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沙轰炸:以色列落井下石——准备大规模抵抗!

以色列对加沙的轰炸已经造成至少48名巴勒斯坦人死亡——其中14人是儿童——和数百人受伤,还有6名以色列人死于从加沙地带发射的火箭弹。国际媒体再次把轰炸说成是对哈马斯(Hamas)决定向以色列发射火箭的合法报复。然而,像往常一样,他们对这次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危机升级的真正原因给出了完全片面的看法。(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5月12日。译者:洪磊)

如果我们相信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中东问题高级顾问,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女婿——那么,我们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看到的这些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库什纳上个月在《华尔街日报》上写道:“我们正在目睹的,是阿拉伯世界和以色列冲突的最后残余。”这是一种典型的傲慢表现。

我们看到的是以色列国家对巴勒斯坦人民暴力的再次升级。这是美帝国主义在压制巴勒斯坦大多数人的权利的基础上,试图强加帝国主义“和平”的毒害结果。特朗普无情地推行了这一政策:美国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不可分割的首都;内塔尼亚胡(Netanyahu)的宪法法律宣布以色列是一个犹太国家;以色列称戈兰高地是其领土,并最终签署了所谓的“亚伯拉罕协议”。

该协议所宣扬的信息,实际上是针对加沙、西岸、以色列的青年和群众,以及数百万巴勒斯坦侨民的:“你们是孤独的。你们的权利永远得不到承认,而你们只剩下一个选择,那就是屈服。”

内塔尼亚胡欣然兑现了美帝国主义提供的空头支票,加倍实施了以色列国家无情地土地掠夺计划。他支持在法律上承认种族主义和民族主义右翼犹太定居者运动在西岸和东耶路撒冷人口稠密的巴勒斯坦地区提出的要求。

他采取双重标准,系统性地歧视生活在以色列境内的巴勒斯坦人口,更不用说那些生活在巴勒斯坦控制的领土上或东耶路撒冷的人了。在这里,以色列国家实际上是一个占领国,严格控制着道路、水源、电信、能源和各种供应:现在也包括COVID-19疫苗供应的生命线。

这种卡夫卡式的变态法律和法规迷宫,旨在剥夺巴勒斯坦人民的一切实质性权利,并暴力镇压任何对其践踏基本人权行为的抵抗企图,使越来越多的巴勒斯坦已经无路可退了。

最近几个月,我们看到,对于驱逐、拆除、征用土地,以及定居者和犹太复国主义极右翼份子每天对巴勒斯坦的挑衅,反对的斗争浪潮越来越汹涌了。

去年,加沙的青年表现出了激进战斗的精神,有数千人连续几周毫不畏惧地面对着以色列狙击手的子弹。这应该作为一个警告:以色列方面的镇压只会除了带来巴勒斯坦人民更加坚定的抵抗。

冲突升级

内塔尼亚胡再次抓住机会使冲突升级,以克服威胁其权力的内部分歧。这场赌博是会带来预期的效果,还是——更有可能的是——导致更深的政治和体制危机,在以色列国家的中心地带爆发,其结果还有待观察。

乔·拜登在美国震耳欲聋的沉默,充分说明了美帝国主义的立场。任何试图在美国新政府和特朗普的政策之间拉开距离的行为,都会危及他们与以色列和反动海湾君主国的关系,而这些国家已经对目前美国与伊朗恢复谈判的企图感到震惊了。

内塔尼亚胡已经充分利用了当下局势来巩固他岌岌可危的政权。尽管特朗普离开了,但美国的新任政府一直在保持沉默。如果有疏远美帝国主义在该地区最亲密盟友的风险,他们就不会为巴勒斯坦人民辩护。//图片来源:美国特拉维夫大使馆内塔尼亚胡已经充分利用了当下局势来巩固他岌岌可危的政权。尽管特朗普离开了,但美国的新任政府一直在保持沉默。如果有疏远美帝国主义在该地区最亲密盟友的风险,他们就不会为巴勒斯坦人民辩护。//图片来源:美国特拉维夫大使馆

