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伊朗青年的革命起义已持续两个多月。在该政权的严厉镇压下,革命出现了退潮。但在11月16日至19日又发生了新一轮抗议活动,这表明该政权的镇压行为,非但没有把运动镇压掉,反而还起了鞭策运动继续前进的作用。为了取得最后的胜利,必须有工人阶级的大规模、有组织的参与!(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11月23日。译者:张大户家的羊)

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IMT英国支部)今年度的革命节展示了相当的乐观和热情气氛,来自全欧洲超过七百名的出席者聚在一起讨论马克思的理论是如何的正确。同志们带着兴奋与热情告别,下定决心要建设马克主义的力量。(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10月25日。译者:启良)

中国共产党的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简称“二十大”)进一步巩固了以习近平为首的党和国家政府对社会的控制。作为国家的最高领袖,习近平正式开启了他的第三任期——实现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中仅次于毛泽东的霸权等次。中共的高层领导现在已全部由习近平的亲信所执掌。这次大会所强调的主题正是在国家进入新时代时,中共领导社会的必要性。(按:本文原文于2022年10月31日发表。译者:Affroins)

最近颁发的2022年诺贝尔物理学奖伴随着大众科学专栏的许多喋喋不休,申论三位获奖科学家的工作如何证明了没有“客观现实”这种东西,断言世界是不真实的。甚至诺贝尔奖委员会本身也成功地歪曲了科学的内容。唯心主义的神秘主义在科学界快速蔓延,并在大众科学杂志上得到了最粗略的表达。也许最糟糕的标本是曾经备受推崇的《新科学家》杂志,下面这篇来自《捍卫马克思主义》杂志第37期的文章对此进行了详细点评。(译者:Xinsuo)

由于一名年轻的库尔德女性马赫萨·阿米尼(Mahsa Amini)被谋杀,伊朗爆发了抗议活动,如今,现在这场运动已经波及了全国中所有省份中的至少140多个城市。它已经转变为了一场全国性的起义,是伊斯兰共和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群众反抗。(按:本文原文于2022年9月24日发表。译者:Affroins)

随着世界各地新学期的开始,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也开启了活动。从伦敦到拉合尔,从德克萨斯到多伦多,数以千计的学生将会参与到我们在大学和学院的马克思主义讨论小组和社团之中。我们将在未来几周内分享所有这些活动的报告和一些社交媒体上的文章:可以用#共产主义在校园(CommunismOnCampus)的标签找到我们。(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9月16日。译者:Hanyu)

伊朗人民的全国性抗议活动已经进入第四周。政权镇压抗议的尝试除了进一步激怒群众和吸引新阶层加入抗议外一无是处。街头和大学里的青年人、成千上万的学生和集市商人、工人阶级这一重要阶层都加入了抗议活动。最重要的是,伊朗经济的核心地区(石油和石化部门)也开始了一系列罢工。(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10月11日。译者:张大户家的羊)

即使面对独裁政府的残酷镇压,反对伊朗独裁政府的群众运动仍然不断地涌现在街道上。这场一开始只是反对一个来自库尔德语的年轻女人被害的抗议活动—蔓延到全国超过140个城市,乡镇和农村—已经演变为一个年轻人反对整个独裁政府的强大革命性运动。然而问题仍然存在:这场运动将何去何从?(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9月28日。译者:启良)

1926年5月4日,英国发生了大罢工。在九天激动人心的罢工后,工会领导人背叛了工人。这其中,斯大林主义者给他们提供了来自左边的掩护。本文作者本·格里尼基(Ben Gliniecki)同志汇整了这一事件的教训。(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8月4日。译者:张大户家的羊)

伊朗人民的革命起义已有两周,运动仍在继续。在每个主要城市,青年和安全部队(类似中国武警)之间暴力冲突不断,镇压变得越来越严厉。超过100人被杀,更多的人被逮捕。周一,学生们开始罢课,现在已蔓延到100多所大学。(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10月1日。译者:张大户家的羊)

