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正在角逐保守党党魁和英国首相职位的利兹·特拉斯(Liz Truss)近来宣布她将出台一系列反工会法。工会领导人对此做出了反抗性的回应。在这个情势下,无产阶级需要进行激进的斗争与大胆的联动。(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7月28日。译者:熊尧章)

经过几天各界密集的揣测和美国当局的闪躲后,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昨天乘坐美国空军的飞机降落在台湾台北市。美帝国主义对中国的这种鲁莽和反动的挑衅有很有可能会破坏整个印太地区的稳定。(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8月3日。译者:吴有生)

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于2022年7月8日下午五点左右被宣告不治。安倍不仅是日本、而且是东亚过去十年里最具有影响力的资产阶级政客之一,却在为其所支持的自民党同僚的竞选进行造势演讲时被刺杀了。(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7月14日。译者:宁香)

7月9日星期六,数以万计的普通斯里兰卡人克服交通混乱来到了首都科伦坡。警察的路障像火柴棍一样被扫到一边,而群众站在总统官邸的台阶前。然后,勇往直前的群众在他们'aragalaya'(斗争)的洪流中冲破了统治阶级为阻止他们参与政治而建立的安全通道。在几分钟内,成千上万的人占领了总统府。几个小时内,躲藏起来的总统被迫透露他的辞职日期。(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7月12日。译者:吴有笙)

经过几个月的危机和丑闻,面对他的阵营中越来越多的反叛,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终于辞职了。但这位保守党领袖的离开并不能为统治阶级解决任何问题。相反,爆炸性事件即将发生。(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7月7日。译者:吴有笙)

2021年7月,中国共产党发动了铺天盖地的宣传吹嘘党的统治如何领导建设了一个繁荣、自信、幸福的中国,来庆祝自己的第100周年党庆。然而不到一年后,中国的民众对现政权的不满不满已经达到了空前的高度,而一贯神秘难测的党国官僚体制的高层们在如何继续前进的问题上也表现出了明显的分歧。对于马克思主义革命者而言,这一切意味着什么,又有什么样的重要性?(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6月28日。译者:宁香)

瑞典政府因承诺帮助土耳其帝国主义把库尔德人的斗争淹死在血泊中而通过了加入北约的考验。(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7月1日。译者:onric)

虽然乌克兰战争引起了很多关注,但一场同样重要的冲突正在太平洋地区发展,且关系到在未来谁将会统治这个关键地区:是美国还是中国?事实上,美国外交政策的主要支点就是反制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6月10日。译者:Affroins)

美国的工会化浪潮正鼓舞着世界各地的工人——位于纽约斯塔滕岛(Staten Islands)的亚马逊仓库终于透过独立的亚马逊工会取得工会组织和代表,是为全国首例;每周都有几十家星巴克咖啡店加入星巴克工人联盟;一家苹果商店的工人第一批签署了加入美国通信工人协会的会员卡。2022年迄今为止,已经有589份工会申请被提交给了美国国家劳工关系委员会。这与2021年的前四个月相比,数量翻了一番。(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4月28日。译者:KRY)

在战争,疫情和保护主义的连续猛击下,世界经济正动荡不安。资本主义的前景是通货膨胀和经济衰退的可怕组合。这是让各地革命爆发的最佳导火线。(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5月31日。译者:KST)

在四十二年前的这一周,阶级斗争的烈火席卷了南韩。在群众争取民主和推翻军队的抗争中,人口近百万的光州市内发生了一件相当英勇的事件。当地的工人们合力击退了残暴的国军,并几天之内实际上接管了全城,且使其曾短暂地处于武装工人民兵的控制之下。(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5月27日。译者:Affroins)

(按:以下这篇文章发表于1981年,就在所谓的1950年内阁文件公布后不久。这些文件揭示了战后工党政府——通常被改良主义者称为“行动中的真正社会主义”——有多么痴迷于将共产主义者和激进分子驱逐出党,并最终踏上了资本主义当权派的路线。这些揭露证明,即使是激进的改良派政府,如果不愿意与资本主义制度决裂,最终就会捍卫它的利益。译者:宁香)

在5月9号星期一,戏剧性的事件震撼了斯里兰卡。在持续一个月的经济动荡以及街头群众动员之后,总理马欣达·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孤注一掷的试图重新建立秩序来保住他的政治脸面。但是他的暴行以戏剧性的形式适得其反。在傍晚,马欣达躲在一个海军基地里,同时数十个议员的住所正熊熊燃烧。这一天结束的时候,包括一名议员和两名警察在内的八人死亡,同时医院里挤满了受伤的人。(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5月12日。译者:吴有笙)

乌克兰的危机制造了一起完美的通货膨胀风暴。战争、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瘟疫、保护主义和气候变化正在使数十年来的低商品价格瓦解在一场只能越来越深的危机中。(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5月17日。译者:宁香)

一个月前斯里兰卡爆发的全国性的怒火震惊了当地统治阶级。这场行动展示出了非凡的韧性。不管是季风性的暴雨还是僧伽罗和泰米尔新年,抑或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政府的诡计都没有平息人民的怒火。然而,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Gotabaya Rajapaksa)依然牢牢掌握着权力,并以他的存在嘲弄着人民。(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4月29日。译者:吴有笙)

(按:本文为《捍卫马克思主义》杂志中文版第4期内的主题文章,旨在从长剖析革命领导、革命党和群众运动之间的关系,借此提炼出致使革命成功的因素以及革命家们当下的任务。译者:Affroins)

(按:本文原文刊登于2022年4月18日。尽管这篇译文完成时,法国总统大选已经尘埃落定,但正如文中所说,“我们批评的范围远远超出了第二轮总统选举的问题”,本文依然是对法国政治局势和阶级斗争前景的有效分析。译者:宁香)

一个前所未有的重磅消息震撼了已经两极化的美国政治和阶级斗争。在一份被泄露的由最高法院大法官塞缪尔·阿利托(Samuel Alito)起草的内部备忘录显示,这个反动机构内的多数大法官概述了其将在司法上推翻罗伊诉韦德案的理由。而该案是于1973年作出历史性裁决,裁定美国宪法保护孕妇有堕胎的自由而不受政府过度限制。作为部分美国统治阶级企图将阶级斗争转向所谓“文化战争”的犬儒手段,堕胎权这项本应是基本民主权利将被肆无忌惮地毁掉。(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05月04日,译者:符号看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