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美國擊殺蘇萊曼尼。我們應反對帝國主義進擊!

2020年1月3日星期五早晨,川普政府目中無人地在巴格達機場擊殺了伊朗將軍蘇萊曼尼(Qassem Soleimani)和伊拉克最高準軍部隊領袖莫漢迪斯(Abu Mahdi al-Mohandes)。美國帝國主義再次加劇了中東的動盪。

川普試圖將這場奪取另外八名伊朗和伊拉克人性命的襲擊辯稱為一起防禦性措施,但這完全是美國在外國領土上對兩個主權國家領導人的就地處決,而這個舉動也是在沒有得到美國國會批准下進行的。根據川普的說法,蘇萊曼尼正計劃進行一次迫在眉睫的襲擊,可能會使數百美國人喪生。他唯一的舉證是:蘇萊曼尼近來曾造訪黎巴嫩,敘利亞和伊拉克的親伊朗民兵組織,隨後訪問了伊朗的最高領袖大阿亞圖拉哈梅內伊(Ayatollah Khamenei)。上述的一系列舉動怎麼會變成攻擊美國的前奏,大概只有川普才懂。

此外,蘇萊曼尼還是伊朗國軍在其境外部隊的最高統帥。他不是地勤特工,因此殺了他也肯定不會阻止任何即將來臨的襲擊計劃。現在,那些試圖事後為帝國主義侵略行為辯護的人,與當年為了找藉口破壞性地佔領伊拉克而捏造海珊擁有“大規模毀滅武器”的人一樣,營造了新的“立即威脅”謊言。

川普以及美國國會內幾乎所有共和黨和民主黨人都認為:因為蘇萊曼尼曾在幕後推動“殺害600多名美國人”,這場攻擊是正當的。但是他們卻不提到蘇萊曼尼正在支持與美國占領軍作戰的什葉派民兵。迄今為止,美軍佔領已導致至少150萬伊拉克人喪生!此外,這些民兵在反對伊斯蘭國的戰爭中與美國結盟。實際上,其中一些至今仍與美軍一起部署。

肆無忌憚的帝國主義襲擊

川普也聲稱蘇萊曼尼在鎮壓伊拉克,伊朗和黎巴嫩的群眾抗議運動中也發揮了關鍵作用。雖然這固然沒錯,但從川普和沙烏地阿拉伯王室和以色列政權的友好關係中,我們可以看到,抗議民眾的(或其他任何人)的民主權利從來都不是他的優先考量。實際上,正在伊拉克解放廣場上的爭取權益的抗爭群眾也正確地譴責了美國的襲擊。

這完全是一次野蠻的帝國主義襲擊,目的是打垮兩個主權國家。所有階級鬥士,工會會員和革命家都有責任堅決反對這一襲擊,以及帝國主義對中東的進一步進犯。我們必須揭露這一行為背後的真正動機與中東窮人和被壓迫者的困境無關,也跟保護西方勞工階級和貧民的安全毫無干係,而只是為資產階級的狹隘利益服務。 

自大的美帝國主義再一次加劇了中東的動盪。//圖片來源:Flickr,Gage Skidmore自大的美帝國主義再一次加劇了中東的動盪。//圖片來源:Flickr,Gage Skidmore

川普行為的唯一決定性因素,始終是純粹他的個人利益,特別是轉移公眾對他自己遭到彈劾的注意力,並在敵友前展現出一介“說到做到”的模樣。川普自去年6月伊朗擊落一架美國無人機和9月對沙特石油設施的襲擊後無所作為,讓他這次決定一雪前恥。

在美國國安機構和共和黨內一階層人非常有意與伊朗挑起爭端來重建美國軍隊在經歷長年敗退後失去的威嚴,這些也是鼓舞川普動作的主要推手。但是,這種極端的短視是當今統治階級的一個關鍵特徵,他們現在冒著在已經非常不穩定的地區火上加油的危險。最終結果也將不利於川普或美國帝國主義。

美國從伊拉克撤軍的壓力已經越來越大。為了保衛美國基地,美國特種部隊一直從前線撤退。伊拉克國會正在採取步驟終止兩國之間的軍事協議,以將美國趕出伊拉克。這將是對美帝國主義的嚴重打擊。

但就像個已經輸到脫褲的賭徒一樣,川普仍加倍下注。他威脅要轟炸伊朗境內的52個地點,其中包括重要的文化遺址。對於伊拉克國會將美軍從伊拉克驅逐的計劃,他揚言要對伊拉克實施經濟制裁,甚至更糟。美國統治階級聲稱入侵伊拉克是實行民主與和平的一種手段,但它正在公開對伊拉克國會的民主決定文攻武嚇,讓我們看到美帝國主義的真面目。

另一方面,由佩洛西(Nancy Pelosi)領導的一些民主黨人的確在反對川普的行動。但是他們的反對不是美國在伊拉克的帝國主義政策,而是這種帝國主義政策的執行方式!常常被視為美國資本主義較為“溫和”的民主黨在歐巴馬任內大量提高美國對外軍事行動和轟炸。在這方面他們不比川普遜色。他們今天只不過是在抱怨川普的舉動不符合美帝國主義的利益罷了。

