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維吾爾族:民族壓迫與帝國主義偽善

近來,美國和英國政府皆對中國當局對待維吾爾人的待遇展開了猛烈的批評。美國甚至制裁了負責新疆問題的中國官員,而中國對維族人的壓迫現在經常出現在西方的新聞中。根據資產階級媒體的報道,目前有成千上萬名維吾爾人被關押在監獄集中營,而其他人則面臨極端壓迫的環境。但是,為什麼西方帝國主義者到現在才虛偽地開始關注維吾爾人的困境?(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0年10月20日)

毫無疑問,中國當局正在對維吾爾人進行民族壓迫,但英美國家的這些批評也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

幾百年來,西方帝國主義在本國和全世界執行的種族主義壓迫「藝術」已經到爐火純青的地步。在他們所謂的對維吾爾人的「關心」背後,不過時企圖打擊中國來伸張自己的利益。他們只是利用維吾爾人作為一個方便的杠杆,在他們正在進行的貿易戰中對中國施壓。

露天監獄

維吾爾族確實是一個受壓迫的少數民族,居住在中國西部的新疆地區。從民族上講,維吾爾族屬於突厥語民族,擁有自己獨特的文化和語言。

盡管居住在所謂的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但維吾爾人卻受到所謂的中國「共產黨」的極權統治,他們實踐自己文化的權利受到嚴重打壓。

維吾爾人被壓迫了幾個世紀。然而,自2010年中期以來,中國國家的政策一直是要從本質上粉碎維吾爾人的任何獨立民族認同。這種政策是通過迫使維族人同化到主流的漢族文化中,再加上殘酷的國家鎮壓來實現的。

近年來,中國政府對維吾爾族的文化進行了嚴厲的鎮壓。這包括嚴格限制學校內的維吾爾語教學,並實際禁止銷售大多數維吾爾語書籍。一般人如果表現某些「宗教行為」就可能遭到懲罰,包括「不正常地留胡子」,以及在公共場合戴面紗

比起中國其他地區,新疆的維吾爾人更受到國家的嚴密監控。這是通過一個嚴密的警察檢查崗網絡、臉部識別監控錄影,甚至是安裝在汽車和手機上的追蹤裝置來進行的。而在「漢維一家親」政策下,11.2萬名漢族中共黨員被派往維吾爾族家庭進行定期檢查和監控。

那些觸犯當局的人往往被送進所謂的「再教育營」,或被判重刑。西方媒體經常重復:在過去幾年內,有一百到一百五十萬名維族人和其他少數民族被送進這樣的集中營。

然而,正如這份報道所呈現的,這種說法僅僅來自兩個非常右翼的消息來源,而且似乎是基於8名維吾爾人的口頭描述而推斷出來的。實際上,被拘留的人數可能要少得多。然而,中國國家並沒有否認這些集中營的存在,並稱它們為"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

維吾爾民族問題

如果不了解新疆的民族問題,就無法理解中國對維吾爾人加劇的壓迫。//圖片來源:EnricX,Flickr如果不了解新疆的民族問題,就無法理解中國對維吾爾人加劇的壓迫。//圖片來源:EnricX,Flickr

為什麼中國最近加緊了這種壓迫?要解答這個問題,我們必須先了解新疆民族問題的歷史。

對中國統治階級來說,新疆是相當重要的地區,既有豐富的自然資源,又有作為中亞門戶的戰略性地理位置。雖然該地區大部分是沙漠和山區,但卻擁有中國最大的天然氣儲量,以及中國40%的煤炭和22%的石油。

當地向來一直是民族衝突的爆發點。與任何的小國家民族一樣,維族人幾世紀以來的利益和權利一直被大國踐踏。

該地區在1750年代處於中國的間接統治之下,直到1880年代被正式納入中華帝國。

斯大林主義的遺產

後來,在1920年代和30年代,新疆被卷入俄國革命後籠罩中亞的革命熱潮中。該地區的許多民族接二連三地揭竿起義,反對專制、民族和宗教壓迫以及漢族沙文主義。

然而,蘇聯的斯大林官僚並沒有支持這些運動,幫助他們取得政權,並將他們融入蘇聯,而是經常操作反對民族解放運動的勾當。斯大林主義者們與當地最反動的勢力合作,並隨時與新疆及其革命力量保持距離。最後,在1934年,斯大林主義者支持中國軍閥盛世才在該地區掌權,但拒絕將其政權納入蘇聯。

