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洛茨基与反法西斯的斗争

列夫·托洛茨基(Leon Trotsky)用了他生命的最后十年来努力使马克思主义的真正方法在所有领域都得以持续。斯大林主义者和社会民主主义人士都歪曲和滥用了马克思主义,以证明自己背叛工人阶级运动是正当的,而托洛茨基则始终对工人面临的所有问题提出了革命性立场。(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00年3月)

国际工人阶级面临的直接危险之一是法西斯主义的兴起,因此显然这一新现象需要被理解。托洛茨基调查了这个问题很多年,从1922年意大利墨索里尼(Mussolini)崛起,到1930年代初德国希特勒(Hitler)崛起,继以对法国和西班牙的事件的分析。他在该主题上的著作在今天仍然有效,值得令新一代的劳工和学生活动家学习。

今天,许多左派人士非常随意地使用法西斯这个词。它已成为对笼统的反动派的普遍滥用。它被用来描述诸如奥地利极右派海德尔(Jorg Haider)为首的“奥地利自由党”(Freiheitliche Partei Österreichs)或意大利菲尼(Gianfranco Fini)的“国家阵线”(Alleanza Nazionale)之类的政党,而没有考虑到导致法西斯主义形成的历史环境。这种方法只会导致人们对法西斯主义的真正含义的了解的降低,从而导致就如何反对法西斯主义犯下错误。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法西斯主义的危险似乎已经消退。在战后较长上升期的基础上,资本主义能够自我稳定一段时间,因此,资本家可以不必大动干戈地延续这个系统。它能够通过进行改革来维持对社会的控制。因此,我们遇到了这样一种情况:数十年来,西欧大部分地区都是由“民主”保守党统治的,例如英国的保守党或德国和意大利的基督教民主主义者,而当这些政党失败时,可以引入一些他们心中的“替补队员”,例如英国的工党或德国的社会民主党。在像瑞典或奥地利这样的一些国家,几十年来,实际上实行社会民主主义几乎没有受到有力的挑战。

极右翼的死灰复燃

但是,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我们看到了资产阶级政党更为极端的右翼变种的复兴。这本身就足以证明资产阶级共识政治时期已经结束的事实。资本主义再也不能承受以战后稳定时期为基础的改革。我们看到的是福利国家受到攻击已有二十多年了,工会权利也被不断削弱。

许多人没有意识到,1950年代和1960年代的改革时期不是资本主义的正常状态,而只是一个例外。现在,资本主义正在恢复其更正常态势,也即是更残酷的状态。这样一来,各阶级之间的差异就会不断增大。贫富之间的差距也正在扩大。同时,过去用以减轻社会贫困阶层的苦痛​的福利保障,也被削减了。

但是,不能仅仅根据社会基层的日益贫困来解释极端右翼政党复活的现象。在中产阶级的重要阶层中,对未来的担忧也越来越大。这些阶层感觉自己受到威胁。正是“中产阶级”(马克思主义的“小资产阶级”)的日益不安和最贫穷阶层(“流氓无产阶级”)的被异化的结合,为这些政党创造了社会性基础。

由于对“小资产阶级”和“中产阶级”的使用一直存在误解和困惑,这里似乎有必要用一些定义性的词语(尽管在其他地方我们对社会中的阶级关系进行了透彻的分析)。除了代表着不可调和利益的两个对立阶级-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前者只能出售自己的劳动力,后者拥有生产资料-马克思在无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定义了一个“悬空”的阶级:小资产阶级。其中首先包括仍然拥有自己的生产资料,但在大规模生产的不断压力下,因此遭受自我剥削和被迫倒闭的危险的人:商店店主,工匠,中小农民。在这之外,有些人由于他们在生产,社会或国家中的地位,他们的既得利益希望维护现行制度:律师,医生和其他专业人员,高级公务员,高科技人员和行政人员等。