像往常一样,真相是战争的第一个牺牲品。指责哈马斯造成目前局势升级的一连串宣传可能会暂时让以色列政治机构团结在内塔尼亚胡周围,但它无法长久地掩盖真实情况。

几个星期以来,对巴勒斯坦权利的侵犯在一系列引人注目的案件中不断升级。为了进一步清洗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居民,并以犹太定居者取而代之,以色列军队和警察强迫犹太定居者在谢赫贾拉(Sheikh Jarrah)社区盗窃了十几个巴勒斯坦家庭的住所。

虽然巴勒斯坦居民被阻止进入该社区,但武装犹太迁居者却可以随意进出。巴勒斯坦人的抗议活动最初是和平的,但被以色列国家以高压手段镇压了下来。手无寸铁的抗议者和旁观者,包括儿童,都被逮捕了。示威者受到了催泪瓦斯和橡皮子弹的攻击。在巴勒斯坦人受到严厉镇压的同时,向他们发射催泪瓦斯的迁居者却对警察毫无畏惧。

以色列警察决定禁止巴勒斯坦人在东耶路撒冷的大马士革门前集会,这是该城市巴勒斯坦居民经常聚集的地方,尤其在斋月期间,这是进一步的挑衅,且没有给出任何解释。巴勒斯坦人看到了这一点:这是又一次试图从他们手中夺走城市的中心位置。最初的和平抗议再次遭到了以色列政府的无端暴力。

变本加厉

上周,由种族主义团体拉哈瓦(Lahava)组织的以色列法西斯和种族主义暴徒在老城区和东耶路撒冷游行,这是对他们变本加厉的侮辱。暴徒们挥舞着以色列国旗,高喊着“阿拉伯人去死”等口号。有些人大声说要打阿拉伯人,如果不行的话,就要打以色列左派,并反复询问旁人他们是不是左派。据《国土报》(Ha’aretz)报道,在抗议活动之前,右翼分子在社交媒体上就讨论过“今天要烧死阿拉伯人”,并呼吁使用武器。

法西斯主义“犹太力量党”(Otzma Yehudit)的领导人以它玛·本-格维尔(Itamar Ben-Gvir)在一次挑衅行为中,将他的办公室直接搬到了巴勒斯坦的谢赫贾拉社区。

该党是法西斯主义卡奇党(Kach)的继承者,卡奇党在20世纪90年代因针对阿拉伯人的恐怖主义行为而被取缔。本-格维尔多次明确表示,他反对巴勒斯坦人的公民权和投票权,反对他们成为以色列议会中的一员。有记录称,耶路撒冷副市长阿利叶·金(Arieh King)曾对一名巴勒斯坦活动家说,子弹打在他的腿上而不是头上,真是太可惜了。

警察和军队的行动是以色列方面有意识地侵略升级。以色列当局通过冲击圣殿山(Haram al-Sharif)和位于山上的阿克萨清真寺(伊斯兰教的第三大圣地),使局势进一步升级。他们在清真寺内投放了催泪弹,前来祈祷的手无寸铁的巴勒斯坦穆斯林遭到了以色列军队的攻击。投掷石块是他们面对全副武装、防护严密的以色列士兵时唯一的反击手段。

以色列当局在向圣殿山派兵时,完全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是一次蓄意的挑衅。//图片来源:Godot13以色列当局在向圣殿山派兵时,完全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是一次蓄意的挑衅。//图片来源:Godot13

圣殿山地区一直是耶路撒冷以巴冲突的焦点。以色列当局在斋月期间没有任何正当理由就让军队冲进阿克萨,他们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们也非常清楚哈马斯会对此作出反应,特别是考虑到此举的宗教含义。

哈马斯向以色列发出了最后通牒,要求其在周一(5月10日)18时前清除圣殿山的以色列军队。当他们的最后期限过后,火箭弹就被发射到了以色列南部和耶路撒冷。以色列军队对加沙进行了空袭。