社會主義是國際性的,否則什麼都不是。俄國革命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在這裡,俄羅斯帝國的被壓迫民族與俄羅斯工人階級聯合起來,共同對抗大俄帝國主義反動。

俄國十月革命後,跨越國界和民族的階級團結開始興盛。民族衝突問題退卻了,取而代之的是蘇聯境內各民族為共同的未來而團結合作的情緒。縱觀列寧和托洛茨基的著作,他們都非常明確地指出,俄國群眾的唯一出路是在國際間進行反對資本主義的鬥爭。這一點在蘇聯和共產國際早期的所有政策中都有所體現。

但隨著蘇聯的腐化和斯大林主義的興起,這一切都走向了反面。就其本質而言,斯大林主義的觀點是徹底的沙文主義。蘇聯官僚的目的不是世界革命,而是自我保護。在這個基礎上,所有舊制的陋習,壓迫、歧視和反動的大俄沙文主義都慢慢地回歸。

斯大林正是在狹隘的民族主義利益基礎上,發展了「一國社會主義」論。在這一理論的基礎上,無數的革命運動被破壞,以血腥的失敗告終。

對斯大林來說,新疆及其人民的命運與階級鬥爭無關。事實上,蘇軍在1930年代為了防止叛亂蔓延至蘇聯境內,甚至不惜與反動的白俄軍隊一同介入該地區!這不僅反映了斯大林主義在國際上的反動性,也反映了蘇聯內部被壓迫民族的狀況。

而且,斯大林牽制新疆,是對資產階級民族主義和反革命國民黨的讓步。直到1949年,看到中國革命勢不可擋的推進,斯大林才與毛澤東達成協議,將該地區的控制權移交給新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毫無疑問,這在一定程度上是為了避免革命波及到蘇聯本身。

一個真正的工人階級國際主義政策,應該讓中國與所有蘇維埃共和國平等地加入蘇聯。相反,這兩個官僚集團都奉行自己的民族主義政策,同時培養各自的勢力範圍。這其中的邏輯隨著50年代中期後和60年代的中蘇交惡而顯現。

在毛澤東時期,新疆不是在無產階級國際主義的基礎上進行統治的。從根本上說,毛主義和斯大林主義是同一種現像。中國工農掃除了資本主義,建立了工人國家,但所謂的"共產主義"官僚代替勞動群眾掌握了政權。因此,雖然中國在計劃經濟的基礎上邁出了巨大的步伐,但斯大林主義俄國的所有反動特征也都被復制到中國體制內。

對維吾爾人來說,這意味著犬儒民族主義博弈的持續,蘇聯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官僚利用維吾爾民族問題來促進他們各自眼前狹隘的民族利益。

同時,當新疆被並入中國時,中國政府剝奪了維吾爾人的民族自決權。革命後的新中國國家是以1940年代末的俄國斯大林主義國家為藍本,而非效仿列寧和托洛茨基的布爾什維克政策。中共僅授予新疆有限的區域自治,也不包括授予該地區人民以民主表決脫離中國的選擇。

雖然新疆在1955年被設立為 "維吾爾自治區",但實際上它一直是由一個半軍事組織控制,即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簡稱「兵團」。

兵團成立於1954年,目的是利用中國內戰中的復員軍人,將漢族人民填充到新中國的邊境地區。它向來是有北京政權直接領導,而不受新疆的自治區政府約束。中共官僚體系的民族主義性質,也讓新疆的民族問題始終沒有得到解決。

犬儒主義

為什麼帝國主義者現在才開始關注維吾爾人的困境?這是頂級的偽善和機會主義。//圖片來源:Daniel Lobo為什麼帝國主義者現在才開始關注維吾爾人的困境?這是頂級的偽善和機會主義。//圖片來源:Daniel Lobo

