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群众运动的终末

6月30日,中国政府藉由强加《新国安法》,大幅地缩减香港人民的民主权利。中共政权不择手段迫切地要终结“一国两制”的原则,并且对香港人民施加他们对中国大陆境内人民一样的控制。

香港的这场运动对中国政府而言是不能容忍的,不只是因为这场运动为大陆地区内反抗北京当局的抗争提供了潜在的出路和导火线,也同时因为这场运动已经给予美国帝国主义乘虚而入的机会,成为美国用来处心积虑反对中国的一个武器。中共填补香港这块“漏洞”的动作,当然让美国与英国再次有了抨击中国的借口。美国在7月1日通过一项抨击中国的法案,并针对部分中共官员以及任何与被美国政府视为有罪的企业或个人来往的银行进行制裁。

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傲慢地宣示“所有热爱自由的人们都必须谴责(中国强加于香港的)这项骇人的法案”。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以及首席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也说了类似的话。 (这些向来反移民的政客们)藉由向300万香港人民开放英国边境,突然拥抱了移民和提供政治避难的“好处”。

首先让我们把事情完全弄清楚:美国与英国,绝对毫无立场对他国的民主自由说三道四。这两个帝国主义强权的历史无疑是这世上最血腥的。英国方面的意见更是伪善,特别是英国还曾以毫无民主权利的殖民方式,管理其香港殖民地几十年之久。就以英国于1971通过的《刑事罪行条例》法案(Crimes Ordinance)为例,这项法案允许当局甚至不用提供任何证据,就能将持有反对政府材料的任何人处以监禁。

《新国安法》的意图昭然若揭,这项新法是用来消灭香港人或香港居民任何可以组织对抗中国政府或是免于其迫害的途径。 《新国安法》是由北京的中国全国人民大会,或者说是由全国人大的常务委员会所立法通过的,并在新冠疫情期间强加于香港之上,无可辩驳地将残酷的现实表现出来。实际上,大部份的香港立法会议员都从未看过法案文本,而难以置信的是,文本连行政长官林郑月娥都没事先看过。 

《新国安法》将“煽动”、“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颠覆政府”这些行为非法化,并且全部都可被处以监禁徒刑。遭控告者将在大陆内部受审。北京当局现在拥有了它朝思暮想的,想从香港引渡谁就引渡谁的权力,只是其形式比引发去年香港运动的2019送中条例的原始设定更加强大。例如说,做为这些巨大权力的一部份,北京当局可以在香港设立公署,公署人员则由大陆人士出任。 

“公署将评估城市的国家安全发展,并就主要策略和政策提出建议。公署还将负责收集和分析情报,以及处理与国家安全有关的案件...公署人员在执行职务时必须遵守当地法律,但不受香港管辖。”(《南华早报》于2020年7月2日报导)

惨痛的教训 

在国马趋(IMT)于2019年分析反送中运动的一系列文章中,我们就曾经警告过,如果这场运动没有发展出明确的、以劳工阶级做为基础的诉求,并且不对大陆地区的工人们发出呼声的话,那这场运动就注定要以失败收场。如果一场运动根本没有明确的策略,观点或组织,那它只能是让参与运动的群众停留在街头而没有进展。当然,谁都无法预料到新冠病毒的严重疫情以及随后的城市封锁,让北京当局利用这点来推动这项法案并实施镇压,但不管新冠病毒疫情流行与否,这场运动最终都会式微。

在这些分析反送中运动的各篇文章中,我们指出当这场运动开始没落时,北京当局将会利用这个机会开始逮捕关键的社运人士,并将会震慑人民,直到他们屈服为止。而现在的北京当局也确实正在这样做。随着法案的通过,发生一些与去年夏天相比之下规模非常小的抗议活动。由于抗议规模非常有限,示威群众很轻易就被镇压。目前有370人遭逮捕,其中有10人是以违反已经生效的新法为由而被捕的。在去年运动中最有能见度的几位社运人士(由于运动没有正式的领袖),如黄之锋(Joshua Wong)、罗冠聪(Nathan Law)、周庭(Agnes Chow)、敖卓轩(Jeffrey Ngo),也宣布将停止活动,解散他们于2014年雨伞运动时所成立的香港众志(Demosistō)。

这一切都不言自明。新法所代表的是对一般香港人民基本权利最严重的攻击,尽管港人既有的权利己经很有限。数千名英勇抗争的年轻群众,不论他们的领袖是自由派或亲资本派,现在都深陷危险之中。很遗憾地,领袖们轻率采纳的运动路线,是拒绝将运动正确地组织起来、拒绝将运动与劳工阶级与社会诉求联系起来,反而向美国总统特朗普做出反动的求救:所有这些错误都让运动注定失败,使年轻群众容易受到当局的镇压。 

新法也让中国大陆内部的工人更加受到威胁。几十年以来,劳运领袖都潜逃到香港以躲避中共的迫害,而香港这座城市也成为一个组织声援中国大陆罢工工人的枢纽。新法让北京当局声称这些人是要滋长恐怖主义或颠覆政权变得更加容易,让这些劳运领袖引渡回中国审判,或者直接让这些人从世上消失。

Hong Kong Movement Death 2 Image Studio Incendo Flickr香港的工人与年轻群众学到了一个十分惨痛的教训。唯一能协助香港人民打败北京的资本独裁政权的势力,就是中国大陆的劳工阶级们。我们最终必须向中国革命迈进!//图片来源:Studio Incendo, Flickr

在这场历时十二个月的运动中,最关键的教训之一是,在争取香港民主权利的斗争当中,西方国家的帝国主义政府不会是我们的朋友,反而是我们的敌人。美国的特朗普与英国的约翰逊可以依他们的喜好来大声反对,而事实上,所有这些谩骂都只是他们对中国的贸易战策略其中的一部分。但这一切都不会为香港工人带来任何改变(做出改变也不是这些口水战的意图)。资产阶级式的外交从来与自由和普世价值无关,而只与冷冰冰的利益有关。中国的经济影响力,让它将其他国家以及其利益拖入它的势力范围。这就是为何回教国家的领袖们,对于中共对维吾尔族与新疆的穆斯林所做的残忍压迫,半句都不吭一声。这些政客对现金的爱永远大于他们对道义的坚持。为了与中国保持良好的商业关系,许多目前收容香港人的国家会任由他们被引渡回中国,而不是替这些香港人提供避风港。

香港的工人与年轻群众学到了一个十分惨痛的教训。他们必然要得出以下结论:唯一通往自由的道路是透过与中国人民串连,而不是远离中国人民。也就是说,唯一能协助香港人民打败北京的资本独裁政权的势力,就是中国大陆的劳工阶级们。我们最终必须向中国革命迈进!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