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要终止危机,就需要赶走混乱的统治阶级

马来西亚日益加剧的社会和政治危机已经达到新的高度。执政联盟内部长达数周的混乱内斗(涉及君主),导致总理穆希丁·亚辛(Muhyiddin Yassin’s)的丧失了国会多数。在统治阶级高层分裂的同时,青年们在街头抗议,医生们在罢工,群众们在表达对政权的不满。(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08月04日。译者:张大户家的羊)

深宫内的刀光剑影

以穆希丁领导的右翼联盟Perikatan Nasional(国民联盟)为首的现任马来西亚执政联盟,是在2020年通过“喜来登政变”上台的。现在,其17个月的反民主统治似乎正走向尽头。

8月3日(星期二),国盟前联盟伙伴巫统(United Malays National Organisation)宣布他们将撤回对穆希丁政府的议会支持。穆希丁内阁中的一名巫统成员(能源和自然资源部长沙姆苏尔·阿努尔·纳萨拉(Shamsul Anuar Nasarah))也随即辞职,配合党的行动。

随着支持的撤回,穆希丁的国盟已失去马来西亚议会的多数席巫统现在也和其他反对党政客一起要求穆希丁下台。但由于穆希丁在8月1日无限期地关闭议会(以疫情严重为借口),他们目前无法在法律上迫使穆希丁辞职。

这一推迟恰巧发生在反对党对政府提出不信任动议之际。数百名抗议者聚集在吉隆坡,要求穆希丁下台,并举行一次完整的议会会议,以及自动暂停所有人的债务偿还责任

为什么巫统这个在建制派中有着深厚根基的右翼政党,现在决定抛弃穆希丁?在表面上,他们声称这样做是为了“捍卫君王和宪法”。穆希丁内阁于7月26日单方面撤销紧急封锁措施,而这一举措本应在8月1日由立法机构审查。这一仓促措施引起最高元首(国王)罕见的训斥。所有反对派政客都对忤逆君主的首相暴跳如雷。

但这些议会花招背后的真正算计,则表达了更卑鄙的动机。在马来西亚政治格局中,工人阶级完全没有代表自身阶级的政党或组织。相反,所有主要政党都是按照不断变化的种族、地区、派系或其他赞助路线划分的,每个政党都在争夺从被剥削的大众身上掠夺的巨额利润。[1]

就巫统而言,他们仍然记得穆希丁于2018年从其党内中分裂出来,几次促成结束了巫统对马来西亚长达数十年的统治。此外,穆希丁不愿在巫统前总理纳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的腐败审判中为其辩护,这让巫统政客们也因此对穆希丁怀恨在心。因此,他们看到了一个可以用同样的方式,来回报穆希丁的背叛的机会,并借此再次提升自己的政府地位。

每况愈下

然而,马来西亚社会的动荡,并不是在前几天或几周开始的。如前所述,目前未经选举产生的穆希丁政府是2020年2月议会政变的产物。

当时,穆希丁的土著团结党(BERSATU,土团党)摧毁了自己的联合政府(Pakatan Harapan,PH,或‘希望联盟’)。这是一个与资产阶级自由派政党组成的联盟,于2018年的选举中上台执政。土团党离开了该联盟,以便能与保守右翼政党(包括巫统)组成一个新的右派联盟:国盟。

这引起了强烈抗议(尤其是在马来西亚年轻人中)。他们曾期待希望联盟能够结束巫统治下长达数十年的腐败和种族分裂政策。

和其他地方一样,随着疫情的到来,资本主义社会的固有矛盾在马来西亚暴露出来。疫情早期,马来西亚成功的保持了低感染率。但现在,疫情已明显失控。

根据将马来西亚比作“小型印度”的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报道,该国的日感染人数和人均死亡人数均已超过印度峰值。在7月底,马来西亚每百万日感染数正式达到515.9例,每百万日死亡数为4.95人。相比之下,印度高峰期的数据分别为283.50例的日感染和3.04例日死亡(相对马国来说)。

而反过来,经济也被疫情和随后的封锁措施摧毁。据估计,该国将在2021年失去多达200万个工作岗位。2020年马来西亚人的平均月薪和工资比2019年低9%。同年的贫困率上升了8.4%,这意味着现在约有240万人跌落贫困线以下

严厉的封锁措施,对穷人的打击尤其严重。收入最低(约占40%,大部分是工薪阶层)人群的工作,在封锁措施过程中受到威胁。由于买不起食物而导致的饥饿,迫使穷人向邻居求助。在门口挂起白布或旗帜,表示他们的家庭处于困境。

社交媒体上开始涌现#benderaputih(白旗)这个标签。呼吁组织粮食募捐和互助网络,来应对这波贫困和饥饿。

这种情况下的苦难,也导致了严重的心理健康危机。2021年的一季度,警方每天接到近四起自杀报告

非经民主选举产生的国盟政府,面对疫情时的灾难性政策,与印度今年的导致疫情爆发的政策几乎如出一撤。在2020年取得一些初步成功后,过于自信的政府开始允许在马来西亚最贫穷的沙巴州(Sabah)举行竞选集会。

正如半岛电视台所解释的那样,这种政治机会主义导致了随后的疫情大爆发:

