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2008年的危機暴露了資本主義的困境。它開啟了一個進程,在其中數百萬年輕人和工人開始挑戰,不僅是所謂的「新自由主義」,而是資本主義本身。然而這場資本主義的危機非但沒有推動左翼掌權,反而把左派推向了危機。從表面上看,這是一個矛盾的結果,但如果我們把眼光放遠,就會發現這源於改良主義政治在我們所處的這樣一個時代的局限性。(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0年12月17日。譯者:k2e4z7x9)

2021年轟轟烈烈地拉開了序幕。昨天的事件毫無懸念地暴露了美國資本主義危機的深度——而這僅僅是個開始。即使在美國內戰前後的動蕩年代,我們也從未見過美國國會大廈被抗議者攻破--而且是在現任總統的鼓勵下攻破的!美國政府的恐怖襲擊反制措施被啟動,催淚瓦斯在走廊裡飄散,至少有一人被槍殺。正如前總統小布希所言,這些是人們在所謂「香蕉共和國」——即在一個被美帝國主義干預蹂躪的國家,而不是在美帝野獸自己的肚子裡——所看得到的場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