德黑蘭方面的如意算盤

不過民主黨的政客們為美國帝國主義的擔憂也不無道理。儘管蘇萊曼尼是伊朗政權的重要人物,但他的死卻成全了伊朗的計畫。在過去的幾個月內,伊朗及其在黎巴嫩和伊拉克的盟友被具有革命意義的強大反政府群眾運動所淹沒。特別是在伊拉克,當地近來被稱為“十月革命”的群眾運動對該國貧困,失業,腐敗以及伊朗在伊拉克國家機構中幾乎無所不在影響等問題表達巨大不滿。

在黎巴嫩,由真主黨領導的政府也受到9月以來革命群眾運動的巨大壓力。但是,黎巴嫩和伊拉克政權都沒有設法穩定局勢。實際上,蘇萊曼尼正式為了指揮伊朗盟友和買辦的反革命行動而拼命地穿梭在貝魯特,巴格達和德黑蘭之間。

在伊朗境內,削減燃油補貼的政策造成於11月爆發為時兩天的暴力抗爭活動。這些抗議很快就從經濟性訴求升級為要求政權下台。德黑蘭政權只有靠徹底的媒體消音和造成至少1,500人死亡,數千人受傷的血腥鎮壓,並逮捕了多達一萬人,才得以挽回局勢。這起運動是對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存在40年來最嚴峻的挑戰之一,而該政權儘管得以生存卻也是元氣大傷。

在群眾抗爭的當下,德黑蘭當局完全無法動員支持者上街頭反制抗議群眾,悲慘地不過聚集了幾千人左右。但是在過去幾天裡,蘇萊曼尼的葬禮在伊朗各地卻吸引了數百萬人參加。在伊拉克也看到了類似的場面。據報導當地有將近五十萬人參加了葬禮遊行。川普的攻擊和威脅升級反而強化了伊朗政權,並將在下一時期削弱該國的革命群眾運動。

伊朗政權不久前面臨著大規模的抗議活動,而這些抗議活動因蘇萊曼尼的遇害而受到削弱。數百萬人參加了他的葬禮遊行。//圖片來源:合理使用伊朗政權不久前面臨著大規模的抗議活動,而這些抗議活動因蘇萊曼尼的遇害而受到削弱。數百萬人參加了他的葬禮遊行。//圖片來源:合理使用

伊朗人現在開始發動攻勢。在伊拉克,美國和伊朗對控制伊拉克政府的爭奪已經醞釀了多年,伊朗人現在正在推動伊拉克全面驅逐美國在當地進駐的部隊,軍事顧問和在伊拉克政府內的盟友。他們還向阿富汗的美國駐軍施壓,並完全退出了核能條約,意味著他們很可能將開始發展核武。

美國對此幾乎是無能為力的。在過去幾天內有諸多關於美伊戰爭爆發的揣測,但目前局勢卻完全排除美國入侵伊朗的可能性。美國民眾早已厭倦戰爭,這就是為什麼川普在2016年的主要競選承諾之一就是撤出中東。此外,美國的國債總額超過23萬億美元。要發動一場耗資5-10萬億美元的新戰爭是不可能的。新的重大戰爭將給美國社會和政治帶來前所未有的嚴重後果。

入侵伊拉克17年後,美國輸掉了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戰爭。伊朗一個更加強大的敵人。它擁有多山的地理環境,可觀的軍事力量,和深深反對帝國主義的人民。它還在該地區附近擁有遠程導彈和代理武裝部隊,可以從任何一側瞄準數萬美國駐軍。伊朗更可以關閉霍爾木茲海峽(中東石油進入世界市場的通道),並對脆弱的世界經濟構成嚴重威脅。

由於所有這些原因,美國是不可能入侵伊朗的。即使是大規模空戰也是不可行的,因為這會使幾乎中東蘇偶有的美國基地都遭受攻擊的危險。美國政府隨後的行動證實了這一點。儘管美軍已經派出額外的部隊來支持該地區現有的美國利益,但此數量遠不及一個真正戰役所需要的。當然,c川普的不穩定行徑可能會引發某種形式的軍事衝突,但這對於美帝國主義來說是非常冒險的。一旦衝突爆發,美國大概沒有勝算。

反對帝國主義!

近幾天的事件發展比任何時候都凸顯了美帝國主義的弱點,而不是它的力量。雖然世界上仍然沒有比美國帝國主義更強大的力量,但是相對而言,這種帝國主義並不像以前那樣強大。隨著事件的發展,這一事實將變得更加清晰。就像一場地震揭示了地表下不斷累積的矛盾一樣,川普的不穩定行為將暴露中東已經開展的新權力平衡。在這種新形勢下,美帝國主義將被迫扮演較小的角色,但這並不意味著該地區群眾的生活環境會得到更多的穩定或改善。

我們的任務是反對帝國主義。只有推翻資本主義,我們才能終結在美國和伊朗代表戰爭,苦難和剝削的腐敗政權,從而確保群眾得到和平與穩定。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或私訊“火花-革命社會主義觀點在台灣”臉頁,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