在1960年代中蘇衝突的背景下,蘇聯在新疆積極扶植分裂主義勢力,主要宣揚維吾爾民族主義。這與支持維吾爾人的民族願望毫無關系。相反,這是一個犬儒的伎倆,透過削弱中國政府來促進蘇聯官僚的利益——這是斯大林主義的眾多罪行之一。

蘇聯的政策包括資助東突厥斯坦人民革命黨,以便於1968年在新疆發動武裝起義。這一政策促成了1969年中蘇邊境的實際軍事衝突。

後來,在1979年蘇聯干預阿富汗之後,與美國聯手的中國在支持反革命的阿富汗聖戰者組織方面發揮了作用。他們在新疆為伊斯蘭基本教義派建立了訓練營,並向他們提供武器和資金。中國官僚的政策是建立在「敵人的敵人就是我的朋友」的前提下,從而支持了從阿富汗到智利、安哥拉等世界各地的各種反動勢力與蘇聯斯大林官僚的衝突。

同時,中國官僚加緊向新疆移民漢人,以對抗蘇聯在維吾爾人中的影響。1949年,漢人只占新疆人口的6%,而當地的維族人口占75%。現在的比例是漢族占40%,維族占45%,不過這在地理上是不平衡的。漢族在東部和北部占多數,維吾爾族在南部和西部占多數(70%到95%以上)。漢族也多半居住在城市內。

兵團就是為此而使用的。因此,該地區經濟發展的大部分受益者主要是漢族農民工和官僚階層。該地區的大部分財富被在新疆開采後運往東方,當地的維族人幾乎沒有受益。

這導致維吾爾人對漢人的積怨越來越深,民族壓迫感越來越強。正如列寧所解釋的,民族問題的根本是面包問題——即生活品質問題。

沸點

隨著資本主義在中國逐步復辟,少數民族受到的民族壓迫也隨之增加。1990年代,在一些針對漢族的小型恐怖襲擊和起義爆發後,局勢加劇。作為回應,中國政府加強了對維吾爾族的鎮壓。

事情在2009年達到了沸點。當時。一家位於中國南方工廠內發生了一起鬥毆事件,兩名維族人被漢族工人殺害。新疆自治區首府烏魯木齊市的民眾隨後組織了一場抗議活動,要求政府調查這起殺人事件。

政府對抗議活動以殘酷的警察暴力鎮壓回應。緊張的局勢演變成一場暴亂,期間有130多名漢人被殺害,1,135多人受傷,200家商店被燒毀。

在隨後的幾年裡,維吾爾人對漢人進行了一些小規模的恐怖襲擊。這些襲擊通常涉及刺殺,或自制炸彈。中國政府指責維吾爾族伊斯蘭基本教義組織發動了這些襲擊。這些組織正是中國政府在80年代幫助建立和訓練的組織。

由於當地沒有其他任何政治選擇——包括真正的共產主義替代方案——維族的民族主義運動就披上了伊斯蘭教的外衣。而在更激進的份子中,有許多人已經轉向了極端伊斯蘭。

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的恐怖威脅確實是存在於新疆的。據估計,約有1500名維吾爾人前往伊拉克和敘利亞為伊斯蘭國或其他反動的聖戰組織作戰。而在新疆境內,有阿富汗老牌聖戰組織的殘余勢力,以及突厥和其他中亞地區反動勢力的活動。

然而,中國政府以伊斯蘭基本教義派和恐怖主義問題為借口,加緊對所有維吾爾人以及廣大中國工人階級的壓迫措施。但是,中國透過粉碎維吾爾族的文化,讓整個民族為少數極端分子的行為負責,實際上是把越來越多的維吾爾族推向極端基本教義主義。

社會爆炸

伊斯蘭恐怖威脅是真實存在於新疆的,但中國國家的鎮壓措施將會為這個情勢火上加油。//圖片來源:Paul Kagame, Flickr伊斯蘭恐怖威脅是真實存在於新疆的,但中國國家的鎮壓措施將會為這個情勢火上加油。//圖片來源:Paul Kagame, Flickr