在过去的24小时内,俄罗斯发布了一系列关于乌克兰战争的重要公告,其中包括:影响了300000人的部分动员令,在俄占乌克兰领土进行入俄公投,强化国内与妨碍兵役有关的刑责,以及向全世界警告俄国当局将使用“一切手段”来保护其领土完整。(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9月21日。译者:Sakura)

上个月,在经济极端动荡的情况下,斯里兰卡的群众冲进了科伦坡的总统府,迫使这个令人憎恨的总统格塔帕克萨窜逃,不久后,这个总统宣布了他的辞职。这件事情很快在统治阶级之间引起了最紧张慌乱的讨论,他们害怕相似的事件在其他地方发生。(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8月10日。译者:启良)

就在几周前,也就是7月9日,斯里兰卡的起义群众攻占了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Gotabaya Rajapaksa)总统位于科伦坡的官邸。这是自三月以来全国示威运动的高潮,民众已经打倒了三位政府内阁,包括央行行长和前总统的两位亲兄弟:财政部长巴兹尔·拉贾帕克萨(Basil Rajapaksa)和于5月9日被迫辞职的时任总理马欣达·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8月18日。译者:Eternal May)

美国国会议长南希·佩洛西的台湾之行,使台湾国家问题再度成为世界政治的焦点。虽然台湾实际上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但中国政府一直坚持认为该岛是其领土的一部分。虽然几十年来,美国在这个问题上持续故意保持模糊的立场,但佩洛西的到访严重损害了整个情势的微妙平衡,如果这份平衡被完全破坏,可能会威胁到整个地区的稳定。(按:本文原文于2021年底完稿,于2022年8月5日发表。文章内容因近期事件而稍作更改。译者:吴有笙)

正在角逐保守党党魁和英国首相职位的利兹·特拉斯(Liz Truss)近来宣布她将出台一系列反工会法。工会领导人对此做出了反抗性的回应。在这个情势下,无产阶级需要进行激进的斗争与大胆的联动。(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7月28日。译者:熊尧章)

经过几天各界密集的揣测和美国当局的闪躲后,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昨天乘坐美国空军的飞机降落在台湾台北市。美帝国主义对中国的这种鲁莽和反动的挑衅有很有可能会破坏整个印太地区的稳定。(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8月3日。译者:吴有生)

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于2022年7月8日下午五点左右被宣告不治。安倍不仅是日本、而且是东亚过去十年里最具有影响力的资产阶级政客之一,却在为其所支持的自民党同僚的竞选进行造势演讲时被刺杀了。(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7月14日。译者:宁香)

7月9日星期六,数以万计的普通斯里兰卡人克服交通混乱来到了首都科伦坡。警察的路障像火柴棍一样被扫到一边,而群众站在总统官邸的台阶前。然后,勇往直前的群众在他们'aragalaya'(斗争)的洪流中冲破了统治阶级为阻止他们参与政治而建立的安全通道。在几分钟内,成千上万的人占领了总统府。几个小时内,躲藏起来的总统被迫透露他的辞职日期。(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7月12日。译者:吴有笙)

经过几个月的危机和丑闻,面对他的阵营中越来越多的反叛,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终于辞职了。但这位保守党领袖的离开并不能为统治阶级解决任何问题。相反,爆炸性事件即将发生。(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7月7日。译者:吴有笙)

2021年7月,中国共产党发动了铺天盖地的宣传吹嘘党的统治如何领导建设了一个繁荣、自信、幸福的中国,来庆祝自己的第100周年党庆。然而不到一年后,中国的民众对现政权的不满不满已经达到了空前的高度,而一贯神秘难测的党国官僚体制的高层们在如何继续前进的问题上也表现出了明显的分歧。对于马克思主义革命者而言,这一切意味着什么,又有什么样的重要性?(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6月28日。译者:宁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