另一方面,特别是资产阶级媒体使用“中产阶级”一词,包括所有具有一定收入水平的人,都非常模糊。但是,要点是,其中许多实际上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并且变得越来越“无产阶级化”。对于以前的“特权”白领工人来说,情况尤其如此,他们现在不断面临着裁员,收入减少和工作条件恶化的压力。

尽管作为奥地利自由党的极右翼政党根本无法积极组织社会各阶层,但它们已经能够吸引部分工人阶级的选举支持。但这并不意味着工人阶级已经“资产阶级化”。必须看到这种现象的成因,是劳工运动的领导无法提供任何有意义的事情。但是,由于这些极右翼政党本质上是资产阶级政党,因此除了煽动和种族主义外,他们对这些阶层所提供的东西甚至更少。

这是必须考虑的政治等式中的一个重要元素,即工人运动的领导作用,在其政治表达的意义上(工党,社会主义,社会民主主义和共产党)及其工会代表制的意义上,都应被考虑。在过去的二十年中,我们看到工人阶级的群众政党独立地(如英国工党)或以联合政府的形式(如意大利的左翼民主党,Partito Democratico della Sinistra)组成政府。所有这些政府都实行了古典资产阶级政策。他们都提出了削减福利支出。

除此之外,古典资产阶级政党的声名狼藉,他们试图跨越所谓的“中间派”地带。例如,意大利的基督教民主制度的崩溃为工人组织打开了巨大的可能性。但是由于这些组织的领导只有一种观点,即管理资本主义而不是推翻资本主义,因此,他们在削减福利支出,减少工会权利,增加税收等事件中难辞其咎。

由于左派中没有可靠的选择,一些哗众取宠的右派得以出现。在这些极端右翼政党的宣传中,种族主义是一个重要因素。他们利用大量移民涌入来恐吓中产阶级和流氓无产阶级。这导致一部分中产阶级,一些较贫穷的阶层,甚至传统上投票支持改良派政党的部分工人阶级向右摇摆。

海德尔的奥地利自由党进入奥地利政府,在欧洲各地响起了警钟。海德尔然对纳粹主义表示同情。他很公然地使用种族主义卡片。 1994年,贝卢斯科尼自由联盟(Polo della Liberta')在选举中获胜,意大利也发出了类似的警钟。那是因为贝卢斯科尼(Berlusconi)的选举伙伴是菲尼(Fini)的国家阵线(AN,Alleanza Nazionale)。国家联盟基本上是经过改革的MSI(意大利社会运动),源于墨索里尼的旧法西斯党的残余。

法西斯主义是什么?

这些事态发展已将“什么是法西斯主义”问题提上议程。奥地利自由党和意大利国家阵线是不是法西斯主义政党?它们代表着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的新法西斯运动的开始吗?劳工运动必须回答这些问题,因为它们决定了工人阶级本身的未来。

为了清楚地回答这些问题,我们必须考察托洛茨基对法西斯主义的分析。从托洛茨基的著作中可以清晰地看出,法西斯主义并不是用来描述所有形式的反动政权的总称。该术语具有更科学的含义。托洛茨基清楚地区分了不同形式的反动政权。为了了解在每种特定情况下劳工运动所面临的挑战,这是必要的。法西斯主义的胜利只有在某些历史情况和阶级力量的特定平衡的基础上才有可能。将暂时性的,软弱的波拿巴主义政权误认为法西斯主义,可能导致革命无产阶级的严重失误。

托洛茨基给马克斯·沙赫特曼(Max Shachtman)的一封信中有一个明显的例子,“什么是法西斯主义?”,他写于1932年11月15日。在其中,他强调了1923年至1930年西班牙的波拿巴主义者普里莫·德·里维拉的独裁统治与墨索里尼统治下的意大利法西斯独裁统治之间的区别。 “为什么对这样无足轻重的细节纠缠?”有人可能会问:“难道他们都不都是独裁国家吗?”