實際上,中共當局更擔心新疆會出現大規模的社會爆炸,而不是小搓極端分子。中國工人階級的的鬥爭意識日益上漲,一場在新疆爆發的群眾運動可能會迅速蔓延到全國。

2010年以來,由於階級鬥爭和社會動蕩的加劇,中國在"公共安全"上的支出一直高於"國防"。官僚顯然害怕社會基層爆發運動。隨著經濟增長的放緩,官僚為了維護自己的統治,正在向漢族民族主義靠攏,加大鎮壓少數民族力度。

中共官僚正在利用維吾爾族動亂和恐怖主義的問題來轉移中國各地工人階級對他們面臨的日益嚴重的問題的注意。這是一種典型的分而治之的政策。同時,強加於新疆的極權控管制度被視為是在階級鬥爭白熱化時,很可能在全中國部署的對策的試驗場。

中國統治階級不能失去對新疆的控制。新疆不僅擁有巨大的能源儲量,從中亞供應中國的主要石油和天然氣管道也經過這裡。它與其他7個國家接壤,因此對於發展中國的「一帶一路」計劃——中國帝國主義野心的關鍵支柱——是至關重要的。

據新華社報道,新疆被設計為一帶一路內的重要物流中心。位於首府烏魯木齊的一座貨運中心每天已經處理3600噸的貨物。該中心不僅經營自然資源,還經營服裝和電子元件等商品的運送,有200多家公司參與其中。任何程度的不穩定都會使維持和擴大這些設施變得不可能,因此中共選擇了迅速而廣泛的鎮壓。

除了通過兵團開發新疆,中國政府還利用它來幫助處理中國東部地區的失業問題。兵團雇佣了300多萬工人,其中86%是漢族人。隨著中國經濟放緩,失業率上升,這被認為對中國政權的穩定是越來越重要措施。現在,南方和東部沿海地區工資的上漲已經侵蝕了他們在制造廉價勞動力出口產品方面的優勢,因此,他們的試圖開發中國其他地區。巨大的投資已經投入到新疆開發新的城市,並沿著通往中亞和歐洲的陸路延伸。

兵團除了是一個准軍事機構外,也包括了一個重要的農業商務部門,生產棉花和番茄。

最近,兵團開始了一項大規模的土地開墾計劃,雇佣了數千名漢人對沙漠地區進行開墾和耕種。因此,2013年至2017年,兵團的產值翻了一番,達到367億美元--如果它是一個國家,按GDP計算,它將是世界第99大國。

然而,在"墾荒"的過程中,維族人往往被迫離開自己的土地,以便將水資源引到兵團農場。再加上漢族人不斷向新疆南部和西部的維族傳統地區移民,使得該地區的緊張局勢不斷加劇。

鱷魚的眼淚

對維吾爾人的殘酷壓迫多年來一直有據可查。那麼,為什麼直到最近,美國和英國政府才對這一地區產生了興趣?

7月17日,美國政府通過了《2020年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該法案要求美國國家機構查明涉嫌「任意拘留、酷刑和騷擾"維吾爾人的中國官員,以便對他們進行制裁。

美國政府的虛偽性令人嘆為觀止。據推測,那些在美國所發動的「反恐戰爭」中設計「任意拘留、酷刑和騷擾」無數人的美國官員,將被豁免於這項或任何其他法案。

事實上,拘留和騷擾維吾爾族人對美國政府來說也不是新鮮事,因為美國自己已將22名維吾爾人送進了位於關塔那摩灣的酷刑營!而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約翰·波頓(John Bolton)則表示,川普曾於2019年告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建造集中營來「再教育」維吾爾人是「正確的做法」。

