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韩:执政党在近来选举中的惨败意味着什麽?

今年4月7日,南韩首都首尔和重要港口城市釜山的选民以选票狠狠地教训了执政的共同民主党(简称民主党)。虽然保守的反对党国民力量乘势夺下了这两大城的执政权,但这次选举被广泛视为人民对总统文在寅和整个南韩建制的民意公投。与世界上许多国家一样,南韩迫切需要一个社会主义的丶劳工阶级的政治选择。

自由派兵败如山倒

於4月第二个周末举行的投票是首尔和釜山市的市长补选。这种补选的投票率历来很低,然而今年的投票率首次超过50%。选民们显然是为了惩罚执政的自由党而挺身投票。在首尔,民主党候选人获得了39.2%的选票,而他们的主要对手国民力量则赢得了57.5%的选票。在釜山的差距更大,国民力量候选人的得票率高达62.7%,而民主党只有34.4%。

民主党的耻辱性失败是各界早就已经预期到的。当局近来高调的腐败丑闻加速了现任总统文在寅支持率的迅速下降,让民主党今次的选情相当不看好。在这次选举之後,民主党的许多主要人物都被迫辞职以为败选负责。

这种情况与去年民主党在国会选举中取得的压倒性胜利大相径庭。在去年的选举中,民主党取得了自1987年南韩向民主转型以来所有政党在国会中的最大多数。从刚上任时的被视为自由派宠儿的文在寅,到现在几乎到了过街老鼠的地步。到底是什麽原因造成了这种急剧的变化?

自由主义的破产和文在寅的兴衰

在南韩群众於2016年推倒了前右翼独裁者朴正熙之女朴槿惠的腐败保守派政府後,文在寅顺势於2017年当选总统。在南韩没有群众丶劳工阶级政党的情况下,以文在寅领为首的自由派民主党得以为自己打造“改革社会”的形象。文在寅作年少时反对军事独裁运动者的过去,也增强了这种假象。

文在寅的执政迅速让自由主义在韩国民众眼中破产。//图片来源:公共领域文在寅的执政迅速让自由主义在南韩民众眼中破产。//图片来源:公共领域

事实上,民主党永远不会为劳工阶级谋求利益而改变南韩。这是因为民主党及其历史上的前身都代表了南韩资产阶级的自由派。在大多数情况下,最有实力的南韩大企业(通称“财阀”)虽然偏好保守派政党,但民主党仍然是南韩资本主义政治体制的忠实组成部分,为资本家的利益而打击劳工。我们早在2016年就警告南韩的斗士们不能对自由派反对派抱有任何幻想。5年後和一场大疫情过後,南韩劳工们通过自己的惨痛经验,对民主党的真实性质得出了同样的结论。

南韩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经济是建立在对劳工阶级的残暴剥削上的。这些条件是在美帝国主义的支持下,通过国家的残暴来实施的。除此之外,南韩也未能幸免於因新冠肺炎大流行而加速的资本主义世界危机。在这场危机导致的社会矛盾中,南韩劳工首当其冲。

今年,南韩正在经历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最严重的失业危机。在连续十一年的就业岗位减少後,2020年又有98万个工作岗位被毁。青年失业率目前为9.5%。南韩工人平均每周劳动46.8小时,而21%的女性劳工不得不工作50小时以上。尽管他们仅仅为了生存而付出了艰辛的劳动,但普通南韩人的家庭债务在疫情爆发前的增长速度在经合组织(发达)国家中就已位居第二。现在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的比例达到了190.59%。

文在寅支持率雪崩式下降,仅在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後出现了非常短暂的逆转。//图片来源:公共领域文在寅支持率雪崩式下降,仅在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後出现了非常短暂的逆转。//图片来源:公共领域