托洛茨基在信中问:

“是否反革命专政的所有形式都是法西斯主义的?(即在意大利法西斯主义出现之前)“

“共产国际将西班牙普里莫·德·里维拉的前专政称为法西斯专政。这是否正确?我们认为这是不正确的。

“意大利的法西斯运动是大批群众自发的运动,有从非旧有领导层产生的新领导人。这是一种起源于平民的运动,由大资本主义大国领导和资助。它是由小资产阶级,流氓无产阶级和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无产阶级群众;前社会主义者墨索里尼(Mussolini)是这一运动产生的“白手起家”的人。

“里维拉总理是一位贵族。他担任高级军事和官僚职务,是加泰罗尼亚的总督。他在国家和军事力量的帮助下推翻了自己的统治。西班牙和意大利的专政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专政形式。墨索里尼很难使许多旧的军事机构与法西斯民兵和解,这在普里莫·德·里维拉的情形下并不存在。

“德国运动与意大利运动最相似。这是一场群众运动,其领导人采用了许多社会主义思想。这对于创造群众运动是必要的。

“(法西斯主义)的真正基础是小资产阶级。在意大利,它有一个非常大的基础-城镇的小资产阶级和农民。在德国,同样,法西斯主义也有很庞大的基础。”

但是,德·里维拉政权不是法西斯主义并不意味着法西斯运动无法发展。托洛茨基在1930年11月发表的另一篇题为“西班牙革命处于危险中”的文章中警告西班牙工人:“难道您不认为西班牙可能会经历与意大利一样的周期,始于1918-1919年:发酵,罢工,大罢工,没收工厂,缺乏领导,运动减少,法西斯主义发展以及反革命专政?普里莫·德·里维拉政权不是法西斯独裁政权,因为它不是以小资产阶级群众的反应为基础的。您难道不认为,如果无产阶级先锋队的党派像过去一样被动和前后不一致,那么西班牙目前的毫无争议的革命热潮可能会为真正的西班牙法西斯主义创造条件吗?在这种情况下,最危险的事情就是浪费时间。”

简要回顾一下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历史就足以回答为什么重要的是要清楚地区分法西斯独裁政体和德·里维拉类型的波拿巴独裁。

意大利的工人阶级本可以在1918-20年进行一场革命。 1920年9月,工厂被占领。社会党迅速发展。两年来,工会的会员人数增加了十倍。在南方,农民运动正在发展。权力在那里被夺取。但是社会党领导层有不同的看法。他们把社会的下一个发展阶段视为资产阶级。他们的观点与俄国孟什维克一样,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观点。不幸的是,在意大利,没有布尔什维克政党领导工人上台。

革命的高涨之后便是失败。但是,引发这一运动的潜在经济危机尚未解决。城市和农村的小资产阶级受到的打击尤其严重,他们正在寻找解决危机的严厉措施。正是在此基础上,法西斯主义发展为大众现象。它也适合资产阶级的需要,它需要一个重锤,用它来捣碎工人阶级的组织,以使它们被碾碎和消散。正是由于法西斯主义是一种普遍现象,它才能够逐步根除各种形式的独立阶级组织。工会的办公室,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办公室,合作社的总部,左派的日记都被法西斯组织的小队袭击,焚毁和摧毁。墨索里尼的胜利代表了意大利工人运动的彻底歼灭。从那场灾难性的失败中恢复过来之前,意大利的革命工作还要再过二十年。

普里莫·德·里维拉政权没有产生相同的效果。它只持续了七年。正是由于它仅基于国家镇压的力量,所以它无法扎根于社会。它的垮台代表了革命运动的开始。 1923年,西班牙工人阶级没有遭受与意大利工人阶级相同的失败,因此仍然具有在1930年代前进并挑战西班牙资产阶级的武力和能量。这导致了1931-37年的革命运动,该运动要等到血雨腥风的内战之后才被击败。