“(当时)共257次集会被批准。许多集会举行时,几乎没人遵守社交距离,戴面具,和遵守健康准则。在选举日,110万选民到投票站投票。”

“新加坡国立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沙巴州选举所导致的病例占该州总病例的70%,占全国其他地区总数的64%。”

从本质上讲,这些集会为病毒进入马来西亚那些准备最不充分、医疗基础设施最差的地区打开了闸门。病毒在这种条件下迅速传播,就像发生在印度和巴西的贫民窟中那样。

政府自上而下的严重分裂(各政党、派别和地区利益集团更关心的是指责和削弱对手,而不是团结一致共同努力控制疫情),加剧了疫情,并使得防疫工作无法好好展开。

这不是一场天灾,而是人祸。疫情只不过加速并提前暴露了马来西亚资本主义的腐朽现实,而该国目前正被一个非选举产生的联盟统治。这一事实正被群众所认识。

街头上的愤怒

灾难性的局势,和政客们无休止的政治操弄,使得愤怒的群众们纷纷上街。在过去几天里,数百名年轻人无视公众集会禁令,走上首都吉隆坡街头(Kuala Lumpur ),要求穆希丁政权下台。

根据《外交》(The Diplomat)报道

“过去一周,由年轻人领导的全国性抗议活动愈演愈烈。数千名青年抗议者就投票权、就业保障和民主等问题举行了零星集会。”

在街头抗议活动前,全国各地的人们开始在家中挂起黑旗。黑旗则象征着要求现任政府下台。标签#BenderaHitam(黑旗)已经在社交媒体上传播开来。另一个关键词 “#Lawan(斗争)”也越来越受欢迎。

在最近的街头抗议活动中,许多抗议者手举白旗和黑旗,这表明他们将经济困境与推翻穆希丁政权的必要性联系起来。

面对这些抗议,国家则以镇压作为回应。警方对黑旗运动展开调查,指责其“煽动叛乱”。7月25日,警方传唤了黑旗示威者(他们组织了一个属于黑旗示威者的全国汽车车队)。

导致当前局势的罪魁祸首的资产阶级政客们之间,居然有人傲慢地把白旗和黑旗运动诬陷为“政治宣传”。

与此同时,全国各地的初级医生和医务人员也在举行罢工。超过20,000名医生(其中许多是一线医务人员)正在进行罢工,反对穆希丁政府的疯狂政策。当局企图在疫情期间只向他们提供两年固定合同(条款和条件非常糟糕),而不是长期合同。

工人和青年只能相信自己

马来西亚正准备发生戏剧性的事件。当下非选举产生的执政联盟即将垮台,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现在,穆希丁和他的集团很有可能无法在目前这场针对他们的议会阴谋中幸存下来。8月4日,穆希丁宣布将在9月对他的政府提出信任动议,他目前正拼命争取支持。各个反对党已经欢天喜地地开始做政治交易,并提出了许多不同的联盟来取代国盟。元首的态度和作用将是决定性的,而鉴于近来的发展,穆希丁很可能会继续不受君主青睐

但无论谁取代国盟成为新国家统治者。对群众来说,都不会改变什么。各资产阶级政党都在为着自己的狭隘利益,并企图利用这种不稳定的局势。但他们无法解决群众的苦难。因此,无论未来几周发生什么,这场运动将不可避免地卷土重来。

工人和青年应特别注意,马来西亚资产阶级自由派的政客们结下来将会扮演极度可耻的角色。从下面的推文中可以看出,他们正摆出一副目前保守政治集团最佳替代者的样子,并准备以此为由将当下的社会沸腾引向对统治者门无害的管道。

马来西亚的工人和青年,应该仔细学习和研究最近泰国缅甸斗争的教训,避免重蹈覆辙。资产阶级自由主义者除了牵制工人和青年外,什么也不会做。他们只会把这些阶级爆发推向血腥的僵局。

结论是很清楚的:马来西亚工人和青年必须相信自己,而不是别人!从白旗和黑旗运动中产生的邻里网络开始,与工人和工会联系起来吧!必须拒绝一切按种族和地区划分来分裂工人团结的企图。

马来西亚目前局势与整个东南亚正发生的危机相平行。泰国和缅甸的群众斗争,以及印尼的新危机,都指向同一个结论:只有推翻资本主义体制,群众才能有更好的生活。

马来西亚的运动,还应该积极与全亚洲各地的群众斗争联系起来。在这些斗争中,工人和青年都在为一致的阶级利益斗争。

只有工人民主的社会主义方案和合理的计划经济,才能结束这个衰老而腐朽资本主义体制,和其无能的资产阶级代言人导致的无止境社会动荡。

《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注释

[1]译注:自马来西亚独立以来,统治阶级不断地以挑拨马来人、印度人、华人和其他原住民族之间的对立,或者是不同地区人民之间的猜忌。政坛上的各大政党通常都带有强烈族群和地方色彩,而不是以政治理念为区分。譬如巫统通常被视为是马来人政党、民主行动党被视为是华人政党、砂拉越政党联盟则是代表砂拉越地区的政党。这些政党都是资产阶级的政党,但习惯透过煽动民族仇恨来分化劳苦大众。

Join Us

Join the 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and help build a revolutionary organisation to participate in the struggle for socialism worldwide!

In order to join fill in this form and we will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