随着现在失业率在疫情的影响下急剧上升,文在寅政府的反应——就像全世界的政府一样——是大规模的赤字支出。政府去年的刺激计划使国家赤字达到创纪录的846.9万亿韩元(7,505亿美元)。这些计划,其中大部分是针对大企业的,并没有使劳动人民免受这场危机的冲击。然而,政府已经在2022年的预算案中表明将致力於“遏制债务增长”。这实际上是一个撙节计划,是试图通过花钱来摆脱危机的必然结果。

尽管基於去年对疫情的处理,文在寅的支持率得到了极为短暂的提升,但南韩民众开始意识到,在民主党政府下,没有任何根本性的改变,民主党跟前保守派政府是如出一彻的。最令人气愤的例子大概是最近爆发的国营南韩土地住宅公社的官僚滥用内幕消息购买土地的丑闻,这触动了苦苦挣扎在住房问题上的普通南韩人的痛苦神经。正如《外交》杂志所描绘的那样

“这起丑闻之所以引发如此大的反响,部分原因是它触及了南韩人的痛处。南韩多年来一直在苦於房地产价格飙升的问题。住房问题如此普遍,甚至在真人秀节目中引发了一股潮流,像《首尔没有我们的房子》这样的节目,跟踪了那些到拥挤的首都地区以外的地方去试着买房的人们。”

李在明是可取的选择吗?

虽然国民力量从民主党败选中得利,但这绝非表明南韩人民开始拥护保守派。事实上,国民力量候选人们自身的支持率没有比文在寅好出多少。这并非偶然。国民力量的前身是被推倒了的前总统朴槿惠和因贪污罪而入狱的前总统李明博为首的自由韩国党。虽然这个政党改名了几次,但它始终代表着根植於旧独裁统治的统治阶级,维护着南韩资本主义的残暴丶腐败和不公的体制。

因此最近的市长补选结果表明,南韩群众对整个政治体制感到失望,但又缺乏可行的选择。殷切企图逃离许多年轻人成“地狱韩国”的劳工和青年,正在拼命寻求可以解决他们的问题的政治参考或是人物。矛盾的是,这种社会需求目前表现在一名民主党人物李在明的异军突起上。

李在明向来都是民主党员,现为京畿道知事,而京畿道环绕着首尔都市圈。他以火热的民粹主义言论而着称,高喊着对抗权贵丶需要遏止不平等丶扩大公共住房丶在向富人房地产所有者征税的基础上普及基本收入,以及威胁打散财阀。这些立场让一些媒体将他喻为“南韩的伯尼·桑德斯 ”。

李在明被部分人士譬喻为「南韩的伯尼·桑德斯」。//图片来源:李在明官方脸页李在明被部分人士喻为“南韩的伯尼·桑德斯”。//图片来源:李在明官方脸页

今年2月的一项民调显示,支持李在明成为下一任总统的支持率遥遥领先於其他所有主要政治人物。即使民主党在最近的补选中大败,但李在明依然人气不减,是为明年即将举行的总统选举最受欢迎的候选人之一。这进一步表明,国民力量最近的胜选并不代表南韩群众正在向右翼靠拢。

许多真诚的南韩工人和青年会向李在明这样的人寻求解放是可以理解的——他似乎(至少在言语上)对抗着统治阶级。但我们必须说明,李在明的政策从根本上说是自由主义措施,目的是拯救资本主义体制,而不是挑战它。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他明确强调了自己为什麽要提出这些政策:“如果消费和需求得不到支持,资本主义体制就会崩溃。”

李在明并没有不志在推翻这个体制,而是想像资本主义国家可以清除财阀的“过度”影响,并可以起到减少劳工阶级与资本家之间不平等的作用。此外,李在明仍然隶属於为资产阶级利益服务的民主党。如果他想有意义地挑战财阀,那唯一的办法就是脱离已经被他的支持者们所厌恶的民主党,并建立一个基於劳工阶级的政党。如果他不能实现这一突破,李在明就会像美国的桑德斯一样,最终被迫通过向右转,臣服於他的政党所服务的政治体制,最终让他的支持者失望。

不幸的是,李在明在如此基础上脱离民主党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他从来没有倡导过劳工阶级需要政治独立。此外,他并不认为南韩有必要进行革命性的变革,这意味着他可能试图实施的任何政策都必然会被限制在资本主义体制日益狭窄的范围内。最有可能的结果是李在明将步上桑德斯的後尘,背叛劳工,向资产阶级屈服。如果他继续留在资产阶级政党内,即使他赢得总统宝座,也会是这样的结果。

建立一个以工会为基础的群众政党!