共产国际的斯大林主义领导人不了解法西斯主义和波拿巴主义之间的区别,因此犯了一系列错误。例如,在1930年,他们对意大利的看法是,这属于即将来临的革命热潮之一。在此基础上,意大利共产党的领导层正准备将其许多干部秘密地遣送回意大利,以开始重建该党。正是在这个问题上,意大利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一小部分人提出反对意见并站在托洛茨基的国际左翼反对派的立场。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就革命政党的建设而言,对一个政权类型的理解的深浅具有根本的重要性。

资本主义危机

托洛茨基解释说,法西斯主义成为一种力量只有在资本主义陷入严重危机时,在此时时它不再能够在允许改革的基础上进行统治进而稳定社会。它出现在统治阶级需要粉碎工人阶级的组织时。但是正是由于统治阶级本身太小,无法压制工人的社会基础,它需要动员小资产阶级,而小资产阶级由于资本主义本身的危机而疯狂。小资产阶级的群众(连同流氓无产阶级,甚至是工人的一些更落后的阶层)因此提供了一支间谍和合作者大军,他们出现在每条街道,每一个街区,每个工厂,用以控制和压制工人阶级。

托洛茨基解释说,仅靠使用军事警察国家机构的力量不可能长期压制工人阶级。因此,我们在德国和意大利看到的是资产阶级利用法西斯主义者粉碎工人运动。但是它为此付出了代价,它失去了直接的政治权力,将其移交给希特勒和墨索里尼这样的煽动者,而这些人正是正是植根于这种疯狂的小资产阶级。

通货膨胀,小公司和小农户破产,专业阶层,技术人员和高薪雇员中的大量失业,在社会各阶层和传统的小资产阶级中引起了发酵,这可以致使这些人群更接近无产阶级并一同为争取社会主义而斗争,反之,如果前述斗争失败的话,这些因素都会被浇铸在一个攻城锤中,用来对付工人阶级。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这些运动将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与反资本主义的口头煽动结合在一起。它们包含社会主义言论,因为它们不仅必须表现出反社会主义和反共产主义的特征,而且还必须具有反资本主义的特征。

但是,历史表明,社会的这些中间层从未发展为独立的力量。他们要么站在工人阶级一边,要么就是资产阶级手中的工具。这就是为什么所有法西斯政权最终都反对他们赖以上台的那个阶级。他们失去了群众基础,从法西斯主义政权上,他们本质上变成了纯粹的波拿巴主义者。也就是说,他们纯粹依靠军事和警察机构保持执政。

正如托洛茨基指出的那样:“但是,法西斯主义是最重要的,是小资产阶级的统治。相反,它是垄断资本最残酷的独裁统治。墨索里尼是对的:中产阶级没有独立政策的能力。” (摘自《什么是国家社会主义?》1933年6月10日)。

从那时起,只有工人阶级的惯性才允许他们继续执政。工人阶级一旦从先前的失败中恢复过来并开始屈曲其肌肉,政权就注定要失败。中产阶级再一次转向无产阶级,因此政权崩溃了。

最明显的例子是1943年墨索里尼(Mussolini)的灭亡。他不再能够动员与他的政策疏远的群众,军队介入并逮捕了他,因为他们将他视为危险,不再是他用以压制群众的有力工具。多年来,他的政权已经从具有群众基础的古典法西斯专政转变为仅依靠国家镇压的波拿巴主义政权。

从这一简短的分析中可以清楚地看出托洛茨基为何强调理解这些政权性质的重要性,因为由此可以顺理成章地得到对政权和无产阶级运动的观点。

由此可见,社会的社会构成也决定了古典法西斯政权能否上台。工业的发展改变了社会阶级力量的平衡。老式农民生产和小店主几乎被淘汰了。取而代之的,我们看到了城市化和无产阶级化的人口。在此不必深入讨论这个问题(我们已经在其他地方处理过这个问题),但这是事实,即现在大多数劳动人口由打工者组成。这意味着法西斯主义所基于的社会阶层现在几乎不存在了。托洛茨基很有远见,看到这将决定古典法西斯政权能否上台。

托洛茨基在上述给沙赫特曼的信中再次写道:

