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普京发动的部分动员令意味着什么?

在过去的24小时内,俄罗斯发布了一系列关于乌克兰战争的重要公告,其中包括:影响了300000人的部分动员令,在俄占乌克兰领土进行入俄公投,强化国内与妨碍兵役有关的刑责,以及向全世界警告俄国当局将使用“一切手段”来保护其领土完整。(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9月21日。译者:Sakura)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原定于9月20日晚上(但最终被推迟到21日)发表的电视讲话中,宣布将在俄罗斯进行部分动员。这是旨在解决俄罗斯在乌克兰战争中的主要弱点:有限的人力。

声明之后,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Sergei Shoigu)发表了事先录好的说明。动员的细节如下:只有“曾在军队服役,有一定的军事职业和相关经验”的预备役人员才会被召集。绍伊古补充说,动员将从那些“有战斗经验”的人开始。被征召入伍的人将拥有与合同军人相同的地位和工资,这也意味着他们在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结束之前不能退伍。

普京还宣布,加入俄国联邦的公投不仅会在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也会在赫尔松和扎波罗热发起。这些活动将在9月23日至27日之间举行,当然,普京表示,他将“支持当地人民为自己决定的未来”。

在此前一天,俄国杜马(议会)匆忙通过立法,规定对一系列与妨碍兵役有关的罪行判处严厉的监禁判决:不服从命令、未经休假缺席、逃兵、自愿投降等。这些罪行“在战时动员或戒严期间”将被视为加重情节。这一切都是为了恫吓被征召入伍的新兵,迫使他们服从命令。

动员令意味着什么?

普京还向俄国各大军事工业联合体的老板们发表了讲话,指示他们加快军事硬件的生产。

在解释这些决定时,普京表示,俄罗斯正在与“整个西方军事机器”作战。

普京表示:

“北约实时利用现代系统、飞机、船只、卫星、战略无人机,在俄罗斯南部进行侦察。”他特别提到了西方向乌克兰提供远程导弹的问题:“我们经常听到对我们国家的威胁……西方一些不负责任的政客不仅说要计划组织供应乌克兰远程进攻武器——此系统将有可能打击克里米亚和俄罗斯其他地区——这样的恐怖袭击,包括使用西方武器,已经使别尔哥罗德和库尔斯克地区承受负担。”特别在谈到核武器时,普京发出了明确的警告:“如果我国领土完整受到威胁,俄罗斯将动用一切手段(来反击)。这不是虚张声势。”

很明显,乌克兰对哈尔科夫前线的进攻导致了俄军在当地的溃败,这很清楚地揭示了普京在这场战争中面临的主要弱点:它部署的士兵数量有限。这一直是一个因素,但随着西方运送火箭发射器和大炮,特别是高机动性多管火箭系统,情况变得更糟。这些不足以逆转俄罗斯在火力上的优势,但使乌克兰能够打击俄军的后方。

在哈尔科夫进攻之后,仅仅进行“特别军事行动”不再是可持续的。//图片来源:War Mapper在哈尔科夫进攻之后,仅仅进行“特别军事行动”不再是可持续的。//图片来源:War Mapper

俄罗斯有限地部署军队(约17万人)是为了控制乌克兰战争的影响。普京称之为“特别军事行动”,为了制造这一切将是一场短暂的、有限事件的假象,并使公众舆论避免讨论战况。

在哈尔科夫进攻之后,这种情况不再持续。全面动员将给普京带来重要的政治风险。如果战争持续太久,从前线送回国内的尸体开始堆积起来,那么反战情绪将不可避免地在士兵的家属之间上升。这就是为什么他只是发动部分动员。

普京的盘算是,如果动员30万名士兵(几乎是目前部署在乌克兰的俄军人数的两倍),将足以实现他在乌克兰的目标,同时,如果出现问题,也能限制民众反对战争的潜在政治影响。此外,这些人具有一定的军事经验,不需要长期的训练。其中一些可以用于后勤任务和保护后方,从而释放出更熟练和专业的部队来处理前线的实际战斗。

在这四个地区举行全民公投的决定则具有双重目的。一方面,一旦这些地区被并入俄罗斯联邦,战争的情形就会发生变化。如果乌克兰进一步推进或轰炸这些领土,这将被视为对俄罗斯领土的侵略。它还将允许在这些地区部署更正规的俄罗斯军队编队,以便释放更多的部队以进行进攻行动。