在冲击阿克萨和哈马斯的回应之前,公众,甚至是以色列国内,都越来越清楚地看到,将巴勒斯坦人赶出他们的家园,并对他们的抗议活动使用大规模的警察暴力,是一种有意识的挑衅。

加沙的人间地狱

死亡人数说明了关于完全不对称的军事力量平衡的一切。在撰写本文时,有6名以色列平民因哈马斯的火箭弹而死亡。与此同时,包括14名儿童在内的48名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对加沙的空袭中死亡。在已经死亡的以色列人中,有两个是来自洛德市(Lod)的以色列裔巴勒斯坦人,市政府没有为他们建造掩体。

以色列军队声称他们只会攻击恐怖分子和哈马斯的目标。但事情的真相是——即使我们相信他们的意图——这也是根本不可能的。加沙人口稠密,有200万人生活在36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平民们无处可逃。虽然以色列公民可以逃到掩体里,且以色列的现代住宅楼是为了抵御火箭弹袭击而建造的,但由于以色列对该地带实施的经济封锁,包括对建筑材料的禁止,加沙的巴勒斯坦人并不能得到这样的保护措施。虽然向以色列发射的大部分火箭都被“铁弩”防空系统阻止了,但加沙人却没有这样的防御措施。

所有这一切都堆积在“正常”时期的巨大痛苦之上:封锁政策和高人口密度使得加沙的经济不可能得到发展。其结果就是50%的失业率。由于经济封锁,人们连最基本的东西都很缺乏,例如医疗保健品和充足的食物。

石头对步枪

美国和欧盟的政治家们对局势升级的反应是谴责“双方的暴力”。这完全是虚伪的行为。这场冲突是完全不对称的。一边是以色列——中东最强大的军事力量,一个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另一边则是被压迫的人民——被人占领,没有国家和军队,他们的家园也被夺走或者轰炸了。

虽然哈马斯的火箭弹袭击对以色列平民来说无疑是一种创伤,但这些火箭弹大多是原始的、自制的、美化了的烟花而已,射程和爆破力都很小。它们对哈马斯的主要作用是宣传。根据以色列军队的说法,90%的这些火箭都被“铁弩”防空系统所拦截了。

哈马斯的火箭弹不是为了伤害以色列,也不是为了对抗占领。与内塔尼亚胡一样,哈马斯试图通过冒充巴勒斯坦民族斗争的护卫者来夺回其早已濒临粉碎的合法性。事实上,哈马斯的权威——以及阿巴斯(Abbas)和法塔赫(Fatah)等腐败的巴勒斯坦领导层的权威——已经被巴勒斯坦青年的自发动员所日益削弱了:这些青年正是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和以色列境内大规模抵抗斗争的源泉。

用大规模抗议和罢工来对抗占领!

现在,许多人——包括许多巴勒斯坦人——正在向“国际社会”发出呼吁。他们希望联合国、人权非政府组织、美国或者欧盟可能会进行干预,阻止以色列的暴行。但这种希望只是幻觉而已。

以色列是西方帝国主义在中东地区最可靠的伙伴。美国和欧盟都已经表明,他们不会因为支持任何解放巴勒斯坦的措施而牺牲这一重要的联盟。联合国只不过是不同帝国主义大国之间的妥协罢了,除了向双方发出无力的警告和措辞温和的呼吁之外,也无法做更多的事情。除了几句空话和鳄鱼的眼泪之外,巴勒斯坦人从他们那里什么也得不到。

无论是巴勒斯坦权力机构(PA)的合作,还是哈马斯的火箭,都无法推动巴勒斯坦的解放事业,哪怕一米都推动不了。相反,哈马斯的火箭弹却为以色列总理内塔胡尼亚提供了帮助,让他把以色列人民团结在了犹太复国主义国家的身后,并暂时巩固了他目前危机政府的地位。