“在英格兰,这一基础较少,因为无产阶级是人口的绝大多数;农民或耕种阶层只是微不足道的部分。

“他们可能会说,在一定程度上是对的,新的中产阶级,国家工作人员,私人行政人员等可以构成这样的基础。但这是一个必须进行分析的新问题。这是一个假设,有必要对其进行分析,有必要预见法西斯主义运动会从这个或那个因素中成长出来,但这只是一个视角,受各种事件控制。我不会说法西斯主义运动不可能在英国发展,或者莫斯利或其他什么人不可能成为独裁者。这是针对未来的问题,是一个牵强的可能性。

“现在把它说成是迫在眉睫的危险,不是预测,而仅仅是一个预言。为了能够预见有关法西斯主义的任何事情,有必要对该思想进行定义。什么是法西斯主义?其基础是什么? 其形式和特征是什么?其发展将如何进行?

“这样做的目的是向英国同志们表明这个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有必要以科学和马克思主义的方式进行讨论。”

今天的法西斯主义?

我们也必须以这种方式进行。关于这句话的有趣之处在于,它指的是一个现代发达的工业化国家,例如英国,到1930年代,旧的小资产阶级已经减少到一小部分。托洛茨基指出,这确实对我们对是否存在法西斯政权基础的评估产生影响。过去50年的经济发展已消除了欧洲大部分地区的这些阶层,或将其减少到一小部分。北美,日本甚至许多前殖民国家也是如此。

这意味着在墨索里尼和希特勒周围集结的社会阶层不再存在。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群众法西斯运动再次出现。还必须了解,资产阶级是从历史中学习并自己得出的结论。

墨索里尼和希特勒上台解决了资产阶级眼前的问题,即粉碎工人阶级的组织。但是正如我们前面所说,他们为此付出了代价。他们失去了政治权力。在某些时候,这些独裁者倾向于按照自己的利益执行自己的议程。这些独裁者往往想不惜一切代价继续执政,这样做常常违背资产阶级的整体利益。法西斯的权力运动倾向于疏远小资产阶级的社会基础,这一事实创造了它自己的内在驱动。它必须采取最残酷的行动来制造群众歇斯底里,以反对所谓的“人民公敌”,从而转移群众的注意力。

希特勒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更早地向西方盟友投降符合德国资本主义的利益。通过这样做,他们避免了红军进军德国的心脏!但是希特勒无法投降。他知道,如果他这样做,残酷的命运将等待着他。因此,他坚持到底,给德国资产阶级造成了重大灾难。

资本主义智库的思想的另一个要素是,他的政权类型不可避免地导致工人的革命运动。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我们才能理解为什么资产阶级在需要使用残酷手段来镇压工人运动时,偏向于将权力交给自己的同类,通常是与统治阶级联系紧密得多的将军,而不是一些“平民”的暴发户。统治阶级认为他们可以控制这种独裁者。

因此,多种因素的结合(旧有的小资产阶级被消除以及统治阶级从其造成的历史中吸取的教训)导致了目前的状况,在这种状况下,资产阶级不会鼓励群众法西斯运动。

一般来说,只要经济发展允许,资产阶级就倾向于用“民主”手段统治!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可以怀着无法实现法西斯独裁的幸福思想而入眠?恰恰相反!

对于资产阶级而言,他们为保证自己的利益而倾向于采用的政权类型取决于在任何给定时间的时期性质。只要资本主义能够发展生产资料,从而使改革成为可能,那么他们就会选择“民主”。在1920年代和1930年代法西斯主义兴起之前就是这种情况。但是,当系统陷入严重危机时,阶级之间的冲突就会加剧。工人阶级醒来,意识到如果想要维持过去的斗争成果,工人阶级就必须战斗。这使其与资本家阶级发生正面冲突。从长远来看,这意味着要么工人阶级掌权,要么资产阶级将恢复压制措施。