南韩劳工阶级不能只能相信他们自己能把社会改变得更好,不能寄望於其他人。他们必须从组织自己的政党开始,为劳工阶级夺取政权丶徵收财阀丶驱逐美帝国主义丶建立真正的工人民主而进行激进的抗争。韩国工会联合会是南韩最大的工会组织,也最有能力推动这一工作。

南韩劳工运动的战斗性在亚洲堪称典范。例如,南韩政府对韩国工联的正式承认(以及其他的改革)是群众於1997年发动的成功总罢工争取来的。工会工人也在2016年发动政治罢工,在推翻朴槿惠政府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正确的领导和纲领下,劳工们一定能够建立必要的政治载体,通过抗争取得胜利。

但是,我们必须提醒的是,韩国工联和劳工运动仅仅建立一个旨在让自己胜选的政党是不够的。劳工阶级政党必须建立在明确以阶级为基础的社会主义纲领上,能够政治动员其劳工阶级基础,并以推翻——而不是支撑——现有体制为目标。韩国工联应该从其於2000年参与组织民主劳动党的经验中吸取了这个教训。

民主劳动党当时是一个折衷性质的政团,其中包括社会民主派工运人士和不持阶级观点的韩国民族主义者。当时,党的领导层为了赢得议会席位,试图维持构成党内各种不可调和的势力之间的团结,结果只导致了更多的分裂和政治上的右倾。

韩国工人阶级的战斗力堪称典范。他们只能靠自己改造社会。//图片来源:韩国工联韩国工人阶级的战斗力堪称典范。他们只能靠自己改造社会。//图片来源:韩国工联

这一系列的惨痛过程缔造了今天的正义党。这个国会小党标榜自己是“进步派”的而不是劳工的政党。多年来,它吸收了许多来自民主党的资产阶级分子,在这过程中摧毁了它成为南韩工人政治表达的潜力。最为可耻的是,在2016年推翻朴槿惠政府的群众抗争中,当铁路工人以发起政治罢工来参与斗争时,正义党却与民主党和右翼的人民党一同要求结束罢工。如今正义党以一介国会边缘小党的姿态苟延残喘,其领导人最近因性丑闻而辞职。它早已没有希望成为劳工阶级所需要的群众政治选择。

今天的南韩是一个极端矛盾的国家。财阀家族积累了巨大的财富,但这些财富是通过对劳工阶级的残酷剥削和过劳而获得的。创造了这些财富的南韩劳工却同时在恶劣的环境中苦苦挣扎。虽然南韩劳工阶级表现出亚洲第一的工业战斗力,但他们还没有明确的政治代表。最重要的是,南韩劳工需要一个可以明确表达他们的战斗力和阶级愤怒的工具。我们需要的不是另一个“进步”的政党,而是一个以工会为基础,拥有明确的革命纲领,能够把资本主义体制连根拔起的政党。

如果南韩工运采取正确的观点和策略,那麽他们就可以建立起如此一个劳工阶级的群众性政党,而不仅仅是一个国会侧翼小党。在这个过程中,领导是决定局势的关键因素。除了需要一个真正的劳工阶级的群众党之外,最先进的工人和青年还需要彻底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作为反对资本主义丶争取社会主义社会的行动指南。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邀请所有真诚的工人和青年战士加入我们的这场跨国抗争。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