此外,这些火箭也将人们的注意力从谢赫贾拉的巴勒斯坦土地和房屋被盗,以及与之相关的警察暴力事件上转移开了。以色列用它们来向国际观众表示,自己才是受害者。

这也是为了把人们的注意力从唯一有效的斗争方法上引开,即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青年正在使用的大规模抵抗方法。与占领作斗争,并最终推翻占领的唯一方法,就是动员巴勒斯坦群众。正是巴勒斯坦人的大规模抗议,迫使以色列警察撤出了大马士革门,并允许巴勒斯坦人再次聚集在那里。正是巴勒斯坦人在谢赫贾拉的大规模抗议,迫使以色列当局推迟了将巴勒斯坦人驱逐出家园的动作。

“拯救谢赫贾拉。”只有通过群众斗争,才能打败以色列的占领。//图片来源:Osps7“拯救谢赫贾拉。”只有通过群众斗争,才能打败以色列的占领。//图片来源:Osps7

必须在巴勒斯坦领土和以色列本土的城镇组织大规模的抗议和罢工。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一直在试图阻止这种群众性的动员,因为它们会破坏所谓巴勒斯坦“领导层”的权威。因此,大规模的抗议和罢工必须在当地的基层结构中找到其主要动力。

以色列青年和工人阶级必须明白,对巴勒斯坦人的占领和压迫并不符合他们的利益。占领是以色列统治阶级用来分化该地区工人阶级,并使他们互相对立的工具。犹太复国主义和对巴勒斯坦人的恐惧,被以色列资本家用来模糊了犹太工人和资本家之间的分歧,暗示他们有着共同的利益,这完全是错误的。

弗里德里希·恩格斯曾经写道:“压迫其他民族的民族是不能获得解放的。它用来压迫其他民族的力量,最后总是要反过来反对它自己的。”

2020年7月,我们看到了以色列的犹太和巴勒斯坦青年及工人走上街头,抗议内塔尼亚胡的腐败、失业和经济危机造成的高生活成本。作为回应,内塔尼亚胡政府部署了同样的边境警察和亚萨姆(Yasam)特种部队,这些部队现在正在攻击和残害谢赫贾拉和阿克萨的巴勒斯坦人。

一边是越来越多的巴勒斯坦青年明白,唯一的出路是群众斗争和群众抵抗。他们正表现出越来越大的决心和抗争力。在这样做的过程中,他们也正在揭露哈马斯和法塔赫这两个所谓的巴勒斯坦领导层中的冲突派别所采取的腐败且毫无成效的方法和观点。

巴勒斯坦青年和工人的这种激进化,以及群众斗争的过程,现在已经超越了加沙和西岸。它在绿线(1948年以色列边界)内的大规模抗议中爆发,以声援东耶路撒冷的斗争,并反对对加沙的轰炸。据报道,在阿富拉(Afoula)、洛德、阿克里(Acre)、加利利(Galilee)和其他地区,都发生了冲突和抗议活动。

只要对巴勒斯坦大多数人的压迫继续下去,以色列资本家就会推动广大的以色列青年和工人支持以色列国家的罪行。他们将利用这一点,按照民族和宗教的界限来分化工人阶级,从而维护他们的权力和特权。以色列统治阶级需要不惜一切代价,阻止被剥削者之间阶级团结的发展。

对于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广大犹太和巴勒斯坦工人及青年来说,唯一的出路是以革命的方式推翻资本主义的以色列国家和随之而来的占领,并建立一个中东的社会主义联邦。

这只能通过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和阶级团结来实现。但是,为了实现阶级团结,以色列工人阶级和青年必须承认巴勒斯坦群众的民族自决权,并支持他们目前反对占领的斗争。

  • 帝国主义的“和平”计划永远不会带来任何解决问题的方案。不要相信国际帝国主义。
  • 在国际上动员起来,制止对加沙的轰炸和对巴勒斯坦人民合法权利的压制!
  • 用大规模的抗议和罢工来对抗占领!
  • 为了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和中东地区工人阶级的团结!

《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 (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Join Us

Join the 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and help build a revolutionary organisation to participate in the struggle for socialism worldwide!

In order to join fill in this form and we will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