在过去二十年左右的时间里,我们已经看到了对工人阶级先前斗争成果的持续冲击。福利国家受到攻击,工会权利减少,工作条件恶化,并出台了一系列压制性法律。但是所有这些主要是在资产阶级代议制民主的范围内完成的。

决定资产阶级思想发生根本转变的将是经济的严重下滑。像1930年代那样的危机在某个阶段是不可避免的。这将加剧阶级斗争,工人们将开始得出革命性的结论。

在1970年代,我们开始朝这个方向发展。在许多国家,有军事政变的传言。在意大利,至少有五次未遂政变的言论。甚至有传言说,如果英国的威尔逊政府继续进行其在选举宣言中宣布的改革,则将在1974年被保皇党推翻。在希腊,1967年的上校政变导致了军事独裁统治,而不是法西斯主义政权,并且由于工人阶级在七年之内没有被粉碎,该政权被工人和青年的群众运动推翻了。

最后,在西欧的大多数国家,军事政变被证明是不必要的。尽管发生了1974-75年的衰退,但资本主义仍然能够利用其在前一个扩张时期积累的巨大资源来维持一定的社会稳定,从而保持政治稳定。在这一点上,它得到了群众工人组织的改革派领导人的帮助。

皮诺切特

然而,在智利和阿根廷等前殖民地国家,由于资本主义的薄弱,发生了一系列革命运动,统治阶级的确选择了铁血举措。其中最著名的是1973年皮诺切特将军领导的智利政变。

在这里,我们有马克思主义者必须学习的经验。智利发生了法西斯主义运动,即Patria y Libertad(祖国与自由)。但是资产阶级无意将其推广为群众运动。这种组织所扮演的角色是对国家机器的辅助,而不是作为独立运动。

意大利的法西斯主义者也是如此。他们从未获得大规模的追随者。真正的法西斯主义者将自己局限于恐怖主义行为。他们的想法是为军事政变创造条件。就是说,城市的中产阶级以及社会中较贫穷的阶层将会被说服,认为只能通过军队的铁腕来制止城市周围的混乱。但是,这些阶层实际上从未像墨索里尼时代那样动员为一支群众力量。

这些阶层被动地支持了皮诺切特的政变,但它们从未转化为托洛茨基所写的“攻城槌”。这意味着皮诺切特类型的政权在该词的古典意义上并不是法西斯主义的。他们是波拿巴主义的军事警察专政,没有群众基础。这使它们变得更弱,且寿命更短。

所有这些并不意味着它们的危险性降低了。他们使用法西斯主义的方法,使工会和工人政党取缔,逮捕,折磨和杀害劳工运动积极分子,并在一段时间内可以继续执政。

这是否使托洛茨基关于法西斯主义性质的任何著作无效?绝对不是。资产阶级没有放弃这些镇压的方法。当感到受到威胁时,它将重新拾起这些方法。它不愿将权力移交给希特勒或墨索里尼类型的煽动者,这一事实并不意味着它已经抛弃了独裁统治方法。将来,在严重危机的基础上,不排除军事统治。像奥地利的海德尔,法国的勒庞或意大利的菲尼这样的运动,虽然它们本身并不是古典的法西斯政党,但它们可以为将来的波拿巴政权打下基础。危险在那里,而且是真实的。

托洛茨基英勇奋斗以提醒工人运动注意法西斯主义的危险。尤其令人难忘的是他为改变德国共产党的政策所做的努力。在德国,托洛茨基主义者是唯一要求在社会民主党人和共产党之间建立统一战线的人,但无济于事。在斯大林的领导下,共产国际宣布社会民主为“社会法西斯主义”,也就是说,他们在本质上与法西斯主义者是相同的,而忽略了在社会民主党中组织了数百万战斗工会会员的事实。斯大林主义者拒绝建立统一战线,这是有史以来工人阶级最大的失败之一。

我们必须对托洛茨基对法西斯主义的分析有透彻的了解,以便在理论上武装下一代工人和学生活动家,来避免在将来给工人运动带来新的灾难。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