曾殘酷入侵和占領伊拉克和阿富汗近20年的美國,當然不是穆斯林人民的朋友。

在囚禁民眾方面,無論是絕對數量,還是人均數量,美國都是當今世界第一的。美國囚禁了近230萬人,即每10萬人口中就有698人被囚。相比之下,中國每10萬人中有118人被關押。雖然美國的人口只占世界人口的4.4%,但它卻擁有世界上22%的囚犯。

我們是不是也該對美國政府監禁少數族裔的種族主義行為進行制裁?美國黑人盡管只占總人口的13%,但卻占美國監獄人口的近40%,黑人男子的監禁率是白人男子的5.8倍。

再看看美國政府對墨西哥邊境難民的待遇。他們撕裂家庭,強迫數百人擠在站立的牢房裡連續一周,沒有衛生設施。又看看當局最近在「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中對抗議者的殘暴鎮壓,對美國政府的人權調查,在哪裡?

美帝國主義在海外的罪行當然沁竹難書。而英國政府也犯了上述所有罪行,只是規模較小。

貿易戰

事實上,對中國官員的制裁建議無關於對維吾爾人權的關懷,而是與中美統治階級之間不斷發展的衝突和他們正在進行的貿易戰有關。制裁的威脅只是向中國政府施壓,迫使其接受美國的條件的眾多手段之一。

該法案本身包含一項規定,即如果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即大企業利益),美國總統可以暫緩實施制裁。換句話說,如果中國國家屈服於對美國的有利貿易條件,它就可以繼續隨意對待維吾爾人。

正如任何被壓迫民族的命運一樣,維吾爾人的權利僅僅被用作帝國主義大國鬥爭的籌碼。

多年來,英國政府對中國政府在新疆的行動視而不見。這是在唐寧街極力爭取中國投資,以支撐缺乏活力的英國經濟的時候。

隨著中英在香港問題上的衝突日益加劇,外交政策受制於華盛頓的英國保守黨政府突然發現了新疆維吾爾人受到的壓迫。英國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甚至將中國在新疆的行徑描述為「令人深感不安」。

然而拉布對英國實施制裁的想法潑了冷水,因為用他的話說,他希望英國能與中國建立「正面的關系」。換句話說,英國貿易和投資的利益是更加重要的。與美國不同,英帝國主義沒有能力對中國展開貿易戰。

階級鬥爭

在資本主義基礎上的建立一個真正獨立的維吾爾國家不可能的。只有由工人群眾自願成立的的亞洲社會主義聯邦,才能保證所有被壓迫民族的真正解放。//圖片來源:Leonhard Lenz在資本主義基礎上的建立一個真正獨立的維吾爾國家不可能的。只有由工人群眾自願成立的的亞洲社會主義聯邦,才能保證所有被壓迫民族的真正解放。//圖片來源:Leonhard Lenz

我們必須反對英國和美國對中國威脅或實際的制裁。這些制裁不會減輕維吾爾人所面臨的壓迫。要達成它,我們必須鏟除作為壓迫根源的中共政權。這是只有中國工人階級(包括維吾爾工人)才能達成的任務。美帝國主義不是世界任何地方工人階級的盟友,也不是任何被壓迫群體的救星。

我們必須移除中共政權在中國所有地區的政權,並以真正的工人政權取代。這只有通過中國各族工人階級和窮人聯合的階級鬥爭才能實現。

因此,中國漢族工人必須大力開展反對壓迫維吾爾族的鬥爭,因為分裂的運動是削弱的運動。中國真正的共產主義者人必須把各民族的自決權寫在自己的旗幟上,以加強各族工人階級的自願團結。

但是,我們必須承認,在資本主義基礎上的建立一個真正獨立的維吾爾國家不可能的。一個經濟上和軍事上都很弱小的國家,夾雜在中俄之間,仍然會面對且無法抵抗帝國主義大國的干涉。當地所有的地區勢力也有可能一窩蜂地意圖干預,導致新疆這個地區的分裂。只有由工人群眾自願成立的的亞洲社會主義聯邦,才能保證所有被壓迫民族的真正解放。

隨著世界資本主義危機的加深,中國經濟陷入逆境。工人階級活動起來,把革命擺上日程表的那一天,可能不會太遙遠。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