其次,普京需要让这些地区的人民和官员放心,俄军会留在那里,不会像发生在哈尔科夫州那样逃离。乌克兰政府以严重后果来威胁那些与俄军合作的人,其中一些人已经被暗杀。这些公投将在一定程度上安抚这些官员,因为俄罗斯需要靠这些官员来领导当地的政府。

当然,这些全民投票将在武装占领下和战争期间进行。但这并不能改变在这些地区的很大一部分人口很可能是亲俄的事实,因为大多数反对俄罗斯的人已经逃到了乌克兰控制的领土。基辅当局用判处12年监禁和没收财产的处罚来威胁参与公投的人,或者早些时候用判处15年监禁来威胁那些在俄罗斯占领领土上申请俄罗斯护照的乌克兰人,这些都可以确认这些地区人民的亲俄意向。如果基辅认为这些地区人民是反俄的,他们肯定会呼吁进行抵抗,而不是诉诸威胁。

当普京谈到面对“整个西方”时,他试图唤起俄罗斯民众对战争的支持,但他不是唯一一个发表这样声明的人。华盛顿不断声明他们现在正与俄罗斯进行交战,甚至美国总统拜登也一度宣称美方的目标是莫斯科政权更迭。即使在昨天,西班牙总理佩德罗·桑切斯(Pedro Sanchez)也宣称“普京正在与整个欧洲开战”。

可预期的反应

部分动员的目的,是为了让俄罗斯能够实现其在战争中所能达到的直接目标。在过去几天,在哈尔科夫进攻中乌克兰军队沿着奥斯卡河不断推动,在某些地点横渡,几次来回争夺控制库皮扬斯克的东部,在河的右岸(乌克兰控制西部)。同样在莱曼附近地区,乌克兰军队已经穿越了西维斯基多内茨河,尽管到目前为止俄国人已经在这个关键城镇守住了防线。最后,乌克兰军队持续在比洛霍里夫卡向卢甘斯克推进。因此,俄罗斯的第一个目标是稳定奥斯基尔河和西维斯基·多内茨河畔的前线。

普京谈及对抗“整个西方”,而拜登和其他人也曾发表了类似的声明。//图片来源:《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普京谈及对抗“整个西方”,而拜登和其他人也曾发表了类似的声明。//图片来源:《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

一旦实现了这一目标,普京就需要继续在顿涅茨克州向前推进,因为对整个顿巴斯地区的控制可以表现为已经实现了“特别行动”的目标。

普京对使用核武器的隐形威胁是针对西方的。他基本上是在告诉他们,“你们对乌克兰不断增加的军事和后勤支持应该有个限度,如果你们太过分,那就要承担后果。”与北约或美帝国主义相比,俄罗斯只是一个中等规模的地区大国,但它拥有核武器,也有非常先进的核弹发射科技,正如普京提醒他们的那样。

欧洲对于俄罗斯正在将世界能源供应“武器化”的鳄鱼眼泪,同样也是见利忘义和虚伪的。毕竟,欧盟通过了对俄罗斯的制裁,以经济战的形式卷入了乌克兰战争。他们不能对俄罗斯实施制裁的同时又抱怨俄罗斯切断了天然气供应!普京当然是在利用经济手段向欧洲施加压力,并在算计着高能源价格和生活成本危机造成的社会动荡将推动欧洲各国政府走向更温和的立场,来消除他自己的忧虑。

西方国家公开表示,他们希望利用乌克兰战争来鞭策俄国(即:服从西方帝国主义),并让它进行政权更迭。甚至有人在讨论是否应分割俄罗斯。

乌克兰战争对普京来说是一个事关自身存亡的问题。他把自己的权力和威望赌在了这场入侵战争上面。他是否能继续在俄国掌权取决于赢得一些他可以表现为胜利的东西,最重要的是取决于不被打败或被羞辱。任何失败的暗示都将是普京个人权力的终结,他可能会被从下层发动的民众起义或从上层发动的政变所推翻。他对哈尔科夫州战败的最新反应是完全可以预见的。

卫马克思主站(marxist.com)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站。我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革命斗的革命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的理念趣加入我,可以填写联络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火花-革命社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