活動,解散他們於2014年雨傘運動時所成立的香港眾志(Demosistō)。

這一切都不言自明。新法所代表的是對一般香港人民基本權利最嚴重的攻擊,儘管港人既有的權利己經很有限。數千名英勇抗爭的年輕群眾,不論他們的領袖是自由派或親資本派,現在都深陷危險之中。很遺憾地,領袖們輕率採納的運動路線,是拒絕將運動正確地組織起來、拒絕將運動與勞工階級與社會訴求聯繫起來,反而向美國總統川普做出反動的求救:所有這些錯誤都讓運動註定失敗,使年輕群眾容易受到當局的鎮壓。

新法也讓中國大陸內部的工人更加受到威脅。幾十年以來,勞運領袖都潛逃到香港以躲避中共的迫害,而香港這座城市也成為一個組織聲援中國大陸罷工工人的樞紐。新法讓北京當局聲稱這些人是要滋長恐怖主義或顛覆政權變得更加容易,讓這些勞運領袖引渡回中國審判,或者直接讓這些人從世上消失。

Hong Kong Movement Death 2 Image Studio Incendo Flickr香港的工人與年輕群眾學到了一個十分慘痛的教訓。唯一能協助香港人民打敗北京的資本獨裁政權的勢力,就是中國大陸的勞工階級們。我們最終必須向中國革命邁進!//圖片來源:Studio Incendo, Flickr

在這場歷時十二個月的運動中,最關鍵的教訓之一是,在爭取香港民主權利的鬥爭當中,西方國家的帝國主義政府不會是我們的朋友,反而是我們的敵人。美國的川普與英國的強森可以依他們的喜好來大聲反對,而事實上,所有這些謾罵都只是他們對中國的貿易戰策略其中的一部分。但這一切都不會為香港工人帶來任何改變(做出改變也不是這些口水戰的意圖)。資產階級式的外交從來與自由和普世價值無關,而只與冷冰冰的利益有關。中國的經濟影響力,讓它將其他國家以及其利益拖入它的勢力範圍。這就是為何回教國家的領袖們,對於中共對維吾爾族與新疆的穆斯林所做的殘忍壓迫,半句都不吭一聲。這些政客對現金的愛永遠大於他們對道義的堅持。為了與中國保持良好的商業關係,許多目前收容香港人的國家會任由他們被引渡回中國,而不是替這些香港人提供避風港。

香港的工人與年輕群眾學到了一個十分慘痛的教訓。他們必然要得出以下結論:唯一通往自由的道路是透過與中國人民串連,而不是遠離中國人民。也就是說,唯一能協助香港人民打敗北京的資本獨裁政權的勢力,就是中國大陸的勞工階級們。我們最終必須向中國革命邁進!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