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鱿鱼游戏是南韩的最新制作的深刻揭露了资本主义极端竞争的残酷现实的剧集。 随着这部剧集在全球Netflix的登顶,南韩工人也正在准备着一场总罢工。(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10月18日,译:Hildgard Hmada)

哈萨克斯坦的军队和安全部队昨日在俄罗斯特种部队的支持下对群众进军,强行镇压了自苏联解体以来哈萨克斯坦最大规模的群众运动。(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1月7日。译者:Affroins)

以下这份报道是我们网站今晚从哈萨克斯坦的一名记者那里收到的(此时已全国断网7小时)。一夜之间,一场最初是反对天然气价格上涨的抗议活动俨然演变成了一场起义,并已导致政府下台。而这场起义目前还没有表现出任何的衰弱迹象。(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1月5日。译者:张大户家的羊)

(按:威尔瑞德出版社(Wellred)即将隆重推出由丹麦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玛丽·弗雷德里克森(Marie Fredriksen)撰写的重要新书《罗莎·卢森堡的革命遗产》(The Revolutionary Heritage of Rosa Luxemburg),读者们现在已经可以预购。这位伟大的革命烈士经常被歪曲为俄国十月革命的反对者,并被认为是代表某种“柔和的”、“反威权的”马克思主义,而非列宁和布尔什维克的马克思主义理念。但正如佛莱德·伟斯顿和杨进在以下文章中所解释的那样:现在是澄清这些关于卢森堡的众多神话的时候了。译者:张大户家的羊)

世界各地的政府正在向经济领域注入资金来维持其生命。这令主张政府刺激和需求侧管理的凯恩斯主义追随者们觉得自己好像是正确的。但只有马克思主义才提供了一个真正的解决方案。(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0年5月12日。本译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阶级与哲学”,经我方发现后再校并转载。译者:彼得潘)

与银行家和资本家相比,地主阶级尤其受到鄙视。他们被当作是贪婪的投机者、收受高租金,并把握着最早的机会来提高租金并通过榨取工人阶级创造的一部分剩余价值的方式获取财富的人。现在社会大众针对地主房东们的鄙视情绪正在上升,原因也浅而易见。仅在英国,房租和住房成本就占到了——劳动者可支配收入的一半——有时这个数字还要更大,尤其是对于居住在首都伦敦的人而言,这已然成为了难以承受的负担。(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17年秋季的《捍卫马克思主义》杂志内。译者:Affroins)

12月4日,来自公共和私营部门的数百名工人以及工会代表、学生和农民领袖,从巴基斯坦各地聚集到拉合尔市(Lahore),参加了由红色工人阵线(Red Workers’ Front,RWF)主办的中央工人大会。大会在巴基斯坦最大公共部门巴基斯坦水电发展署(国家电力部门)的水电工会旗下的Bakhtiar劳动大厅(Bakhtiar Labour Hall)内举行。这次会议完结了同志们在11月期间于全国数十个城市内举行的一系列集会。(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12月07日。译者:张大户家的羊)

以下是缅甸《斗争报》的创刊社论。这份线上杂志系由一批在缅甸支持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的马克思主义斗士们所创办。在该国残酷的困难条件下,这个马克思主义革命团队仍然设法制作了一份PDF杂志,并通过他们的脸书专页“革命马克思主义”(Revolutionary Marxism,截至目前有7100余赞数)传播。如果你想要一份《斗争报》,请联系该页面。以下从英文译文转翻的中文译本是在缅甸原文的基础上稍作编辑的,为了国际读者的利益,澄清了几个要点。

经过长达一年的斗争,印度农民终于击败了右翼的莫迪政府及其资本家金主们,并迫使他们废除了三部反动的农业法。这是印度农民自2020年9月以来,一直在顽强地、勇敢地斗争所最终取得的一场重大胜利。(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11月20日。译者:张大户家的羊)

资产阶级的策略师们曾设想:疫情导致的的停机,只是让原本脆弱的世界经济处于暂停状态。一旦经济重新开放,它将“解除暂停”并将继续像以前一样蹒跚前进。然而这与现实情况相去甚远,世界经济现在正处于混乱之中。(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11月15日。译者:张大户家的羊)

一株令人担忧的新冠病毒COVID-19的新变种已让出现,被命名为B.1.1.529或Omicron。这一变种是不顾一切地追求短期资本利益的必然产物,并拖延者这个似乎无休止的大流行病噩梦。

10月30日,仅有31.64%的日本选民参加了产生新政府的国会选举。虽然执政的自由民主党(自民党)民调低迷,但是自由派的各反对党并未从中这个情势中获利,仍然败选。这一结果再次说明了日本群众认为这些党派全是属于正随着资本主义危机而瓦解的糟糕现状的一丘之貉。(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11月3日。译者:Kostya)

在当前的世界上,有8亿人无法得到足够的食物,其中有4500万人正处在饥饿的边缘。这对于在过去一年的疫情中让世界上最富有的人的财富增长了4万亿美元的社会体制来说,是一个显著的弊端。(按:本文发原文发表于2021年11月11日。译者:Hidegard Saitou)

当我们放眼当今世界,看到数十亿人的生命正饱受贫困、奴役和压迫的折磨时,很容易假设,即这些恐怖是以其完全的存在伴随着人性的。毕竟,几千年来,国王、哲学家和牧师们一直都在告诉我们,即我们所遭受的这些罪恶一直隐藏在人类的天性当中。然而,对我们遥远的过去的严谨研究却证明了与其相反的结果。作为一个物种,我们中所有的存在几乎都曾经生活在狩猎-采集者的共产主义队伍之中,且没有任何的君王或雇主。(译者:Affroins)

《反叛中的理性》美国版第一编在当地出版后备受好评。总的来说,盎格鲁—撒克逊世界很抵触抽象的哲学思想,特别是马克思主义。可是,没有抽象的哲学概括,就不可能对世界有理性的理解。(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05年3月15日,作者:艾伦·伍兹。译者:Xinsuo)

艾伦·伍兹的新书《马克思主义视角下的哲学史》(History of Philosophy,以下简称《哲学史》)业已由韦尔雷德出版社(Wellred Books)隆重出品。我们在下面发表该书导言的节选,解释为什么革命的马克思主义者应该研究哲学史,以及早期思想家,特别是对生活在资产阶级时代的革命、青年阶段的哲学巨匠的给予马克思主义的巨大影响。(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9月14日发表。译者:Kostya)

上周末,由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英国支部举办的“革命节”(Revolution Festival)在疫情解封后终于重办!这场超过600人参加,包括32场讲座的学习营,更得以筹集了数万英镑的资金。这一惊人的事件代表了马克思主义力量的一个重要里程碑。(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11月02日。译者:张大户家的羊)

中国统治者们正在发现,在资本主义体制之下,经济的增长过后必定迎来下滑。负债超过3000亿美元的房地产开发商恒大即将面对倒闭,危机幅度让人想起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中国政府目前正面临着与十多年前的美国所经历的同样的困境,而其只能眼睁睁地注视着资本主义危机的深渊。(按:本文原文于2021年11月1日发表。译者:Affr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