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军事政变首脑奥夫

在苏丹军队昨天(2019年4月11日)逮捕前总统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Bashir)后,苏丹人民仍然继续在街头上抗争。他们拒绝服从由前副总统奥夫(Awad Mohamed Ahmed Ibn Auf)为首的军事过渡委员会所颁布的宵禁令。昨日,从群众之间产生的一些口号清晰地表达了他们对这个由一批老官僚形成的过渡政府的看法:“我们将不会接受另一个Koaz [当地人对极端伊斯兰基本教义派的贬称-编者按]。奥夫,我们将粉碎你,我们这一代人将不再被愚弄!”更有什者大喊着:“革命才刚刚开始”。

(按:本文是托洛茨基致基辅同志们的一封信。俄文原文刊登于1923年5月31日《真理报》。后载于俄文版《托洛茨基全集》第二卷,并由Marilyn Vogt翻译至英语并收录于托洛茨基《论日常生活问题》。中文译自英语版。)
译者:杨进

(按:在托洛茨基被暗杀前,他预言二战的结果会是斯大林主义政党全面崩盘,第四国际会变成领导革命的群众性政党。但在战后,苏联进军东欧之后建立了数个民族共和国并很快完成了财产公有制,中国共产党也击溃了蒋政权。斯大林主义出乎意料的势力大增,导致了第四国际阵营内出现分歧。以米歇尔・巴布洛(Michel Pablo)为首的国际领导,先把南斯拉夫列为资本主义国家,后来铁托和斯大林分裂后,又认为南斯拉夫变成了相对健康的工人国家。关于中国革命建立的国家的阶级性质,第四国际的领导也有矛盾的分析。格兰特领导的英国托派在第四国际阵营中有比较独到的理论。在著于1949年春季的本文内,他提出的立场是中国和南斯拉夫皆是畸形工人国家,并预测了无产阶级波拿巴主义的发展总趋向。本文摘自于《不间断的传承》(The Unbroken Thread) 和1966年的再版。原稿下落不明。英语原文刊登于英语马克思主义文库泰德·格兰特专栏
译者:陈湘灵

谢雪红是20世纪初台湾革命运动内的关键人物。尽管她出身于一个文盲贫农家庭,并且要面对极度落后父权社会为她树立的种种限制,她仍然得以建立和领导台湾共产党。

(按:以下是由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MT)美国支部所发表的一份入门理论学习书单,经译者稍做修改,加入了对中文读者们应该有兴趣的文献。本书单特别添加了几篇由IMT发表对于中国的分析。)

谈到二二八事件,一般联想到的是中国资产阶级独裁者蒋介石以及其国民党政权于1947年在台湾进行的血腥屠杀。上千名民众在连日的政府镇压下丧生,而此事件也成为了一大部分台湾社会至今诉求独立自决的重要分水岭。

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MT)驳斥并谴责美国帝国主义目前在委内瑞拉企图发动的政变。我们正在目睹以特朗普为首的一群国家政府正企图移除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的政府。这是他们20年来以策划军事政变、准军事部队渗透、经济制裁、外交压力、煽动暴力骚乱和暗杀行动来反对玻利瓦尔革命的最新篇章。

十月革命激进地改变了俄国同志和妇女的状况,1922年苏俄颁布了第一部刑法,1918年所有旧沙皇法律遭到摒弃,经过几年的辩论后,终于产生了一部新宪法,同性恋和“鸡奸”(这是它当时的名称)得到除罪。这对同志来说是巨大的进步,同志沙皇时代曾面临着逮捕、监禁或劳改的可能。
译者:阿椎